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六十章 暗渡陈仓
    ……

    天海城门关闭的前一刻,两匹快马疾驰而出,后面那匹骏马背上一男一女正是欧楚阳和慕婉晴。Δ㈧㈠中文Ω   网Ww*W.┡8⒈Zw.COM

    跑出两里地之后,欧楚阳下马重新背上慕婉晴,把缰绳交给前面那人,“一百晶石,连夜赶往宁海城,这两匹马都归你了。”

    “多谢剑主大人,小人告辞。”马上那人喜滋滋的打马狂奔而去。

    欧楚阳背着慕婉晴借着夜色兜了一个大圈子,回到天海城码头。然后跳入海水潜伏在一艘渔船的船底。

    欧楚阳一边手握宝剑吸收剑气精华,一边运起剑气裹住自己和慕婉晴。有充沛的剑气护体,还有充足的晶石支撑,两人潜伏于水底几日几夜也没有问题。

    不久,天海城上空突然爆出一声雷霆般的怒喝,街上所有行人顿时心中一震,赶紧回家关门避祸。

    接着一条震惊全城的消息传了出来:“天海阁大阁主吴长天的儿子吴彦昭被人刺杀于望海楼,杀人者正在刚刚从‘海天一线间’胜出的欧楚阳。”

    伴随这条消息而来的是天海阁中潮水般涌出的大队人马,天海阁精英尽出四面八方展开地毯式搜索,更有一队队快马沿着各条道路狂追而去。

    这一夜,偌大的宁海城家家户户闭门熄灯,没有一个人敢在外行走。天海阁挨家挨户的搜索了一夜,却一无所获。

    清晨,码头的各色船只开始接连出港。天海阁派出船队牢牢的封锁着港口,一艘一艘的仔细搜查一遍才放行。

    “爹,这是出啥事了吗?”驶出港口的一艘渔船上,一个精壮汉子问道。

    船头一个老渔民教训道:“不该问的不问,剑主大人们的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没事不要瞎打听。”

    “知道了,爹。”精壮汉子熟练的升起满帆,渔船划开波浪加前行。

    “我托隔壁李婶给你说了个媒,过两天带你去瞧瞧。”老渔民回到船舱中掌起舵。

    精壮汉子拒绝道:“我不去。”

    “你这孩子,唉!”老渔民叹息道:“小红都走了好几年了,你也二十好几了,再不赶紧讨个老婆生个娃,我老王家眼看就要绝后了。”

    精壮汉子默然不语,怔怔的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突然两条人影一跃而起,翻上船头。

    “什么人!”精壮汉子抓起一把鱼叉,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

    “不得无礼!”老渔民两步赶过来一把抢过鱼叉扔在一边,拉着精壮汉子跪下来,叩道:“贱民王大海王常卫给两位剑主大人磕头了。”

    “起来说话。”欧楚阳说道:“这条船我包了,你们按我吩咐行事,钱不会少你的。”

    “多谢剑主大人,大人尽管吩咐。”老渔民王大海站起来恭恭敬敬的说道。

    欧楚阳问道:“这燕州地界,除了天海阁,还有什么大家族大门派?”

    “回剑主大人的话,这方圆千里之内,就属天海阁势力最大。”王大海说道:“千里之外的情形,我等贱民并不清楚,请剑主大人见谅。”

    欧楚阳又问道:“那这燕州沿海除了天海城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大城大港?”

    王大海答道:“这倒是有,据说天海城东北方向两千里之外有一座靖海城,人口数十万,非常繁华。但小人从未去过。”

    “好,十天之内赶到靖海城,我给你一百晶石,每提前一天就加一百。”欧楚阳挥挥手道:“现在,给我安排一间船舱。”

    “多谢剑主大人。”王大海喜道,“可是小的这艘船小,只有一间住人的船舱,只能委屈两位剑主大人将就一下了。”

    “嗯。”欧楚阳点点头,跟着王大海下到船舱中,把慕婉晴安放在床上。

    王常卫等他爹退了出去来,拉到一边悄声问道:“爹,恐怕他们就是天海阁在找的人吧。”

    “说了叫你不要多管闲事!”王大海拍了儿子一巴掌,“这位剑主大人看起来不像坏人,征用了咱们的船还给那么多钱,好好伺候就是了。”

    父子俩的对话声音虽小,却被船舱中的欧楚阳听得一清二楚。修炼剑道之人,身体素质以及感官感觉都要出常人数倍。

    欧楚阳走上甲板,坦然说道:“这位小哥猜得不错,我杀了天海阁吴彦昭,他们正在全力搜捕,你若是能拿下去我回去,少说也能得到十万赏银。”

    “小的万万不敢!”王大海拽着儿子噗通跪下,连连求饶:“小儿蠢笨不懂事,请剑主大人恕罪!”

    王常卫却一脸惊喜的说道:“大人您杀了吴彦昭?太好了!您替小人报了仇,小人给您磕头了。”

    欧楚阳看着连连磕头的王常卫,问道:“吴彦昭身份尊贵,能跟你有什么仇?”

    “吴彦昭自然不会跟我等贱民一般见识,但他却纵奴行凶,逼死了小红一家……”王常卫沉痛的说了一个这个世界上再常见不过的悲剧故事。

    “你们起来吧。”欧楚阳摆了摆手。吴彦昭为人处事阴狠无比,他手下的狗奴才们想必变本加厉,祸害更广。

    “多谢剑主大人。”

    “我师妹受了伤,需要进补。你们把这些药材煎成药汤送来,再弄条大鱼熬成鱼羹。”欧楚阳吩咐一句,转身回了船舱。

    “我们还是不要再以师兄妹相称了。”慕婉晴说道。

    欧楚阳明白了慕婉晴的意思,她国色天姿,堪称祸水,如果别人知道她名花无主,难免会动心思。如果两人假扮夫妻,确实可以免去不少麻烦。

    “生死事大,事急从权,我便占了这口头便宜吧。”欧楚阳做了个揖,“娘子,相公这厢有礼了。”

    慕婉晴正要回礼,却看见欧楚阳的脸色一下黯淡下来,想是触动了他的伤心之事,便柔声劝道:“逝者已矣,你不要太难过。傲雪师叔在天之灵也希望看到你好好的活下去,替她报仇雪恨。”

    “嗯。”欧楚阳应了一声,转身出门,“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去练会儿剑。”

    站在船头,迎着清爽的海风,欧楚阳双剑齐挥,飞快的凌空刻下千百个剑字。只有这样,他才能暂时放下梅傲雪,放下心中如海一般深重的悲痛和仇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