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326、你在找我吗?
    看到铁木真的尸身,射月部落的勇士们,不由得都围过来,跪倒在地,有人放声恸哭了起来,便是铁血男儿,心中亦有情,他们都是追随铁木真的最忠诚的战士,却不能保护守卫自己的族长,此时,如何能不为射月部最勇猛的族长的死而哭?

    女武神也是面色黯然,心中悲恸。

    铁木真是她的大哥,亲人一般。

    如果不是铁木真,当初在长安城教坊司,她只怕是已经遭受不测。

    她当然知道铁木真对她的感情,但很遗憾,她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身影,浅浅的印痕,却丝丝缕缕,剪不断,理还乱。

    何况,狼神殿的圣女,那是要终生侍奉狼神的,风雪白狼伴孤身,或许只能如此吧。

    那个身影,如今近在咫尺,却远在天涯。

    大草原是如此残酷,铁木真这样的强悍英雄,也有倒下的一日。

    这片冰冷的雪原上,命运何其残酷。

    这时,李牧取出一个玉诀,道:“不过,情况还不算是最坏,还有一线机会,他的灵魂,被我以秘术,招聚在这个玉诀中,可以温养,日后若是有适合修炼的星海仙法,他或许可以走上另外一条道路,只可惜,赶过去的太晚,尸身已经冰冷,失去了生机,难以复生了。”

    铁木真是先天修为,原本死后尸身可以保存很长的时间,可是大草原上的冰雪实在是太严寒,而且他是死于蛛丝,体内侵入了魔蛛毒,肌体骨骼都被破坏,所以回天乏术了。

    他将玉诀,交给了女武神。

    道术招魂术,之前曾经招来过侍女的魂魄,如今在刀庐中温养,李牧不是第一次施展。

    只是这个世界,似乎并不是很适合鬼修,也没有鬼修这种说法。

    不过,好歹也是一线希望。

    射月部落的众人,对于李牧连声感谢。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铁木真的三魂七魄从玉诀中出来,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更是激动万分,虽然这种状态之下的铁木真连拎物都做不到,但李牧已经将一个适合养魂魄的法门传授给他,只需按照此法修炼,至少铁木真的魂魄不会飞散。

    “谢谢你。”女武神也开口感谢。

    李牧摇摇头。

    今日的事情,他和郭雨青发现的晚了点,赶过来时已经迟了。

    否则,铁木真不会死,射月部落也不会损失那么严重。

    “咦?”李牧的目光,注意到了漂浮在空中的那一滴魔蛛神血。

    他从其中,感应到了一种天外生物的气息。

    精神力如丝网一般,将这一枚魔蛛神血牵引过来,在掌心之中悬浮,李牧渗入一丝精神力,立刻就感觉到,其中有汪洋一般的暴力负面气息,仿佛是另外一个世界一样,蕴含着极为磅礴的能量。

    郭雨青对这一枚血滴并无兴趣,于是李牧将其收了起来。

    但凡是与天外生物有关的东西,李牧都很感兴趣。

    这一滴血之中,蕴含着强横的能量,而这种能量都是来自于天外,蕴含着天外的法则和力量,其价值,还在星辰石之上,只需要将其中的那种负面暴力的气息炼化,剩下的纯净能量,大有可用。

    众人一起回到了射月部落驻地。

    战斗已经结束。

    之前蛛神殿之主坠下来,蛛神殿的军队在后方绞杀射月部落驻地的战士和老幼,被李牧过去时,将蛛神殿的军队彻底击溃,此时,射月部落的子民们,正在强忍悲痛打扫战场。

    经次一役之后,射月部落的人口不足过去的三分之一,损失惨重,到处都是哭声,鲜血弥漫……

    战争带着普通人的伤痛,永远难以清除,不管是人族还是蛮族。

    蛛神殿之主伏诛的消息疯狂地传播开来。

    射月部落开始祭奠亡者。

    而击溃了蛛神殿军队的李牧,成为了射月部的英雄,哪怕他并不是一个草原蛮族。

    “草原人恩怨分明,从今以后,公子就是射月部最尊贵的客人了。”女武神道。

    短暂的停留,李牧出手,在射月部驻地周围,布置了一些道术阵法,用于预防蛛神殿有可能到来的再次袭击——当然,这样的概率很小,因为随着蛛神殿之主的陨落,被他用强力捏合起来的军师联盟,分崩离析是时间问题而已,不过,布置阵法,至少可以防患于未然,如今的射月部已经太过于孱弱。

    当夜,李牧提出要告辞离开了。

    “我随你们一起去,我知道狼神殿的所在。”女武神自告奋勇。

    她是狼神殿的圣女之一,对于狼神殿有一种感应,在大草原上飘忽不定的狼神殿,唯有这些经历过狼神殿神光洗礼的圣女、圣子们可以,在特定的距离和区域之内,才能感应到狼神殿的位置所在。

    李牧思忖片刻,点头,道:“如此,多谢了。”

    ……

    ……

    “还跟着呢?”

