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85、奶奶灰·命案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85、奶奶灰·命案

 
    黄文远一行人,加快速度,在当日入夜时分,就来到了太白县城。

    “什么?新任县令?”

    新县衙中,冯元星等人看到文碟、官印、任职文书,彻底懵逼,都有点儿难以置信。

    之前,李牧并未向他们透露过风声,所以,冯元星、马君武和甄猛等人,一点儿的心理准备都没有,突然冒出来一伙人,说是要接替县尊大人,这……关键是,一应任职程序,看起来并不是伪造。

    这是怎么回事?

    “李牧呢?让他来见我。”

    黄文远打量着新县衙内外的建筑,颐指气使地道。

    他现在已经确定,太白县城中要发生天地元气福变这件事,绝对是真的了,因为自从进入太白县城的一瞬间,他就感觉到,空气之中,充满了浓郁的天地元气,对于武者来说,这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修炼圣地啊。

    他觉得,自己随便呼吸一口,都有大量的天地元气进入体内,每一次呼吸,功力都可以增长。

    这让他,心中欣喜若狂。

    天大的机缘啊,就在自己的面前。

    “回禀大人,李大人他……闭关修炼,还未出关。”冯元星犹豫地道。

    他的心中很混乱。

    “让他出来见我。”黄文远盛气凌人地道。

    怪不得这个李牧,传闻只是一个文进士而已,到了太白县之后,突然像是开了窍一样,投笔从戎,竟然实力大涨,在这样近乎于造化之地的环境中,就算是一头猪,也可以修炼成精吧。

    他手下的随从,侍女,护卫们,已经把自己当成是主人,开始在县衙中收拾打理了起来。

    “这……李大人闭关时,密室外面,都布置有阵法,我等不经通报,根本无法进去,只有等他出关……”冯元星尝试着道。

    他想要先将这些人稳住,然后再去通知李牧,提前做准备。

    “嗯?”黄文远一眼扫过去,目光如刀。

    冯元星等人,顿觉这个年轻人身上的气势,碾压过来,那种莫大的压力,如山峦崩催一般压来,令他们几个人,呼吸都快无法维系。

    “什么?让我等他?”黄文远不满地道。

    这时,一直都未曾开口的鹤发童颜长老刘崇,突然道:“等一等……冯大人是吧?我问你,这县衙,是新修的?上面那个庄园,才是以前的老县衙吧?”

    冯元星连忙道:“回禀这位老神仙,正是如此,李大人来到太白县之后,将老县衙变成了自己的私居之地,为了方便县政管理,李大人自掏腰包,新建了这处县衙。”

    刘崇微微一笑,道:“这就是了……好了,你们都下去吧,等到李牧出关,让他来见我家公子。”

    冯元星等人退下。

    黄文远不满地道:“刘长老,何必再等,直接将这个李牧拿下杀了,一了百了,免得夜长梦多啊。”

    刘崇面色严峻地道:“这个李牧,不好对付啊,我刚才暗中观察,那老县衙之中,气势森严,天地元气如暗流狂潮,极为可怕,我的精神力竟然无法渗入进入进去,可见此人,在太白县已经经营了一些东西,我亦无把握,直接攻入那老县衙中……所以,不可冲动。”

    黄文远惊讶道:“连刘长老你也没有把握?”

    他知道,这位刘长老,五十年之前,就已经是天人境的存在,如今的修为,更是深不可测,竟然没有把握对付李牧?

    刘崇道:“李牧此子很狡猾,我猜测,这一次太白县天地福变,必定是老县衙中,发生了某种机缘,所以,他才会将老县衙占据为己有……若是强攻,我虽有信心,斩杀此獠,但就怕打草惊蛇,坏了老县衙中的机缘,或者是让李牧逃走了,反而不美。”

    黄文远若有所思地点点头,道:“我明白了,还是周长老考虑周全,那就暂且等一等,等到李牧出关,将其引出老县衙,直接斩杀。”

    ……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黄文远等人,一直都未曾李牧。

    因为李牧一直都在闭关。

    在刘崇的劝说之下,心中焦急的黄文远只好一直都按耐着性子,在太白县城中转悠,观察,很快他就发现,只有整个县城之中,天地元气才浓郁凝结,只要踏出县城一步,外面的天地元气,就会恢复如常。

    “这是一个很精妙的阵法,便是比我们神宗的护宗阵法,也差不了太多。”

    刘崇变得重视了起来。

    黄文远数次暗探老县衙大院,但,无功而返。

    他难以接受,以自己的实力,竟然无法进入其中。

    注意力转移,他开始在城中,打问起关于花想容的事情。

    一开始,还有人热情地回答,后来,逐渐县民们也看出来,这个年轻人心思不纯,都开始排斥,为此,黄文远一怒之下,还出手伤人,结果被县衙兵卫围起来,幸好冯元星反应及时,忍气吞声地化解了这场纠纷。

    被打伤的县民,还有兵卫,送到县医馆中医治。

    “穷山恶水出刁民……这些刁民,就该全部杀掉。”黄文远回到房间里,依旧是怒气难消,他在关山牧场中,都没有受过这种气。

    “公子,不如我暗中出手,将那几个刁民和恶吏,全部杀死,为你出一口气。”那刀疤劈面的魁梧老人护卫杀气森森地道。

    黄文远微微思忖,眼睛一亮,点头,道:“也好,给他们一个教训,顺便,这些刁民不是说,李牧爱民如子吗?我看,只有杀几个人,才能逼他出来。”

    ……

    书房中。

    整整三天三夜,一直处于入定状态的李牧,终于睁开了眼睛。

    “这……我竟然沉入【白首太玄图】中,这是怎么回事?”

