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82、黄文远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82、黄文远

 
    而到了现在,黄文远依旧想不通。

    但是,这是他祖父亲自做出的安排,所以,他无法反抗。

    心中有憋屈,念头不通达,所以,他一路上,才会磨磨蹭蹭,到了长安城之后,并不急于去太白县,还是先享受一下长安府省会城市的繁华,这温柔乡消金窟,百般销魂,的确是要比在宗门之中清冷苦修,令人流连许多啊。

    闻圣斋的妈妈白萱,也一脸笑容地陪在一边。

    但她的心中,还是略有担忧。

    因为从这几日的口气来看,这位让阖城上下大人物们争相求见、陪同、讨好,便是府尊大人也都极为客气热情对待的年轻人,竟然是太白县取代李牧的知县位置的,而且,李牧也似乎并不是高升了,而是被撤职,卸任之后,并未有新的任命。

    白萱在青楼中这么多年,察言观色的本事,早就是炉火纯青,隐约察觉出来,如今的风向,对于李牧,很不利。

    她和长安城中许多普通人一样,并不知道当日雄风武馆总坛大殿之外一战的真正情况,也不知道李牧闯下了多大的或,更不知道李牧如今的真正修为,所以,难免担心。

    这么多年,白萱认识的少年豪杰之中,李牧毫无疑问是最出色的一个,也是最让白萱敬佩的一个,就凭李牧对花想容的情义,可以看出来,这个在长安城普通民众阶层之中,评价褒贬不一的少年人,是一个真正的正人君子。

    白萱希望花想容可以有一个好的归宿,她不希望李牧出事。

    “白妈妈,听闻,闻圣斋昔日的花魁花想容,有着天仙之姿,是长安城第一美女,此事,是否当真?”黄文远突然响起什么,略有醉态,笑吟吟地问道。

    白萱脸上堆起笑容,恭维道:“回黄公子,那都是过去的事情,花儿已经不是青楼的人,所以,也就不是花魁了,倒是如今,公子身边的这位晴儿姑娘,国色天香,乃是我文胜质最为优秀者,并不比当日的花儿差,还请黄公子多多怜惜啊……”

    坐在黄文远身边的姑娘,十六岁,鹅蛋脸,肌肤如玉,体段柔美,秀发如云,美丽惊人,是闻圣斋新推选出来的一位大家,诗词歌赋,舞蹈才情,样样俱佳,在整个教坊司,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姑娘。

    只是,比修炼了先天功之后的花想容,她还是逊色了一些。

    原本,白萱是想要将晴儿培养成为第二个花想容,但,黄文远的来头太吓人,所以晴儿的名气,还未打出去,便被黄文远给强收了,破了身子,以后竞争花魁,却是不可能了。

    “呵呵……”黄文远笑了笑,道:“原来,花想容和晴儿差不多?”

    白萱连忙称是。

    晴儿也是小心翼翼地笑着,巧笑倩兮,温柔乖巧的样子,为黄文远斟酒。

    却听黄文远不屑地笑着,道:“如果那花想容,和晴儿差不多的话,嘿嘿,也只是庸脂俗粉而已,却传说什么月下仙子,一舞惊人……让人扫兴啊。”

    这话一出,晴儿的面色,瞬间一怔:“黄公子,你……”

    白萱也面色微微一变,感觉到了对方口气中的不善。

    黄文远随意地看了一眼晴儿,淡淡一笑,眼眸之中,流转出一丝讥诮,斜斜往旁边的椅背上一靠,似笑非笑地道:“我曾见过名动武林的美人,岳山派【玄女剑】徐莹,随风剑派的【一叶随风剑】赵慈,古剑宗的【魔刹剑】朱九真……俱是真正的天仙下凡,而当今西秦帝国境内武道宗门第一美人,乃是我关山牧场的【飞虹铁骑】之主卓文君,和这些纵横天地之间的奇女子比起来,一个以美色侍人,只会曲意奉承,毫无内含的妓.女,如何入目?”

    他看着一边,委屈心碎一脸难以置信的晴儿,淡淡地道:“怎么?难道我说错了吗?”

    晴儿缓缓地低下头,只是无声地流泪。

    她也是出身于官宦之家,却遭逢劫难,家道中落,沦落于教坊司,幸而被闻圣斋选中,所以得以优待,只是,如今满城传闻的都是花想容与李牧之间的浪漫故事,哪一个青楼女子不羡慕花想容,这一次,遇到黄文远,其身份地位,气质谈吐,皆是人上人,虽然没有李牧那边诗动长安城,但也引得各方权贵都争相结交,晴儿一腔真心,痴痴交付于此人,连身子也都交给了他,实是盼望,可以博得怜惜,可以如前辈花想容那样……

    谁知道……

    看着这几日柔情蜜意地枕边人,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晴儿一颗心,坠入冰窟。

    黄文远那讥诮的眼神,犹如利剑,将晴儿刺穿。

    一腔真心痴情,错付,心碎。

    白萱在一边,强忍着心中的怒意,将晴儿搂在怀里,明知道对方身份尊贵,道:“黄公子未免太无情,既然看不上我家姑娘,那为何……”

