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52、冰糖葫芦给我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52、冰糖葫芦给我

 
    陋室院落,练功房。

    破碎为一百零八块的轮回刀碎片,摆放在李牧的面前。

    他手工拼凑,将碎刀拼凑完整。

    通过一些资料的查询,可以得知,当日【一刀断魂】武彪的血色巨刃,的确是玄元重铁,一种出了名的沉重的铁中精料,拥有极佳的内气真气传导性,是铁精矿之中上三品之一,最为适合祭炼重兵器。

    武彪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大块玄元重铁,只是他的手段,太过于低下,无法祭炼锻造出真正的宝贝,所以打出来一个大致的模样,依靠天生神力,来挥舞血色巨刃。

    只是,如今李牧往这玄元重铁之中,又掺了许多的其他杂料、神料,以【五行翻天印】祭炼,如今,轮回刀的材料,要叫做什么,李牧自己也说不清楚了。

    “徐盛送来的锻造秘策【天火开物】中,倒是有一种【万物母金】的说法,以各种不同的矿藏神料,锻造祭炼出来的后天母金,传闻,圣人境和破碎境的存在,都会铸炼自己的【万物母金】之器,极为珍贵,或许,我也可以试试。”

    李牧沉思。

    根据【天火开物】中的记载,【万物母金】极为罕见,乃是后天铸造出来,非圣人、破碎之存在,不能祭炼,便是天人,也没有足够的修为和实力做到这一点,因为这种母金,需要以道力锻造,天人虽然可以引动天地之力,但距离掌握天地道力的程度,还差的很远很远。

    不过,李牧手握【五行翻天印】这个宝贝,却是可以衍化道力的。

    “雪钢、冰魄铁、天外陨铁、地心秘银……”李牧将从楚南天、孟武、四大魔僵等人手中夺得的数十种珍贵金属,都一一摆放在面前,脑海之中,重新过了一遍【天火开物】的锻造程序,然后,开始祭炼。

    他要将这些珍贵金属,全部都融入到轮回刀中去。

    反正,【万物母金】的祭炼方法,说起来复杂,但在李牧看来,只有一个字,那就是瞎几把炼,把所有的珍贵金属、神铁、仙料都放在一起,一通大锅乱炖,最后剩下的精华,就是所谓的【万物母金】了。

    李牧张口,一道五色神光,从口中飞出。

    正是【五行翻天印】。

    祭炼开始。

    火部印法之力引动,道火喷吐,先将轮回刀的碎片都包裹在其中。

    然后,李牧一股脑,将所有的珍贵金属,全部都投入到了火焰之中。

    这一夜,李牧都在祭炼兵器。

    【五行翻天印】道火熊熊,在李牧的控制之下,将所有的金属,都熔炼在其中,不到一个时辰,就全部融为了液体,在精神力的托扶下,漂浮在空中,不同颜色的金属液体,相互融合,色泽也不断地发生着变化。

    时间流逝。

    第二日上午,李牧结束了这一次的祭炼。

    新的轮回刀铸造而成。

    虽然又加入了大概相当于之前刀身一倍的材料在其中,但因为李牧的炼器手法成熟、对于【五行翻天印】的操控也更加到位,所以这一次祭炼结束之后,轮回刀的刀身,反而是缩小了一些。

    而且,颜色也发生了变化,从之前的鲜红血色,变成了淡淡的银白色,仔细看的话,才会发现,刀身纹理深处沁着的一丝丝血光。

    而且,刀身之上,还有一道道铭文一般的细小裂痕。

    李牧握住刀柄,先天真气注入其中,猛地一荡,咔嚓咔嚓声之中,轮回刀拆解开来,连同刀柄在内,变成了二十柄体积更小的刀形刃片,形状大小各不相同,甚至颜色也不相同,这是因为练成飞刀身的金属,各不相同,乍一看,仿佛是奇门兵器一样。

