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太上剑典 > 第五七五章 全场哗然

第五七五章 全场哗然

 
    ……

    一直观察着欧楚阳脸色的变化,当他见到欧楚阳并没有因此而动怒后,任万枯也是诧异了一下。静静的看了欧楚阳半晌,任万枯忽然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好。”

    毫不掩饰的一声赞赏使全场毒门中人微微色变,任万枯站了起来,一边点着头一边对欧楚阳说道:“年纪轻轻有这般胆色,不简单,既然你已经吃了阴露丹,那我也遵守我的承诺,我宣布,从今天起,你欧楚阳就是我毒门的长老,信堂的职责,你继续担着,至于庞家的事,就这么算了。”

    闻言,全场哗然。就在刚才,所有人都以为欧楚阳加入毒门目的不纯,一定会遭到任万枯的谴责,甚至是死。可他们没想到的是,事情居然来了个峰回路转,刚刚还差点成为毒门罪人的欧楚阳,摇身一变居然成了毒门中地位仅次于任万枯的长老。

    一旁,妖海和妖宇父子俩脸色前所未有的难看,狠狠的瞪了欧楚阳一眼后,妖海忍不住上前拱手道:“门主,杀了庞家的人,我们麻烦不小,要是~”

    妖海还要继续说下付出,任万枯却是摆手打断道:“不用说了,我意已决。欧楚阳,你可以把他们带回去了。”

    任万枯大手一扫,薛俑年与方堂受到一股柔力拖住,慢慢的飘到欧楚阳面前。而欧楚阳望着任万枯,道:“谢门主。”

    废话不多说,欧楚阳只投给了妖海父子一个愤恨的眼神,随后便离开了毒门。

    任万枯面带微笑望着欧楚阳离开,显然得到欧楚阳的真心臣服十分高兴。

    喝退了众人,任万枯见到妖海父子迟迟不走,便对两人说道:“你们两个跟我过来。”

    从毒门中出来,欧楚**本没地方可去,只能回到薛俑年的住处,到了屋里,将两人分别放在床榻两边,欧楚阳脸色紧绷。

    探手观察了两人的伤势,欧楚阳心里有了个数,随后从空灵指环中取出一枚疗伤丹伤,送入到薛俑年的口中,手下轻轻一抬,使其咽下。接下来,便静静的看着两人。

    不久之后,薛俑年得到欧楚阳给的丹药相助,终于恢复了少许,挣扎着睁开眼睛,对着欧楚阳一笑道:“谢谢堂主了。”

    欧楚阳没有笑,脸色很难看:“谢什么,你是为了我才变成这个样子的,你放心,妖宇终有一天会为今天所做一切付出代价。”

    闻言,薛俑年勉强挤出个笑容道:“堂主,你不该吃下那枚阴露丹的啊。”

    薛俑年无奈的感叹着,让欧楚阳疑惑起来。

    “阴露丹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所有人看到了这阴露丹都有那种惧怕的神色。”欧楚阳问道。

    “阴露丹是门主亲自炼制的一枚剧毒丹药,我只知道这枚丹药是五十四种毒物和五十四种毒草凝炼而成的,吃下这枚丹药后,内气会被这种新的剧毒侵蚀,慢慢的,无论是什么种类的内气都会转化成毒内气,甚至我听说,这种毒丹还融入了门主的灵魂之力,他可以靠着这有毒的内气来操控服丹之人。”

    听着薛俑年阐述着阴露丹的作用,欧楚阳不禁面色微变。如果薛俑年说的没错的话,那自己就算是成就了武神,恐怕这一辈子也不可能击败任万枯了,毕竟,自己的内气中有任万枯的部分灵魂之力,自己根本不可能打的过他,甚至人家一个念头就会要了自己的命。

    一字一句的听着,欧楚阳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了最后,满屋子里尽是由欧楚阳不由自主所散发了来的杀气。

    一旁,方堂斜靠在床边,一双黑洞洞的窟眼对着欧楚阳的方向,终于忍不住叹了口气道:“小然,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了我这个废人,把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不值得啊。”

    欧楚阳看着方堂,眼中的杀意顿减,轻声道:“堂叔,为了我,我受了这么多苦,值得吗?”

