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352、力挽狂澜
    黄圣意屹立在天穹之中,俯瞰下方的重重山峦。

    岳山是西秦帝国境内的名山之一,连绵数百里,以厚、重、雄、浑四字特点而著称。

    千百年以来,岳山派的山门,就屹立与中央岳山之巅上,是这片山脉的中心,不管是人族,还是妖族,都不曾征服过这里。

    岳山派,西秦帝国在关山牧场之下,最为强大的几个宗门之一。

    而如今,战祸降临,在过去的一天时间里,岳山派已经损失了宗门之外所有的产业和地域控制,昔日富庶的区域变成了废墟和焦土,在丢下了数千具尸体之后,岳山派退守中央主峰山门。

    呐喊和厮杀声,连绵不绝。

    一道道的能量波动,在岳山派中央主峰周围荡漾开来,各种能量光华疯狂地闪烁。

    在黄圣意站在高空之上,在他的眼中,这充满了死亡和哀嚎的一幕,简直灿烂美丽如绽放的烟火。

    这几日,是黄圣意最风光的几日。

    他的心中,当真是得意无比。

    说实话,连他自己,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这才短短半年多的时间而已,自己就已经坐稳了关山牧场的头把交椅,坐拥天下九大神宗之一的实际掌控权,这在半年前,【关山九重】李破月还在的时候,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而现在,美梦成真。

    “场主,岳山派的人,现在都龟缩在护山大阵之中,一时攻不破,我们的人,损失有点儿重。”一位身形魁梧的光头,背后负者两柄门板一样的黑色巨斧,飞跃而来,道:“是否还要继续强攻,请场主示下。”

    黄圣意点点头,颇为威严地道:“岳山派毕竟是一流门派啊,传承千年,当年,也是名震一时,不比九大神宗差,若不是……”

    说到这里,他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话锋一转,冷笑道:“岳山派的护山大阵,名为周天星光阵,乃是当年大月王朝皇室流传出来的,极为厉害,便是圣者,也难以短时间之内攻下,你让我们的心腹高手都蜕下来,让风云宗、雷电宗、凤舞门、大河帮的人,给我冲,这周天星光阵,最是耗费天地元气,嘿嘿,我看他岳山派有多少底蕴,可以支撑多久时间。”

    这是要用人命,去消耗填充了。

    而他口中的这些宗门,都是被强制拉来攻打岳山派的西秦帝国宗门,其中有许多,都是昔日忠于关山牧场,忠于【关山九重】李破月高手,被黄圣意以关山牧场的名义,强制拉来,攻打泰山派。

    这几日,他已经对外放出消息,邱引勾结徐盛,出卖老场主李破月,罪大恶极,人人得而诛之。

    因为掌握了关山城,所以他占据着道德制高点和大势。

    唯一让他感觉到遗憾的是,当日在关山城之中,未能将徐盛和邱引等人斩尽杀绝,反而是被他们逃了出去,一路逃进了岳山派之中,他低估了邱引的实力,当日,八个月不见的邱引爆发出来了远超以往的实力,以一柄从未展露过的赤红色怪刀,硬生生地杀出了一条血路……要是当日将徐盛和邱引,都斩杀在关山城的话,那现在,一切计划,都可以顺利实施了。

    喊杀声持续。

    黄圣意的脸上,带着冷酷残忍之色。

    风云宗等大小二十多个宗门的弟子,像是牲口炮灰一样,被驱赶着,向岳山主峰发起轰击,不断地撼动岳山派的护山大阵,也不断地消耗着大阵的能量,和一日之前比起来,【周天星光大阵】的守护范围,已经缩小了一倍,如今,堪堪可以守护住主峰之上的山门所在了。

    两个时辰之后。

    几道光华闪烁。

    却是风云宗等势力的宗主们到了。

    “黄副场主,不能再攻了,我们门下的弟子,都快死绝了。”风云宗主开口道。

    这是一位一步修为的天人境强者,面目苍老,带着一些憔悴。

    “嗯?”黄圣意一看,冷笑道:“当年,你与刀客邱引,关系最好,引为至交,你说这种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要包庇邱引这个欺师灭祖的叛逆不成?杀!”

