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51、有心杀贼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51、有心杀贼

 
    喊杀声之中,雄风武馆的总坛大厅里,一片安静。

    唐夫人绝美的脸上,带着一种让人看不懂的平静。

    他的怀中,搂着小女儿唐蜜,低声地哼着小曲,哄着唐蜜睡觉,小家伙的手里,死死地攥着一串山楂糖葫芦,吃掉了上面的两颗山楂,还剩下四颗,晶莹剔透的冰糖将山楂裹着,有光在反射。

    唐蜜的脸上,带着满足而又幸福的笑容。

    小家伙并不知道自己将会面临着什么样的命运,和之前那些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比起来,这几日以来,她不用挨冻,也不用挨饿,还能吃到自己最喜欢吃的糖葫芦,姐姐和妈妈都陪在身边,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加幸福的事情吗?

    大女儿唐糖,在一边磨剑。

    她本身有着不错的武道剑术基础,这几日,一直都在勤修苦练。

    曾经爱笑而又好动的她,变得沉默,眼睛里,偶尔闪过一种仇恨的光彩,或者,在想起其他一些人的时候,又会露出一丝希望,父亲被冤杀之后的这些日子里,这个曾经帝都秦城之中出了名的活泼好动的最美丽的女子,变得沉默寡言,很少再笑了。

    风君子王辰,站在门口,透过窗户的缝隙,焦急地看向外面。

    而在另一边,公主秦臻则是安静地站着。

    出身于帝王之家,有着高贵的血脉,以及人间绝色的容貌,她本该是这个世界的宠儿,然而……听着外面传来的厮杀声和惨叫声,她的眉头,始终紧紧地皱起,一抹愧色在眼中闪过。

    是她,害了雄风武馆的人啊。

    二皇子到底是如何知道她们的潜伏之地的?

    秦臻想不通。

    然而,这也已经没有了意义。

    现在的问题是,眼前的危局,似乎是躲不过去了。

    她并不怕死。

    为了唐崇将军的事,她已经尽力了,事已至此,她问心无愧,但,她怕自己死了,那年幼的弟弟该怎么办?朝中风雨如晦,局势巨变,因为曾经弟弟得到的秦皇的宠爱,只怕是那些人,绝对不会放过他。

    局势就如危卵,摇摇欲坠,似乎回天无力了。

    人力终有时而穷。

    吱呀。

    门打开。

    雄风馆主覃艳姿走了进来。

    她穿着紧身的软甲,英姿飒爽,一对巨大的黄金拳套,近乎于将她小手臂都包裹在了其中,比例显得极不协调,让人担心,那细细的胳膊,会被巨大的黄金全套给坠断,一种少见的严肃之色,在这个娇俏犹如萝莉一般的女子脸上浮现。

    “臻臻,对不起了,我的人,只怕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她来到秦臻身前,道:“他妈的,也不知道哪个王八蛋走漏了消息……”

    秦臻笑了笑,道:“是我连累了你。”

    “别这么说。”覃艳姿说着,就朝秦臻的脸上摸去,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嘿嘿,我曾经就说过,只要臻臻你有求到我的一日,我就算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

    秦臻皱了皱眉,但终究站在原地,没有躲。

    覃艳姿白嫩的小手,摸在了秦臻的脸上,一副极为惊讶的样子,半晌,才跳了起来,道:“你……臻臻你竟然没有躲,啊,你真的没有躲,我摸到了……好滑,好嫩啊,啊哈哈,你的心中,果然还是有我的,终于肯让我摸了啊,你这个小没良心的。”

    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秦臻好气又好笑地道:“这都什么时候了……”说着,啪地一声,她直接将覃艳姿的手打开,因为后者竟然越发地过分,顺着脸颊朝着脖颈和胸部摸了过来。

    覃艳姿悻悻地笑着,把手放在鼻子前闻了闻,轻佻地一笑,道:“好香。”一副登徒子的模样。

    “你把我们先出去吧,或许,可以保住武馆。”秦臻道。

    她似乎是下定了某种决心。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可能,我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女人的。”覃艳姿重新戴上黄金拳套,大声地道:“大不了,咱们一同战死,做一对苦命鸳鸯……”

    秦臻直接无语了。

    这时,神算子急匆匆地跑进来,道:“老大,幽冥宗主出手了,瘸子和瞎子没顶住,都受了伤,第二道院门,已经失守了……”外面的喊杀声,的确是越发地近了,且,远处传来一股极为可怕的力量波动,令人心悸,显然是有天人境的强者出手了。

    “他娘的幽冥老狗,不要脸,竟然这么快就出手了……”覃艳姿气哼哼地道:“让鬼外婆和老董也上,给我顶住。”

