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七七章 保险起见

第五七七章 保险起见

 
    ……

    说到这里,欧楚阳还不放心,道:“要不这样吧,洁儿帮我去找找小黑,有了他才能保证万无一失,而大哥,你一定要把堂叔送回紫霄,不然的话…”

    黄浪听着,也觉得方堂在这里也是不妥,便点头应了下来。至于许洁儿虽说不情愿,但欧楚阳说的字字在理,也不好反驳,算是同意了欧楚阳的决定。

    一番安排下来,压在众人心头的一块大石也算得以解决,没了牵绊,众人聊得畅快了许多。直到半夜,几人终于疲惫的终止了交谈,各自休息去了。

    夜半三更,欧楚阳与黄浪、薛俑年、方堂挤在了一间屋子里,由于地方狭小,三人只能把床让给了方堂,而他们三个,皆是盘膝的坐在地上,闭目养起神来。至于几人中的唯一一个女性许洁儿,自然被分到了筱蝶曾经居住过的闺房。

    眉一样的上弦月高高的挂在天边,黑毒城里少有这样的夜晚,比较明亮,带着丝丝凉意。

    欧楚阳盘膝打坐,默默的修炼着,突然,灵魂中王阵出声道:“欧楚阳,有人在向这靠近。”

    闻言,欧楚阳全身一震。要知道,这可是深夜,谁会无聊到半夜来这溜达,要是有的话,肯定是有什么预谋。

    虽然欧楚阳自己没有感觉得到,但既然王阵说了,就不是无的放矢,对于王阵的灵魂感应,欧楚阳从来没有怀疑过。

    慢慢的站起身,惊动了黄浪三人,欧楚阳轻轻的摆了摆手,示意三人不要说话,低声道:“收敛气息。”

    闻言,黄浪和薛俑年赶忙将气息敛至极致。随后只看见欧楚阳走到窗边,借着王阵的指示,朝着远方天际望去。

    片刻之后,远方天际,一道黑影极速变大,掠至欧楚阳几人所住的地上的上空,猛的停下。

    夜很黑,窗户还是半掩,欧楚阳看不清黑影的面貌,只能看到这道黑影不是人类,反而像是一个庞然大物,悬浮于空中,借着灰暗的月光,欧楚阳只能看到一条长长的巨尾在空中乱甩。

    这时,黑影突然发出强大的气势,笔直的朝着欧楚阳住的小院掠来。只是当欧楚阳震惊着刚要准备防范之时,一道来自于灵魂的尖啸响起。

    惊骇着,欧楚阳全身内气收敛,下一刻,那黑影停滞了一下,顿时再次飞驰离开。随后,欧楚阳见到,一道人影自黑影来的方向划过,笔直的朝着黑影袭去。

    “我去看看。”说完,欧楚阳冲出屋子,远远的呆着这两道黑影,追了过去。

    屋顶上,欧楚阳小心翼翼的跟着,虽然看不清前方的两道黑影,但他还是能利用大灵透术感受到那两道气息。

    跟了一会儿,欧楚阳发现自己已经出了城外,而这时,在城外的不远处,那两道黑影终于出现在自己眼前。

    感受着那强大的气势,欧楚阳猛的停下了脚步,现在他根本看不清那一人一兽到底是谁,可好奇心再重,他也不能无视这两股气势,强忍着,欧楚阳躲在了树后,没有跟上去。

    这时,只听天空中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畜生,跟我回去。”

    “呜……”

    一道悲鸣,传了过来,欧楚阳立马捂上了耳朵,这悲鸣让他灵魂都为之颤抖。

    轰……惊天巨响,惊扰了林间休息的野兽,随后,只见这两道黑影突然从欧楚阳的头上掠过,再度朝着黑毒城的方面掠去。

    黑影走远,欧楚阳这才坐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刚刚那一道悲鸣,威力实在是巨大,以致于拥有着强大灵魂之力的欧楚阳也差点吃不消。

    “是什么?你看见了吗?”欧楚阳坐在地上,惊问道。显然,周围没有别人,欧楚阳的这句话是对王阵说的。

    灵魂中,王阵的声音异常的凝重:“看不到,也感觉不到,这股气息不像是人类有的,而且刚刚的悲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力量,无从考究。”