    他直接出手,一道赤色流光将风云宗主直接裹住。

    “啊……”风云宗主在凄厉的惨叫声之中,被赤火直接炼化为一团飞灰。

    黄圣意目光如刀,扫过其他各大宗门之主的身影,杀意如冰,冷森森地道:“再有敢懈怠者,这就是他的下场……来人,将风云宗的弟子,全部给我斩了,从此以后,时间再无风云宗。”一句话,直接灭门灭宗。

    ……

    ……

    “是我连累了岳山派。”

    邱引面色雪白,气息羸弱。

    他站在掌门大殿的门口,远眺护山大阵之外,从山脚下山门口,进攻者密密麻麻,犹如漫天飞蝗一般。

    噩耗如雨。

    今日中午时分,一则更加不好的消息传来。

    朝庭的大军,也出现在了山脚下,加入到了进攻岳山派的序列中。

    这也就意味着,西秦皇室和黄圣意之间,已经打成了某种协议,或者说是结成了同盟,随着朝庭禁军中的飞矢营的出现,皇室供奉团中的天人强者,监察部的诸多强者,也都纷纷现身,进攻岳山派的力量同盟,强悍到了太可怕的程度,这是诸多方面力量的集合,就算是岳山派巅峰时期,也无法同时抗住这么多强者的攻击。

    照这样的局势发现下去,岳山派最多再支持一天一夜,之后,山门必破。

    邱引心中愧疚。

    为了他,岳山派陷入了灾难中。

    如今,门中弟子损失过半,千年基业,眼看着也保不住了。

    当日,实在是情况危急,他和徐盛等人,没有别的选择,逃到了距离关山牧场最近的岳山派,原本打算稍微停留,补给之后,前往大草原,投奔大哥郭雨青,因为邱引心中很明白,在如今的局势下,唯有大哥郭雨青执掌的狼神殿,才能保护他,可惜黄圣意追兵太快,他们前脚刚到岳山派,追兵后脚就到,将岳山派为了个水泄不通,几次冲杀,未能出山,反而折损了不少的人手。

    如今,困守孤山,败亡在即。

    徐盛断了双臂,实力大跌,被人扶着,神色却并不委顿,看着远处黄圣意所在的方向,面色愤怒地道:“这个黄贼,竟敢做出这种事情,他的身后,必定有人撑腰,以他的能量,做不到同时出动禁军、皇室供奉、监察部的人,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

    邱引道:“这一点,我也想过了,黄圣意虽然有半圣的修为,但之前被我三弟李牧折了意气,其平日里做派,也属于有心无胆、有勇无谋的类型,他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也无胆在关山城中谋逆,就算是勾结域外邪魔,也不可能操控禁军和监察部,必定是,皇室之中有人暗中操控一切。”

    他们二人身边,岳山派的当代掌门徐越,左右护法,数十长老,都在,人人面色悲愤。

    “师尊的尸骸,不能落在这群宵小之手。”邱引眸光悠长,看着远处,叹了一口气,猛然回身,对岳山派掌门人徐越一拜,道:“徐掌门,我引来此大祸,连累了岳山派这么多大好男儿,心中实在是愧疚,就请你斩了我的人头,拿去献给黄贼,或可让岳山派免去一劫。”

    徐越当场变色,怒道:“邱小友,你这是什么意思?”

    邱引开口要解释。

    徐越直接打断,毅然决然地道:“此话不要再说,我岳山派虽然不能力挽狂澜,却也绝对不会落井下石,这一千年来,岳山派的脊梁,从未弯过,此番就算是宗灭人亡,也要奋战至最后,如今,大陆之上,劫波滔天,若是各大宗门,都是人人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话,只怕是用不了多久,黑暗时代又要来临,此番就要用我岳山派的血,来激起那些良知未泯的武者们心中的道义,也要告诉黄圣意这种人,天底下,并非是所有人都会屈于强权。”

    这一番话,说的是斩钉截铁。

    “邱少侠这么说,莫不是看不起我们岳山派?”

