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四十章 节外生枝
    ……

    “十万!”

    “这……治个病就得十万,这真的太狠了……”

    “要真是花十万就能治好小二的病,那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认了。『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可那宁一指说:十万只管治,治不治得好另说。”

    “啊!哪有这样的道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有什么办法?难道我还能用强不成?”

    “用强自然是不行的,那宁一指行医数十年,交游遍天下,就是宁海城主也不敢轻易得罪他。”

    “所以啊,我只得跟他理论。可那宁一指还振振有词:说那十万只是他看病开方的诊金,治病所需的珍奇药材得自己准备,治不治得好就看我能不能找来那些药材。所以他收了十万只管开方子,病人最后是死是活,他不负责。”

    “这简直……简直……唉!那张兄打算怎么办呢?”

    “我能有什么办法?这不正是一筹莫展,只好借酒浇愁吗?”

    要价十万,还只管开方子?这神医宁一指医术怎么样,欧楚阳不知道,但这捞钱的手段可真是神了……

    这时,另一桌上有人搭腔了:“这位兄台,听说过‘天海一线间’吗?”

    “天海一线间,我知道。”那姓张的剑客喝了一大杯酒,“不就是那燕州第一商会:天海阁搞出来的把戏么?我才不信呢。不然我赢了之后,说我的愿望是成为剑神,他们也能帮我实现么?”

    “剑神,那是个虚无缥缈的传说。万年以来,都没有一个人能够成为剑神,天海阁当然也做不到。不过,宁一指能够治好的病,能够救活的人,天海阁绝对也能做到。兄台如果实在无路可走的话,不妨一试。”

    “不妨一试?”那姓张的剑客哈哈一笑,“说的轻巧。那天海一线间,赢的只有一个人,输的全部都得死。要试你怎么不去试?”

    “我只是见兄台爱子心切,这才多嘴告知此事,并没有什么恶意。不管怎么说,也算是多了一个选择吧。”

    “选择?我儿子重病垂死是不错,但我全家老小也都指望着我一个人。我要是死了,他们全部都得沦为贱奴,你觉得我有选择吗?”

    “这……在下言语不当,多有冒犯,这杯酒权当是赔罪了,还望海涵。”隔壁桌上那人敬了一杯酒,便不再多话了。

    欧楚阳听了大半天的闲话,见识了不少趣闻,直到夜幕降临才走出酒楼。他也没去乾元剑行,自己找了间清静的客栈早早睡下,准备明天一早赶回乾元宗。

    ……

    深夜,另一家客栈中,两名青衣人正在低声交谈:

    “没错!这正是六师弟失落的那把流云剑。你在哪里得到的?”

    “就是今天,在这宁海城的一个摊贩手中买到的。”

    “摊主是什么人,你可记得相貌?”

    “是一个年轻人,约莫十**岁,身高体健,俊朗不凡。”

    “十**岁……他很可能就是杀死陈士华,夺走流云剑,逃之夭夭的欧楚阳!”

    “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但此人手握一把良品宝器,看上去不是豪门世家子弟就是大门大派的精英弟子。那欧楚阳剑门未开,只是锻铁城的一名冶炼弟子。应该不是同一个人吧。”

    “世家子弟精英弟子会当街摆摊卖剑吗?此人十分可疑,决不能轻易放过!”

    “二师兄言之有理,还好我今天一路跟着他,知道他就住在离这不远的一家客栈中。要不然我们现在立刻过去将他拿下,严刑审问不怕他不招!”

    “不!”二师兄摆了摆手,“这里不是云都山,不可莽撞行事。这样吧,天不亮你就去客栈门口盯着,不管那人去哪里,你都一路跟着,沿途留下标记。我就在这里等到大师兄他们到了之后,再做决断。”

    “好!我歇息两个时辰就出。”

    ……

    与此同时,宁海城一座富丽堂皇的府邸之中,一名身穿紫色锦衣的虬髯大汉安坐于太师椅上,不紧不慢地品着茶。

    一名心腹手下走进来躬身道:“大人,您回来了。”

    “嗯,今日城中可曾有事生?”虬髯大汉问道。

    “出大事了。”心腹取出五柄长剑,请虬髯大汉查看,这人赫然就是用五千晶石买下欧楚阳手中五虎之剑的那人。

    “五虎的剑!”虬髯大汉又惊又怒,“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早不死,晚不死,偏偏……”

    “嘭!”虬髯大汉手中茶盏碎成了粉末,接着问道:“这剑你从哪里得到的?”

    “就是今天,在这宁海城的一个摊贩手中买到的。”

    “摊主是什么人,你可曾查清底细?”

    “是一个年轻人,约莫十**岁,身高体健,面相不凡。他的坐骑身上带有乾元宗的烙印,他手中宝剑以金丝楠木为鞘,剑柄上镶有五颗龙心玉。”

    “乾元宗年青一代杰出弟子中何时出了这么个人?”虬髯大汉疑惑的说道:“莫非是杀了五虎又想嫁祸乾元宗?”

    “不对。”虬髯大汉立刻又否认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是要嫁祸,又怎么会带着这么一把奇异醒目的宝剑?”

    “要不要属下潜入乾元宗查探一番?”

    “不要打草惊蛇。”虬髯大汉摆手道:“以你的境界,上了乾元宗必然会被那几个糟老头子觉。容我再细细斟酌一番,此事怕不是那么简单。”

    “大人还有何疑虑?”

    “我问你,你买下这五把剑之后,可在剑中现了什么?”

    “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这正是我疑虑的地方。按理说,如果乾元宗得到了那柄剑,应当立刻销毁五虎的剑,不留下任何痕迹才对。”虬髯大汉皱眉苦思道:“难道说他们并没有得到那把剑?”

    心腹手下帮着分析道:“或者说,五虎是偶然之中死在了乾元宗年轻弟子们的手里,而他们并没有禀告师门,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那是把什么样的剑,只是觉得奇特,便留在了身边。至于恶名昭著的五虎,杀了也就杀了,他们的剑自然是应该卖成晶石拿来修炼的。”

    “有道理!”虬髯大汉眼睛一亮,补充道:“所以他们并没有借助乾元剑行,而是随随便便摆了个摊,就把五虎的剑给卖掉了。”

    “依属下看,十有**就是这样。乾元宗弟子虽然修为不俗,但说起行走江湖来,还是太嫩了点。”

    “嗯,既然找着了正主,那就不用着急了。”虬髯大汉放下心来,对这名心腹挥了挥手,“这件事情你做得很好,去账房领五百晶石吧。”

    “谢大人赏赐!”这名心腹面露喜色,躬身退出了书房。

    “夺回那剑之后,看来还得亲自去一趟慕容世家才行。下面这帮蠢材,办事越来越不让人放心了。”虬髯大汉心中暗道,负手走到窗边,望向乾元宗的方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