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362、你死定了
    然而,再悲伤的哀求和怒吼,都无济于事!

    应山雪鹰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闭目养神,在他的耳中,这种弱者无力的挣扎和哀嚎,非但不能让他同情,反而更像是一种美妙的音乐一样,令他沉醉。

    “靖哥哥,不要埋怨公子爷……来世,我们还做夫妻。”冬雪在生命的最后时刻,艰难地回头,看向自己的丈夫,这个老实忠厚但却男人。

    嗖!

    刀光闪过。

    冬雪的美丽头颅被斩掉,鲜血喷出。

    咕咚。

    头颅掉在甲板上。

    她的身体,倒在了血泊之中。

    “不……”宁靖目眦欲裂,心都碎了,瞬间仿佛是被抽走了灵魂!

    也不知道哪里的力气,他疯狂的挣扎出甲士的看押,冲到了妻子的身边,将浑身鲜血的尸体抱着,像是疯了一样。

    他本是家族的庶子,从小到大,没有人能够看得起,动辄被打骂,整个宁府之中,没有人把他当成是人,便是下人,也不将他放在眼里,自从记事起,他就没有感受到过温暖,只有在冬雪来到了宁府,与他认识之后,才让他感觉到了人间的温暖,记得无数次努力,终于让父亲同意冬雪嫁给自己时,他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后来,冬雪用她独有的温柔和细心,用她的聪慧才智,改变了夫妻两个人的命运,在宁府之中的地位,一点一点地提升了起来,外人都笑他是一个妻管严,什么事情都是妻子说了算,没有男人尊严,但是,这些人,又懂得什么呢?

    冬雪,是世界上最完美的妻子啊。

    再后来,因为冬雪的关系,认识了李牧。

    公子爷也是一个好人,那样传奇的人物,对于他们夫妻,更是百般照顾,还传授他们武功,待他们如兄弟姐妹一样。

    “雪儿,我不会恨公子爷的,我只恨自己,没有本事,不能保护好你。”宁靖的眼中,流出了血泪,笑着道:“连就连,你我相约到百年,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白首之约,我不会辜负你,雪儿,黄泉路上你不能孤单……等我。”

    他将冬雪的尸体,放在甲板上,将冬雪的头颅,捧过来,接上。

    甲板上的一些甲士,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为之动容。

    应山雪鹰眯着眼睛,脸上带着丝丝冷漠。

    飞鹰营统帅言如云冷笑:“哼,可怜虫,要怪,就怪李牧吧,谁让你们,认识他,他也不出来救你。”

    宁靖没有说话,他摆好了妻子的尸身,转身突然朝着应山雪鹰冲来:“我和你拼了。”

    嗖。

    一道剑光闪过。

    宁靖也倒在了血泊之中。

    出手的是飞鹰营统帅言如云。

    宁静虽然有李牧传授的功法,但毕竟资质一般,修炼时间太短,如何是言如云这种天人阶的强者的对手?被秒杀。

    “哼,让你们夫妻,做一对亡命鸳鸯。”言如云冷笑。

    他当日被李牧一招击飞,钉在了桅杆上,在部下的面前出丑,引为奇耻大辱,恨到了极点,所以,杀起李牧这些熟人的时候,无比的畅快。

    “来人,把那个闻圣斋的贱婢,给我押上来。”言如云手握着流血的剑,转身大喝。

    两个甲士,将捆绑着的翁圣斋妈妈白萱,推了上来。

    “李牧,这个女人,你不会不认识吧?当初,是她成全了你和花想容,嘿嘿,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你不是很爱花想容吗?要是她知道,自己的妈妈,死在了你的面前,你都没有救他,她会怎么想你?连自己女人的妈妈都救不了,你还算不算是男人。”

    言如云一脚将白萱踩到,长剑架在了白萱的脖子上。

    白萱瑟瑟发抖。

    这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美丽而又成熟,有着少女没有的独特风韵,在长安城之中,也是有名的人物,但是,却哪里敌得过皇室的如狼似虎?她现在,也隐约明白发生了什么。

    “果然还是逃不过……李牧,不要出来,好好对待花儿吧。”白萱最是清楚这些所谓的贵族们的嘴脸,就算是李牧真的出来了,自己也活不了,她并不恨李牧,只恨这些人的凶残。

    对面。

    掌门大殿前,众人实在是受不了了。

    “应山雪鹰,你乃是得道圣人,为何做出这种合意境武者都不屑于做出的卑劣之事?”邱引实在是忍不住了,大喝着质问。

    “呵呵。”应山雪鹰淡淡一笑:“卑劣?什么是卑劣?诸天神佛我杀得,王侯贵族我杀得,耄耋老者我杀得,幼女稚童也杀得,披坚执锐杀得,手无寸铁杀得,九天雄鹰杀得,尘埃中的蝼蚁也杀得……众生,皆可杀,我这一生,无不可杀。”

    他说的理直气壮。

    他这一生,本来就是在不断地杀戮之中度过。

    除了杀戮,他对其他任何东西,都提不起兴趣。

    邱引怒道:“好,你提兵前来,不就是为了捉我吗?我随你去,你放了这些无辜之人吧。”他说着,元气运转,就要飞出【周天星光大阵】去,以己身去换白萱等人。

    三弟不知道去了哪里,无法出面。

    如果眼睁睁地看着这些人死了,如何对得起三弟?

