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42、太暴力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42、太暴力

 
    【血月魔君】浑身紫色电流流转,头发都差点儿直竖起来。

    捏碎的玉诀之中,竟然是猛地爆出紫霄雷光,猝不及防之下,他被这雷光直接轰中,浑身电流流转,之前营造出来的高人魔君之相,立刻就被破坏了个七七八八。

    谁能想到,这玉诀中,竟然还有这样的机关呢。

    好在,血月魔君的魔功已经大成,这紫色雷电除了恶心一下他之外,真正造成的杀伤力,并不大,只不过是被破坏了形象而已。

    “呵呵,小手段而已,你……”血月魔君淡淡一笑。

    然而不等他话说完,上官雨婷一句话不说,玉手捏动印法,手印轰出,周身缭绕的十七枚玉诀,齐齐飙射出去,前后不一,陈现出奇异的阵列,漫天星雨一样,朝着血月魔君笼罩而去。

    这一次,血月魔君不敢怠慢了。

    他随手一摘,从天上血云之中,摘下一柄长刀,反手斩出。

    月光如血,刀芒如电。

    然而,那十七枚玉诀,却是灵活至极,在上官雨婷的手印操控之下,宛如活了一般,在半空之中,相互撞击,不断地改变位置,亦能主动变向,变换不同的阵型,灵巧地避开了血色刀芒,瞬间破入了血月魔君的五米之内,将他笼罩。

    “紫——极——雷——光——炼!”

    清脆的轻喝,每一枚玉诀之中,都有紫色雷浆爆溢出来,一张全方位的电网,凝练虚空,直接将血月魔君整个人,都包裹在其中,生生要以紫极雷电之力,将其炼化。

    血月魔君一惊。

    对手的术法战术,绝对和大多数的术士不一样。

    这种紫极雷电之力,其威力,竟然是已经可以媲美先法王术士的战力了。

    花想容跟随李牧,这才多少时间,竟然就变得如此强悍?

    纯元道体,果然是神妙无比。

    一念及此,血月魔君心中,就越发炙热了起来。

    “哈哈,花大家,先天法王的力量,可不是我的对手……你还是放弃挣扎吧。”他大笑着,随手在天穹血云上一摘,便又摘下一柄血月弯刀,看似是胡乱劈砍而出,顿时漫天血色火焰暴涨,整个人仿佛是火神降世一样。

    血月火焰之力,将紫极雷电之力,完全抵挡住,然后一寸寸地朝外逼迫。

    血月魔君淡淡一笑,自傲地道:“吾已经神功大成,先天法王之力,难以对我产生……”

    轰轰轰!

    他话音未落,就看花想容的掌心之中,飞出四枚拳头大小的玉球,表面光华,平淡无奇,亦无任何的能量波动,在她的精神力的催动之下,闪电一般射入到了那一层紫极雷电光网之中,然后这玉球骤然爆裂了开来,发出滚雷一般的轰鸣之声。

    难以形容的可怕力量,骤然爆发。

    紫色的雷电,狂暴无比,紫极雷电网中,能量乱流爆溢,威力瞬间膨胀了数十倍不止,宛如蟒蛇紫龙一般的雷浆电光,瞬间就切破了雪域魔君的血月赤炎,轰击在了他的身上。

    “啊啊……”

    雷浆电光之中,传来了血月魔君的怒吼声。

    “这是什么东西……”他从天空中的那一轮新月上被轰的掉落下来,浑身焦黑,血色也不见了,然后他伸手拉住那血色新月,仿佛是要坠崖的人,抓住了一颗救命稻草一样,内气激荡,一拉,然后又跃了上去。

    这一下子,谁都看得出来,血月魔君之所以可以凝滞虚空,并不是因为他真的到了天人境,而是那一轮血色新月,其实是有问题的,大概是类似于某种秘宝之类的,可以悬浮在虚空之中,血月魔君只是借助它,才能凝滞半空。

    “花想容,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血魔魔君身上铠甲里紫光流转,头发赤黑,铠甲似是被火烧熏黑了一样,哪里还有之前他出场时候那种‘月下我为君’风采。

    然而,还话音未落,花想容一句话不说,直接就再度祭出了十枚玉球,以之前操控玉诀的方式,宛如飞星,纷舞缭绕,轨迹不可捉摸,在半空之中不断地变换阵型,朝着血月魔君飞射过去。

    “妈的……”

    血月魔君差点儿跳起来。

    这个娘们,身上怎么这么多的杀器?

    这奇异玉球,堪比是先天境中阶强者全力一击的程度,无比可怕,之前的四枚,已经让他手忙脚乱,身体麻痹,此时体内的紫极电力,还未驱散,怎么又拿出来了十枚?

    这种秘宝,不要钱的吗?

    他魔功大成,信心十足地出关,一直都小心翼翼地蛰伏,这一次,趁着李牧被天人境邀战离开,才瞅准了机会,出手,要将花想容捉走,但是……局面怎么不太对啊。

    轰轰轰!