    这一句反问,倒把方堂问得笑了,只不过,不是那种开心愉悦的笑,而是无语的笑。

    “六年不见,你也没变多少啊。”方堂的话变得轻松起来,不再像之前那般怅然。

    被浮级殿折磨了六年,方堂早已把自己当成了个死人,也就早想自杀,可是浮级殿没有问出凶手的下落,根本不可能任他死去,所以,这个难方堂磨了整整六年。

    看着方堂的这具被折磨的已经不成*人形的身体,欧楚阳就感觉到深深的自责。想了一会,欧楚阳说道:“俑年,你先在这里养伤。等你伤好了,我还需要你帮我办一件事。”

    薛俑年眨了眨眼,使自己能够看清楚欧楚阳一些,道:“俑年的命是堂主救的,以后俑年的命就是堂主的,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

    欧楚阳摆了摆手,道:“你太严重了,是我对不起你才对。”

    顿了一顿时,欧楚阳道:“我想等你伤好了,让你把堂叔带出毒城,送到紫霄佣兵团,这样我才能放心,另外,你也不要回来了,跟筱蝶就留在紫霄吧。”

    说到这里,欧楚阳似乎想起了什么,探手查了一下薛俑年身体的情况,接着说道:“你这毒,不是很严重,去紫霄后,找一个叫做奇灵的人,让他帮你祛毒。”

    “堂主,那你呢?”听着欧楚阳把自己安排的妥妥当当,却是没有说到他自己,薛俑年忍不住问道。

    闻言,方堂也把注意力放到了欧楚阳的身上,两人很是关心欧楚阳的下一步该如何去走。

    欧楚阳站起身来,来回踱了两步,方才说道:“既然老怪任万枯能够炼制出这阴露丹,肯定会有解毒的丹药,就算没有,毒门中也会有解毒的方法,我要留在这里。”

    薛俑年和方堂想了想,并没有说什么,他们知道,一个武者如果被人控制,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所以他们对欧楚阳的决定根本无法劝阻,也只能默认。

    将薛俑年与方堂安顿好,欧楚阳退出屋子,此时已经是深夜,累了一天,欧楚阳却没有半点疲惫的感觉,此刻自己内气中尽是阴露丹的毒气,自己已经完全被任万枯掌握了,怎么会不郁闷。

    抬头望天,看着那一轮明月,欧楚阳自言自语道:“小黑,怎么还不回来。”

    灵魂中的呼唤传出,半天没有回应,欧楚阳也知道,小黑肯定不在黑毒城附近,不然的话他不会听不到。

    这时,王阵的声音却是响了起来。

    “你真是冲动啊。连这种丹药都敢服下去,不要命了吗?”

    听着王阵的话,欧楚阳苦涩一笑道:“有什么办法,我不可能看着堂叔被他们杀死,还有俑年,他帮我做了不少,我怎么能将他放任不管。”

    “呵呵。你到是知恩图报,唉……,不过这毒可不好解啊。”王阵叹了口气。

    “不好解?”欧楚阳听着,突然发现王阵的用词上有些问题。什么叫不好解?不好解的意思,就是~有办法?

    想到这里,欧楚阳的眼中迸发出异样的光彩,再也不像之前那般无助,问道:“你有办法?”

    王阵没有调侃欧楚阳,马上回答道:“有。”

    “什么办法?”欧楚阳显得有些激动的道:“108种毒物,多少种组合,这也能找到办法?”

    灵魂中,王阵摇了摇头道:“那个不是问题,别忘了,你有毒源晶,一切的毒物在毒源晶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那你的意思是?”这下,欧楚阳有些不懂了,既然毒不是问题,还有什么是问题?难道是任万枯的灵魂之力?

    似是看出欧楚阳的想法,王阵说道:“任万枯的灵魂之力更不是问题,你的大灵透术足以将他击溃,不过,眼下最麻烦的就是那阴露。”

    “阴露?”欧楚阳疑惑着,根本不知道王阵要讲什么。

    见欧楚阳不懂,王阵摇了摇头道:“刚刚我有灵魂之力去你体内观察了一下,你所中的毒,毒源晶就可以解掉,不过这样的话,存在在你体内的任万枯的灵魂之力肯定会发现,所以这毒还不能解,不过你放心,这毒暂时还伤害不了你,你只需要每天用毒源晶吸收一些毒气,你就会一直保持刚刚中毒的状态。”

    听到这里,欧楚阳就不理解了:“既然大灵透术可以将任万枯的灵魂之力击溃,为什么不去做,我可以等俑年和堂走了,直接解毒离开,任万枯拦不住我。”

    王阵白了欧楚阳一眼道:“要是这么简单就好了。你知道为什么此丹称为阴露丹吗?”