    “就算是流尽最后一滴血,岳山派也绝对不会向黄圣意这种货色屈膝。”

    “巍巍岳山,从不育养无胆之辈。”

    身边其他岳山派的强者,面色愤慨,亦是如此表态。

    这个平日里低调且少涉江湖纷争的宗门,在这一次的大战中,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团结和强硬。

    邱引大为感慨。

    九大神宗之中,青城山内杠,关山牧场内杠,竟是比不上一个岳山派。

    他缓缓正色道:“我这么说,并非是看低各位,也不是以退为进,而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烧柴,今日黄贼势大,硬拼不智,能屈能伸方为英雄豪杰,有的时候,活着比战死更需要勇气,舍去我的头颅,保住岳山派,也可以保住我师尊的尸骸,我又两位结拜兄弟,大哥在大草原执掌狼神殿,三弟为太白山之王,他们乃是我生死之交,等到他们闻讯而来,必然可以为我报仇雪恨,也可保住岳山派的传承。”

    他说的极为认真,并无冲动,也无畏怯,分析的很理性。

    一边的徐盛,也点头道:“刀客邱引,真豪杰也……仅有你的头颅,还不行,黄贼必定也记恨于我,这样吧,我的头颅也拿去,才能消解黄贼之怒,保住岳山派……”

    “长老,不可。”

    “师父,这不行……”

    掌门人徐越等人,纷纷白色呢。

    徐盛爽朗一笑,淡然自若地道:“呵呵,反正我老头子,一双手臂已经被断掉,没有了拳头,还怎么叫做【裂天神拳】,废物一个,若能以一命而保住岳山派,岂不痛快?”他的确是窥破了生死,并不在乎了。

    整个掌门大殿之前,充斥着悲壮的气氛。

    邱引掌心一引,一柄血色长刀浮现,道:“这柄化血神刀,是我从大草原长生天中得到,我三弟李牧,擅长刀法,我死之后,将这柄刀交给他,他便会知道,今日之议的苦心,也不会怪罪诸位……”说着,他反手横刀,就朝着自己的脖子里抹去,要动手自刎了。

    众人变色,拦之不及。

    却在这时,异变骤生。

    远处天边,一道流光,宛如神魔之剑一般,破空而来。

    “李牧在此,我兄邱引何在?”

    清越悠长的喝声,宛如创世雷霆一样,从远处轰鸣而来,激荡天地之间,激起漫天的云海飓浪。

    山下那些攻打岳山派的军队,以及天空之中围攻的各方高手、强者,霎时间只觉得头晕目眩,纷纷侧目,只见无边的天穹之上,一道刀光匹练,剖天而来,璀璨耀目,割裂开一道数千米长的裂痕,久久不散,刀气贯空,似乎是冥冥之中有神灵震怒,将天空撕裂一样,将挡在天空外围的一些黄系强者,如同镰刀割麦子一样,纷纷斩为碎屑。

    什么人?

    无数强者在这一瞬间,感觉到心魂震颤。

    也有人反应过来,听到了那句话。

    李牧来了。

    长安诗武仙,太白王李牧?

    这可是西秦帝国最年轻的准圣啊,之前可是曾经生擒过【赤火魔神】黄圣意的一大狠人啊。

    传闻,连皇子都被他斩杀。

    这位狠人,竟然也来了,是刀客邱引的兄弟?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岳山派掌门大殿的门口,化血神刀已经按在脖子上的邱引,听到这一声大喝,微微一愣,手中就迟疑了半分,等到他看到天空之中那一道璀璨宛如日光长河一般的时候,突然之间,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压着的万斤压力,彻底消失了。

    虽然年龄比他小,但李牧的神奇,却让邱引自愧不如。

    “来得这么快?”徐盛也是吃了一惊,旋即大喜。

    昨日才发出求援血书,到达太白山只怕是已经是今日上午了,而不到两个时辰的时间,李牧竟然就赶来了,这样的速度……圣人全力施为,也不过如此吧?

