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七十一章 名剑凋零

第七十一章 名剑凋零

 
    ……

    掌柜李福泉上岗第一天就遇上这么个事,也十分恼火,当下便指责道:“陈小姐你带着一把名器前来,只怕不是诚心买剑,而是来闹事的吧。㈧㈠中Ω文┡』Ω网WwんW.*8⒈Zw.COM”

    “明摆着的嘛,她爹是铸剑师,她用得着买剑吗?”旁人有人附和道:“她今天来肯定是带着名剑来砸场子的。”

    “我砸场子了吗?他要是把‘明霜’卖给我,不就没事了?是他逼我出手的。”陈雅静强辩道。她的本意是买下‘明霜’之后,再用自己的名器一剑斩断,给这新开张的梅心堂一个下马威。

    欧楚阳拒绝把‘明霜’卖给她,正好给了她一个借口,还省下了上万晶石,这让她感觉更为畅快,接着又更加倨傲的说道:“而且,你以为一家铸剑堂是你一个铸剑工就能随随便便开起来的吗?自己技艺不精,造了一堆破铜烂铁,就不要怪别人来……”

    欧楚阳冷冷的打断了陈雅静,“要么留下你的剑,要么留下你的手。”

    “哈哈哈!真好笑,我的剑我的手就在这,你敢把我怎么样?”陈雅静说着伸手挺剑递到欧楚阳面前。

    “唰!”金光一闪,接着又是“当啷!”一声,一截断剑掉在地上。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盯着地上的那截断剑,集体石化。

    名器……竟然被斩断了……这怎么可能……刚刚生了什么……那道金光是什么……

    欧楚阳手中的太阿残剑一闪即没,谁都没有看清他的出手。

    “啊——”陈雅静嘶声尖叫,软倒在地,整个人几乎崩溃,这个结果是她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的,一把名剑也能被斩断吗……

    “你斩断我娘子心爱之剑,我便一剑还一剑,你走吧。”欧楚阳淡然说道。

    “一剑还一剑?说得轻巧。”陈雅静眼中满是怨毒之色,“你也不问问这是谁的剑,就敢一下斩断,你等死吧!”

    ……

    “不愧是剑神密藏,竟然一剑斩断名器。”慕婉晴听说了今天生的事情,感叹道。

    “太阿残剑确实锋利无比。”欧楚阳说道:“不过,也是因为陈雅静修为太低,没有剑气加持,再好的宝剑也要大打折扣。”

    “说的也是,如果手持名器的人跟你境界相同,只怕太阿残剑就不能轻易斩断了。”慕婉晴接着又问道:“对方肯定不会善摆干休,你准备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想太多也没用。”欧楚阳说着把今天收入的紫晶拿了出来,“抓紧修炼才是正事。”

    “嗯。”慕婉晴拿起一颗荧光闪闪的亮丽紫晶,说道:“这紫晶比蓝晶贵十倍,不知道有何奇效。”

    “试试不就知道了。”欧楚阳当先在‘残阳’‘傲雪’双剑上放上紫晶,开始运气练功。

    不多时,两颗紫晶消耗殆尽,欧楚阳睁开眼说道:“这紫晶中蕴含的剑气精华是蓝晶的一倍,吸收度也过蓝晶一倍,花同样的时间,获得成倍的修炼效果,果然是好东西。”

    “可是,它的价值也是蓝晶的十倍呀。”慕婉晴说道。

    “度就是时间,时间就是生命,没有什么比时间更珍贵。”欧楚阳说道:“十倍的价值,双倍的效果,我觉得很值得,以后修炼就用紫晶。”

    这一夜,欧楚阳和慕婉晴全力修炼,没有片刻停歇。现在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比提升实力更要紧的事情了。

    三把绝品匠器卖了四百八,赵松阳的良品宝器卖了八百,加上最先卖出的两百紫晶,开业第一天欧楚阳得到了将近一千五百紫晶。一万五千两银子对于普通人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但是对于十全剑门的欧楚阳和六重剑门的慕婉晴来说,却用不了多久。

    ……

    第二天一早,李福泉敲门禀报道:“东家,陈大小姐来了。”

    “她带了什么人一起来吗?”欧楚阳问道。

    “男男女女来了一大帮子人,据说其中有一位燕西温家堡的少堡主温嘉良。”李福泉说道:“昨天那把名器,应该就是他的。”

    欧楚阳问道:“燕西温家堡什么来头,你知道吗?”

    李福泉答道:“燕西温家堡建在燕山山脉西部的回雁峰上,地处燕中燕北和朔州东部三地交界之处。温家行事低调,很少在外行走,所以温家堡内的情况,外人基本都不知情。”

    “好,待我前去会会这温家少堡主。”欧楚阳收拾妥当,推门而出。

    李福泉低声问道:“东家,要不要通知四公子?”

    “不用。”欧楚阳淡然说道:“没出什么大事,用不着去请帮手。”

    李福泉暗暗咋舌:你都把人家的名剑给斩断了,还没出什么大事呢……不行,待会儿苗头不对的话,我得赶紧派人去请四公子……

    欧楚阳走到堂前,见到一堆年轻男女簇拥着陈雅静和她身边的一名男子。这想必就是燕西温家堡的少堡主温嘉良了,他身材很高,年纪大约有三十出头,穿着一身银色锦袍,看上去颇显几分儒雅,不像寻常燕北大汉那般彪悍。

    “表哥,就是他!”陈雅静一见仇人,分外眼红,指着欧楚阳怒道:“名剑‘落雁’就是被他斩断的!”

    温嘉良上前一步说道:“梅师傅斩断我家传宝剑,这事你打算如何处置?”

    “这事昨天已经处置完了。”欧楚阳淡然说道:“昨天本店第一天开张,你表妹陈雅静强行买剑不成,便用你的名剑‘落雁’斩断我的‘明霜’剑,我不过是还她一剑罢了。”

    “强词夺理!”陈雅静怒道:“什么一剑还一剑?你的‘明霜’能和我表哥的名剑‘落雁’相提并论吗?”

    欧楚阳说道:“千金难买心头所爱,‘明霜’剑虽然只是良品宝器,却是我娘子心爱之物,再多的钱也不能交换。在我心里,‘明霜’和‘落雁’并没有什么差别。”

    “笑话!”陈雅静冷声说道:“一把良品宝器价值不过万余,我表哥的名器价值百万,你居然敢说没有差别?”

    “呵呵。”欧楚阳微微一笑,“这世间所有的东西都必须用钱来衡量吗?既然名剑‘落雁’如此宝贵,少堡主何以随随便便交给你表妹拿着招摇过市惹是生非?”

    温嘉良没有答话,陈雅静反问道:“那你说‘明霜’剑是你娘子心爱之物,你又为何拿出来摆在外面任人观赏?”

    “本店刚刚开张,货品不多,我便将‘明霜’剑供于堂上作为镇店之宝,有何不可?”

    欧楚阳说得合情合理,陈雅静无可辩驳,便蛮横的说道:“我今天不是来和你斗嘴的,你要是不赔我表哥一件名器,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