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86、再见老瞎子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86、再见老瞎子

 
    云霄飞舟犹如流光一般,在天空上飞行。

    即便是这种大型飞舟,所能够承载的人数,也是有限的,镇西王加上身为的侍卫十六人,随风剑派的接应人员三人,以及一位操控飞舟的大星阵术士师,总共二十人,在飞行了大约半个时辰之后,其中的一枚神晶能量几乎消耗殆尽。

    云霄飞舟最终只好降落了在了一片崇山峻岭之中。

    “此地名为青峰山,距离秦都,已经是三千里,短时间之内,不用担心追兵了。”大星阵术士师开口道。

    一枚神晶,价值宝贵,用作逃亡,是迫不得已,但连续使用,殊为不智。

    最终,这位大星阵术士师操控飞舟离去。

    他是临时被雇佣,并非是镇西王的心腹。

    “王爷,何不……”那浑身血迹未干的侍卫首领,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道:“若是此人出卖我们……”

    镇西王时年五十多岁,修炼皇族绝学【御龙诀】有成,数十年之前,就已经踏入了天人境,年富力强,精力充沛,方脸络腮胡,颇有威严。

    此时,他的神色,已经冷静了很多,道:“过河拆桥,非本王所为,何况大星阵术士师虽然修为不高,但底牌不少,也不是那么好杀的,此人与本王有旧,他带我们逃出来,已经算是背上了半个谋逆之罪,就算是买了我们,也讨不了好……不说这个了,这一次,是本王连累众兄弟了。”

    说着,镇西王向一众侍卫拱拱手。

    “王爷哪里话,若是没有王爷,我等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愿意为王爷效死。”

    这些侍卫,都是镇西王培养的死士,忠心耿耿。

    镇西王道:“好,众位兄弟这份心意,本王铭记,今日本王落难,但天无绝人之路,这些年,本王在暗中,布置了不少的手段,是时候启用了,西秦帝国已经摇摇欲坠,嘿嘿,用不了多久,就会陷入大乱之中,到时候,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他出身皇室,见惯了勾心斗角,又极为善于邀买人心,蛊惑士气。

    被他这么一说,这些侍卫们的眼睛,也都逐渐亮了起来,不复之前那种丧家之犬一般的惶惶之态。

    这个时候,最是不能失去信心。

    镇西王看向西北方向,之前的不甘心和颓唐,已经一扫而空,自信桀骜地道:“诸位兄弟,换上轻装,我们往西北行,去扶风府,扶风知府是本王义子,在我的控制之下……还有那李牧,哼,杀子之仇,不能不报,本王虽然落魄,但不等于真的人认可欺,而且,听闻那个小贼李牧的手中,握有一件秘宝,便是一个小小的先天,仗之也可以对抗半步圣人,我们可顺势杀人夺宝,再配合扶风府的军队,便是太子发兵征讨,也奈何不了本王,到时候,反攻入秦都,也不是不可能,嘿嘿,到时候,你们都是本王的大将军,开国功臣。”

    众侍卫听得,更是热血沸腾。

    一行人卸去铁甲,兵器,血衣,沉入附近一个腐泥沼泽中,换上简装,小心地遮隐痕迹,然后没入了密林之中。

    ……

    ……

    秦都,太子府。

    啪。

    茶杯砸在地面,摔了个粉碎。

    当朝太子,今年三十五岁,一袭黑色盘龙纹常服,身形修长,面容周正,比之二皇子那种如妖一般的英俊,差了一些,但也算是遗传了西秦皇室优良的血统,可以算是风度翩翩,然而此时,脸上却是充满了愤怒。

    “一群废物,竟然让镇西王逃脱了!”

    他看着身前十几位禁军将军,目光凌厉扫过,毫不掩饰的杀机。

    “殿下恕罪。”几个将领低头,不敢对视,胆战心惊。

    太子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克制了一些,冷哼了一声,道:“命人在城中,搜查镇西王余孽,宁肯错杀一千,绝不放过一个……还有,二皇子、镇西王的所有产业,都给我查封,一应财物,全部冲入中库,谁敢质疑,就让他来问我。”

    中库,乃是太子的私库。

    这却是要中饱私囊了。

    “遵命。”一众将领,纷纷松了一口气,退出去。

    秦都城内,空气之中的血腥味道还未散去。

    一些街巷之中,政变的余波还在持续,天色渐明,刚刚过去的一夜,不知道有多少颗头颅落地,许多昨日还在官衙中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已经看不到即将升起的太阳了。

    太子的心中,愤怒逐渐散去。

    他走出大殿,来到门口高台上,冷风带着雪花,扑面而来。

    没有将二皇子派系的最后旗帜人物镇西王斩杀在秦都之内,让他对这个流血之夜的收获很不满,原本可以一劳永逸的事情,结果却为山九仞功亏一篑,后续的麻烦,就会变得很大,因为他知道,二皇子一派经过了多年的经营,在地方上的力量也同样可怕,原本只要斩杀了镇西王这个最后的旗帜,地方上的力量群龙无首,便可以用最快的速度,犁庭扫穴,但现在,事情就会变得麻烦很多。

