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十八章 重大抉择
    ……

    望着哈哈大笑扬长而去的欧楚阳,梅傲雪心知中计,但却没有什么恼怒之意,反而微微一笑:这小子还真有点门道,简简单单建了个什么风车,竟然就将云纹钢的纯度提高到了一成。㈧『ΔΔ㈠ 中文网Ww*W.8⒈Zw.COM爹爹知道了,一点非常高兴。

    ……

    “欧楚阳,去饭堂看看,有什么好吃的,帮我多拿一点回来。”

    “是!谨遵师姐法旨。”

    ……

    “欧楚阳,去我房里把那箱衣服和床单被套都拿出来洗洗。”

    “不干!”

    “反了你了?讨打!”

    “住手!师姐莫非忘了?你可是答应过要为我做一件事情的哦。”

    “行啊,我说话算话,是不是要我帮你洗臭衣服?”

    “非也非也,这等小事,何须劳烦师姐出手?”

    “那你想让我干嘛?”

    “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突然很想让师姐唱一歌来听听。”

    “唱歌?我不会。”

    “不会我可以教你啊。这歌很好听的,我唱一遍,你记着啊。就这样被你征服,切断了所有退路……”

    “这什么歌啊,怪怪的……”

    “这歌名叫《征服》”

    “行行行,管它服不服。我唱一遍,咱们是不是就两清了?”

    “是的。不过我想要师姐在宗门大殿里面,当着众多同门,跪在我面前唱《征服》”

    “你找死!”

    “慢着!师姐你这是要做一个言而无信出尔反尔的小人吗?”

    “你!你!你……”

    “我怎么了?愿赌服输,天经地义。师姐你到底干不干?”

    “行,那衣服被子你自己洗吧。”

    “……”

    从此,欧楚阳在梅傲雪面前终于有了自己的话语权。而且慢慢的,他竟然有点后来居上反客为主的势头了。

    “师姐,洗衣服去吗?”

    “干嘛?”

    “哦,这是我刚刚换下来的衣服,你拿去顺便一起洗洗好了。”

    “你想得美!”

    “唉……师姐,其实我不是懒得自己洗衣服,我这都是为了你好。你得学着贤良淑德一点,将来才能嫁个好人家呀。”

    “滚蛋,我嫁什么人家关你屁事!说了不洗就不洗。”

    “师姐,我突然很想听你唱一《征服》呢……”

    “你!你!你……”

    “我又怎么了?”

    “你给我记着!”

    ……

    “楚阳你这电解水制氧助燃法还真是令为师大开眼界。”梅祁辛出关之后,品鉴着手中高纯度的云纹钢赞不绝口,“我潜心钻研三十年,才不过将云纹钢的纯度从8o%提升到85%……你这一来就直接给我提升到了95%……简直不可思议……”

    “弟子不敢居功,这都是以前的师傅传授给我的秘法。”欧楚阳恭恭敬敬的说道。

    “好好好,你这孩子倒也十分实诚。想必你那师傅也是一位高人。”梅祁辛捋着胡须点了点头,又问道:“那你为何又来到乾元宗拜入我的门下?”

    “不瞒师父,弟子在家乡跟人起了纠纷,闹出了人命,才不得不远走他乡。”欧楚阳叩道:“幸得师傅收留……”

    “你师父竟然都保你不住?看来你惹上仇家也是非同小可。”梅祁辛不以为意的说道:“不过你放心,既然成了我乾元宗的弟子,宗门必然会保你周全,你就不必再担心仇家的报复。”

    “多谢师傅庇佑!”欧楚阳再次叩。

    “嗯。”梅祁辛伸手虚扶一把,“起来说话。”

    “是。”

    “为师现在问你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

    “师父请问。”

    梅祁辛肃然问道:“你跨过年也不过是十九岁,已经是剑徒入门境界,而且还是一名优秀的冶炼工,你还想要修习铸剑之道吗?”

    “这……弟子还没有仔细思考过这个问题。”

    “那你先去仔细想好,再来找我。”

    “是,师父。”欧楚阳退出梅心堂,开始慎重的考虑师父提出的问题。

    之前,他因为剑门未开,不得不走上冶炼师的道路。但是现在他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开启剑门,但已经可以练剑。“术业有专攻,贪多嚼不烂”这个道理欧楚阳还是懂的,他到底是应该放弃冶炼铸剑专攻剑道呢?还是艺多不压身,每样都学呢?

    这个问题还真是至关重要,俗话说“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这事必须得好好考虑,不然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已是百年身……

    “嘿!”梅傲雪在后背大喊一声,吓了欧楚阳一跳,“师弟你是在思春吗?”

    欧楚阳以手扶额,低头不语。摊上这么个口无遮拦的师姐也真是醉了……

    问清了欧楚阳的疑难问题之后,梅傲雪撇撇嘴,“这个问题还用想吗?你看着还挺聪明的,没想到居然这么糊涂。”

    “哦?还请师姐明示。”欧楚阳赶紧虚心求教,“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我还真是有点糊涂了。”

    “你这态度不错,我心情也不错,就好好跟你说道说道吧。”梅傲雪拉着欧楚阳走到山边,望着满眼的春意盎然,慢慢说道:“天下人口有亿万之多,能够开启剑门者万里挑一,而其中九成都只具有区区一重剑门而已。而只有一重剑门的人,不管他多么勤学苦练,也不管他悟性有多高,充其量也只能走到地阶顶峰而已,永远摸不着天阶的门槛。”

    “地阶?天阶?”欧楚阳疑惑的问道,从来没有人给他详细的阐述修炼之道,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

    梅傲雪颇有耐心地详细解释道:“剑道分为九大境界:剑徒、剑侍、剑师、剑宗、剑君、剑皇、剑尊、剑圣、剑神。从剑徒到剑宗这四大境界,有各有入门、小成、大成、巅峰四个阶段,统称为地阶十六步。”

    “地阶十六步……”欧楚阳牢牢的默记在心。

    “开启一重剑门之人,无论如何,练到死也最多能走完这十六步。当然,能走到剑宗这一步也已经非常了不得了。所谓剑宗,意思就是足以开宗立派,成为一代宗师了。”

    “那天阶呢?”欧楚阳追问道。

    “你也只是开启了一重剑门,又何必好高骛远,仰望那永远也达不到的高峰呢?”梅傲雪笑了笑,“所以我说你何必自寻烦恼?安心做一个更有前途的铸剑师,不是更好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