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39、月下我为君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39、月下我为君

 
    这刀法,名为【长河百叠浪】,李牧第一次施展。

    这是李牧从【天剑三十六式】以及一些天剑门的剑法之中,观摩脱胎而来,这些日子领悟凝聚的一套专门用于御刀术的刀法,快如雷霆,便如梦幻,惊如鬼神,落如星陨,几乎是一个呼吸之间,就斩出了数百刀。

    刀势如惊涛骇浪,连绵不绝,一刀更比一刀强。

    等到第一百刀时,之前所有刀势的力量,仿佛是汇集到了这最后一刀一样。

    “咦?有点儿意思。”

    张不老脸上露出一丝哑然之色。

    他屹立半空,脚下无根,但却不动如山,手中弯刀,不疾不徐地一刀一刀劈出,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不带什么烟火气,竟是一刀对一刀,将李牧这整整一百刀的攻势,完全都封住了。

    边那是最后一刀势若千钧的最强一刀,也被举重若轻地封住。

    而这个过程之中,张不老本身,凌空而立,不动如磐石,连发丝都未曾乱。

    咻!

    轮回刀倒飞回去,将正从空中往下坠落的李牧接住。

    李牧还未到天人境,所以自是不可能如张不老一般,长时间地凝集在虚空之中。

    “他的力量,怎么会如此巨大?”

    李牧心惊。

    轮回刀本身就重超万斤,在其内阵法加持催动之下,御刀术一百刀的力量叠加,最后一刀,至少也有五十万斤巨力,便是一座微微山峦,在这样的刀术劈斩之下,也会成为一堆碎石,可这张不老,乃是凌空而立,纵然天人境一身的先天真气完美无缺,但脚下无根,也不可能正面如此轻松地硬抗这种刀势冲击啊。

    须知天人境的真正强大之处,在于功法战技,并不在于力量啊。

    若是单纯比拼力量的话,李牧一身肉体修为,可以颠倒山峦,便是天人,也可能能硬抗。

    若是张不老以身法和速度,避开这一百刀,李牧还更能接受一些。

    御刀术初战,无功而返。

    李牧驾驭轮回刀,如一道虹光,落在了千米之外,一座孤独耸立的石峰之巅。

    御刀飞行消耗内气,与天人境对战,李牧也不敢托大,不能长时间御空而行。

    他直接开启天眼,观察对手。

    天眼之下,肉眼看不到的一切,全部现行出来,张不老的身边,方圆千米之内,粘稠宛如空气沼泽一般的天地灵气凝聚,且有一种李牧从未见过的隐蔽能量流,宛如网格状,在这粘稠的灵气沼泽之中,无形地流动着。

    问题,一定就出在那隐蔽能量流中。

    一看之下,李牧心中了然。

    灵气沼泽其实是武道强者在天眼扫视之下的内气域场的具象化,便是宗师境的武者,亦可以步开内气域场,和天人境强者相比,不过是域场的大小、强弱和灵气程度的浓度差别而已。

    真正让天人境可以屹立于无数武者之上的,一定就是这种网格状的隐蔽能量流了。

    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李牧心中思考着,手中却没有丝毫的停歇。

    精神力催动之下,轮回刀再度破空而出,【长河百叠浪】刀法,再度疯狂劈斩而出,比之上一次,更快,更稳,变化更多,也更加凶悍,血红色的刀气迸发,斩碎了虚空。

    “御刀术不错,但,你的修为太低。再试一次,还是一样。”

    张不老有心让李牧的心理上彻底绝望,依旧是故技重施,手中的血色修罗弯刀,一刀一刀地劈斩,不疾不徐,不管轮回刀的刀势如何狂暴,如何急速,如何诡辩,都根本难以侵入他的刀网之下。

    而这,对于张不老来说,很显然只是简单的防御而已。

    或者说,根本就是在玩耍。

    “果然是那隐蔽能量流的问题……”

    天眼之下,一切无所遁形,李牧看的非常清楚,轮回刀的每一击,携带着的万钧之力,看似是被血色修罗弯刀抵住,但实际上,撞击之力却是被分散进入到了网格状的隐蔽能量流中。

    那隐蔽能量流就像是扎根进入了这天地的藤蔓一样,支撑着张不老,不管轮回刀的刀势多强,都被分化,散入天地之间,又怎么可能撼动张不老丝毫。

    而且,不止如此。

    那隐蔽能量流还可以源源不绝地为张不老提供力量,仿佛是将方圆数千米之内的天地,都攫取了过来,为他所用一样。

    “这就是引动天地之力?”

    李牧有点儿明白了。

    天人境的强者,之所以强无敌,就是在他们可以引动天地之力,化作杀伐之术,天地,何其伟阔也,万物生灵,皆生存与其间,即便是一丝丝的天地之力,亦是具有催山填海的威力,谁人可抗?

