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37、天人境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37、天人境

 
    来到寒山书院的大门口,院长铁战和书院中的一些管理者,贺云翔以及情杀道的一些强者,正在严阵以待。

    “李牧,你……”铁战开口想要说什么。

    李牧气机一放,雄浑的劲气碾压过去:“滚。”

    铁战等人,只觉得身前犹如无形的山峦崩催,可怕的力量碾压下来,几个人狂喷着鲜血,倒飞出去,狠狠地撞在了身后寒山书院的大门石壁上。

    “你……”铁战从石壁上滑落下来,嘴角溢血,愤恨欲狂。

    贺云翔面色大变,道:“李牧,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师【赤发杀神】,就在寒山书院,你怎敢如此凌辱铁院长?”

    李牧神色一冷,道:“当日,你在凤鸣书院耀武扬威,摘夺牌匾,以力压人,让凤鸣书院教习跪倒在大门口,碎了他们的膝盖,又算是怎么回事?”

    “我……”贺云翔语窒。

    “双标狗。”李牧骂了一句所有人都莫名其妙的话,然后抬手一指,一道刀气凌空斩出。

    嘭!

    寒山书院大门的牌匾,直接化作了齑粉,炸裂开来。

    “来而不往非礼也,圣人曰,以德报德,以直报怨……这,是对你当日在凤鸣书院破门夺匾的回应。”

    李牧淡然地道。

    寒山书院的人,目龇欲裂,但却无人可以阻拦。

    他们品尝到了被强者欺压的味道。

    “你……我师就在书院中,你这么做,我师不会轻饶你。"贺云翔惊怒交加,在他看来,李牧嚣张的简直过分。

    “动不动就喜欢叫家长的小学生……跪下。”

    李牧骑在菊花豹上,单手凌空虚虚一按。

    贺云翔只觉得神山压顶一般的力量当面压来,他奋起先天境的实力,内气狂飙,一缕先天真气也游走在浑身经脉之间,想要硬抗,但那力量,何其恐怖,逐渐竟是抵挡不住。

    “啊啊……”他怒吼挣扎,内气催发到了极致,但,身躯却不受控制,双腿亦是逐渐弯曲。

    眼看着,贺云翔就要支撑不住。

    “年纪轻轻,何必如此咄咄逼人。”

    一个充满了威严的声音,穿越数千米,从寒山书院内部传来。

    同时,一道赤色神光,瞬息便飞射到来。

    空气似是流水一般,被这一道神光,直接劈开一道气浪痕迹。

    “师尊!”

    贺云翔狂喜。

    师尊终于出手了。

    寒山书院以及情杀道的高手,也都纷纷面现喜色。

    但李牧哈哈大笑:“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早等着你了。”他反手在虚空之中一握,储藏在菊花豹背上一只特制打造的空间刀匣中的轮回刀出现,血红色的巨刃,卖相不俗,握在手中,一刀斩出。

    拔刀斩。

    轰!

    无形刀气碰撞赤色神光,可怕的劲力在半空中爆开,乱流爆溢。

    寒山书院的门口,顿时像是经历了一场地震洪流席卷一样,一片狼藉,地面上石板碎裂,地动山摇,铁战等人就像是被卷入飓风中的麦皮一样,喷血倒飞出去,撞在了大门石壁上,几名早就防备的情杀道高手,哪怕是运功抵挡,也被震的嘴角溢血,踉跄后退。

    强者相争,便是劲气余波,都宛如天怒。

    唯有李牧身前三米,真气如弧面,将所有的劲气乱流,尽数被挡住。

    而他的身前,贺云翔已经跪倒在地,挣扎不得,面色阴狠不甘,膝盖尽碎,跪在一片血泊之中。

    这是他当日凌辱凤鸣书院中人的手段。

    “天人境盖世强者吗?呵呵,不过如此。”

    李牧收刀,反手插入刀匣之中,面色淡然,表面上看来,似乎是并未收到丝毫的压力。

    刚才这一此的凌空对招,他竟然与一位天人境强者,平分秋色。

    重伤咳血的铁战等人,此时已经忘记了身上的伤痛,刚才出手的,可是【赤发杀神】张不老啊,天人境的强者,随手一击,都应该让先天境的存在粉身碎骨才是,但竟然被李牧同样随手一刀给挡住了……

    但实际上,李牧心中却很清楚,他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轻松。

    而这,只是对方跨越数千米的遥遥一击而已。

    天人境的可怕,真的是名不虚传。

    但,他并不惧怕。

    因为他手中,有底牌。

    “狂妄。”

    【赤发杀神】的声音,再度响起,已经带着一丝愠怒。

    李牧骑在菊花豹身上,内气激荡,声音犹如滚荡,激荡在整个寒山书院区域,反唇相讥,道:“路不平有人铲,事不平有人管,我今天来,就是想要问一问,是谁,逼迫我的朋友,去做什么狗屁炉鼎……想要动我的朋友,问过我了吗?”

