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331、大门开启
    江秋白笑了笑,脸上尽是轻蔑之色:“搞错状况了吧,狼神殿,长生天之中,什么时候,轮到你们两个外贼如趾高气昂地指手画脚?”

    戏浪师闻言,冷笑:“冥顽不灵。”

    顾半生叹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江殿主,准备你最后的自卫吧。”

    江秋白点点头,道:“有一个问题,我还是忍不住想要问一句,你们到底,是如何潜入狼神殿的?”

    戏浪师冷笑不语,眼神如刀一般,盯着怪狗将军。

    他心中恨极了这条狗。

    顾半生却是回答道:“江殿主,你应该也已经察觉到了,天地已变,神魔降临,世界已经不是以前的世界了,大破碎的时代要到来,掌控一切的,很快就不是九大神宗和帝国了,我们想要跳脱这天地,进入那漫漫星海之中,就要做一些妥协……”

    “哦,我明白了,不过,顾宗主说的真是文艺啊,”江秋白斜倚黄金大门,鲜血染红了门壁,冷笑着点点头,道:“但,我还是听出来了,哈哈,妥协?你们不就是放下了身段,给别人当狗了吗?”

    顾半生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很难堪。

    戏浪师一步步地逼近,杀机凛然,不想再说废话。

    然而将军却汪地一声跳起来,怒气冲冲地道:“先把话说清楚,当狗有什么不好?”

    江秋白:“@#¥%……”

    这是打岔拌嘴的时候吗?

    “既然如此,江殿主,就请上路吧。”顾半生的掌心之中,剑光层层闪烁,剑意流转。

    江秋白的脸上,浮现出傲然之色,轻蔑地一笑,道:“你们似乎是忘记了一件事情。”

    “什么?”

    “我,可是从长生天走出来的。”江秋白似笑非笑地道。

    戏浪师和顾半生的脚步,齐齐一顿,脸上都露出了忌惮之色。

    是啊,差点儿忘记了,江秋白是从长生天中走出来的。

    长生天乃是仙魔禁地之一,其内蕴有大奥秘,有大机缘,亦有大杀机,便是大圣亦有可能埋葬在其中,从长生天中走出来的江秋白,必定是很熟悉其内的秘密,看他眼前表现得如此镇定,莫非是这大门之前,有什么杀机暗伺隐藏?

    眼看着长生天之门就要开启,在这个时候,谁也不想功亏一篑。

    顾半生和戏浪师相互对视一眼,竟是谁也没有再往前走一步。

    之前在狼神殿之内,江秋白虽然数次败逃,但那是因为他以一敌二,本就处于天然劣势,而且还有一个要保护的女人,难免分心,有好几次,戏浪师都是不顾身份地直接对那个女人施展狠辣招数,逼着江秋白正面硬抗,才数次重创了江秋白,否则,江秋白利用狼神殿之中的各种禁制和阵法,是可以维持不败之数的。

    虽然眼前他们占据了优势,但江秋白的手段,还是让他们在心理上,感觉到了忌惮。

    所以,此时,江秋白只是一句话,就让这两大武道巅峰,失去了之前咄咄逼人的气势。

    江秋白只是斜倚大门,面带嘲讽笑意,看着这两个人。

    气氛,显得有些诡异,有些尴尬。

    上官雨婷站在江秋白的身边,为他包扎伤口。

    这一路上,江秋白将她保护的很好,一点儿伤都没有受,数次,都是拼着自己受伤,将她从戏浪师的手中救下。

    上官雨婷觉得,其实是自己拖累了江秋白,从太白县到大草原,从风雪中到狼神殿,然后再到长生天九重天阙的大门之下,一路追逃,上官雨婷对于这个劫持了自己的男子,印象一直都在改变,如今,她必须承认,江秋白是一个好人,一个真正具有九极风度、格局和气象的男子,比之同为九极中人的戏浪师和顾半生,不知道坦荡磊落了多少倍。

    她想要帮助江秋白。

    但,她的实力,差的太远。

    这根本不是她所能参与进入的战斗。

    江秋白咳嗽了几声,嘴角还有鲜血溢出。

    自从走出长生天,武道大成之后,他是第二次受这么严重的伤。

    狼神殿的功法,偏向于肉身祭炼,江秋白的肉身极为强横,恢复力也惊人,但,伤他的人,毕竟是同为九极的武道巅峰,伤口之中有戏浪师的剧毒葵水之力,以及顾半生的圣邪两分剑意,不断地破坏肆虐,所以断肢只是勉强止血,想要恢复,只怕是需要数年时间。

    而现在,他最缺的,无疑就是时间了。

    这种对峙的局面,持续了足有一盏茶的时间。

    终于,戏浪师沉不住气了。

    “你若是还有手段,必定是先发制人,不可能等待这么久。”他盯着江秋白,冷笑道:“你刚才故意这么说,只不过是想让我等忌惮,在拖延时间而已,想要等到九重天阙的大门开启,遁入长生天之中求生,对不对?”