    不过,之前说起,只不过是一句话而已,具体如何引动天地之力,却是没有人能说明白。

    天人境的奥义,需要自己走出来。

    这个世界,并没有人如李牧这样,具有可以将万物看穿的天眼,自然是无法如此具象化地看到天人境力量运转的奥秘。

    天地之力,也就是大道之力。

    或者说,是规则,法则之力。

    诸多说法,都是同一种力量。

    而看到这样的一幕,对于李牧来说,就是最大的收获。

    他主动邀战【赤发杀神】张不老,可不是为了来送死,就是为了故技重施,如与天剑上人一战时那样,窥探到天人境的奥义——虽然以他如今的修为,全身的内气,只有三成多化作了先天真气,勉强算是先天中阶位,想要晋入天人,有点儿操之过急不切实际,但,窥视到天人的奥秘,对于先天境的修炼来说,无疑具有无与伦比的增益。

    而现在,李牧要做的,就是在张不老的手下,获取更多的修炼之秘,战斗经验,以及……活下来。

    ……

    ……

    “你是何人?”

    贺云翔又急又怒。

    他原本是想要,先下手为强,直接将极品炉鼎雷音音擒下,然后羞辱曲院长等人,但,没想到,才刚院的人,全部都拿下,却突然出现了一个美丽的有些不像话的人,术法惊人,瞬间连败情杀道三名高手,连他亲自出手,也被震的吐血倒退……

    “公子让我保护凤鸣书院的人。”

    美貌惊人的女子,忽然不似是人间人物,浑身不沾染丝毫的尘埃,不带丝毫的烟火气,隐隐有莹光流光,似是自体发光一样,令人不敢逼视,即便是贺云翔自诩为公子如玉的人,在这女子面前,竟是不由自主地产生出一种自惭形秽之感。

    她浑身上下,有一股天然道韵流转。

    六枚玉色印诀,悬浮在身躯周围,脚下亦有六枚玉色印诀,悬浮缭绕,印法衬托之下,女子脚下,有银色纹络,明灭不定,不规则地收缩闪烁,诡异到了极点。

    这一切,无不说明,她是一位强大至极的术士。

    一位寒山书院的弟子,神色震惊地道贺云翔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

    贺云翔更是大惊:“你是……长安花魁花想容?”

    他在来到长安城之后,听过花想容的名字,那一夜月下独舞宛如仙人,和一首【明月几时有】更是流传天下,衬托的花想容简直如神仙中人一样,但在贺云翔看来,再漂亮,不过是一个花魁而已,风尘女子,庸脂俗粉而已,如何能够与那些真正的武林仙女、侠女、圣女、天女们相比?

    然而,此一刻,贺云翔意识到,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世间竟有如此风华绝代的女子?

    “哼,一个青楼妓.女而已,怎敢在我寒山书院门口,如此放肆?”却是寒山书院院长铁战开口了,眼中尽是鄙夷之色,道:“莫非以为你跟了李牧,就真的从良了?还不退下。”

    这便是先前心理优势的惯性罢了。

    像是他们这种名士文人,在青楼女子面前,有着天然的优越感。

    花想容却是面色淡然,无喜无悲,也不说话,只是催动一个奇异的术士阵法,将一众寒山书院的人,都守护在其中,一身精纯的精神力,监视四周。

    这是她跟随李牧修来以来,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出手,心中当然也是忐忑的,但,想起李牧说过的话,她还是收敛了心神。

    这样淡漠而又平静的神色,越发衬托的他,如同遗世独立的仙子一般。

    贺云翔眼中,尽是惊羡之色。

    他突然无比地妒忌李牧。

    何德何能,竟然拥有如此绝世美人相伴?

    而且,这美人还不是花瓶,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术士高手,但看这气息阵势,只怕是已经达到了先天之境的术法修为了吧?

    他已经没有了在出手的打算。

    因为之前动手试探,结果已经很明显,不是此女的对手,他之前被李牧击伤,内气紊乱,先天真气如游丝一般,实力还不足平日的十分之一,现在出手,那是自取其辱。

    然而,有人却打算出手了。

    而且还是蓄谋已久。

    “哈哈,不愧是天生神女,才跟了李牧这么短的时间,就修炼出了这样一身术法修为,哈哈,竟然还是处女红丸,李牧倒也是忍得住……花想容,你终究,还是我的。”

    一道血色光华,从寒山书院大门正对着的大街,快速而来。

    难以形容的血腥气息弥漫,不知道何时,天上竟然是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阴云,血色的光辉照耀这片街区,那身影似是游动着的血色一般,诡异到了极点,瞬息跨越了数千米的距离。

    一轮血色新月,违反自然常识地浮现在阴云之间。

    这血色身影微微一纵,便踏在那血色新月之上,凌空屹立。

    “血月照山河,天地皆一色,魔门三千道,月下我为君!”

    那身影缓缓开口,一股魔邪之气,陡然弥漫开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