    李牧无比惊讶。

    他看那观想图,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就陷入其中,仿佛坠入了一片星海,在无尽的星云、星系、星辰之间光速穿梭,仿佛是一瞬,又仿佛是永恒,宇宙之中的各种能量,都清晰可见。

    他看到了星云流转,星系变换,星辰起落……

    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语言难以形容。

    这【白首太玄经】,还真的是有点儿玄。

    李牧咋舌。

    他感觉到了一阵阵精神力疲倦。

    很显然,若非是精神力消耗殆尽,他可能还会在这一副图的观想世界里沉浸,不可能就这么自动退出来。

    但,观想图的效果,到底体现在哪里呢?

    李牧扫视自身,发现自己的精神力,并未有所提高,体内真气亦未见增长,肉身也不曾加强,和自己观想之前相比,实力并未有丝毫的变化。

    又一阵阵疲倦袭来。

    李牧也不再钻牛角尖去琢磨这个事情,而是运转先天功,运行几个大周天,调息恢复,渐渐地,疲倦之感散去,精神力重新变得包满了起来。

    “不知道这一次入定,外界过去了多久时间。”

    李牧站起来。

    无意中,他的余光,撇过旁边一面镜子。

    “咦?这是……”他心中一跳,惊讶地发现,自己原本一头乌黑茂密如钢针一般的短发,竟然……变了颜色?

    李牧跳到镜子面前,自己一看。

    “卧槽,奶奶灰?这可是地球上中国流行的发色啊,我什么时候染发了……”他有点儿懵逼,转念一想,难道这就是【白首太玄经】的作用,帮助修炼者改变发色?

    白首?

    就是把头发变白?

    这特么的是狗蛋作用啊。

    玩个卵子啊。

    一副被原主人处心积虑地藏在【九天崇明观想要义】内部,被西秦人皇称之为秘宝的图,就他妈的这种作用?这不会是哪个闲的蛋疼的家伙,故意做的恶作剧吧?

    李牧吐槽无力。

    他伸手使劲儿地摸了又摸,的确是自己的头发,的确是变成奶奶灰了。

    他对着镜子中的自己,挤出一个笑脸。

    别说,变成奶奶灰之后,多了一份成熟,变得英俊了许多……嗯,这就是小说中说的邪魅狷狂的造型吧,哈哈哈,有意思。

    李牧乐了。

    他正乐着呢,外面传来了小书童清风焦急的声音。

    “公子,公子,县城里发生了大事,您得出关了……”

    李牧打开门。

    门外,向来镇定的小书童清风,神色焦急而又愤怒,匆匆转着轮椅前来,道:“公子,城中发生了命案,十个县民,还有六名兵卫被杀,尸体被摆在了县衙大门口……”

    什么?

    李牧大吃一惊。

    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他的精神力催动风水大阵,一扫之下,立刻就察觉到,县城里多了十几道外来气息,其中有三道,极为强横,其一为先天巅峰,剩下两个,竟都是天人境的盖世强者,功法气息陌生,以前都未曾见过。

    来了外人。

    “怎么回事?去看看。”

    李牧的面色,阴沉了下来。

    ……

    新县衙大门口。

    十六具尸体,整整齐齐地摆放着。

    鲜血在县衙门口汇聚成了血洼又被寒冷的天气冰冻。

    悲恸的哭声传来,受害者的家属,已经闻讯赶来,悲痛欲绝,死去的都是青壮年,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失去丈夫的妇女嚎啕大哭,如天塌下来一样,而失去儿子的白发苍苍的老人,看到自己死去的儿子的瞬间,直接晕厥在了县衙大门口。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息。

    太白县城中,已经有很长的时间,没有发生过如此令人悲伤的事情了。

    看到李牧出现,县民们都拜倒在地。

    “县尊大人来了。”

    “青天大老爷为我们做主啊。”

    “爹,爹你醒醒啊……呜呜,石头以后一定听话,再也不偷偷出去玩水了。”稚嫩的孩童的哭声。

    李牧看到了冯元星等人,沉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凶手是谁?”

    “这……”冯元星语塞,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又不是傻子,死去的这十六个青壮年男子,都是今日上午,因为黄文远言语之间轻佻了上官雨婷,才怒而出头的人,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动机实在是太明显了,凶手还能是谁,肯定就是这位新来的县太爷,但,这件事情,实在是关系重大,眼前人这么多,他不好说。

    李牧怒道:“说,是谁?有什么话,当着父老乡亲们的面,说清楚。”

    他很生气。

    非常生气。

    不管是谁,今日,都要为他的行为,付出代价。

    ---------

    谢谢兄弟们的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