    每一块刃片小刀之中,都镌刻有重重叠叠的道术阵法。

    这些道术阵法群,与之前轮回刀之中的阵法群相似,但也是经过了李牧修改提升之后的作品。

    精神力操控之中,二十四柄小刀,宛如蝶群乱舞一般,缭绕在李牧的身边,速度极快,如一缕缕的银绕体,时快时慢,慢时悬浮,快是直接化作了一层银光护罩一般,守护着李牧。

    “飞刀护体,轮回刀具有了防御之能。”

    李牧非常欣喜。

    他心中一动,其中十二柄飞刀分化出去,犹如银光,切割虚空,刀光忽生忽灭,刀气纵横,攻势如水银泻地一般,强悍到了极点,便是李牧自己,也感觉到一阵阵的心惊。

    “今日,才算是能够与天人真正有一战之力。”

    李牧对于轮回刀的攻击力,非常满意。

    传说之中,有剑仙,操控飞剑,纵横无敌,杀伐之力,同境界第一。

    然而,如今李牧的飞刀,亦是拥有了这样威力的雏形。

    他心念一动,嗖嗖嗖,飞刀全部都重新回来,然后一阵咔嚓咔嚓机括一般的声音,二十道倒飞,相互结合,变成了一柄十指宽,一米五长的银色巨刃,刀身流线型,宛如秋水有明光浮动,一缕森寒之气,溢流而出,充塞虚室。

    李牧压制内气真气,挥动轮回刀,拔刀斩,闪电斩,四方斩,巨力斩,逆龙斩和风云斩,一共六斩,连环斩出。

    风云六刀,在参悟了张不老的【斩神三式】以及其他一些武道刀法、剑法、斧法之后,终于成形——当然,这还不算是最终的刀道奥义,风云六刀依旧需要进一步的提升。

    六刀斩完,李牧手抚刀身,闭上眼睛,依旧沉浸在这种刀意之中。

    到现在为止,对于李牧来说,武道之中最大的缺憾,是他依旧没有观想出先天真气的属性,从那白衣神秘女剑客手中,得到的一些观想法门,似乎对于李牧没有什么效果,他尝试观想数次,不管是冰天雪地的大雪崩,还是赤火燎原的火山之地,都无法在真气之中,凝聚出不同属性。

    不过,如今他修为增进,武道见识和想法,亦是变得开阔,所以也并不急于一时。

    他以手指轻弹轮回刀。

    刀身幽幽,发出清脆刀鸣。

    宛如银雪一般的刀身,内部蕴含着淡淡的血色,只有用天眼看的话,才会发现,这只是表层而已,内部的一些小飞刀,颜色并不是这样,李牧知道,自己现在只是利用【五行翻天印】的火部道火,将所有的珍罕金属,都凝练成为一团,并不是真正将它们都剔除杂质融合为一,距离连成【万物母金】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这轮回刀,需要日日祭炼才行。

    收起刀,李牧刚刚走出练功师,郑存剑就急匆匆来见。

    “公子,这是府尊大人,动用【镇天鉴】,得到的结果,请公子过目。”他恭恭敬敬地递上一个玉诀,其内,用术士星阵,储存着一段影像记录,便是当日寒山书院门口发生的一切,以及金色指印的来源。

    李牧一看之下,双眉掀起,眼眸之中,怒意勃发。

    “竟然是他。”

    ……

    ……

    雄风武馆大门口。

    旭日初升的一刻,杀戮,便已经开始。

    巡逻队三千甲士,身穿一品术士炼金具装,以破星炮开阵,在深秋之日第一缕阳光照射在长安城巍巍两百年的城墙之上时,战斗就开始了。

    雄风武馆虽然落魄,但实际上,武馆占地面积并不小,这里曾经是西秦帝国一位亲王的府邸,因为谋反而被诛杀,府邸被变卖,后来经过数次辗转,落入到了雄风武馆上一代馆主的手中,简单地装饰了一番,当成是武馆的基地。

