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86、他们是骗子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86、他们是骗子

 
    冯元星见状,也不好再隐瞒什么,将这几日发生的事情,大概说了一遍,尽量措辞委婉地道:“刚才发生冲突不久,这几位乡党和兄弟,就被人给害了,不过,事情不会那么凑巧,黄公子一行人,有嫌疑。”

    “不是有嫌疑,一定是他。”

    “肯定是那个姓黄的。”

    “求大人为我等做主啊。”

    那些乡民,还有死者的家属们,都跪地哀求,痛苦恸哭,他们知道自己等人招惹不起那个黄公子,唯有寄托希望在李牧的身上了。

    正说话间,就听一个淡淡的声音,道:“哼,一群刁民,可有证据?竟敢污蔑本县,当真是胆大包天。”

    众人看去。

    黄文远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从大门中走出来了。

    他的身后,鹤发童颜的刘长老,以及刀疤白发护卫,还有众多护卫,都走了出来。

    李牧目光落在这个黄文远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极为强横的能量波动。

    这是一个天人境的强者。

    很年轻的天人境,来历不凡。

    然后,李牧的目光,又扫过刘崇,立刻看出来,这个鹤发童颜的老人,才是实力最可怕的一个,其身上的力量波动,隐而不发,宛如一口古井,深不见底,不见波澜,已经到了极为精深的修为境界,远在黄文远这个年轻天人的实力之上。

    至于那个刀疤白发的老护卫……先天巅峰强者,值得注意的是,此人的身上,有一股还未散去的杀气和血腥气息,刚刚才杀过人。

    李牧的心中,已经有了判断。

    “你就是李牧?”黄文远的目光,大刺刺地射过来,盯着李牧,冷笑道:“本县奉命,前来接替你,成为此地县令,你竟然假托闭关,拒不履职,呵呵,是谁给你这样的胆子?”

    他这话一出来,周围涌聚而来的县民们,立刻就炸了锅。

    “什么?李大人要走?”

    “新县令?”

    “为什么要调走李大人。”

    “不,李大人不能走啊。”

    各种各样的议论和惊呼,宛如火山爆发一样,所有人都群情激奋,就连那些陷入沉痛之中的家属,也都无比震惊地看向李牧。

    他们还不知道李牧即将卸任县令的事情,无法接受,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真正能够为民做主的好官,这几个月时间里,他们终于过上了不用提心吊胆被人欺凌的好日子,要是李牧走了,回到以前那种生活,简直就是一场噩梦啊。

    李牧抬了抬手,虚虚一压。

    群情激奋的县民们,立刻都安静了下来。

    “没有的事。我不会离开太白县城,大家放心。”李牧一本正经地道:“这几个货,是骗子。”

    黄文远听了,差点儿一个趔趄从台阶上栽倒下来。

    什么?

    他匪夷所思地看向李牧。

    这件事情,李牧不可能不知道,他竟然敢这样说?

    他仗的是什么?

    这个人疯了吧?

    而众县民显然不会去想那么多,听到这样的话,顿时都欢呼了起来。

    李牧抬手,指了指黄文远身后的那个刀疤劈面白发老护卫,道:“你,对,就是你,你的身上,带着血腥气,刚杀过人,出来,这些遇害的乡民和兵卫,是你杀的吧?”

    那刀疤白发老护卫面色变了变,阴冷一笑,道:“小子,不要随便乱说话。”

    李牧冷笑道:“敢做不敢当?好,看来,只有把你擒下,大刑伺候,你才会说实话了。”

    刀疤白发老护卫仿佛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不屑地哈哈大笑。

    黄文远也是连连摇头,一脸的讥诮和不屑,道:“姓李的,你已经不是县令了,还在这里装什么?怎么?当官当上瘾了?都到现在了,还要抖威风,还想要审案?”

    “你他妈的哪里来的傻逼,给老子滚一边去。”李牧看着黄文远,毫不客气地道:“老子先收拾了这个疤面老白毛,再来收拾你……”说着,李牧看向那刀疤白发老护卫,道:“你自己乖乖滚出来,还是让老子打断你的腿脚,把你拖出来?”

    他动了怒,说话,直接飙粗口,毫不客气。

    刀疤白发老护卫不屑地大笑了起来,道:“老夫自从加入关山牧场,还未来没有人,敢这样对我说话,我……”

    “那是因为你没有遇到狠人。”李牧懒得废话,直接出手。

    他身形一闪,快如鬼魅,瞬间来到了刀疤白发老护卫的身前,五指如龙爪,直接抓过去,指劲如刀,直接在虚空之中,抓出一层层的气浪。

    好快。

    刀疤白发护卫只觉得眼前一花,李牧已经到了跟前,他大惊之下,反手就去拔腰间的斩刀,但砰地一声,李牧已经变爪为掌,速度更快,拍在了他的手背上,瞬间咔嚓一声,他的整个右手,就像是一块烂西瓜一样,被拍的粉碎,化作了一团烂泥。

    “啊……”刀疤白发老护卫惨叫。

    李牧反手一把,抓在他的喉咙上,将他的惨叫声捏回去,然后如拎小鸡一样,拎着它,身形后退。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快如闪电。

    首先反应过来的是长老刘崇,白眉一掀,怒喝道:“尔敢!”直接出手,一掌推出,指尖金光弥漫,带着犀利的杀意,朝着李牧拦截拍出,这一瞬间,方圆十米之内,天地之力疯狂涌动,宛如锁链一般,老牌天人境的实力,展现的淋漓尽致。

    “老东西,看起来人模狗样,却也不是什么好货。”

    李牧一手拎着刀疤白发老护卫,一手化掌,竟是直接印了上去。

    “找死。”刘崇一双老眸中,杀意流转。

    竟敢与自己对掌?