    “回去再说。”欧楚阳说了一句,离开了林间。

    为了保险起见,欧楚阳在林间等了一会儿,觉得那两道强大的黑影离开很远以后,方才站起身来,回到了黑毒城中。

    城外树林,离着黑毒城只有不到数里之遥,以欧楚阳的实力和速度,几分钟的时间便能达到,可他偏偏飞的很慢,一路之上受到王阵的提醒,还不停的观察着自己周围的动静,以防止那两道黑影从林间杀出来。

    刚刚在薛俑年住的屋子上空,欧楚阳就已经感觉到了第一道黑影那浓烈的杀意,细细的感受了一下,欧楚阳发现,那黑影所拥有的实力要远远高于自己,即便是没有武狂级别也差不多少。欧楚阳不笨,这样的强大的存在,自己就算是把所有底牌拿出来,也未必是人家的对手,所以,他只能小心加谨慎的放慢了速度。

    直到他安然无恙的回到薛俑年的住处,这才松了一口气。屋子里,黄浪等几早就醒了过来,焦急的等着欧楚阳回来。而当他们见到欧楚阳安全的回归后,也同时放下了心里的一块大石。

    欧楚阳一回来,几人便围了上来,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而欧楚阳却一直苦笑加摇头。没办法,连他自己都没有看清那两道黑影是谁,怎么跟黄浪等人讲呢?

    既然没有什么发现,几人便无趣的休息了,只有欧楚阳,盘膝坐在地上,脑海中却始终回忆着那第一道黑影的形状以及气息。同时,欧楚阳还跟王阵在灵魂中沟通了一番,通过欧楚阳的描述再加上王阵那渊博的知识,最后,两人一致的认为,此物应该是…

    一只蝎子。

    蝎子,在黑毒城中并不稀奇,可欧楚阳见到的这只蝎子,却比人类还要大上许多,如此巨大的蝎子,世间罕有,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黑毒城中,两人就不得知了。百般苦思无果,两人无奈放弃了对这只蝎子的研究。

    次日清晨,薛俑年很早的出去了,院里只留下欧楚阳、黄浪、许洁儿以及不能动弹的方堂四人。

    围坐在一起,四人闲聊着,过了半晌,薛俑年终于回来,手中还提着一个竹编的大坐椅,一进院子,便对欧楚阳恭敬的说道:“堂主。准备好了。”

    闻言,欧楚阳点了点头,转头对黄浪和方堂轻唤了一声:“大哥,堂叔。”

    黄浪会意,站了起来,对欧楚阳道:“兄弟,自己小心一点,把堂叔送回去后,我会尽快赶回来。”

    欧楚阳摇了摇头,道:“不用了,这里不便于你修炼,再说,现在紫霄的发展很快,也需要人手,你还是在紫霄帮帮佟良吧。”

    黄浪思索着,也觉得欧楚阳说的有理,便不再执着。

    这时,一旁的方堂对欧楚阳说道:“小然,堂叔托累你了,呵呵,在这里,自己小心一点,如果有危险,能逃就逃,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堂叔也只能送给你这一句话了。”

    欧楚阳体会着方堂语中的关切之意,鼻子有些发酸,强忍了一下,欧楚阳道:“放心吧,堂叔,我有分寸。”

    见方堂说完,黄浪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前者的肩膀,随后在方堂点头之后,黄浪方才一把抱起方堂,放在了准备好的竹椅之上。

    “兄弟,保重。”

    黄浪说完,背起了竹椅对薛俑年道:“走了。”

    薛俑年点了点头,回头看向欧楚阳,并未说话。

    他是一个机灵的人,他知道,有些话并不用传递,一个坚定的眼神就够了。

    看着薛俑年,欧楚阳欣慰的点了点头,他相信,这一去,紫霄将会又多了一名军师级的人物,这对以后紫霄的发展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

    黄浪和薛俑年,带着方堂,离开了黑毒城,他们走的时候,是薛俑年领的路,那是一条偏僻的小路,可以直接到达西南方向的城墙。带着方堂,以欧楚阳的意思,自然需要隐蔽一些,少点麻烦是最好的,不然,被妖宇那种人发现,欧楚阳自然又会多了些不必要的麻烦。

    院内只剩下欧楚阳与许洁儿。

    后者一双美目看了欧楚阳一会儿,眼中浮现许多复杂之色,似担心、似留恋、似气恼,半晌过后,当欧楚阳转头时,许洁儿方才把视线收回,柔声道:“这里不好,都是讨厌的腥臭味,连修炼内气都很麻烦。我也走了,找到了小黑,我会再回来。”

