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十五章 再次逃亡
    ……

    “好剑法,好剑法!”山路上走来三个人,当先一个啪啪鼓掌的,正是那个陈士华。『㈧Δ㈠』中Δ文网WwんW.ん8⒈Zw.COM

    欧楚阳见陈士华皮笑肉不笑的样子,也没搭理他,长剑归鞘,就准备继续上路。

    “拿着剑主大人的宝剑,耍了这么久的威风就准备走吗?”陈士华阴阴一笑,“我正准备去找你,没想到你倒主动送上门了。”

    “有事儿到铁匠铺去找我。”欧楚阳不想跟他废话。

    “铁匠铺,我看是不用去了,你也不用回去了。”陈士华哈哈大笑起来,“犯下如此重罪,段师傅也保不住你。真是天助我也!”

    “你什么意思?”欧楚阳十分疑惑,“我一没偷,二没抢,三没杀人放火……”

    “少跟我装傻充愣!”陈士华冷哼一声,“这世上谁不知道,宝剑代表着剑主大人的身份地位和尊严,除了这柄剑生身父母一般的铸剑师之外,没有第三个人可以碰!你偷偷拿着云都剑派剑主大人的宝剑玩了半天,就相当于偷了剑主大人的老婆!你等死吧!”

    欧楚阳顿时一惊,原来在这个世界,宝剑对于剑主来说,竟然如同贴身伴侣一般看重。难怪当初他提出帮慕婉晴拿剑,慕婉晴瞬间杀气弥漫。估计对她来说,要拿她的剑就跟脱她的衣服一样……

    云都剑派不能去了,赶紧回铁匠铺找段师傅想办法才行。

    “你还想走?”陈士华拦住欧楚阳,“乖乖跟我上云都剑派领罪受死吧,运气好的话还能留个全尸。”

    决不能跟着陈士华去云都键盘,欧楚阳编了个借口:“我刚刚只是检查了一下这把剑,现上面还有些瑕疵,我拿回去请段师傅休整一下。”

    “哈哈哈!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陈士华大喝一声,“给我拿下。”

    “仓啷!”一声,欧楚阳拔剑在手,“想要我死,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鼻子上插根葱你就装像,手里拿把剑就以为你是剑主了?”陈士华轻蔑的笑了笑,一挥手:“上!他要是敢还手,就给我打,死活不论!”

    两名身手矫健的随从手持长棍,一左一右的向欧楚阳夹击过来。欧楚阳想也不想“刷刷”两剑,两根长棍断成四截,两名随从血溅当场。

    “你……你怎么会使剑法?”陈士华两腿一软坐倒在地。

    欧楚阳凝视着手中长剑,沉吟不语。刚刚他见到两棍打来,本能的挥剑反击,似乎自然而然的画出了那剑字中的两笔,竟然两剑秒杀了两人,实在令他自己也没有想到。

    “你你你……你不要杀我,今天的事我保证绝不泄露半句,我……我可以誓……”陈士华连连求饶,“还有……还有我保证再也不打若男姑娘的主意了……”

    “我本不是无情之人,只是这世道太无情。我不杀人,人便杀我,我也是被逼的……”

    剑光一闪,血溅三尺。

    陈士华惨死剑下,他大舅子何文元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为今之计,只有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也许徐家父女会受到些牵连,但是相信段师傅应该能够保全他们。

    欧楚阳不再迟疑,当下便趁着暮色绕过云都山,向北奔逃。

    ……

    “你们放心,云都剑派多少都会给我几分面子,不至于为难你们。”铁匠铺中,段师傅安慰着徐家父女。

    “可是欧大哥他……”徐若男满脸担忧之色。

    “那小子不简单,早晚必成大器。我这小庙容不下他这尊大神,该走的迟早都会走。”段师傅望向门外,“你不用担心,他是不会葬送在云都剑派手里的。”

    徐若男站在段师傅身后,望向远方,心中暗道:“这辈子怕是再也见不到了吧……”

    ……

    腊月廿六,立春。

    东风解冻,蜇虫始振,鱼陟负冰,品物皆春,万物复苏,生机勃勃。一年之计在于春,这是一个预示着希望的喜庆节日。

    穿新衣、贴春联、踏青郊游、报春送喜……乡村里城镇中四处都是一片喜庆祥和的热闹景象。

    宁州北部,龙凤山,龙吟峰,乾元宗今日更是热闹非凡,一年一度开门收徒的日子到了。

    乾元宗是方圆百里之内数一数二的大门派,而且门规森严,从不滋扰乡邻,口碑极好。所以每年立春之日,开门收徒之时,前来拜师学剑的队伍都从大门一直排到了山脚下。

    “二虎子,能不能成,就看今天了!”一名老农紧紧的攥着小儿子的手,紧张的排在队伍前列,“你哥没那个命……但愿老天开眼,最后再给咱家一个机会吧……”

    二虎子更是紧张万分,浑身不住的哆嗦。他马上就要年满十八了,如果还是不能开启剑门,那他这辈子也就只能跟他爹他大哥一样沦为贱奴了。

    终于轮到了二虎子,他满头大汗地上前,按照一名中年剑客的吩咐,伸手用力握住一柄长剑。长剑插在一个圆盘之上,圆盘上均匀分布着九颗宝石。

    “用心去感应,掌心中的那道气流。”中年剑客和颜悦色的说道。

    二虎子紧紧的握住剑柄,像是抓着救命稻草一般,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滚落下。

    “噔!”一颗宝石亮起,出淡淡的光芒。

    “亮了!亮了!”二虎子高高跃起,欣喜若狂地大声喊道:“开了!爹!我开了!”

    “一重剑门,可以成为我们乾元宗弟子,恭喜。”中年剑客淡淡笑道。

    二虎子他爹“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高举双手仰望苍天,老泪纵横。

    几家欢喜几家愁,前来检测剑门拜师学剑的人数以万计,但成功开启剑门的寥寥无几,这真算得上是万里挑一了。

    剑门不开,永世为奴;剑门开启,则一跃龙门。这一道剑门关,真可以说是天地之隔。与之相比,被国人称为“独木桥”的高考简直就像是十六车道高公路一般宽敞平坦。

    ……

    从朝阳初升一直忙碌到日暮西沉,数万人中总共只有五个人开启了剑门,成为乾元宗的入门弟子。其中一人天赋最高,开启了三重剑门,被乾元宗一名长老收为了关门弟子。

    队伍的末端,走上来一名青年,此人身姿挺拔,俊朗不凡,虽然皮肤并不是十分白皙,却透着一抹小麦色的健康光泽。

    “姓名,年龄,籍贯。”负责登记花名册的乾元宗弟子问道。

    “欧楚阳,十八岁,华夏神州人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