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十三章 血海深仇

第五十三章 血海深仇

 
    ……

    “那我把功法告诉你,你照着运功,一定可以绞杀那黑色剑气的。”欧楚阳抱住慕婉晴,传递体温,同时催剑气,蒸掉她身上的雨水。

    “催丹田剑气不停旋转,形成漩涡,产生一种引力,将那黑色剑气吸入漩涡之中,就能绞杀干净了。”

    欧楚阳说完,却现慕婉晴满眼凄苦之色,连忙问道:“婉晴你是不是伤得太重,无法运功行气,你伤在哪儿了?”

    慕婉晴紧紧的闭上双眼,不再睁开。

    “婉晴你怎么……”欧楚阳低头一看慕婉晴的身子,当即怔住了。

    慕婉晴一袭白衣被鲜血染红了一半,触目惊心。

    “难道……”欧楚阳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说道:“婉晴,我要看看你的伤口。虽然多有冒犯,但是救命要紧,实在顾不得那么多了。”

    慕婉晴只是紧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

    欧楚阳掀起慕婉晴的长裙,接着一点一点褪下内外衣裤。慕婉晴平坦光洁的小腹慢慢呈现在月色之下。但欧楚阳此时心中没有半点旖旎心思,他从宝剑之中取出急救药物,洒在慕婉晴那致命的伤口之上。

    慕婉晴的丹田被那乌光洞穿了!

    如果说剑门是修炼剑道的门槛,那么丹田就是修炼剑道的根基。慕婉晴丹田被毁,无比绝望,只怕此时心中比死还痛苦……

    “婉晴,你不要担心。想想我当初连剑门都无法开启呢。”欧楚阳异常平静的帮慕婉晴上好伤药,然后用药棉和纱布仔细的包扎起来,“天无绝人之路,只要还活着,就一定有希望。你振作一点,我们都还背负着一声的血海深仇,不可自暴自弃。”

    慕婉晴睁开眼睛,她能看见欧楚阳眼中无边的苦痛和仇恨,只是为了救她,才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

    欧楚阳接着说道:“必须及早杀灭你体内的那条黑龙才行,你受伤太重,无法承受剑气争斗。我试试能不能把它引到我体内来。你体内若还有能够运转的剑气,便全部调集起来护住心脉。”

    见到慕婉晴眨了眨眼睛,欧楚阳便将自己体内的剑气探入慕婉晴的脉门。慕婉晴体内那条黑龙觉那道雄浑的剑气再次入侵,立刻恶狠狠的扑了过去。

    欧楚阳控制着自己的剑气畏畏缩缩的慢慢退却,终于一点一点的将那黑龙引-诱过来,绞杀于自己的星辰漩涡之中。

    “婉晴你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谢谢你又救了我。”慕婉晴已经能开口说话了,但是身体四肢还不能动。

    “你我之间,何须言谢。”欧楚阳又问道:“体内现在情况怎么样?”

    慕婉晴答道:“黑龙已除,只剩一些残余的黑色剑气。但那些剑气却不再活动,只是滞留在我全身各处。我丹田……丹田已废……催动不了自身剑气。”

    “这确是有些棘手。”欧楚阳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便说道:“无妨,只要性命无忧,我们遍寻名医,自然能够彻底化解那些剑气。你在此好好休息,我去……安葬他们……”

    欧楚阳满眼血泪的将莫正和、坤玉宗主、梅祁辛、周锦堂等人的尸身和两宗弟子们满山遍野的残肢断臂收拢到了一起。

    此时朝阳刚刚透出海面,欧楚阳便在山顶正东方,向阳的位置挖了一个大坑,将乾元、坤玉两宗上下三四百人一起安葬其中,又把所有人的宝剑全部插在大墓之上。然后劈倒一颗大树,削成两块长长的木板,插在合葬大墓两边,挥剑刻下血书:

    “乾元坤玉尽没于此”

    “不报此仇誓不为人”

    欧楚阳将慕婉晴背到墓前,叩拜道:“两位宗主、各位同门、爹……请保佑楚阳、婉晴练剑有成,终有一日将仇人生擒至此,血祭诸位在天之灵!”

    “仓啷!”欧楚阳双剑出鞘,怒指苍天,“我欧楚阳对天誓!不管你是谁,不管你逃到哪里,我定要将你找出来,抽筋剥皮,挫骨扬灰!”

    “噼啪!”一道晴空霹雳,轰然落下,炸响在平顶山上。

    ……

    抱起梅傲雪的遗体,欧楚阳心如刀绞,一路洒下滴滴血泪。在山脚的溪水边,欧楚阳慢慢的为梅傲雪清洗血迹,他的动作很轻柔,就像生怕会惊醒了沉睡中的佳人。

    在合葬大墓边上筑起了一个小墓,欧楚阳用整颗大树做成一副棺椁,将梅傲雪轻轻放在其中,然后温柔的为梅傲雪带上她珍藏着的那支银簪和订婚戒指,将‘轻雪’剑放在她的身侧。

    “师姐,‘傲雪’剑,我带走了,有朝一日,定让宝剑痛饮仇人之血……”说完这句话,欧楚阳再不出声,就那么静静的看着梅傲雪苍白如雪的脸庞,想要将她的容颜烙印在心中,永世不忘。

    阳光渐渐收进云层之中,天空变得阴晴不定,天地之间没有一丝微风,异常沉闷。远方的海水波澜不惊,犹如一潭凝固的死水。

    整整一天,欧楚阳一动不动,一言不,像是守墓的石像。

    这天、这地、这海、这人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副静止的画像。

    慕婉晴望着雕像一般的欧楚阳,不禁自问:若是我死了,有谁会如此悲痛么……

    夕阳最后的余晖也沉入了海底,欧楚阳深深了看了梅傲雪最后一眼,合上棺盖,竖起一块石碑,上书:“爱妻梅傲雪之墓”。

    ……

    “婉晴重伤,性命攸关,实在情非得已,楚阳这便去了。”欧楚阳在墓前三叩,起身背起慕婉晴,大步而去。

    欧楚阳记起上次在宁海城中听说过宁海神医宁一指的事情,便打算带着慕婉晴前往宁海城求医。

    从乾元宗到宁海城,快马一日可到。但慕婉晴伤势太重,欧楚阳便驾着一条小船载着慕婉晴沿着海岸往宁海城的方向驶去。

    欧楚阳万分悲痛不能自已,慕婉晴极度绝望黯然神伤,两人这一路上竟然几乎没有任何言语。慕婉晴时不时的呕血不止,欧楚阳全力划船日夜不息。

    ……

    ……

    (第一卷结束,第二卷开始,求票求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