    不过,邱引身形刚刚起来,一只手,按在了他的肩膀上,熟悉的声音响起:“让我来。”

    “三弟?”邱引回头,看到李牧终于出现。

    “三弟,你不可冲动,应山雪鹰此人,毫无下限,你……需从长计议啊。”邱引看到李牧要出去,有点儿着急了,之前他自己出去冒险无所谓,但是换到李牧,他却是担心了起来。

    一边的徐盛等人也劝。

    应山雪鹰摆明了,就是要将李牧逼出去。

    只要李牧踏出大阵,必然是又死无生。

    李牧道:“放心,我不做无把握之事。”

    他刚才出现,还未看到宁靖夫妇之死。

    白萱不是他的亲人,但算是朋友。

    朋友有难,不能不救。

    “我陪你一起出去。”邱引道。

    李牧身形一闪,化作闪电飞出去,道:“稍安勿躁,都在这里等我。”

    话音落下,他人已经在大殿之外。

    同一时间,飞鲸舰上,看到李牧终于出现,个人反应不一。

    太子和言如云两个人,只看到李牧的身影出来,就没来由地心中一颤,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仿佛连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而应山雪鹰则哗啦一下站起来,原本颤巍巍仿佛一阵风都能吹散的身躯,一下子变得杀气流溢,宛如一柄绝世利刃一样,身形突然一模糊,下一瞬间,已经出现在了李牧的身前,抬手,就是一掌拍出。

    快。

    太快了。

    圣人之境,一步便是天涯。

    他根本都没有心思和李牧在废话,直接施展杀招,生怕李牧再逃回【周天星光大阵】之中,这些日子,他越想就越是觉得,李牧此子绝对不能留,而且,从宫中传出来的消息,也是必须绝杀李牧,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已经排在了围剿岳山派、捉拿邱引之前。

    “来得好。”

    李牧不闪不避,半空之中,直接抬手便是一拳轰出。

    真武拳·冲天锤。

    拳印透明,没有烟火气,没有多可怕的波动,印在了应山雪鹰的掌心。

    啵!

    似是一个气泡破碎一般的声音。

    应山雪鹰只觉得,一股雄浑到了极点的力量,从掌心之中涌来,竟是震的他半只手臂都发麻,身形不由自主地在虚空之中后退了一步。

    李牧则是后退了三步,才稳住身形。

    “呵呵?”应山雪鹰惨白的瞳孔之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惊讶之色:“你这是圣者之力?你入圣了?”

    不可能啊。

    之前,他与李牧交过手,虽然李牧表现出来了远超普通天人的力量,但和他比起来,还差的太远太远,正面对抗,他全力以赴的话,只需要一招,就可以将李牧击杀,而现在……

    这个逆贼变数,竟然可以正面抗衡自己的力量了?

    李牧却是早就有准备。

    趁着应山雪鹰分神,他直接肩膀一矮,做了个类似胡猢狲猴子翻筋斗的动作,筋斗云神通施展,下一瞬间,就已经越过应山雪鹰,来到了飞鲸舰上,刀光一闪,押着白萱的甲士就倒飞出去……

    “走。”李牧扶住白萱的肩膀,就要离开。

    先救人要紧。

    白萱做梦都没有想到,李牧竟然真的为了自己出来了,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宁靖夫妇尸身所在,道:“还有他们……”

    李牧顺着白萱的目光看过去。

    然后,他整个人,就呆住了。

    脑海里仿佛是爆炸一样的轰地一声响起,他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

    白萱清晰地感觉到,李牧扶着自己肩膀的手掌,猛地一僵。

    这时,已经反应过来的应山雪鹰,追回到了飞鲸舰上,他双手捏出印法,催动了早就布置好的禁制,方圆千米之内的虚空之中,层层叠叠的术士星纹阵法闪烁,亦有八个明黄色的道器浮起,封锁虚空。

    这时为了防止李牧再逃回去。

    “你死定了。”应山雪鹰咧嘴笑了:“呵呵。”

    李牧缓缓地回头,目光喷出怒火,宛如即将爆炸的火山一样,盯着应山雪鹰,一种难以形容的目光,爆射出来:“你……死定了,我要让你……永世不得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