    漫天的爆裂之声,玉球爆裂,恐怖的绞杀之力,将血月魔君整个人都淹没了。

    紫极雷浆将方圆二三十米之内,都彻底淹没,化作了一片雷海。

    “花想容,你……”血月魔君惊怒交加的声音,隐约从雷海之中传出。

    周围诸人,看到这一幕,瞠目结舌。

    这也太……夸张了吧?

    谁都看得出来,花想容之所以大占上风,就是因为那玉色玉球之中,蕴含着太恐怖的紫极雷电之力,这并非是花想容己身的修为发书,而是之前就蕴藏在玉球中,但,像是花想容这样,一出手就是数十个相同威力的玉球,这就很恐怖了啊。

    哪怕是对于先天境的术士法王来说,这种玉球,就是珍贵稀罕的宝贝啊。

    一个玉球,价值数十万金乃,绝对不在话下。

    如花想容这般撒扔,这不是在打架厮杀,根本就是在砸钱啊。

    血月魔君哪怕不是天人境的存在,但修为显然也是极为恐怖,却硬生生地被砸的毫无还手之力。

    很快,血月魔君的怒吼声,就被紫极雷电之海所淹没。

    天上的血色阴云,也逐渐被雷电撕裂。

    可怕的雷电之力,辐射周围,寒山书院的门口,贺云翔等人纷纷后退,院长铁战也是让学员们都后撤再后撤,哪怕是一缕雷丝流溢出来,也足以瞬间将一个武者从人间蒸发。

    而更让众人崩溃的是,上官雨婷的身周,又有二十枚一模一样的玉球,飞舞缭绕了起来。

    没完没了啊!

    这也太败家了吧。

    这根本就是RMB玩家和普通玩家的差距啊。

    雷浆之中的血月魔君,还在挣扎,看到这一幕,瞳孔皱缩。

    之前的十数颗紫极雷电玉球,他一时之间,都无法炼化,若是再被砸个二十颗,那就真的有危险了,因为他已经隐隐感觉出来,玉球数量的增加,并不是威力简单的叠加,而是一种阵法式的爆发式倍增。

    血月魔君简直是憋屈的想要吐血。

    这叫个什么事情啊。

    原本算计的好好的,一切都手到擒来,结果没想到,花想容这才跟了李牧几天,实力就恐怖到了这种程度,他魔功大成,都拿不下来……今天就不该摆这么大的阵势,而是应该暗中偷袭,哪怕是天人境的法神,也经不住偷袭的啊。

    先走再说。

    他憋屈到了极点,但此时,只能退却。

    最终,他摘下天穹上的新月,尽收漫天血云,一刀斩出,在紫极雷浆之海中,勉强撕开一道缝隙,身化血月赤炎,从稍纵即逝的缝隙之中飞出,直接消失在了远处的低空之中……

    贺云翔张了张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铁战等人寒山书院的人,更是宛如做梦一样。

    花想容昔日是什么人,是什么身份,他们是最清楚不过的,一个青楼名妓,一个弱不禁风的弱女子而已,然而眼前的这个花想容,让他们感觉根本是在面对另外一个人,一个从豪门大派之中走出来的天女圣女一样。

    当上官雨婷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铁战等人,面色尴尬,纷纷后退,不敢与之对视。

    贺云翔也不敢如之前那样赤裸裸地直视。

    就算是雷音音、曲院长等凤鸣书院的人,也都难以置信。

    “啾啾,啾啾啾……”小白狐妲己趴在上官雨婷的肩膀上,得意地叫着,李牧离开之前,将它留在菊花豹的背上,而除了李牧之外,另一个它愿意亲近的人,就是上官雨婷了。

    菊花豹则瞪着独眼,懒洋洋的样子,打着呵欠。

    唯有上官雨婷自己,才知道,到底自己刚才有多紧张。

    这是她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战。

    不管李牧之前教导了多少,灌输了多少战斗知识,为她预设了多少的战斗法门,但真正面对敌人的时候,经验的欠缺一下子就表现了出来,她表面上看起来一言不发的清冷,实际上太过于紧张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真的很紧张,以至于一些道术手势,都没有完全施展正确,紫极雷球的威力,应该更强,如果是牧哥哥施展的话,只怕是已经将血月魔君当场直接炼化为飞灰了吧?

    但,好歹是赢了啊。

    她心中松了一口气。

    牧哥哥暗中传讯,让她来保护雷音音等人,这个任务,终于完成了。

    这是自己第一次能够做点儿什么帮到牧哥哥吧?

    上官雨婷的心中,非常的满足。

    这种满足感,要比战胜血月魔君这样的成名人物更让她兴奋——虽然这样的战技,一旦传出去,足以引发轰动,其热议度绝对要比当日李牧在天剑武馆战胜天剑上人之战更强,但,外人再多的艳羡和崇拜,对于她来说,比不上李牧一个眼神而已。

    “只是,牧哥哥他……什么时候回来呢?”

    花想容心中想着,朝着李牧去时的方向看去。

    突然,她心中有所感,猛然回头,浑身玉诀纷飞流转,双手在胸前,结出一个手印,身前一个琉璃玉诀护盾,瞬间生成……

    轰!

    一个指印,带着开天辟地一般的混沌之力,沛然莫御,似是破开虚空一般,骤然从东南方而来,一指点在了琉璃玉诀光盾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