    说完,许洁儿抬步就向院外走去。

    见状,欧楚阳苦笑了一声。心道:说走就走啊,这也太酷了一点吧。

    在欧楚阳心里,他一直把许洁儿当成最好的伙伴,即便是许洁儿对他再好,他也没有感觉到异样的成份,也许是有了慕婉晴、更也许又多了一个东方雪,欧楚**本没有往男女之情这方面想。对于此,许洁儿早有感觉,然而她…

    单方面的喜欢只属于许洁儿一个人,也许不想打破眼前的关系,更不想自已夹在欧楚阳与东方雪之间,让其做以为难的抉择,许洁儿最终选择了沉默。

    不想留恋,许洁儿走的很快,只是心底间的那份担扰迫使她在院门处停了下来。

    想了一想,许洁儿自灵戒中取出一枚精致的晶牌,扔给了欧楚阳道:“这是传讯晶牌,输入灵魂之力就可以用到联系到我。”

    “小心一点。”说完,许洁儿又加了一句不温不火的关怀语话语,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院子,而这期间根本没有给欧楚阳说话的机会。

    望着那玲珑的背影,欧楚阳一阵错愕,凝望间,欧楚阳仿佛从那个背影中看到了孤寂的影子。

    不明所以的挠了挠头,欧楚阳嘿笑了一声,同样离开了薛俑年的住处。

    灵魂中,王阵盘膝凌空悬浮,心中无奈的叹了口气:“唉……,这个傻瓜,大灵透术教给他,真是浪费了。”

    一缕幽长的叹息在灵魂中飘荡着,越飘越远。当然,再远,也飘不到欧楚阳的灵魂深处。

    万里无云,艳阳高照。

    清晨的黑毒城,依旧喧闹,各个门庭若市的商铺早已开门售卖,空气中还是飘荡着那令人作呕的腥臭。没办法,谁让这里是黑毒城,是毒门的领地。对于城中修炼毒内气的武者来说,却是再没有比黑毒城更好的地方了。而对于欧楚阳来说,居住在这里是一种煎熬。

    毒门信堂中,欧楚阳独自坐在一间约百平米的屋子里,无聊的翻看着各种递交上来的消息记录。

    从四号到七号,可以任他看个遍,只不过,欧楚阳只是装模作样的翻了两下,便将那大量的记录卷轴甩到了一旁。

    “前辈……”欧楚阳爬伏在桌案上,单手撑着下巴,轻唤了一声。

    声音传出,灵魂中马上有股能量波动起来。

    “嗯?还有考虑那件事?”这自然就是王阵的声音。

    眉头轻锁,指尖敲击着汉白玉的桌面,欧楚阳缓缓道:“你说任万枯这个老鬼到底把阴露草藏在了什么地方?找了几个月了,我根本没有发现哪有培植阴露草的地方,任万枯是不是只有这一滴阴露,或者是以前的什么时候炼制的阴露丹。”

    沉默了片刻,王阵回答道:“有可能,不过想要得到十年方才凝成一滴的阴露,光是靠机缘不太可能,一般都是有丹师精心培植,等着结露的。”

    “有道理啊。”欧楚阳长叹了一声,疑惑道:“如果是这样,为什么就找不到呢?”

    “怎么?着急了?”王阵微微笑道。

    欧楚阳眼皮向上翻了翻,作了一副无奈的表情,叹道:“能不急吗?快四个月了,小黑都找到了,现在只差找到阴露草,就可以脱身了。谁还愿意待在这个鬼地方?你也不是不知道,这四个月来,我始终无法突然那三级的屏障,突破不了,就达不到四级的境界,而修为也停止不前,唉,真是浪费了这么多的天地灵气。”

    闻言,王阵问道:“想一想,现在毒门中,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找到的?”

    欧楚阳想都没想,便答道:“只有一个地方了,那个地方就连毒门的长老也进不去,我也没什么办法啊?”

    “禁地?”

    欧楚阳点着头,道:“可不就是那里。我去过一次,只是到了禁地外的大堂中,看到了许许多多的毒物,别的就什么都没有了,而那禁地的大门就在这里大殿的二层。不过我看,那里应该不是什么培植药材的地方吧。哪有在屋子里培植药材的。”

    欧楚阳分析着,眼神变换不定,脑细胞更是旋转不停。想了又想,欧楚阳也不认为一个由金属和瓦石建造的大殿里会是培植药材的绝佳之地。需知道,阴露草的培植,那可是需要上万株不同种类的毒草啊,那么的毒草,光是种也是上百亩地,哪是一个大殿能包容的下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