    跟随在李牧身后的曲院长、雷音音还有凤鸣书院的人,都觉得心神激荡,热血喷张。

    纵横江湖,快意恩仇。

    这才是武者。

    “本座做事,从来不问任何人,但凭我心意。”

    随着这样的声音,【赤发杀神】张不老的身影,缓缓地从寒山书院中走出。

    这是一个身形魁梧的中年人,外貌看似普通,但却极为温润,似是一位儒雅的读书人一样,只看五官,让人很难将这样一个人,同屠戮天下的杀神联系在一起,但他那赤色的长发,仿佛是一团流动的血液一样,在头顶流转,将他整个人都渲染的披上了一曾红光,仿佛真的是从修罗战场之中,走出来的杀神一样。

    他一出现,寒山书院门口,李牧营造的气场和杀机,顿然冰消瓦解。

    铁战等人,骤然觉得身上一轻,之前的压力,也消散无踪。

    贺云翔也强者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挣扎到了【赤发杀神】张不老的身边,愤恨地道:“师尊,我……”

    张不老摆摆手。

    贺云翔不敢再说下去,垂头丧气地站在身后。

    他也知道,自己的表现,太丢人了。

    张不老有些失望。

    他原本是想,培养贺云翔一些时日,让他明心见性,沉稳下来,然后亲自去找李牧,将被李牧夺走的东西,都拿回来,也好树立他的武道之心,克服心中的恐惧,但现在看来,贺云翔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做到了。

    不仅是因为李牧的强大出乎他的预料。

    更是因为,贺云翔委实有点儿不成器。

    “我派分舵长老卫充,是否被你所杀?”

    【赤发杀神】盯住李牧,无形的压力催发,如太古神山倒塌一般,朝着李牧碾压过去。他不是寒山书院的人,自然不会以为寒山书院出头的借口出手,他搬来出来宗门之仇,光明正大,不怕他人非议,说他以大欺小。

    李牧随手一划,一抹刀芒自指尖迸发。

    空气中弥漫而来的无形压力,被一斩为二,宛如无形的流水一样,从他身边分流出去。

    “哦,你说的是那个耍锤子的死胖子?没错,那贱人,该死的很,所以被我一拳打爆了。”李牧很诚实地道:“一点儿骨头渣子都没有剩。”

    “好,很好。”【赤发杀神】张不老面色平静,点头,道:“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一个敢在本座面前,这么说话的后辈。”

    李牧哂笑:“也许是你这几年,见得后辈太少。”

    “很有骨气的少年,比我这个不成器的弟子,强了很多,本座欣赏你,小子,你自尽吧,还能死的痛快一点。”【赤发杀神】张不老道:“若是被我抓回情杀道,七十二情杀酷刑,你都要尝一遍,相信我,那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你绝对不会喜欢。”

    之前,贺云翔等人,在凤鸣书院中先后被羞辱,回来告状,张不老心中虽然愠怒,但却没有想过立刻就亲自出手,去杀李牧,原因无他,只是因为,在他这个天人境强者的心中,李牧这样的先天境中下阶位的后辈,根本不值得他亲自出手。

    这一次,他带着贺云翔等人来,说白了,就是为了锻炼队伍,考察新人。

    贺云翔是他这几年收的徒弟,颇有关门传人的意思,而贺云翔表现的也不错,武功进境极快,平日里也会来事,所谓为分舵长老报仇,不过是一个借口,他只是想要让这个爱徒,踏着李牧的尸体上位,赢的江湖名气。

    然而,所谓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平日里乖巧上进的贺云翔,和李牧一比,高下立判,根本就是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让【赤发杀神】张不老极为失望之余,不得不亲自出手了。

    然而,李牧听到对方所谓的‘好意’,不屑地大笑道:“自尽?你脑子烧坏了吧?如果江湖对战,只是比名头、年龄和境界的话,那大家还打什么?见面一报身份,没名气的一方,直接抹脖子就好了……”

    “放肆。”

    【赤发杀神】终于动怒。

    他这些年,半隐退于宗门内部,养尊处优,何等被人如此讥诮嘲讽过?

    天人一怒,天塌地陷。

    张不老只是眼神一动,气劲崩涌之下,李牧只觉得语言难以形容的威压如从九天垂落一般,令他亦是感到惊悚,周身三米之内,地面塌陷下沉半米,菊花豹发出哀鸣,无法站立。

    -------

    今天第一更。补昨天得一更。

    顺便,有一位热心书友,很有才,是大画师,画了一张花想容的美图,极为出色,今日会发在公众微信号,大家快去关注看看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