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七十七章 兽潮汹涌

第七十七章 兽潮汹涌

 
    ……

    “快开城门!”

    “救命啊!”

    “放我们进城!”

    几百名难民逃到城门外百丈之内便开始高声呼喊求救。㈧㈠Δ 中文Ω网WwㄟW.『8⒈Zw.COM

    欧楚阳吩咐道:“打开城门,接他们进来。”

    “不能开城!”蔡长志带着一千仆从匆匆赶来,“这次兽潮十分凶险,猛兽尾随难民而至,一旦关门不及,这满城数万人便都没有活路了。”

    欧楚阳紧紧盯着越来越近的兽潮,计算着距离和度,“现在开门应该还来得及。”

    “不行!”蔡长志断然拒绝,“我不能拿数万人的性命来冒险。”

    “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下面几百人惨死在兽潮之下?”柴铁锋也不满的问道。

    “几百人和几万人,孰轻孰重,你们不懂权衡吗?”蔡长志大声喝道:“传我的命令:四公子大军回归之前,任何人不得妄开城门,违令者杀无赦!”

    蔡长志是留守剑主中境界最高的一个,所以狄振杰将决断大权交给了他,他下令紧闭城门,欧楚阳和柴铁锋也不能违背。

    跑在最前面的数十个难民已经逃到了城门边上,一边捶打城门,一边哭喊着:

    “求求你们,放我们进去!”

    “快开门,我不想死啊!”

    “剑主大人行行好,救救我的孩子吧!”

    “蔡兄……”欧楚阳还想要求情,蔡长志“仓啷”一声拔出长剑,寒声说道:“我已经说过了,妄开城门者死!”

    包汉平和陈师傅刚刚带人赶到,见到这一幕也没有多话。

    “啊——”远远的传来了第一声惨叫,一名蓬头垢面的老农被一支长长的骨剑从后心穿透,整个人挂在一头巨型犀牛利剑一般的尖角上,被带着狂奔而来。

    欧楚阳看清了这潮水般冲击而来的猛兽摸样,最前面几排是一种通体黝黑高达一丈的巨型犀牛,头上生长着一根长达两米的骨剑,如同中世纪的重装骑士一般当先猛冲而来。巨型犀牛身后紧跟着的是欧楚阳见识过的剑尾虎和体型比巨犀小不了多少的剑角蛮牛。

    犀牛不是热带生物吗,怎么会出现在最北方的燕州?这个疑问一闪而过,便被欧楚阳抛诸脑后,既然这些犀牛脑袋上都长出剑来了,还管他什么热带寒带呢。

    巨型犀牛、剑尾虎和剑角蛮牛组成了兽潮的前锋,后面的漫天烟尘中,漫山遍野影影憧憧不知道还有多少凶残的猛兽。

    尖叫声惨呼声此起彼伏,刹那间便有上百人丧生兽潮之中,成千上万的猛兽毫不停歇,急冲击之间,几口便将百十人分食一空,连骨头渣渣都没有剩下。

    如此一副人间炼狱的可怖景象看得欧楚阳头皮麻喉咙紧,说不出话来。慕婉晴也是秀唇紧咬俏脸白。身边其他仆从更是吓得瑟瑟抖,不少人骇得上吐下泻,城楼之上一片狼藉。

    城门外的难民见城门不开,走投无路之下开始向城墙上攀爬。虽然砖石砌成的城墙略微有一点倾斜和凹凸不平的砖缝,但却是不可能直接攀爬上来的。难民们最多爬上两三步便又滑了下去,眼看着便要全部葬身猛兽口中。

    “快放下绳索!”欧楚阳大喝一声,当先搬起一捆粗绳投掷下去。柴铁锋和几名胆大力壮的汉子也跟着效仿。

    几个难民抢到了欧楚阳丢下的绳索,没命的往上攀爬。

    “嗖!”“嗖!”“嗖!”突然从数十丈外的兽潮中射出一从骨刺。

    “呃!”“啊!”几声惨叫响起,攀爬到一半的难民就被那骨刺直接钉死在了城墙之上。

    “草尼玛!”欧楚阳急怒攻心,破口大骂,这群禽兽竟然完全不留活路。

    “完了!死定了!”难民们见生路已绝,都蜷缩在地嘶声痛哭。一名村妇高高举起一个小女孩,不住的哀求:“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吧!”