    一旦镇西王纠集那些地方州府的军队,公然造反的话,想要镇压,可就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

    但,不管怎么说,二皇子派系总算是倒台了。

    他总算是可以松一口气。

    与二皇子的数十年勾心斗角,可以画上一个句号了。

    这个最大的政治敌对派系的垮台,充满了黑色幽默和荒诞。

    他突然又冷笑了起来。

    谁又能想象得到,号称是西秦皇族第一天才的二皇子,最后竟然是死在了一个小小的县令手中。

    说起来,太子还真的想要好好谢谢这个李牧。

    但杀了皇子,而且还是权势极重的亲王级皇子,这个罪责,是要有人来承担的。

    父皇如今还在闭关,试图冲破天人关隘,向天再借五百年,不理朝政,这些日子发生的一切,还未传到这位统治了西秦广袤疆域近一百年的君主的耳中,他之前冒险假传了圣旨,为的是趁着父皇还未出关,解决掉二皇子,到时候,木已成舟,稍微运作一番,找几个替死鬼即可,但现在,有人却帮他解决掉了二皇子……

    要不要将李牧当成是替罪羊呢?

    太子的脑海里,急骤地思考着。

    唯一让他略有顾忌的,是这个李牧,传闻,乃是李刚之子。

    而李刚,可是他最为倚重的臂膀。

    正思忖之间,突然有心腹快步而来,道:“殿下,长安府快信。”

    嗯?

    想什么来什么?

    太子接过信笺,一看之下,脸上浮现出一丝愕然之色。

    ……

    ……

    太白县,后山悬崖之下。

    瀑布轰鸣,水汽弥漫。

    一座茅屋,搭建在九龙水潭旁边。

    一只巨大的黑色乌鸦,静静地立在茅屋顶部,一动不动,宛如黑色的雕塑一样,它的身上,布满了水珠,滴滴答答地流淌着。

    咳嗽声传出。

    一个盲眼道人,从茅屋里走出来,站在水潭边,等待着。

    月色弥漫。

    犹如白玉盘一样的双月,照耀在水潭水面,投射出倒影。

    道人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一动不动。

    大半夜时间过去。

    道人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失望之色。

    “一百多天了,这妖龙,为何还不出现?难道因为当日之战,已经离开了?”他脸上浮现出并不甘心之色:“这九龙水潭,得天独厚,可以吞噬双月精华,绝佳的妖族修炼之地,那蛟龙不应该仅仅因为一次大战,就离开这里啊,如此好的化龙之地,天底下再哪里去找?”

    盲眼道人,一生灭妖。

    他留在这里,就是为了想办法击杀那蛟龙。

    为此,他在水潭周围,布置下了无数的星阵。

    可谁知道,这么长的时间过去,那妖龙,竟然再未出现。

    他的耐心,快要耗尽了。

    月光清冷,这深渊峭壁之下,宛如另外一个世界一样,人迹罕至,似是鬼蜮,阴冷潮湿。

    盲眼道人心中,逐渐有离去的打算。

    “你还在?”

    一个声音,突然毫无征兆地从上方传来。

    盲眼道人心中一惊,顿时身边一层层涟漪浮起,术法护罩叠加:“何人?”他在周遭,布置下了阵法,且黑鸦的警觉性何等之高,竟然没有提前发现,有人到来。

    刀气凛然。

    李牧御刀,缓缓地来到了水潭上空。

    这几日,他在太白山中,一些关键的节点位置,开始布置阵法,就像是一个辛劳的土拨鼠一样,在茫茫太白山之中,前前后后打下了不下两百个地下阵法,引导地脉之气,同时也对一些山势、山峰进行了非常隐蔽的改动,按照他的设想,开始改变太白山的风水局。

    今夜,到了这九龙瀑布和水潭。

    御刀而来,没想到,在这里,竟然看到了这个盲眼道人。

    “是你?”当那黑鸦睁开眼睛,瞳孔中泛动血色,盲眼道人一下子,就认出来了李牧,“你怎么……变得这么强了?”他话说不下去了,因为时隔数月而已,眼前的李牧,已经强大到令他震惊,简直无法相信。

    李牧没有说话,精神力一扫,就发现了盲眼道人在水潭周围布置的星纹阵法。

    在李牧看来,这些阵法,简单粗糙。

    “你想要猎龙?”李牧对于这个道人,并无好感,因为当初,就是这个老瞎子,将明月从县衙中抢走,才导致了后面一系列事情发生。

    “灭妖。”盲眼道人冷声道。

    “就凭你?”李牧嗤笑,十个盲眼道人,都不是那蛟龙的对手,就算是加上他布置在周围的阵法,也是如此,不过,李牧突然想到,这个老瞎子,似乎与当日那个老乞丐认识,心中一动,道:“说吧,当日,那个带着黄狗的老乞丐,到底是什么来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