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十章 太阿剑墩
    ……

    没过多久,欧楚阳便醒了过来,一看四周景象,惊骇万分。㈧㈠中文网Ww W.8⒈Zw.COM

    这……这是那神秘大殿?

    欧楚阳翻身而起,惊诧莫名的四下摸索。

    同样的材质,同样的形制,同样的古朴苍凉……没错,就是欧楚阳自华山之巅穿越之后进入的那个神秘金属大殿!

    “我怎么又进来了?还是说我可以回去了?”

    这神秘大殿中并没有什么机关陷阱,除了供奉于祭台之上的太阿残剑。欧楚阳大步流星再次走上位于大殿正中的圆形祭坛,看向当中的方台。

    方台之上赫然又悬浮着一物!

    “太阿残剑已经落在我手,怎么又出现了?”欧楚阳极度震惊的走进方台,“这是……剑墩!”

    太阿残剑不止剩下一截,而是分裂成了几个残部?

    这大殿是我上次来过的大殿,还是另一座一模一样的大殿?

    这大殿完全是为了祭拜太阿残剑而铸成的吗?究竟是何人所为?

    如果每座大殿都存放在太阿残剑的一部分,那总共有几座大殿?

    难道说我的穿越,我的使命,就是为了将太阿残剑合而为一吗?

    如果太阿残剑重新聚为一体,会生什么样的事情?

    如果我完成了使命,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如果我任务失败,是会被送回去还是会死在这个世界?

    ……

    一连串的疑问塞满了欧楚阳的脑袋,冷汗湿透了他的长衫,他木然的站在方台之前,陷入了深深的迷惘。

    师姐!欧楚阳蓦然惊醒。种种疑问,他现在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现在他得尽快出去才行,不然梅傲雪不知道会急成什么样。

    不再有丝毫的犹豫,欧楚阳一把抓住悬浮在空中的太阿剑墩。

    果然,大殿上空再次亮起,但这次并不是万千星光,而是千万道金光飞旋而成的巨大漩涡,就如同外面那水潭中的漩涡一般。

    金光漩涡急下降,欧楚阳不闪不避,抬头相望。

    金光漩涡的底部刺入欧楚阳的眉心,然后如同抽丝剥茧一般飞旋转着钻入他的脑海。这一次金光中蕴含的厚重繁复的讯息比上次更庞杂更迅猛。

    “呃啊!”欧楚阳狂吼一声,仰头栽倒。

    ……

    “师弟!师弟你怎么样了?你快醒醒啊……”

    梅傲雪连番呼唤声中,欧楚阳醒了过来,见到梅傲雪、慕婉晴、梅祁辛、莫正和、坤玉宗主等一大群人把他围在当中,“我……生什么事了?”

    “师弟你被一道金光卷进了漩涡,又被那道金光抛了出来。”梅傲雪急切的检查着欧楚阳的身体,“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我没事,刚刚有点头晕,现在好多了。”欧楚阳说着站了起来。

    莫正和问道:“楚阳你在那漩涡之中见到了什么吗?”

    “我得到了一个剑墩。”欧楚阳摊开手掌,露出一个形制古朴的金属剑墩。

    “一个剑墩?”莫正和疑惑的凑上来看了看,并没有伸手去拿,“看不出是什么材料所制,但既然闹出如此奇异的动静,肯定不是凡物。”

    “这种材料从没见过,也没见哪本典籍上有过记载。”梅祁辛也看不出剑墩的材料。

    坤玉宗主感叹道:“实在闻所未闻,令人匪夷所思。”

    “你好好收起来,以后不要轻易示人。”莫正和接着朗声说道:“今日之事乃是我乾元、坤玉两宗最高机密之一,任何人不得泄漏半句,否则宗法无情!都明白了吗?”

    “是!宗主。”两宗弟子齐声应道。

    “哈哈哈哈!”天上突然传来一阵大笑。

    所有人一起抬头望去,只见百丈高空中赫然竟有一道人影包裹在一团晦暗的光芒之中。

    那晦暗光芒之中的人影飞下降,落到众人面前十丈之上,凌空而立,“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想不到今日竟能遇见如此奇异之事。”

    我勒个去!这什么情况……这个世界上有人会飞?性格沉稳的欧楚阳也不免震惊得张大了嘴,这个世界越来越出他的想象了。

    “乾元宗莫正和率众弟子拜见前辈。”莫正和越众而出,当先揖礼道:“不知是哪位前辈驾临,有何吩咐?”

    “本座的名讳你们就不必知道了。”空中那人裹在晦暗光芒之中看不清形貌,十分神秘,浑身散着有如实质一般的寒气,令人心惊胆战。

    “吩咐嘛,也不多,就三条。第一,把那剑墩拿来我瞧瞧。”

    莫正和回头对欧楚阳说道:“楚阳,把那剑墩给前辈看看吧。”

    欧楚阳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走出两步,伸手亮出剑墩,“请前辈过目。”

    “簌——”剑墩自行脱手而出,飞到了神秘高手的手里。

    神秘高手仔细看了几眼,收起了剑墩,“此物玄奥无比,你们也参详不透,就不要暴殄天物了。”

    这特么的不是明抢吗?欧楚阳挺胸抬头正要争辩,梅傲雪一把拉住他,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第二,你们在这遗迹搜寻了这么久,想必收获不小,都拿出来给本座瞧瞧。”神秘高手淡淡的吩咐道:“都把自己的长剑举起来,让本座一一检视一番。”

    这神秘高手实在太猖狂!强行检视宝剑这种话说出来,意思就等于是:男的都把老婆叫出来给我调-戏-调-戏,女的都把衣服脱了给我欣赏欣赏。

    “啊?这也太欺负人了吧!”

    “我乾元宗千年传承,几时被人这么欺辱过?”

    “这是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啊!”

    两宗年轻弟子再也按捺不住,喧闹起来,性子冲动的人已经几乎要拔剑而起了。

    “嗯?”神秘高手冷冷一哼,所有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

    他只是轻轻的出一个声音,在场所有人的心底深处却都猛然一颤,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仿佛一种未知的危险随时都可能夺走自己的性命。

    冷汗不由自主的滴落下来,修为较低的弟子几乎连站都要站不稳了。

    欧楚阳心中大骇,这究竟是怎样的境界?仅仅靠着一道无形的威压就让人生不出反抗之心,这实在太可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