    岳山派掌门人徐越,连同其他宗门高层,瞬间也是大喜。

    单单只是李牧这个名字,就足以给所有岳山派的弟子门人,注入一剂强心剂。

    因为李牧曾经可是生擒过黄圣意的人啊。

    终于有一个重量级的援军了。

    ……

    “李牧!”

    黄圣意在短暂的错愕之后,眼中浮现出难以遏制的怒火。

    这个名字,有一段时间,乃是他的梦魇,令他寝食难安。

    这不仅因为李牧曾经正面击败了他,更因为他被李牧囚禁在太白县城的那段时间里,被李牧展现出来的东西多震惊到了,况且,后来连【关山九重】李破月都护着李牧,黄圣意回到关山城之后,根本不敢表露出报复李牧的念头和意思。

    但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

    一朝权势在身刀在手,如何不复仇?

    他原本打算,在解决了邱引,稳固了关山城之后,接下来就要拿李牧开刀。

    没想到,李牧竟然在这个时候,自己送上门来了。

    “谁与我斩了此人。”黄圣意环顾左右。

    然而,一时之间,他身边的心腹强者,包括那位背负一对黑色巨斧的壮硕秃头强者,也都纷纷变色,不敢答话。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儿。

    太白王李牧之名,西秦帝国之内,谁人不知?

    可擒半圣的狠人!

    他们并无把握去拦截这样的武道天才。

    “哼。”黄圣意冷哼一声,非常失望和不满。

    左右噤若寒蝉。

    “待我亲自擒之,以雪当日之耻。”他缓缓开口,眼中充满了自信。

    今日的他,已经不是当日那个半圣。

    洗刷耻辱,就在今日。

    他冷笑着,浑身赤火真气流转,身形化作一道卷天火柱,搅动翻天火海,朝着那一道刀光席卷而去。

    火焰之红,流转着丝丝不易察觉的邪魔之气。

    “李牧,今日岳山之下,就是你的葬身之地。”黄圣意意志高昂,战意狂飙,声音如滚雷一般传开。

    他浑身火焰流转,宛如火神君临,气息澎湃遮天动地,犹如举火烧天一样,瞬间所有人都觉得,似乎是置身与火狱之中,炙热席卷大地,犹如十颗太阳同时炙烤,一些海拔稍高的山峰上,成片的树林当场就燃烧起熊熊大火,携裹天地之力,将那一道刀光四面包围,一副要将其活生生地炼为灰烬的样子。

    圣级的力量,令人颤栗。

    “哈哈哈,我道是谁,竟敢兴风作浪,原来是你。”李牧的声音响起,带着毫不掩饰的不屑和鄙夷:“手下败将,还敢言勇?”

    匹练刀光剖开天穹,锋芒无匹,直接朝着火海最盛处斩来。

    “小心,黄贼掌握了邪魔之力……”远处,邱引忍不住大声提醒。

    如今的黄圣意,比之昔日,强大了很多倍,已经投靠了天外邪魔,融合了邪魔之力,非常恐怖。

    然而,提醒已经来不及。

    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刀光一斩,便将漫天火海直接剖开,火焰像是水面一样一分二位,一条巨大的裂缝出现,刀锋所指,正是火海中央的【赤火魔神】黄圣意的身影。

    铺天盖地的火焰,竟是不能抵挡这一道璀璨无双的的银色匹练刀光。

    但是,黄圣意却大笑了起来。

    “哈哈,入我彀中矣。”

