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七十二章 艰难一剑

第七十二章 艰难一剑

 
    ……

    “都是自己人,还是客气一点的好。Δ㈧㈠中文Ω   网Ww*W.┡8⒈Zw.COM”四公子狄振杰说着走了进来。掌柜李福泉暗暗心喜,他还没派人去请,四公子就先来了,这让他大大的松了口气,在这正西卫城之中,谁敢不给四公子几分面子?

    “见过四公子。”众人纷纷施礼,陈雅静低下头去再不敢嚣张。

    “燕西温家少堡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狄振杰抱拳客气说道。

    温嘉良回礼道:“四公子客气了,温某不请自来,多有叨扰,还望海涵。”

    狄振杰客套了两句,接着便直入主题,“昨天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说到底也只是年轻人的意气之争罢了,陈师傅和梅师傅都是我所倚重之人,不可因此伤了和气。雅静,你说对吗?”

    “对……”陈雅静低头答了一句,接着又说道:“可是我表哥的名剑也不能就这么白白被他斩断了吧……”

    狄振杰不悦的说道:“你手持少堡主的名剑斩断梅夫人‘明霜’剑的时候,是怎么想的、怎么说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不懂吗?”

    “我……我错了……”陈雅静剑狄振杰怒,不敢再顶嘴,“我愿意赔偿梅师傅的一切损失。”

    “宝剑已断,想要修复谈何容易。即使修复了,也会在剑主心中留下不可磨灭的伤痕。”狄振杰黑着脸说道:“你怎么赔?”

    “我……要打要杀,我全凭梅师傅处置。”陈雅静把心一横,接着说道:“斩断‘明霜’,是我的罪责,但是斩断了名剑‘落雁’,也要有个说法。表哥把剑借给我,却折损在我手里,没有个说法,我……我怎么交代?”

    狄振杰皱了皱眉头,价值百万的名器被斩断,他也不能一句话就将温家少堡主打掉,便问道:“依少堡主的意思,这件事该如何处置?”

    温嘉良也是满脑子官司,这次路过靖海,他遵从母亲的吩咐,顺便来探望姨娘一家。禁不住表妹的央求,便将名剑‘落雁’借给了她。本想着这靖海一带还算太平,在这正西卫城之中也出不了多大的事,没想到最后竟然给他把名剑弄断了……

    温嘉良想了想,说道:“一剑还一剑,梅师傅的话颇有几分道理。不过既然梅师傅能斩断我的名剑‘落雁’,想必自有一身绝技。温某不才,想要讨教一招。”

    狄振杰连忙摆手道:“此事不妥!少堡主身具六重剑脉,天资过人,不到三十岁便突破了剑师境界,名震燕州。而梅师傅却只是剑徒巅峰境界,谈何讨教?”

    “只是剑徒?”温嘉良也是一惊,接着说道:“不过,名剑‘落雁’被斩断,我若是就此作罢,只怕堕了我温家堡的名声。这样吧,就按梅师傅所说,一剑还一剑,我先接梅师傅一剑,再请梅师傅接我一剑,此事就此了结,如何?”

    堂堂一名剑师,高了剑徒两个大境界,接他一剑还不是易如反掌;而剑徒想要接住剑师一剑,那只怕要将小命交代在这里。

    狄振杰还想拒绝,欧楚阳却抢先说道:“好!一剑还一剑,这很公平。”

    在乾元宗里,欧楚阳还是剑徒大成境界之时,接过黑衣蒙面剑师两成功力的一剑。他也想试试,以剑徒巅峰境界再接剑师一剑,结果会如何。

    见欧楚阳自己接了招,狄振杰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好嘱咐一句,“梅师傅,小心。”

    “表哥,不要弄出人命。”陈雅静假惺惺的劝了一句道,接着又说道:“断他一剑一臂就够了。”

    旁边有人帮腔道:“斩断了名剑‘落雁’,只取他一条胳膊,还真是便宜他了。”

    “唉!”李福泉叹了口气,断了一只胳膊还怎么铸剑,他这入职才两天,只怕就要下岗了。他这东家的脾气真是太倔了,剑师是好惹的吗?气海结丹、剑气冲霄、华光万丈、削金断玉。岂是区区一个剑徒能挡得住的?

    “此剑名为大王,绝品匠器,精钢所铸,长二尺八寸,重三斤十三两,乃师姐亲手所赠。”欧楚阳十分郑重的拔剑在手,“少堡主,请指教。”

    “来吧。”温嘉良说着接过陈雅静递过来的长剑,随手拈着,并没有把欧楚阳的一剑当回事。

    欧楚阳挺剑而上,剑尖随着他的步伐不断变幻轨迹,令人难以琢磨。

    “咦?”温嘉良剑欧楚阳这一招十分精妙,面色多了几分凝重之色。

    “铛!铛!铛!”两柄长剑飞快的互相缠绕交击,如同两条生死相搏的银蛇一般。

    “仓啷!”一声,欧楚阳手中的‘大王’剑擦着温嘉良的长剑剑脊,带出一串绚丽的火花,以一个诡异的弧度钻进温嘉良的中门,剑尖抵在了他的心口。

    “嘶——”所有人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凉气,被这诡异的一幕惊呆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陈雅静双手掩住嘴巴,瞠目结舌。

    狄振杰眯着双眼,不动声色,心中却震惊无比。他知道欧楚阳剑法精妙无比,在剑徒之中难逢敌手,大多数的剑侍只怕也无法在剑招之上打败他。但他万万想不到,欧楚阳的剑法厉害到如此程度,竟然一招完胜温嘉良。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最为惊骇的自然是温嘉良,他直愣愣的盯着其胸前的剑锋,仍然没有回过神来。

    是自己太大意了吗?

    不!刚开始也许是有一点轻视欧楚阳,但后面也已经提起了七八分精神。大意,并不能成为足够的理由。

    自己少年成名,身经百战,遇见的天才高手并不算少,可是这样的剑法却从来没见过,也从来没想象过。

    温嘉良一遍又一遍的回想着欧楚阳刚才的那一剑,却怎么也想不明白,那究竟是怎样的一剑……

    “轮到你出剑了。”欧楚阳说着倒退几步,仗剑而立,严阵以待。

    温嘉良清醒过来,仔细的看着对面的欧楚阳。这人黄脸黑须,相貌平淡无奇,但却是他生平仅见的剑术高手,若是他的境界提升上来,只怕将会远胜自己……

    这一剑,是取他性命?还是断他一臂?

    温嘉良的胸膛起伏不定,手心也渗出汗来,这一剑是他生平最为艰难的一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