    整个雄风武馆,人数并不多,连扫地、厨子的下人们算上,也不过是一百多人而已,和当初鼎盛时期的天剑武馆门下弟子数万相比,人数少的可怜。

    但,人们都知道,在雄风武馆中,数量并不算是什么。

    因为雄风武馆中,就连扫地的厨子,都是武道高手。

    传闻,雄风武馆中的人,都是来自于天下各处的武林巨擘,厌倦了江湖仇杀,所以才隐居在此,相互结伴,化身为厨子、账房、仆人,在这里享受平静的生活。

    这种传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长安城中流传了。

    而今日,这样的传言,得到了印证。

    三千赤峰营甲士组成的巡逻队,攻进去的第一个二十人小队,连一个小小的浪花都没有掀起来,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冲进了破碎的武馆大门之后,就如泥牛入海一样,身形消失,没有了任何踪迹。

    等到一位先天修为的参将,带着一个白人小队攻进去,才看到,之前冲进去的二十名敢死队甲士,面目祥和地睡在了大门之后照壁旁侧,死的悄无声息。

    “有毒!”

    参见大喝,长刀一举。

    百人小队之中,已经有七八个冲在最前面的甲士,面带着微笑栽倒了下去,而其他甲士,这才反应过来,催动星阵具装,面甲自动从头盔内部顶端滑落下来,一层青光浮动,将他们的口鼻都遮住,隔绝空气。

    秦人的主战军,装备极强,可以应付各种突发状况,其中就有防毒的功能。

    毒阵被破。

    大军攻入第一道门之后,喊杀声响起。

    一个瘸子,一个瞎子,挡在了第二道大门门口。

    瘸子腿法无双,瞎起擅长暗器。

    两人配合,竟是活生生地将这个由先天境界参将带领的百人精锐小队,给遏住了。

    “临阵突破?”

    二皇子嘴角微微上翘。

    这个白衣蒙面的年轻人,竟然是一个战斗型的天才。

    这种人在武者中很罕见,平日里修炼起来,或许和平常的天才没有什么区别,但一旦进入战斗,生死厮杀之中,反而是可以发挥出自身实力一倍有余的战力,甚至可以在临战之中突破,进入更高的层次。

    昔年,这世界上,曾经出过几个战斗型的天才,一路战斗,从默默无闻的小人物散修,硬生生地从尸山血海之中,冲出一条生路,杀得神州大陆人仰马翻,最终,这人破碎虚空,走出了这个世界,成为了永恒的传说,后世之人牢记着这位神话的尊称,【剑神】李求败。

    二皇子在这个白衣蒙面年轻高手的身上,隐约看到了一丝【剑神】的影子。

    但,他却不会有任何的怜悯。

    因为,这个白衣蒙面年轻高手,是唐氏余孽。

    能够在明知道陷阱的情况下,还来为唐氏遗孀冲杀,绝对是冥顽不灵之辈,且他已经折损了三位结拜兄弟,这血海深仇已经结下了,想要再招揽这样的人,没有什么意义。

    二皇子的目光,再度看向雄风武馆的深处。

    巡逻队在幽冥宗主的率领之下,已经一路杀进去,雄风武馆八道门,被破掉了四道,可以说是势如破竹,攻入最核心总坛之处,已经是近在眼前。

    这样的局面,在他的预料之中。

    所以,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欣喜。

    他还在等着,其他一些人,跳出来。

    今日这个局,醉翁之意不在酒,本来就不是为了追杀唐氏遗孀而已,几个孤儿寡母,又能对他造成什么样的影响?这三个女人,不过是诱饵而已。

    只是,那背后的人,会跳出来吗?