    话音落下,黄圣意双眸之中,突然有黑色眼光流转。

    一瞬间,他的眼睛不再是人类之瞳,而是如野兽恶魔一样,散发出冰冷残酷之意,双手捏出古怪的印法,就看丝丝缕缕的黑色氤氲,宛如万千触手一样,从他的双眸之中放射出来,散入火海之中,瞬间就像是在水中倒入了墨汁一样,让漫天赤红色的火海,变成了诡异恐怖的墨黑色,怪浪飓浪在黑色火海之中,疯狂地涌动了起来。

    如果是之前的赤红火海,散发出来的是惊涛骇浪一样的恐怖炙热的话,那此时纯黑色的火海,带来的就是死亡一般无声无息的冰冷。

    瞬时间,天色黑暗,如同有人击落了双日。

    天地之间,唯有黑暗。

    “李牧,给我死吧。”黄圣意的声音似是黑暗之中死神的召唤。

    原先剖天裂空的刀光,在这一瞬间,只剩下一道细微的明亮光丝,仿佛是狂风之中的一缕烛火微光一样,随时都要熄灭,脆弱的似是一根坠着千斤重物的头发一样随时都会断裂湮灭。

    一瞬间,仿佛是胜负已经。

    “哈哈哈,李牧,今日你注定死在我的手中。”黄圣意忍不住得意地大笑声,充满了复仇之后的快慰,亦充满了大权在握纵横无敌的霸气:“今日斩杀李牧,破岳山派,正是我【赤火魔神】黄圣意崛起之时,你们,都将注定成为我的踏脚石。”

    话音未落。

    “是吗?”

    李牧带着讥诮的声音响起。

    一点赤红色的星星之火,在漫天黑色的焰光之中一闪。

    然后,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就好像是把一颗火种,丢在了火油之中一样,轰地一下子,仿佛是整个天空都被引燃了一样,黑色的火焰瞬间就被赤红色的火焰所取代,一瞬间,天地恢复了光明,而与之前【赤火魔神】黄圣意所控的火焰卷天不同,这种赤红色的火焰,只带来了光明,却无那种恐怖的炙烤热力。

    但黄圣意惊慌失措的尖叫声,却在方圆百里之内所有人的耳边响起。

    “啊……这不可能,你……竟然也会控火?”一个被赤红色火焰所缭绕的身形,在火海之中疯狂地挣扎,特别显眼,不是黄圣意是谁,这位终日玩火的半圣,此时竟然也如普通人一样,被焚烧的惨嚎挣扎,声音凄厉。

    火海之中,一缕刀光。

    刀光之上,一身白色劲装的短发英气少年,身躯笔直如标枪。

    “很惊讶吗?不应该啊,在太白县那么久,你应该知道,我会的东西,很多呀。”

    李牧微笑。

    “啊,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甘心……”黄圣意于赤红色的火焰之中挣扎,乱舞。

    他催动半圣之力,试图控火,然而根本无济于事,平日里熟稔无比的控货秘术,在这样的赤红色火焰面前,竟是没有丝毫的作用,火蛇席卷缠绕着他,疯狂地吞噬他的的生机,宛如万虫噬心一般的巨大痛苦,瞬间将他淹没。

    黄圣意尊号【赤火魔神】,擅长炼丹,控货,便是天下异火,都会被他操控,他所修炼的赤火,本就是天下十大异火之一,谁想到,最后竟然会被李牧以火焰斩之。

    这也是他倒霉,遇到了从长生天之中得到了【五帝长生经】的李牧。

    南方火帝之气的道家真火,乃是星河宇宙之中的道术之火,圣者沾之,亦有大灾,何况黄圣意终究只是凭借邪魔之气勉强算是四分之三个圣者?而且,最为关键的是,道家真火倜然对邪魔之气克制,犹如汽油遇到火星,一点就着。

    黄圣意体内,不知道吸纳储藏了多少邪魔之气。

    在道家真火面前,他简直就是一个装满了汽油的汽油桶一样,岂能不死?

    ----------

    两更合一了,有兄弟问我,为何不补更……这些天每日三更,就是在补啊。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微信,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