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十八章 生死一线(2)

第五十八章 生死一线(2)

 
    ……

    “走吧。㈧㈠ 中 Δ文』 网Ww┡W.8⒈Zw.COM”欧楚阳催动剑气蒸掉一身的汗水,重新站了起来。

    “怎么走?”慕婉晴看了看将他们堵死在中间的两个大铁球,问道:“谁能把这么大的铁球推上去?”

    “呵呵。”欧楚阳一笑,拿出太阿残剑一剑劈在前面那个铁球上。

    “嗤——”一声轻响,一大块铁皮应声落地。

    “好锋利的剑!”慕婉晴惊叹道:“这是你当初的那把残剑!”

    “这就是所谓的‘剑神密藏’。”欧楚阳说道:“慕晨雨拿去的那个玩意儿,不过是我从家乡带来不值钱的特产而已。”

    慕婉晴轻轻一笑,道:“你骗得我爹好惨。”

    欧楚阳说道:“我若是不骗他,只怕已经惨死当场了。”

    “我知道。”慕婉晴轻声说道:“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知道。”欧楚阳呵呵一笑,“不然我也不会说出来了。”

    很快,欧楚阳便在那直径两米的大铁球一边削出了一道缝隙,背着慕婉晴钻出了这条死亡甬道。

    “啊!”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惨叫,已经有剑侍高手殒命在这杀机重重的‘天海一线间’之中了。

    又往前走出了几百米,面前出现了一个十丈方圆的空地,应该是多条通道的汇聚之处。

    欧楚阳冷冷的看着空地中间站着的那道人影,拔出‘楚阳’‘傲雪’双剑在手。那人的脚下还躺着两个人,应该是已经被他杀了。

    “我记得你,三十六号,剑徒巅峰。”那人开口了。

    欧楚阳说道:“这迷宫复杂无比,危险重重,大家各寻生路,各安天命。你何必动手杀人?”

    “我的命,自然应该掌握在自己手里,只有你们全都死掉,我才能安心寻找出口。”那人接着问道:“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要我送你上路?”

    “送我上路?你当你是天阶大能?”欧楚阳冷哼一声,挺剑而上。

    “区区剑徒,不知死活!”那人冷笑不已,拔剑就要挥出剑罡。

    一道无形剑气破空而至,一颗人头冲天而起。

    欧楚阳看着面前的无头尸身喷了一阵血雾,扑倒在地。

    尸体倒下,现出身后一人。这人收起长剑,又将地上三具尸体身边的长剑一起收起,然后上前说道:“欧兄勿惊,我叫赵松阳,是吴公子派来保护你们的。”

    “我怎么没听吴公子提起?”欧楚阳问道。

    赵松阳笑道:“想必是我家公子担心欧兄因此放松戒备,反倒害了欧兄。”

    欧楚阳又问道:“这‘天海一线间’不是只有获胜者才能活着出去吗?赵兄此来……”

    “欧兄不必多虑。”赵松阳解释道:“第一个走出‘天海一线间’的人就是获胜者,之后将进行清场。一般来说,确实没有第二个人可以活下来。但我家公子既然安排我进来,自然不会让我白白死在这里。欧兄你就放心好了。”

    “原来如此。”欧楚阳点了点头,“那就劳烦赵兄了。”

    “欧兄跟着我的脚步,谨慎慢行。”赵松阳在前面开路,避开了不少机关陷阱。慕婉晴似乎看见曙光就在眼前,心情放松了不少。

    这“天海一线间”设计机巧,规模庞大。欧楚阳三人一连走了大半个时辰,赵松阳放慢脚步说了一句:“欧兄当心,前面马上要进入中心区域了。”

    欧楚阳说道:“这‘天海一线间’究竟是何人设计建造?如此精密宏大的地底迷宫,竟然专门用来进行杀人游戏,实在是难以理解。”

    “据说这里原本是一个藏宝重地,天海阁第一代阁主就是得到了里面的重宝,才迅崛起,打下了偌大一份基业。”赵松阳说道:“被改成‘天海一线间’之后越来越火爆,现在每月都能给天海阁带来百万晶石的收入。”

    欧楚阳默然无语。赌博和玩命本来就是最刺激最疯狂的游戏,从中牟取暴利,毫不为奇。悲哀的只是因为各种不得已的缘由参与其中的人。

    “小心!”赵松阳突然大喊一声,运剑如风舞起朵朵剑花。

    “叮叮当当”一阵乱响,上百支弩箭被赵松阳劈落在地。

    “你中箭了。”欧楚阳看见一只弩箭射穿了赵松阳的左臂。

    “百密一疏,还是漏了一箭。”赵松阳咬牙一笑。

    欧楚阳挥剑将弩箭削断,然后说道:“你忍一下,我把箭拔出来。”

    赵松阳说道:“你动手吧,我受得住。”

    “还好没有伤到筋骨,箭上也没有淬毒。”欧楚阳快拔掉箭簇,拿出伤药帮赵松阳包扎好,又说道:“你受了伤,还是我走前面吧。”

    “这点小伤不碍事。”赵松阳说着当先往前走去,“你背着慕姑娘,行动不便,还是我来开路吧。”

    接下来,三人走得更加谨慎,度也慢了许多。但是并没有再遇到其他人,看来这条正确的路径还真是没那么容易找到。欧楚阳自忖如果没有赵松阳带路,只怕三天三夜也未必走得出去。

    “大功告成!”赵松阳指着前面一处圆台说道:“那就是出口了。”

    “多谢赵兄相助!来日定当厚报。”欧楚阳拱手道谢,正要踏上圆台。

    “铿锵!”一声金铁交鸣,接着“噗嗤”利刃入体。

    “你……你怎么会……”赵松阳呆若木鸡的看着刺入心口的利剑。

    “吴彦昭吴大公子跟我不过是萍水相逢,却把我奉若上宾,这实在是太不合常理。所以当他提出以‘意中人’的名义求他母亲出面救婉晴的时候,我就确定了他看重的不是我这区区一名剑徒,而是婉晴。”

    “在吴彦昭看来,婉晴跟我朝夕相处亲密无间,只怕一时之间难以下手。正好我提出要闯‘天海一线间’,他便编造说剑徒那一组名额已满,令我不得不参加剑侍这组。真是打的一手如意算盘。”

    欧楚阳冷笑一声,“我以剑徒境界加入剑侍高手之间的殊死争斗,自然是必死无疑。到时候婉晴无依无靠,生死全在他一手掌握之中,还不由得他肆意欺辱?”

    “可惜吴彦昭万万没想到,婉晴竟然坚持跟我一起进入‘天海一线间’,我若是死了,她也就没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安排你混进来杀掉我抢走婉晴。我猜他并没有交代你先接近我,取得我的信任,在我放松戒备之后再偷袭暗算。所以他并没有事先告诉我,说你会在里面帮我,对不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