    “真是让人期待啊。”

    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

    ……

    杀戮,惨叫,血腥……

    一道道的大门被凿穿。

    最终,雄风武馆的人,被迫不断地后退,来到了最后一道院的总坛跟前。

    一路的血战,雄风武馆一方,损失了至少一半的高手,都是死在了幽冥宗主的手中。

    一尊天人的强横,是无法抵挡的。

    幽冥宗主的身后,具装甲士洪流,犹如潮水一般涌进来,刀枪如林,箭簇如雨,将五十多的雄风武馆高手,连同整个总坛大殿,层层叠叠地围住,一番厮杀之后,雄风武馆只剩下了最后的四十多人,退守总坛大殿。

    密密麻麻的具装甲士,重铠士在前,弩炮兵在后,犹如汹涌澎湃的潮水在冲击拍打礁石一样,不断疯狂地朝着总坛大殿之冲击。

    “全部杀死,一个不留。”

    幽冥宗主的声音,残忍冷酷的像是从地底黄泉之下冒出来的一样。他身形一闪,一名白发苍苍的雄风武馆高手,就吐血倒飞了出去。

    “曹伯……”神算子掌心一震,十六颗算盘珠子朝着幽冥宗主狂飙而去,自己则是身如鬼魅一般,将吐血的曹伯接了过来,一道掌劲,扫落了数支破甲弩箭。

    “哼。”幽冥宗主反手一拂,幽蓝色的幽冥真气涌动,宛如一尾深海巨鲸一般,将十六颗算盘珠子倒卷回去,其势更急,如飞火流星,朝着上位落地的神算子和曹伯爆射过去。

    “糟糕。”

    老董、厨子、鬼外婆等人,都被巡逻队的高手缠住,眼看着,无法救援。

    就在这个时候——

    轰!

    总坛大殿的正门被从里面红开。

    一个金黄拳印轰出来,击在幽冥真气上,将其连同其中携裹着的算盘珠子,全部都击碎了。

    “嗯?”

    幽冥宗主如僵尸一般的脸上,闪过一丝惊讶之色。

    他一摆手。

    身后具装甲士都停止了攻击,巡逻队的高手,也是徐徐后退。

    就看大门之中,一个身形窈窕玲珑的美少女,缓缓地走出来,浑身软甲,英姿飒爽,一双手臂上,两只巨大的黄金拳套加护臂,看起来极不协调,但却有着一种难言的冲击力,似是一拳挥出,可以打爆一切。

    “老大……”

    “馆主。”

    雄风武馆的人,擦拭鲜血,纷纷后退。

    这萝莉身汉子心的女子,自然就是雄风武馆的当代馆主覃艳姿。

    “诸位兄弟,这一次,是我连累你们了。”覃艳姿拱手,黄金拳套撞击,发出清脆的声音,带有韵律,带着一种奇异的力量,令周围所有人心中一荡。

    “哈哈啊,老大别这么说……”

    “进入武馆的那一日起,便是与武馆生死与共的开始。”

    “老大你是为了救忠良之后,我等武夫,岂有不明白这个的道理?”

    “战斗,才是我渴望的生活啊。”

    一众雄风武馆的高手,都大声地道,并未抱怨覃艳姿。

    这些年以来,正是这个身形玲珑的女子,承担了很多来自于外界的压力,他们这些人,才能安稳地生活在这里,免于被仇家追杀,大家的感情,宛如一家人一样,不得不承认,这个窈窕玲珑的女子,身上有一种奇异的人格魅力,将大家都捏合在一起。

    “诸位兄弟,今日,我们并肩一战。”

    覃艳姿催动内气,黄金拳套开始闪烁奇异的光辉,一层金黄色的光华,顺着她的手臂弥漫,将整个人全身都笼罩,一层层犹如实质一般的星纹光膜护盾,悬浮在周身,而脚下四周,亦是有四道黄金星纹光盾漂浮流转,将她整个人,衬托的犹如黄金战神一般。

    她的气势,瞬间也飙到了先天境的巅峰。

    轰!

    覃艳姿一拳轰出。

    斗大的黄金拳印,破空而出。

    虚空之中,狂风卷起,雷鸣炸响。

    幽冥宗主眼睛微微一眯,抬手掌心虚虚一推,幽冥真气如浪花翻涌,浪花中浮现一只巨手,将这拳印抵住,消解于无形。

    “战神具装?”他盯着覃艳姿,眼中闪过一丝贪婪,道:“你手中的黄金拳套,可是【战神具装】的拳套部分?”