    上官雨婷很讶然地看着跟在身后的鸳鸯眼怪狗。

    这位统御万头白狼的狗中之神,在遇到了她之后,竟然毫不犹豫地抛弃了自己的数万子民,自己跟着她了,甩都甩不掉。

    这怪狗似乎有破开时间和空间的能力。

    它前一瞬在这边,下一瞬间就在那边,无视一切的力量阻隔,连江秋白这位圣者,都对它无可奈何。

    江秋白很是忧郁地看着这只怪狗。

    在这大草原上,他第一次遇到了无法掌握的动物。

    他很头疼。

    这只狗,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关键是,这货已经在他的脚面上,尿了六泡了,防不胜防啊。

    这算是怎么回事嘛,自己堂堂圣者,天下九极之一,竟然被一只狗……

    丢不起这人啊。

    “我们要去哪里?”上官雨婷问道。

    江秋白看着已经下了一天一夜的鹅毛飞雪,道:“回狼神殿。”

    他本不打算这么早就回去的。

    每年入冬之后,他都会在大草原上巡视一圈,化身为狼神殿使者,为各大部落的牧民解决诸多难题。

    这是惯例,算是宣传狼神殿的信仰吧。

    毕竟,一个人撑起一个神殿,也很累的。

    然而,今冬的风雪,实在是太大了,有些诡异。

    这才刚刚入冬而已,大草原上就已经成为了冰雪国度,这风雪没有丝毫停止的意思,天地元气的变化,显得非常诡异,与往年不同,一定是哪里出现了问题,而如果继续这样下去,那只怕大草原上,再无冬去春来穿暖花开之日了。

    江秋白必须回到狼神殿,去弄清楚一些事情。

    至于蛛神殿的那个小丑,蹦跶的挺欢,但是,他应该是没有这种能力改变整个大草原的天地元气的。

    一定是发生了其他什么事情。

    风雪中,江秋白负手而行。

    他的身边,风雪不侵,脚下踏过处,冰雪消融,花草盛开,一股奇异的力场,将上官雨婷也覆盖在内,一步走出,便是数十里的距离,上官雨婷甚至都不用迈开脚步,就跨越了千山万水。

    而那鸳鸯眼怪狗,则是在雪地里撒欢,一会儿东,一会儿西,一会儿打量一下江秋白,一会儿冲到上官雨婷的身边摇尾巴,不管江秋白走的多快,都无法将其摆脱。

    就这样,在风雪中又走了一日一夜。

    一路上,遇到困顿中的牧民,遇到被冰雪封死的部落,江秋白都会出手。

    走进了牧民部落的江秋白,随和的就像是一个邻家大叔一样,他甚至出手,为难产的母羊接生,为老妪治病,为逝者祭奠……

    这是一个外面世界所没有见过的江秋白,一个外人所无法理解的武道九极,和传闻之中令无数武道强者仰望的高高在上的圣者相比,这个江秋白,无疑更像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上官雨婷甚至在江秋白的身上,看到了一些李牧的影子。

    她渐渐地觉得,在这个金发英俊男子的身上,其实有着一种和牧哥哥很相似的气质。

    风雪果然再未停止。

    第三天的时候,在一片茫茫无垠的雪原上,江秋白停下了脚步。

    “到了。”他道。

    上官雨婷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风雪中,除了风雪,别无他物。

    这就是狼神殿?

    就看江秋白一指点出,前方虚空之中,有水纹般的涟漪,层层地荡漾开来,虚空向是一张画布一样张开,然后一种无形的力量抹掉了这画布上的风雪,紧接着一头数千米高的黑色远古魔界巨狼,在涟漪之后出现。

    上官雨婷心中一惊,差点儿尖叫出来。

    那一瞬间的感觉,就好像是这头魔界巨狼咆哮着要扑面而来,将整个世界都毁灭一样。

    这种感觉太可怕。

    但她毕竟修炼先天功,精神力稳固,强行稳定心神,再看时,终于分辨出来,这并非是活着的远古魔界巨狼,而是一座巨大的类似于巨狼一样的建筑物,占地方圆数百里,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建造而成,栩栩如生,连黑色的毛发都根根分明,被一种奇异的阵法隔绝,外人看不到,需点开阵法,它才会现行。

    这就是狼神殿吗?

    “走吧。”

    江秋白一步踏出,奇异的法则之力流转,带着上官雨婷来到了千米高的狼首面前,踏在了狼口之中。

    这边是狼神殿的入口了。

    下一瞬间,阵法再度启动,巨大的狼神殿就在这冰雪原上消失了。

    “这一回,总算是摆脱那条狗了。”

    江秋白微笑,狼神殿的隔绝阵法,乃是上古之物,奥秘无穷,他刚才就是故意趁着那只鸳鸯眼怪狗在远处撒泼的时候,开启了阵法,带着上官雨婷进入,然后第一时间关闭阵法。

    然而,上官雨婷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江秋白一怔,低头。

    “哈哧哈哧……”鸳鸯眼怪狗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歪着脑袋,吐着舌头,一脸滑稽地蹲在他脚边,好奇地看着他,那样子,仿佛是在说‘你在找我吗’。

    江秋白:“@#¥%”

    ------

    在公众微信号上,进行了一次投票,大家决定射月部铁木真的生死,还没有关注的兄弟们,速度去关注一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