    这是你自己找死。

    正好趁此机会,一掌将这个祸胎,彻底解决,击杀当场。

    瞬间,他催动了更强的力量,一股暗劲,从掌心之中涌出。

    轰!

    两掌相对,宛如飓浪一般的力量波动,瞬间以这双掌为中心,爆发开来,似是山洪绝提一般。

    刘崇只觉得,手腕巨震,宛如骨折,剧痛传来。

    同时,催发出去的那股暗劲,竟是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闷哼一声,身形震动,在原地晃了几晃。

    而李牧则是身形宛如柳絮一般后退,同时,长袖连连挥动之间,空气之中,无形的力量涌动,宛如清风,竟是将两人交手的恐怖余波,瞬间化解于无形,他的身形,轻飘飘地落在了原地。

    “你……”

    刘崇不可思议地看着李牧。

    刚才他没有丝毫的留手,但,这个年轻人,竟然可以与自己平分秋色?不,应该说,他表现出来的修为,还在自己之上,因为他还有余力,化解了两个人的力量波动,避免了周围簇拥的县民们,被这股力量波及杀伤。

    这怎么可能?

    “后退。”李牧落地,大声喝道。

    冯元星等人会意,立刻将那十六具尸体搬离,然后让周围簇拥的县民,立刻后退,拉开三四十米,空出了一大片空地。

    嘭!

    李牧直接将刀疤白发老护卫丢在地上。

    “来人,给我先打断这老狗的手脚。”李牧下令。

    “你……你敢?”刀疤白发老护卫怒吼,如负伤的野兽一样,他的一只手,已经被震碎成为烂泥,一身修为,也被李牧以先天真气,直接封锁,此时的他,连反抗都不做到。

    “老东西,杀人偿命,死到临头,还敢嚣张?”李牧杀意沸腾。

    他直接拎着他的脖子,噼里啪啦就是几巴掌,打的刀疤白发老护卫鼻青脸肿,一张脸肿的就像是熟透了摔在地上的烂桃子一样,然后,转身,道:“拿铁棍来,给我打。”

    几个县衙中的兵卫,稍微犹豫之后,一咬牙,拿了铁棍来,直接对着刀疤白发老护卫的双腿双臂就砸了下去。

    他们知道,黄文远是来接替李牧的,帝国文碟任职手续一应齐全,绝非是李牧所说的‘骗子’那么简单,多半是真的,但,这个白毛老狗,杀了十名县民,太白县城并不大,大家都是乡里乡亲,有的还沾亲带故,且还有六名袍泽,也死于这个白毛老狗之手,他们心中虽然害怕,但,都是血气方刚的小年轻,谁他妈的不是裤裆里带把的,什么都不管,先打了,为死去的相亲袍泽报仇再说。

    “啊……”

    白发刀疤老护卫惨叫。

    他做梦都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落到这种下场。

    他不是体修,肉体力量虽然也不错,但在护身真气被封住的情况下,也会疼,一棍子两棍子打不断他的骨头,但连续打下去,就是疼,也能将他活活疼晕。

    “住手,快住手。”黄文远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怒后道:“李牧,你这是找死,竟敢出手伤人,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孙护卫是什么人?你……”他绝对没有想到,失态会演变到这种程度。

    李牧剑眉一掀,盯住他,冷笑道:“老子管他是什么人?一条老贱狗,敢在我太白县城中杀人,就得死。”说着,他转身,道:“都他妈的没有吃饭吗?给老子用一点力气,要是打不断,就给我用刀砍……”

    红了眼的衙卫兵卫,仓朗一声,拔出腰间佩刀,直接就朝着刀疤白发老护卫的腿脚上看去。

    “该死。”黄文远大怒。

    他直接出手,屈指一弹,数道赤红色的无形剑气,直接朝着这几名县衙兵卫袭去,一脸怒意地道:“一群小爬虫,不知死活……统统都给我死。”

    李牧往前一步,瞬移一般,挡在兵卫身前,伸手一抓,就将所有的无形剑气,统统抓在手中,直接以肉掌捏碎。

    “在我面前动手?”李牧盯着黄文远,道:“哼,杀我县民和兵卫,这白毛老狗是凶手,但你这狗东西,必定是幕后主使,也罢,你也给我滚过来吧。”

    ------------

    第二更。谢谢兄弟们的打赏捧场,欢迎关注刀子的公众微信号,乱世狂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