    欧楚阳摇头,以示不知。

    “就知道你不知道。”王阵道:“阴露是一株草药,这株草药是用弱水浇灌,然后在其周围,藏下万株毒草,靠着吸收这万株毒花毒草的毒性滋养生成的,阴露草每十年只能凝出一滴阴露,而这枚阴露唯的做用,便是可以保护灵魂。”

    “保护灵魂?”欧楚阳惊讶道。

    “没错。”王阵点了点头,道:“你体内的这枚阴露丹,所用的阴露根本不需要一滴阴露,它只需要少许便可以保护着任万枯那一丝灵魂之力不到的伤害,所以你根本没有办法去将它去除。”

    闻言,欧楚阳陷入思苦中,半晌过后,方才疑惑着问道:“那有什么方法可以把这阴露去掉啊。”

    “找到阴露草的枯叶,直接服下就行了。”

    接下来,近一个月的时间,欧楚阳除了薛俑年的住处以外,最多出入的地方,便是黑毒城中各大贩卖药材的地方,有几次也去了毒门中负责储存药材的库房。

    以欧楚阳如今的身份,根本没有人敢拦阻。长老,在毒门可是仅次于门主的最有地位的人,哪个敢擅自阻拦欧楚阳。

    于是乎,不论是买,还是取,大量的药材开始进入欧楚阳的空灵指环。要说的是,空灵指环实在是太强大了,内里似乎有着无尽的空间,欧楚阳把所有积蓄都用来购买了药材,那数量,最后就连毒门库房中所储存的药材也比之不上,这么多的药材,居然可在空灵指环中占据了小小不到百分之一。由此可见,空灵指环绝对不像表面上的那么简单,也许是无上至宝也说不定。

    一个月下来,欧楚阳把所有买来、取来的药材尽数挥霍了出去,化成了万千疗伤、凝气的丹药,一枚枚的的被欧楚阳分别装入各式各样的瓷瓶里。这段时间,欧楚阳经历了无数次生死之战,而空灵指环中的丹药更是挥霍一空,要不备足点丹药,以后万一再发生什么大战,没有丹药可用,岂不悲哀。

    所以说,这一个月可以说是欧楚阳自打成为丹师以来最为疯狂的一个月。这一个月里,欧楚阳除了每天定时的取出毒源晶吸收着一定的毒气之外,基本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炼丹上。进而,青冥火炼之术日趋成熟,有数次还进入了内衣了的佳境。对于此,欧楚阳自然是喜出望外。

    薛俑年的住处中,欧楚阳双目紧闭,面前是那只许久未用的药王鼎,欧楚阳聚精会神,感觉着灵魂之力和内气在体内缓缓的流淌着,直到把状态调整到最佳之后,方才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双手挥动,两株蓝盈盈的海幽草被其甩入了药王鼎中,随后,欧楚阳微一用力,一道紫色光华光过之后,顺着经脉缓缓的灌注到药王鼎中,同时,一团耀眼的紫火腾的燃烧了起来。

    炽热的温度逐渐高涨,海幽草被这高温锻烧着,慢慢的化成了两滴精纯的药力。接着,欧楚阳又投入了两想株样式各一的草药,这两株分别为天阳花与幻元青诞。

    天阳花与海幽草皆是五级草药,而幻元青诞也是如此,只不过,欧楚阳还是第一次知道。为了使自己拥有更多的保命底牌,欧楚阳将记忆中的丹神手扎翻了出来,终于找到了目前欧楚阳最为需要的一种丹药。

    皇级圣力丹。

    皇级圣力丹,五级丹药。功效可比凝力战意丹,效力更强,可使武尊级别强者瞬间提升数倍实力,如果按照欧楚阳的此时的境界,服用之后,实力堪比五级武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