    “为何要了她的身子,对吗?”黄文远淡淡地笑着,道:“山珍海味吃多了,偶尔吃一吃野菜,调剂一下胃口。”

    周围众人,都很配合地哈哈大笑了起来。

    青楼女子嘛,妓.女,说几句,又能如何。

    晴儿一张俏脸,煞白如雪,摇摇晃晃站起来,看了一眼黄文远,悲痛欲绝地转身跑了。

    泪珠儿掉在地面,啪嗒摔碎。

    黄文远放下酒杯,淡淡地道:“真是扫兴,哭哭啼啼……哼,白妈妈,让她补妆,一刻钟之内,过来伺候。”语气,不容置疑,不容反驳。

    白萱强忍着怒,转身离开。

    知府衙门的田师爷,突然笑道:“其实,晴儿姑娘也算是有点儿姿色,但和花想容大家比起来,却是天差地远,黄公子,我这里,却是正好有一段花魁大选之夜,花想容月下独舞的星阵影像画卷,请公子一观。

    他拿出一张长轴画卷,徐徐张开,其上阵纹流转,封存着一段影像,正是花魁大选之夜,花想容咏唱【明月几时有】,且歌且舞的画面,月光清冷,身姿优美,御空而来,宛如遗落在人间的月华仙子一样,美丽梦幻的有些不真实……

    众人都看呆了。

    黄原文看着看着,呼吸也不由得急促了起来。

    “世间竟有如此绝色佳人?”

    他失声道。

    李牧传唱一时的那首【佳人诗】,不由得浮现在所有人的脑海之中。

    “此女,现在何处?”黄文远眼神炙热地问道。

    田师爷微微一笑,道:“就在太白县城之中,李牧将她带了回去,不过,传闻,李牧对此女颇为敬重,一直都并未让其侍寝。”

    黄文远的眼睛亮了。

    “好,明日出发,去太白县城就任。”

    田师爷听到这句话,暗中笑了笑,他今日的目的,已经达到,可以回去向知府大人交差了。

    这时,突然楼上传来一声尖叫:“啊,晴儿,晴儿你……”

    闻圣斋最美丽善良和优秀的姑娘,在楼上,自己的房间里,悬梁自尽了,带着羞辱、绝望和心碎,遗弃了这个世界……

    闻圣斋的姑娘们,都赶过去,抢救已经来不及。

    哭泣声响起。

    晴儿是一个善良友善的姑娘,被白萱重点培养之后,在闻圣斋中地位极高,但对于任何人,都和颜悦色,帮了楼里不少姑娘的忙,与之前的花想容颇为相似,因此她的死,让很多姑娘都禁不住流泪。

    黄文远等人,听了这事,也都变色。

    “真是晦气……”黄文远冷哼道:“白妈妈,今晚,再给我派一个最好的姑娘过来,最好,长的像是花想容……”他此时,欲念涌动,因为看了花想容的月下舞影像,心中炙热,需要发泄。

    ……

    ……

    “镇西王终于忍耐不住了吗?”

    李刚看着【金银夺命环】廖智四人的尸体,若有所思。

    镇西王等叛逆,潜入了西北,这件事情基本上是可以确定了,这四人,乃是镇西王的心腹死士,出现在了太白县城中,是否意味着,镇西王本人,就在太白县城附近,隐匿在暗中呢?

    或者,镇西王隐匿在扶风府?

    扶风知府郑登科,曾是镇西王的义子,这件事情,众所周知,但自从雪夜政变之后,郑登科数次上表自辩,向太子殿下表忠心,且在扶风府内,大张旗鼓地搜捕二皇子余孽,毕竟是手握兵权的封疆大吏,这样的做法,虽然不能洗清自己的嫌疑,但却让太子等人,无法第一时间,就对他下手,只能徐徐图之。

    “尸体带下去,枭首,送往帝都,就说是被长安府兵卫在场外格杀,不用提李牧的名字。”李刚摆摆手,道。

    郑存剑应命,命人将尸体带了下去。

    很快,田师爷又进来求见。

    “大人,事情已经办妥,那黄文远是一个好色之徒,一见花想容的舞姿美色,就把持不住了,已定明日一早,便去太白县赴任,让属下在明日天亮之前,为他办好各种任职文书。”田师爷笑着道:“那画卷,也被黄文远索去了。”

    李刚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田师爷,你观黄文远此人,如何?”

    田师爷道:“神宗出来的入世弟子,实力修为,深不可测,但人情世故,却是差了一点,大概是在宗中苦修,不曾接触凡尘俗世,性格骄傲自负,薄情寡性,刚愎自用,好色,好高骛远!”

    --------

    今天第一更。

    邀请大家关注刀子的公众微信号,公众号搜索乱世狂刀即可,每日都都美女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