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六十四章 技惊四座

第六十四章 技惊四座

 
    ……

    “褚元义要出杀招了!”场外观众纷纷睁大眼睛,准备看好戏。㈧㈠中文  『 网WwΩW.ん8⒈Zw.COM

    欧楚阳暗叹一声:陪你玩了这么久,我也挺无聊的。

    褚元义手腕一抖,手中长剑忽然化作无数道虚影,如毒蛇吐信一般“嘶嘶嘶”的笼罩住欧楚阳的上半身。

    欧楚阳脸上闪过一丝慌乱之色,后撤半步,‘大王’‘小王’双剑同时掷出。

    “王炸!”

    褚元义听到欧楚阳一声吼,看见两道剑光向自己飞来,只好撤剑自守,挡住‘大王’‘小王’双剑。

    “你输了。”欧楚阳不知道从哪里变出又一柄长剑,抵住了褚元义的咽喉。

    “你……你使诈!”褚元义极不服气的怒吼道。

    “对,他用飞剑当暗器,胜之不武。”狄振雄的手下跟着起哄。

    “笑话!”狄振杰冷笑道:“梅傲楚的双剑明明白白的拿在手里,算哪门子暗器?飞剑伤人就算胜之不武的话,剑宗高手还要不要用飞剑了?”

    褚元义争辩道:“可是他先用双剑跟我对战,后面又暗中取出一把剑来偷袭我,这不合规矩。”

    “规矩是你定的吗?”狄振杰望向主持比武的长老狄宏远,“谁胜谁负,长老自有明断。”

    “比剑的规矩并没有规定一人只许使用一柄剑,而且两人当面对决,只要不使用毒药、阵法等其他手段,都不算违规。”狄宏远高声宣布道:“这一场,梅傲楚胜。”

    没人敢再质疑长老狄宏远的裁决,狄振雄的属下纷纷面有不甘的坐了下来。褚元义狠狠的盯着欧楚阳说道:“好一个奸猾小人,隔几天我定当登门讨教!”

    欧楚阳心里也是一阵无语,让褚元义输的体面一点他还不领情,既然好人难做,那就做恶人好了。

    “剑徒组第一场,梅傲楚击败褚元义,成为擂主,有没有想要上台挑战的?”

    狄宏远话音刚落,三位公子身后同时站起来一堆人。

    “我来挑战梅傲楚!”

    “是我第一个站起来的,让我先来。”

    “你们打赢了梅傲楚,最后还不是要输给我,有什么好争的?”

    “姓何的,时隔三年,你还以为你是剑徒第二高手吗?”

    “吵什么!”狄宏远呵斥一声,压住了乱七八糟的声音,下令道:“以三位公子长幼为序,轮流派人出场,大公子先请。”

    吗的个锤子!欧楚阳暗骂一声,原本以为打败褚元义就完事了,哪想到惹出了这么多欺软怕硬的狗腿子,真当自己是软柿子啊!

    欧楚阳心中恼怒,手下再不留情。上来一个,他三下五除二打飞对手长剑,然后“啪!”的一下用剑身抽人家一个嘴巴子,留下一道血痕。

    就像上次在乾元宗车**战赢晶石一般,上来一个抽一个。

    “啪!”“啪!”“啪!”“啪!”“啪!”……

    每个挑战者都捂着被抽肿的脸,灰溜溜的逃下擂台。

    “还有谁?”欧楚阳淡淡的问了一句,声音落在每个人的心里,如同惊雷。

    “这是什么剑法,简直无情!”

    “是啊,太难以置信了,一个剑徒能练成这么霸道的剑法吗?”

