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二十章 铸剑之道
    ……

    如果谁以为这就算完,那他可就大错特错了,这个锻造的过程中,还有最为关键的一环:通气!

    “将体内剑气注入云纹钢锤,一边检验剑材在锻打过程中的受力情况,一边疏通剑身中的气脉。㈧『㈠中文Δ』网Ww W.*8⒈Zw.COM”

    “气脉?”欧楚阳

    “这就是为什么一定要开启剑门,能够吸纳剑气的人才能够成为铸剑师最主要的原因。”梅祁辛接过欧楚阳手里的云纹钢锤,一边继续锻造,一边解释道:

    “一方面,持剑者体内的剑气通过掌心剑门传入剑柄上的剑眼,再通过剑眼导入剑身,最后才能激射而出,成为剑罡剑华。”

    “另一方面,剑晶石中蕴含的天地剑气精华通过剑鞘底部剑标顶端的气门导入剑身之中,一边温养宝剑,一边通过剑眼和剑门传入剑主体内,积蓄起来。”

    “所以,剑身虽然是用钢铁五金锻造而成,坚硬无比,但其中却密布着铸剑师留下的诸多气脉。没有气脉的剑是凡品是死物,根本不堪一用。”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欧楚阳此时此刻才完全搞清楚,这个世界的剑、剑门、剑气、剑晶石、铸剑师究竟是怎样一个套路。

    他刚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天,就见到慕家三人将剑晶石插在剑鞘顶端进行修炼,原来是在汲取剑晶石中蕴含的天地剑气精华,一边温养宝剑,一边吸入体内。

    后来得知,要练剑,先得开启剑门,要铸剑,也得先开启剑门。原来,剑门就是人与剑之间剑气沟通的唯一通道。剑门不开,此路不通。

    再后来,他偶然现剑柄上镶嵌的那颗宝石中有热流传入他的手指,这才开启了他的学剑、铸剑之路,难道说他的剑门是在手指之上?那他十根手指都能感应到剑气热流,这又算是几重剑门?

    “楚阳你来接着锻打。”梅祁辛把云纹钢锤交给欧楚阳,“我已经布下了一道气脉,你用剑气探测,然而按图索骥,学着布下一道气脉试试。”

    “是。”欧楚阳依言而为,果然通过剑气,在剑材中寻找到极其细微的一条脉络,肯定就是梅祁辛所说的气脉了。

    照着这条气脉的样子,欧楚阳不断催动剑气,依样画葫芦也布下了一条气脉。但当欧楚阳想要再布一条的时候,觉自己体内剑气干涸,难以为继了。

    梅祁辛变重新接过欧楚阳的班,继续锻造,“剑道修为越高,对于铸剑也是很有帮助的。得空的时候你也要修习剑道,最好是能早日突破到剑侍境界。这样便不怕剑气不足,无法一次布完气脉了。”

    “是,师父。”欧楚阳应了一声,又问道:“这气脉究竟要布下多少条才行?”

    “一般来说,绝品宝器最少要有32条气脉。”梅祁辛接着说道:“气脉越多越好,越细越好,越凝练越好。这样的话,不但能提高剑气吸收的度,也能增加剑罡剑华的威能。所以,品阶越高的宝剑,气脉越多,成千上万,也不稀奇。”

    “……”这也太夸张了,欧楚阳直接无语了。自己布下一条气脉就已经差不多断气了,成千上万……简直无法想象……

    “你今日所学已经不少,先回去静思感悟一下吧。这千锤百炼的功夫少说也得要十天半月才能完成。到了下一步,你再来接着学。”

    梅祁辛给欧楚阳放了个假,欧楚阳告退出来。今天是他第一次接触到真正的铸剑之道,想要立刻铸成一把剑,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欧楚阳从铸剑阁出来右转,走到自己的住处里,摸出一块剑晶石,安放到剑鞘顶部的气门中,然后伸出食指点在剑柄中的剑眼之上。

    丝丝热流传入手指,接着经过掌心一直到手腕脉门。欧楚阳也不清楚这些剑气究竟存在于体内何处,是血管里面还是所谓的经脉里面?

    当时他在云都山下杀死陈士华和两名随从之后,一边逃亡,一边练剑。剑鞘上的那颗剑晶石很快便消耗掉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获得过剑晶石。

    直到拜入乾元宗,成为梅祁辛座下弟子,才得到了宗门放的剑晶石。

    乾元宗放剑晶石的规矩很细致:先是根据每个人的天赋来计算,不管是宗主还是普通弟子全都一视同仁,以每个月十颗剑晶石为基数,多一重剑门便翻一番;然后根据境界高低,剑侍翻一番,剑师再翻一番;最后根据宗门职务给于补贴。

    像欧楚阳这样只有一重剑门的剑徒,一个月便只能领到最基本的十颗剑晶石。如果是三重剑门的剑师,则可得到五十颗,如果再混上个堂主长老之类的,每个月可能会过一百。

    无论如何总的来说,大家的剑晶石都不够用。剑晶石这玩意儿简直比黄金还抢手,你买一斤黄金挂在脖子上,你死了,金子还在。这剑晶石用一颗就少一颗,全天下的剑主都必须得用,消耗之大,想想都觉得恐怖。

    欧楚阳才领过一次剑晶石,一个月才过了一半,就只剩最后一颗了,他这还没怎么修炼呢……想想当初慕家三人,一天就消耗十颗。欧楚阳得增加十倍收入才赶得上他们的修炼度。

    欧楚阳正盘算着怎么扩展收入来源,梅傲雪推门进来,“你怎么出来了?我还以为你得跟我爹在铸剑阁里呆上十天半个月了。”

    欧楚阳苦笑一声,“我体内剑气太少,帮不上什么忙。”

    “那正好。”梅傲雪喜道:“今天正月十五,山下市集可热闹了,你陪我去逛逛呗。”

    “可我正在修炼呢……”

    “练什么练!”梅傲雪拽住欧楚阳的胳膊就往外走,“你区区一重剑脉,练到死也打不过我。有师姐罩着你,没人敢欺负你,先下山去玩玩再说吧。”

    “好好好,走就走嘛,你别拽着我啊……光天化日,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哎哟!”

    “你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吊在山门外面。”

    “你敢!你是不是想跪着唱《征服》了?”

    “欧楚阳你再逼我,姑奶奶跟你拼了!我就跪着给你唱一遍《征服》,然后把你扒光了吊一个月!”

    “师姐,今天天气真好,正是下山游玩的好时节呀……”

    ……

    欧楚阳越来越肯定,他所处的这个世界跟华夏文明一定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系,文化传统几乎一模一样。

    正月十五闹元宵,这个世界的习俗也是欧楚阳熟得不能再熟的了。龙凤山下的镇子比云都山下的市集规模更大,也更热闹。舞狮子的、踩高跷的、划旱船的、扭秧歌的、敲锣打鼓的,呐喊欢呼的……怕是汇聚了上万人来凑热闹。

    人潮人海中,欧楚阳跟梅傲雪两人却像是带了避水珠一般,走到哪里,人群自然而然的分出一条道来。

    “这就是剑主大人的威风么……”欧楚阳暗暗一笑,想起自己之前短暂的“贱奴”生涯,不免唏嘘。

    不过,这里的人们对剑主大人虽然十分尊敬,但也并不是非常畏惧,这一点与欧楚阳在松白城和慕家等地见到的情景很不一样。看来乾元宗是真的比较爱护黎民百姓,并不像其他地方的剑主对贱奴们压榨剥削的那么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