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七十四章 流水作业

第七十四章 流水作业

 
    ……

    “你想早日晋级铸剑师,也不能这么拼命啊。㈧ ㈠中文』网Ww W.ㄟ8⒈Zw.COM”慕婉晴眼中流露出疼惜之色,“你看看你,这一个多月下来,都操劳成什么样了?”

    一个多月以来,欧楚阳几乎没有踏出过铸剑房一步,不是在拼命铸剑,就是在吸收紫晶。对他来说,修炼就是唯一的休息时间。

    梅祁辛铸剑一次,就得修养大半年;梅傲雪连续铸造两把绝品匠器便剑气枯竭难以为继。饶是欧楚阳吸收剑气度逆天,也架不住这样高强度的不停铸造,他自己也感觉到心力透支得很厉害。

    欧楚阳揉了揉脸,放松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想这样,但是我心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逼着我不断的加快,加快,再加快……”

    “你是急着想要为师门和师姐报仇吗?”慕婉晴问道。

    “不完全是这样。”欧楚阳答道:“那种感觉很奇怪,就好像我不尽快提升实力便要大祸临头一样,始终让我心神不宁。”

    “这应该是一种预感吧。”慕婉晴盛了一碗汤递给欧楚阳,“让我帮帮你吧。”

    “你也要跟我学铸剑吗?”欧楚阳笑着问道。心中自行脑补着慕婉晴这么一个天仙般的美女挥舞着铁匠锤的画面,简直了……

    “我现在学铸剑只怕是事倍功半,得不偿失。”慕婉晴想了想,说道:“我可以把体内的剑气传给你,这样你就能恢复得更快一些。”

    “把剑气传给我,那你不是白修炼了吗?”欧楚阳说着摇了摇头。

    “我刚刚恢复剑侍巅峰境界不久,想要突破到剑师境界,不是一两年时间能够达成的。所以我再怎么修炼,也很难在短时间之内提升实力。”慕婉晴仔细分析道:“而你一旦能够铸造宝器,那我们的修炼资源就将成倍增加,所以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全力助你晋升铸剑师。”

    “有道理。”欧楚阳很干脆的决定下来,“就这么办,只要铸造一把绝品宝器卖出去,咱们就可以闭关修炼,直到突破境界。”

    “嗯。”慕婉晴又催促道:“那你赶紧吃饭,然后好好休息一晚,我们明天开始全力冲击铸剑师。”

    “好!”欧楚阳兴奋的扒了一大口饭菜,含糊不清的赞道:“想不到你的手艺还真不错,第一次做饭也这么好吃。”

    “我也练了好几次,才……”旁边炉火闪耀,慕婉晴的脸上似乎有些红。

    ……

    有了慕婉晴剑侍巅峰境界的剑气辅助,欧楚阳如虎添翼,铸剑度大大提升。接连四五把绝品匠器铸造下来,感觉已经驾轻就熟,游刃有余。这说明欧楚阳距离渴望已久的铸剑师已经不太遥远了。

    而且,欧楚阳还开始扩大梅心堂的规模,招收了不少帮工和学徒。因为梅心堂绝品匠器的品质卓越,根本不担心销路,从开张第二天起,梅心堂就没有过存货,欧楚阳一直都是在赶制订单。

    面对这样造多少就能卖多少的火爆销售情况,扩大产量就是提高盈利的最佳方法。欧楚阳除了提升自己的铸造度之外,还经过一番仔细的思考,准备尝试分工合作的流水线作业。

    标准化、机械化、智能化的社会大分工是现代工业的几大特点,也是产能暴增的核心因素。欧楚阳虽然不能完全照搬现代工业大生产体系,但也可以从中借鉴不少宝贵的经验。

    铸剑是一门极其繁杂的工艺,每一把宝剑都算得上是一件艺术品。欧楚阳现在所想的,就是把艺术品降为工艺品,进行批量生产。

    要进行分工,先要将工序拆分为若干的环节。

    第一个大工序是冶炼,这个部分相对比较简单,因为不要求剑门,欧楚阳当初剑门未开之时也是先成了一个冶炼学徒。而且狄振杰采购的剑材和客户自己提供的剑材很多都已经是成品,可以直接进行锻造。

    欧楚阳以每月一两银子的高薪雇了两名冶炼学徒,加上之前“踩单车电”的八名帮工,组成了冶炼车间,专门负责冶炼剑材。

    铸剑的工序繁多,其中锻造、通气和四把火这三道关键工序都必须由欧楚阳亲自完成。

    但是冷锻、整形、开锋、镶嵌、篆刻、錾金、磨光、抛光、养光等几道工序主要是为了美观,并不影响宝剑的品质和性能,只要耐着性子慢工出细活就好。所以欧楚阳也专门雇人进行分工,组成整形、装饰车间负责这些工序。

    剑柄以及组成剑鞘的鞘口、鞘身、护环、剑标这四部分组成也可以交给学徒来制作,欧楚阳只要负责铸造气门,篆刻蕴剑灵阵就行了。

    最终,梅心堂出品的绝品匠器便将由十几人分工合作而成,欧楚阳的工作量减少了一大半,梅心堂的产能也将因此提升一倍有余。

    欧楚阳拿着第一把流水线的产品,仔细的审视了一番,满意的说道:“不错!品质比我亲手打造的差不了多少,而且装饰得更加精美,卖相更好。”

    “你这办法真好!”慕婉晴赞道,“为何千万年来,别的铸剑师就没有想到呢?”

    “非也。”欧楚阳笑着摇头说道:“并不是别人想不到,而是他们不屑于这么做。铸剑是一门艺术也是一种信仰一种道。对于铸剑师来说,宝剑就像他们的亲生骨肉一般,一丝一毫都是自己的心血,怎可借助他人之手?”

    慕婉晴问道:“那你为何没有这样的觉悟?”

    “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东西,迫切的等待着我,这只是情势所逼的权宜之计罢了。”欧楚阳负手而立,望向远方。

    ……

    “爹,梅心堂开业三个多月,生意越来越好。”陈雅静问向她爹陈师傅:“区区一个铸剑工,为何一个月能铸造三把绝品匠器出来,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无非是雇人合作铸剑,将不需要剑气的工序交给帮工学徒们去做。”陈师傅冷哼一声,“投机取巧,难成大器。只要那个姓梅的小子成不了铸剑师,便对我们构不成什么威胁,就让他蹦达去吧。”

    “可是,万一他晋级铸剑师呢?”陈雅静担忧的问道,“难道爹你就真的听之任之,坐视不理?”

    “上次事情你还没有得到教训吗?四公子明摆着护着他,你不要再去自讨没趣。”陈师傅叮嘱一句,接着说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我们静观其变就是了。”

    ……

    ……

    (右肩好像有点肩周炎的症状,平举起来就很酸,一动还能听到骨头摩擦咯咯的声音,挺渗人的……大家有什么好的治疗方法,可以留言给我,谢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