    江秋白静静地坐在地面上,似是散去了所有的功力一样,浑身上下,毫无力量波动。

    他面色惨白,但神色淡然,只是冷笑,不说话。

    戏浪师一咬牙,浑身水光流转,潮声涌动,一副蓝色铠甲将自己包裹,身边一道道的幽蓝色水刃,化作各种形状,密密麻麻,千万利刃,就要朝着江秋白射杀过去。

    “汪,你真的还有手段?”一边的鸳鸯眼将军紧张地全身毛都束了起来,一副随时就要跑路的样子。

    江秋白懒得理它:“你觉得呢?”

    将军歪着脑袋,一副很欠揍的表情,想了想,道:“我觉得吧,你这个人,很阴险,估计是没有憋什么好屁,所以信你一次好了……”说着,它收回了逃跑的架势。

    这一下子,原本要出杀招的戏浪师,突然就有点儿发憷了。

    这一人一狗的对话,真假难辨。

    这头蠢狗,也给了他心理阴影的。

    戏浪师曾见过,无数绝地反杀的局面,万一这九重天阙的大门之前,有某种阵法,一旦被激发,反噬之力,足以吞噬神魔仙人。

    “呵呵,差点儿上了你的当。”戏浪师冷笑,后退了一步,周围的幽蓝色奇异水刃,纷纷消散。

    这样一来,【剑邪圣魔】顾半生,也是骑虎难下了。

    为山九仞,不能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

    于是这样的尴尬对峙继续。

    随着时间的流逝,江秋白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焦躁了起来。

    而这样的变化,让戏浪师和顾半生更加坚定地认为,江秋白的确是有阴招底牌在手。

    之前江秋白的表现,应该是在故意在引诱他们出手,想要在最关键的时刻阴一把。而随着时间的流逝,九重天阙大门开在在即,一旦大门打开,江秋白就只能遁入长生天之中了,这样也好,反正他们两个人的目的,是带着那一尊黑狼塑像进入长生天,然后获取破碎之秘,没有必要,就一定要和江秋白拼个你死我活。

    想通了这一点,两个人反而是不着急了。

    终于,在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来。

    江秋白身后的金色大门,缓缓地打开,万丈金光从里面倾泻.出来。

    这一道大门,是九重天阙九道大门最中间的一道,也是最大的一道。

    千年一次的开启,长生天中最大的福祉所向,正是这一扇门。

    戏浪师和顾半生的脸上,都露出了狂喜之色。

    因为那金色的光芒,正是浓郁的仙魔之气。

    传说没有错,长生天之中的确是蕴含着破碎的秘密,亦可以通往天外的仙界,他们二人,顿时觉得不虚此行。

    “你们进去吧,能够走到哪里,就走到哪里。”江秋白残缺的身影,几乎被金色的光芒给淹没,他看向上官雨婷,道:“千年一次的长生天大门开启,注定是为你而开,这就是机缘,还有你怀中的九尾血脉……至于你。”江秋白的目光,在鸳鸯眼哈士奇的身上扫了一遍,嘴角抽搐,道:“算了,你也进去吧……”

    将军不忿地道:“什么叫做也?难道你一开始都没有打算让我进去吗?你这个没良心的小金毛。”

    “那你呢?”上官雨婷想要搀扶江秋白起来。

    大门打开,可以遁入其中,江秋白之前说过,长生天之内天宽地阔,绝对可以逃避开戏浪师和顾半生。

    江秋白笑了笑,道:“我?当然是来守门啊……”他云淡风轻地道:“长生天又不是什么阿猫阿……都能进去的。”那一个狗字差点儿说出来,幸亏他反应快,否则,那只叫做将军的蠢狗,又要拌嘴半天,太烦了。

    而对面,戏浪师和顾半生的,却是听懂了江秋白话中的意思,脸色变了。

    “江殿主,量力而行,不要逆天而行。”戏浪师语气冷森:“我们二人,已经给过你机会了,刚才没有出手杀你……长生天开启,机缘在里面,大家各凭本事,不要逼我们真的杀你。”

    顾半生也冷笑起来。

    他们之前犹豫忌惮,那是为了顺利进入长生天。

    但现在,江秋白竟然要阻止他们踏入大门,那就只能生死相见了。

    江秋白一条腿,缓缓地站起来,神色变色狠戾了起来:“逆天而行?呵呵,忘了告诉你们,在这里,我就是天……外人入狼神殿者,死!你们已经做了天外魔物的狗,还妄想踏入长生天?神圣之地,尤其是容你们这种断了脊梁的软骨头所能玷污的?实话告诉你们吧,从进入狼神殿的那一刻起,你们就别想活着走出去了。”

    说着,他突然出手,单掌一拂。

    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出,将猝不及防的上官雨婷,直接送入了身后的金色大门之中。

    鸳鸯眼将军也被卷入其中。

    然后,江秋白一个人,一条腿,一只手,站在大门前,金光从身后倾泻而来,他挺直了脊梁,站着,用仅存的另一只手臂,勾了勾手,道:“来吧,天下九极,今天注定要有人陨落了。”

    --------

    第二更,明天三更,提前预告一下,刀子今晚就早点休息了,明天早起码字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