    “一直以为褚元义已经答道了剑徒至高境界,没想到还能有比他更强的人。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阵阵议论声中,狄家家主狄宏博也淡笑着说道:“看来振杰今年倒还真是网罗了不少人才嘛。”

    “此人剑招精妙,至少下了十年苦功。”狄宏远呵呵一笑,接着说道:“四位贤侄个个不俗,颇具英雄豪杰之气,大哥你这四个名字取得好啊。”

    旁边一个客卿脸上流露出一丝疑惑之色,说道:“这梅傲楚的脸型面目与那天海阁通缉的欧楚阳颇有几分相像……”

    狄宏博摆摆手道:“天下相似之人何其之多?我就不信那欧楚阳在四面追捕之中还有胆子混进我狄家族比之中来招摇显摆。”

    “大哥所言极是。”狄宏远说道:“一百万的花红,就连我都会动心,这靖海城虽大,却绝对没有欧楚阳的藏身之处。”

    ……

    “婉晴,你坚持住,我们明天就到了。”欧楚阳慢慢的喂了一点稀粥到慕婉晴嘴里。

    慕婉晴已经无法开口说话,而且也不能进食,只能喝一点清水和稀粥,凝脂般的雪嫩肌肤中隐隐透着一股黑气。那些黑气剑气一直在不停的侵蚀慕婉晴的五腑六脏,慕婉晴的性命危在旦夕。

    慕婉晴平静的看着欧楚阳,目光清亮,没有丝毫的哀伤,似乎只是想把欧楚阳看得更清楚一些。连着五天,欧楚阳驾着豪华舒适的轻便马车,日夜兼程,不眠不休。慕婉晴心中感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驾!”欧楚阳趁着月色继续赶路。

    慕婉晴躺在马车里,想着心事:

    如果我死了,他会亲手安葬我,为我哭泣吗?

    如果我活过来了,他会继续跟我在一起,还是会离开我,独自去为他师姐报仇呢?

    ……

    燕州本是苦寒之地,从靖海城往北,越走越荒凉。欧楚阳安排王家父子自行返回天海城,便驾着马车日夜不停的跑了六天,他自己也不知道跑出了多远。

    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人烟了,四下望去全是一片白茫茫,除了无尽的冰山雪原,什么都没有。才到九月中旬,这里就已经完全冰封。

    按照狄振杰给的地图,欧楚阳在一座雪山和冰湖之间找到了一处雅致的宅院,宅院的主人正是狄振杰的师父:韩玉华。

    韩玉华看上去不过三四十岁年纪,端庄优雅之中透着些许成熟的风韵,她坐在主座上不紧不慢的看着狄振杰的亲笔信。

    屋里没有生火,清冷得很。欧楚阳怕慕婉晴受寒,便用貂裘裹着她抱在怀里,端正的站在堂下静静候着。

    面前这位美妇就是传说中的天阶大能么?欧楚阳虽然保持着恭谨的仪态,但却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却没有感觉到有何特异之处。

    “我不过是受人之托,传了狄振杰几招剑法,他倒真把我当成他的便宜师父了。”韩玉华不冷不热的笑了一下,手中信笺如同风中的雪花慢慢飘扬不见,“耗我百日之功,救治这么个半死不活的小妮子,也亏他说得出口。”

    “上天有好生之德,请前辈开恩。”欧楚阳急忙跪下哀求。

    “你不用急着下跪。”韩玉华又说道:“我并没有说,不会救她。”

    欧楚阳登时大喜,拜谢道:“多谢前辈……”

    “你也不用急着谢我。我也没有说,一定会救她。”

    欧楚阳是个聪明人,立刻说道:“前辈有何吩咐,晚辈一定尽力替前辈办到。”

    “你这小家伙,我真要有什么事情,是你能办到的么?”韩玉华轻轻一笑,“我只是很好奇,她被何人所伤,又为何中了天阶剑气,还能保命一个月?”

    欧楚阳答道:“晚辈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替她续命一个月的是宁海神医宁一指。”

    “哦,想必你是花了大价钱把宁一指压箱底的保命药买了过来。”韩玉华点了点头,“把她的手掌伸出来给我看看。”

    欧楚阳握着慕婉晴的手腕伸手出来,韩玉华凌空一指虚点,接着脸色大变:“是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