    “去问你妈吧。”覃艳姿冷笑着,催动黄金拳套,直接开轰。

    幽冥宗主眼眸之中,杀机流溢:“你的实力太弱,就算有【战神具装】的拳套在手中,也不能发挥出真正的威力……杀了你,拳套落入我的手中,自然一切都知晓。”

    战斗在瞬间开启。

    覃艳姿全力催动黄金拳套,威力不断地攀升,战力比之平日里,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直逼天人,随手挥出的黄金拳印,都有撼山移岳的威力,达到了先天境的巅峰,拳势拳风如惊涛骇浪一般,将周围的巡逻队具装甲士,逼得连连后退。

    幽冥宗主却宛如磐石一般,屹立原地不动,每一招都是后发先至,将覃艳姿狂暴而又密集的攻势,一一都化解,从容至极,他的眼睛,一直都钉在黄金拳套上,显然是在观察拳套的催动之法。

    最终,覃艳姿败退。

    天人境的强横,绝非是先天巅峰可以挑战。

    幽冥宗主掌握一派之力,战力强横,比之【赤发战神】张不老,要强大许多,哪怕是覃艳姿之后连出数大绝招,但都被幽冥宗主挡住化解。

    “到此为止了。"

    幽冥宗主的耐心耗尽。

    他准备下令,展开屠杀了。

    这时,总坛大堂中,唐夫人走出来,他左手牵着大女儿唐糖,右手抱着小女儿唐蜜,面色有些苍白,缓缓地走出来,目光扫过雄风武馆的人,露出歉意之色,行礼,然后又落在了幽冥宗主等人的身上,道:“你们是来抓我母女的,带我们走吧,放过武馆的人……”

    幽冥宗主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幼稚的女人。

    “唐氏余孽,都该死。”他面无表情地道:“二皇子殿下有令,雄风武馆鸡犬不留,就怪,就怪你不该来这里……给我杀……”

    ……

    隐身在大堂中的风君子王辰,还有公主秦臻,坐着最后战斗的准备。

    公主秦臻的手,握住了长剑,体内的内气缓缓地运转,收敛着气息。

    就在她要按照之前与覃艳姿商议的那样,拔剑,做出最强的刺杀一击,尝试将幽冥宗主击杀或者重伤,然后众人趁机冲出去的时候,突然,一只手掌,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肩部。

    “你出手,也不是他的对手。”一个温和的男音传来。

    这不是风君子王辰的声音。

    大堂里,什么时候,多了另外一个男人?

    秦臻这一惊之下,非同小可。

    下意识地拔剑转身,然而,剑,拔不出来,转身也转不了。

    那按在她肩头的手掌,拥有者莫名的力量,似乎是将他定住了一样。

    “你是谁?”秦臻又惊又怒地问道。

    就听那男声温和地道:“外面的事情,我来吧。”

    ……

    “伯伯,伯伯,蜜儿的冰糖葫芦给你一颗,你不要杀人了好不好?”懵懂的唐蜜开口,奶声奶气的童音,令人心颤,小手握着冰糖葫芦,缓缓伸出去,像是献出了世界上最宝贵的珍宝一样。

    原本要下令开始杀戮的幽冥宗主微微一怔。

    他僵尸般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波动。

    “伯伯,要不,剩下你的几颗都给你,好不好?蜜儿不要了……”小丫头努力地讨好着眼前的人,懵懵懂懂的她,不知道处境有多危险,只是下意识地劝说,在她看来,自己已献出最珍贵的东西。

    “呵呵……”幽冥宗主冷笑:“不知所谓,一颗破糖葫芦……”

    话音未落。

    一个声音从大厅里传出来:“小姑娘,冰糖葫芦给我,我帮你解决掉那个坏蛋,好不好?”声音很温和,带着磁性,有魅力,令人一听之下,就如沐春风。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