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十七章 剑徒小成

第二十七章 剑徒小成

 
    ……

    “啊?”梅傲雪顿时大窘,暗暗啐了自己一口:好不知羞!

    “师弟你的剑门怎么特异了?”梅傲雪赶紧追问,掩饰自己的失态。Δ㈧㈠ 中Δ 文网Ww『W.Δ8⒈Zw.COM

    “我的剑门并不在掌心,而是在手指指尖。”欧楚阳压低了声音,说道:“而且,十根手指的指尖全部都开启了剑门。”

    “啊!”梅傲雪掩口惊呼道:“这……这可从来没听说过呀……”

    “所以,我自己也一直到了十八岁,才现自己并不是没有剑门,只是太位怪异,谁都想象不到。昨晚我借了师姐的宝剑一试之后才现,我竟然可以同时从两把宝剑中吸取剑气精华。”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梅傲雪依然没有从极度震惊中回过神来,“十根手指,十个剑门,同时吸取剑气……这简直无法想象……”

    “是啊,我自己也震惊不已,所以一大早就跑来告诉师姐。”欧楚阳极其郑重的说道:“这个秘密关系重大,如果泄露出去……只怕天下虽大,也再没有我欧楚阳容身之处。所以师姐你……”

    “我誓,绝不泄露半句,否则……”

    欧楚阳伸出食指,按在梅傲雪樱唇之上,微微一笑:“师姐是我在这个世上唯一信任的人,用得着誓么?”

    师弟把关系到他生死存亡的最大秘密都告诉我了,这就是把身家性命都交给了我,我……梅傲雪心中激荡,情难自禁,一下吻在了欧楚阳唇上……

    欧楚阳两眼圆睁,瞬间石化,这是他的初吻……

    ……

    欧楚阳更加拼命的修炼起来,除了每天清晨迎着东方日出,立在山崖边一遍一遍的运剑书写脑中那个剑字之外,其他全部的时间都用来行功运气,吸取剑气精华。

    修炼无日月,欧楚阳已经记不清,到底是过去了半个月还是一个月。他凌空书写剑字已经如行云流水一般顺畅无比。

    右手的剑气已经传到了肚脐眼的位置,再往下三寸,就到达丹田了,到那个时候,他就将跨入剑徒小成境界;左手的剑气虽然起步要晚很多,但是度更快,已经越过了肩部,掉头向下,往丹田进。

    欧楚阳写完了今天第一千个剑字,心中突然感到非常奇怪。好像很久没怎么见到梅傲雪了,除了不时来给他送些晶石,师姐几乎没怎么来找过他。

    师姐在忙什么呢?

    “叮叮当当”梅傲雪竟然一个人窝在铸剑阁里忙着铸剑,她手里的剑身已然定型,正在冷锻整形。

    “师姐竟然亲自动手铸剑,这可真是难得一见。”欧楚阳笑道。

    “反正闲来无事,你又忙着修炼,就给自己找点事做喽。”

    欧楚阳见梅傲雪丝散乱,满脸疲惫,不太像是闲着没事找事的样子,但也不疑有他,只是关切的叮嘱道:“师姐你别太劳累了。铸剑嘛,慢慢来也是一样的。”

    “嗯,我知道。”梅傲雪欣然说道:“剑身差不多已经完工了,后面都不怎么累人的。你剑徒小成境界都还没突破,离我这剑侍巅峰还差得远呢,赶紧去修炼吧。”

    “好,等我突破剑徒小成,好好休息几天,陪师姐下山去玩玩。”

    “好啊!那你赶紧去练,别在这儿磨磨唧唧的了。”

    ……

    似乎听到“啵”的一声轻响,右手的热流终于冲进丹田之中。欧楚阳感到腹中一热,暖烘烘的感觉传到四肢百骸,全身毛孔舒张,浑身舒泰。

    “突破了!”欧楚阳兴奋的从床上一跃而起,“仓啷”一声拔剑在手,丹田中剑气涌出凝于剑上。“呼呼呼”欧楚阳连挥几剑,剑风虎虎,威势十足。

    “剑招威力至少提升了一倍,爽!”

    “傲雪师叔,傲雪师叔。”院子里传来呼喊之声。

    欧楚阳推开门,两名年轻弟子站在庭院门口喊道:“祭祀大典就要开始了。”

    “来了,来了。”梅傲雪从房里出来,看见欧楚阳,“师弟,你突破了?”

    欧楚阳淡淡一笑,轻轻点了点。

    “那太好了!”梅傲雪毫不避讳的走过来挽起欧楚阳的胳膊,“那咱们快走吧,迟了可就免不了挨骂喽。”

    两名弟子施礼道:“见过欧师叔,恭喜欧师叔境界突破。”

    “区区剑徒小成而已,算不上个什么喜事。”欧楚阳淡淡说道,“我们走吧。”

    今天是清明节,祭祀大典就是宗门上下一起祭拜列祖列宗的祝祷仪式,没什么新鲜花样,无非就是烧香磕头罢了。

    大典结束之后,平常难得聚在一起的年轻弟子们互相邀约三五成群,一起前去踏青游玩。

    梅傲雪本就爱玩爱闹,自然不会放过这种机会,拉着欧楚阳加入其中。梅傲雪虽然是师叔长辈,但毕竟年轻,性子又开朗直爽,并没有什么架子,跟这些师侄们相熟得很,马上就打成了一片。

    其实踏青,对于常年居住在青山绿水间的乾元宗弟子们来说,并没有什么值得兴奋的。但是,年轻人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就已经足够好玩了。而且,每一次聚会,都是交流和交易的好机会。

    修炼剑道,跟着师父勤学苦练固然重要,但是埋头苦练闭门造车也不可取,还需要互相交流取长补短,才得取得长足的进步。所以,每次聚会时举办的小型交流会都吸引了广大弟子前去参加。

    “这一招‘青松望月’师父教了我好几遍,我总是练得不太对。各位师兄可有什么心得可以教教小弟?”一名年轻弟子请教道。

    “这一招的精髓在于一个‘望’字。青松本不动,明月亦无心,这讲的是‘静’,以静制动,以逸待劳。而这个‘望’字则是静中有动,似有心又似无意,不着痕迹,浑然天成。你若是领悟到这个境界,‘青松望月’这一招便成了。”

    “妙啊!”那名请教的弟子似乎茅塞顿开,抚掌惊叹道:“想不到崔师弟入门才短短几个月,剑法感悟已经如此之深。难怪我师父说,年底新收的弟子,就属崔师弟最有潜质。崔师弟拜入赵师伯门下,还让我师父遗憾了好久呢。”

    “师兄谬赞了。”这名崔师弟就是跟欧楚阳同期拜入乾元宗的那名开启了三重剑门的优秀弟子,名叫崔瑾彦。

    “崔师弟三重剑门,资质自然是极好的。”又有一名弟子站起来笑道:“不过呢,我觉得最值得羡慕的倒不是崔师弟,而是欧师叔,大家说对不对?”

    ……

    ……

    《太上剑典》正在试水推荐期间,特别需要支持,朋友们踊跃投票吧,拜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