    ……

    ……

    硝烟四起。

    雄风武馆的大门口,数十颗血淋淋的人头,被长枪高高地挑起,散发着血腥。

    这些死者,是最近三日以来,因为尝试营救唐夫人一行人的武林中人。

    振国将军唐崇,生前好交游,性格豪爽,因为也是武林出身,因此在江湖上,颇为有名气,知交好友不少,他死之事,来的突然,所以江湖上没有来得及反应,而这一次,长安城中大张旗鼓地通缉唐夫人,这种追杀妇孺的事情,本就容易引起义愤,许多热血江湖中人,的确是动了营救的心思。

    然而,一些散兵游勇,如飞蛾扑火一般,起不了什么太大的作用。

    三日来,至少三十多未有名有姓的江湖中人被杀,其中就有两位先天境的强者。

    【白马银枪】孟武,亲自督阵。

    此时,又有四名年轻江湖中人,被围困在了兵甲洪流之中,正在厮杀。

    “呵呵,一群不知死活的蠢货,统统给我杀了,割下他们的头颅。”孟武骑在白色独角天马上,面带戾气。

    自从被李牧打脸打劫了之后,他的心情,就一直都不太好,暴躁易怒,鞭挞过不少近卫,至于那二十名陪着他去过赶猪巷的近卫,当日一回到赤峰营,就被第一时间斩杀了,孟武是不会允许自己的窘状被其他人知道。

    喊杀声响起。

    这四名年轻江湖高手,在大军攻入雄风武馆的一瞬间,突然现身,刺杀军官,想要制造混乱,原本就要得手,可惜被赶来督阵的【白马银枪】孟武撞上,麾下亲卫一拥而上,将四个人,都围困在了最中间。    “杀!”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奈何,奈何?”一位身形魁梧如金刚一般的年轻人,双手持战斧,挥动如风,气势彪悍,但围攻他的,乃是赤峰营最为精锐的亲卫甲士,具装高明,兵器精良,坚持了不到一炷香,他就被一柄长枪,刺穿了心脏,不由得发出悲愤不甘的狂呼。

    鲜血,染红了长街。

    “老二……”

    其他三人,红着眼睛悲呼,却无法营救。

    持斧年轻人,最终,用大斧直接削掉了自己的脸,将自己的头颅都砸碎了,又掷出飞斧,将身前几个赤峰营甲士,直接劈死,这才缓缓地倒下,悲壮惨烈。

    有甲士冲上去,直接将他破碎的头颅砍下来,献到孟武的身前。

    “哼,削面?怕被本将认出来,连累宗门亲友?”孟武冷笑:“三十岁左右的武道大宗师,双手斧,用的是【刑天战斧杀法】,西北道武林中,能有几个?给我将他的头颅挂起来……等到今日事了,本将就去灭了【刑天斧门】。”

    战斗,无比地惨烈。

    很快,四个年轻人之中的另外两个,也是受重伤。

    为了避免暴露身份,他们在临死之前,也如之前那持斧年轻人一样,直接用兵器,将自己的脸,连同蒙面的黑巾全部都绞碎,血肉模糊。

    孟武冷笑,也不说其他的,直接命人将这两个江湖高手的头颅斩下来,用长枪高高地挑起。

    剩下的最后一个年轻人,身形高挑,一身白衣,面蒙着白巾,手中双剑,宛如游龙,犹如寒雪,实力,比其他人都高出一大截,竟是依旧还能支撑着。

    “大哥,二哥,三哥……”他奋力地冲杀,想要越过甲士洪流,将他们的头颅抢回来,但,却被一次又一次地阻挡回去。

    “愚蠢的蝼蚁……”孟武一抬腿,直接摘下了银枪,缓缓地催动胯下的天马,分开甲士洪流,斜抬银枪,枪尖对准了那白衣蒙面年轻人,逐渐加速,如大雪崩之势一般,冲了过去。

    ……

    雄风武馆正门对面,有一座高阁,名曰【天王阁】。

    天王阁高五十六米,共七层,是方圆数千米之内,最高的建筑的,平日里,只有身份极高的权贵,才能进入这个阁楼,而今日,天王阁被清场,七楼顶端,一位英俊近乎于妖的年轻人,负手而立,正是二皇子。

    二皇子的身后,刘成龙等人,安静而立。

    从七楼的位置看下去,整个雄风武馆之中,发生的一切,都可以清晰地目睹。

    “古宗主出手,雄风武馆的一群唐氏余孽,必定死无葬身之地。”刘成龙恭维道,古宗主便是幽冥宗之主,姓古,这些日子,刘成龙已经与此人颇为熟稔。

    二皇子没有说话。

    他的目光,落在雄风武馆门口,突然露出一丝惊讶之色。

    轰!

    一道剧烈的撞击波动传来。

    就看那白衣蒙面的年轻人,双剑犹如举火烧天,竟然架住了【白马银枪】孟武借助马力爆发出的千钧一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