    欧楚阳热血上涌,抓起一截绳索,纵身跃下城墙,大喊一声:“拉住我!”

    慕婉晴接过绳索,右手一甩绕在自己腰间,然后双手拽住绳索,一脚蹬在城垛上。

    欧楚阳拉着绳索,在城墙上几个起落便滑到底下。“孩子给我!”欧楚阳接过小女孩用绳索缚在胸前,接着大喝一声:“拉!”

    柴铁锋连忙过来帮着慕婉晴用力网上拽,欧楚阳刚刚离地一尺,一头巨型犀牛挺着骨剑直冲而来。

    欧楚阳避开骨剑,拔剑在手,一剑刺入巨犀眼窝,然后高高跃起在巨犀头上重重一踩,借力往上一个翻腾。柴铁锋、慕婉晴急忙拉着欧楚阳腾空而起。

    “嗖!”“嗖!”“嗖!”数十根骨刺再次激射而来,欧楚阳舞起一团剑光斩落骨刺。但是上方一根骨刺不偏不倚射中了绳索,绳索应声而断,欧楚阳急坠而下。

    “楚阳!”慕婉晴惊呼一声,正要跟着跃下,却见欧楚阳右手一剑插入城墙之中,将自己悬在空中,接着左手拔出‘小王’剑,双手交错如攀爬雪山一般一步步登上城墙。

    “嘭!”“嘭!”“嘭!”成百数千头巨型犀牛轰然撞上城墙,一连串猛烈的撞击,撞得城墙一阵颤动。城墙外面的数百难民已经全部葬身猛兽之口。

    “娘!”小女孩叫喊着趴在城垛上痛哭不止。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李福泉将小女孩抱在怀中,问道。

    “我……叫小梅……”小女孩呜咽着答道。

    “小梅,你们为何不躲在地窖之中,而要奔逃出来?”

    “地下有……有大龙……隔壁村子的人全……全死了……爹娘就带这我逃了出来……”小女孩哭着答道,“爹……娘……”

    “先把她带到梅心堂,好生照顾。”欧楚阳吩咐下去,疑惑的说道:“不是说躲在地窖里就平安无事吗?不是说兽潮不会攻击城池吗?这是怎么回事?”

    李福泉连连摇头,“我也不知道,以前从未生过这样的事情。”

    “暂时不想那么多了,守住城门要紧。”欧楚阳对蔡长志说道:“赶紧派人拆掉附近的砖房,把城门洞封死。”

    “嗯。”蔡长志吩咐手下带着几十人疾奔而去,然后紧张的观察着城墙外的情况。

    正西卫城的城墙高五丈宽三丈,全用砖石砌成,还是比较牢靠的。但是高达一丈的巨型犀牛背上站着一头剑角蛮牛,剑齿虎踩着剑角蛮牛的脊背趴上城墙,高度便已经过了一半城墙。

    “嗷呜——嗷呜——”成群结队的豺狼犬豹不断的跳上虎背,跃跃欲试。

    “这群猛兽是想用叠罗汉的方式翻越城墙吗?”陈师傅悚然问道。

    柴铁锋凝重的说道:“很有可能,这群猛兽背后一定有兽王指挥。”

    “兽王……那可是堪比天阶大能的存在,我们如何抵挡?”包汉平冷汗直流。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欧楚阳冷静的说道:“准备迎战吧。”

    “迎战?”蔡长志质疑道:“我们五人手下总共才一千多人,这一面城墙就宽达数里,怎么可能守得住?”

    “那你说怎么办?”欧楚阳反问道:“难道现在弃城逃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