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22、顶级贵宾阁楼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22、顶级贵宾阁楼

 
    不管花想容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样的辉煌曾经,哪怕是花魁之贵,对于花想容自己来说,从一开始,得到这个艺名,都不是她自己所愿,只不过是一种对于生活的妥协而已。

    对于很多沦落今进入了教坊司的女子来说,恢复自己本来的名字,基本上是一种奢望。

    花想容原名上官雨婷,是一个上官世家的女子。

    上官雨婷这四个字,代表着一种血脉,一种归宿,也代表了昔日一段最美好的生活,是她的父母赐予她的最珍贵的东西。

    “可是,奴家还未脱籍,直接恢复真名,岂不是……”巨大的激动之后,花想容还是有点儿迟疑,从之前的迹象来看,想要脱离教坊司之籍,并不容易。

    李牧道:“只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我要带你离开教坊司,没有人能够阻拦得住,何况,你自己可能还未意识到,如今你的实力,已经非常强大,你自己想要走,谁能拦得住你。”

    对于来自于地球的李牧来说,这个世界的一些规矩,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所谓的妓籍,只不过是一个表面意义上的规定,是强权者对于弱者的一种阶级定位,但当你自己本上就已经是强者,这些定义,只要一念之间,就可以打破。

    刘成龙或者是其背后的二皇子,想要用这个东西,来拿捏花想容,那实在是一个笑话。

    正说话之间,敲门声响起,郑存剑从外面走进来。

    “公子,这是您今夜传参加竞拍的标牌。”他手中拿着一个令箭一样的白玉牌子,雕琢花纹,极为精美内部蕴含有术士阵法,可以辨别震为,玉牌的一面是长安城教坊司的标识,另一面则是一个数字18。

    “因为是临时办理,虽然是顶级贵宾的令牌,但令牌的数字,却是靠后了一些。”郑存剑略带忐忑的地道。

    说实话,到了现在,他的心中,对于李牧的敬畏,可以说是到达了顶点,越是了解李牧,越是看到他从太白县城走出来之后这些日子的变化,就越是知道,这个少年,到底有多么妖孽。

    李牧接过玉牌,略微观察,其内的术士阵法,一清二楚。

    连绵镌刻了三五个阵法,对于这个世界的术士来说,或许可以说是精妙,但是对于李牧来说,极为简单的小阵法而已,除了对外宣称的辨别真伪防止仿造的效果之外,其实还可以起到一种很隐蔽的检查定位作用,有点儿现实GPS定位一样,教坊司的术士,可以通过这个令牌来确定持有者的位置。

    但,实在是太小儿科了。

    还别说是李牧,就算是如今的上官雨婷,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随便修改。

    “公子要参与今夜的竞拍?”白萱很是惊讶,之前没有听到李牧透露过一点点的口风,而且,今夜拍卖的是女奴,李牧并非是好色之人,却对这个有兴趣?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的上官雨婷,后者神色正常,并未流露出任何的不愉之意。

    “嗯,凑一凑热闹。”李牧随口道。

    有些事情,没有必要和白萱解释那么清楚。

    “让你帮我调查的事情,调查清楚了吗?”李牧问道。

    郑存剑看了一眼白萱,略微犹豫。

    白萱很识趣地起身,道:“花儿……哦,不,是雨婷已经为闻圣斋夺得了花魁,我的心愿已经达成,脱籍的事情,我会再努力去找刘主事商议争取,就先告退了,雨婷在闻圣斋一些东西,以及今夜花魁的奖励降临,我会亲自去整理好,雨婷妹妹可以随时来取,从此以后,你就是李公子身边人了,姐姐恭喜你,终于如愿以偿。”

    说完,白萱转身离开。

    郑存剑又看了看上官雨婷和丫鬟馨儿,但知道这两个女子,乃是李牧身边的亲密之人,于是道:“抱月楼中,天字一号包间的神秘人,拿到的是顶级贵宾一号牌,之前那位王先生通过一些手段,拿到了顶级贵宾十号牌,飞仙楼地字一号包间里面,的确是有几位草原来人,不过主事的人,却并非是草原人,而是天下商会大秦帝国分部的少主,拿到的是顶级贵宾七号牌……”

    李牧点点头。

    天字一号包间里的神秘人,就是之前李牧用天眼看时,其能量磅礴如同一轮烈日一样,乃是今夜实力最可怕之人,竟然拿到了顶级贵宾一号牌,看来不仅是实力不俗,其身份地位也不低。

    李牧的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王辰等人果然是拿到了顶级贵宾牌,他和他背后那位,应该是为了营救唐崇遗孀而来,参与竞拍应该是他们最理想的一种方式,不过,只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至于草原人,竟然和天下商会组合在了一起,倒是让人意外。

    不过,他们的出现,在情理之中,那些草原狼神殿的女战士,身份地位不低,有人营救属于正常,这一点,是李牧之前用天眼扫了整个教坊司流芳街之后,看到了一些奇异的力量气息之后,才联想到的,所以让郑存剑去查,没想到,真的查出来了一些东西。

    郑存剑继续道:“唐崇将军的一些仇人,计有秦城鹤羽军主将之字白远,当朝太师之子梁逸飞、礼部尚书的侄子韩斐然、圣光宗传人金轩等四人,来到了长安城,参与竞拍,是冲着唐将军遗孀和一对女儿来的,合力拿到了顶级贵宾牌,是15贵宾牌,在其他还未调查到的人,应该还有,只是时间上已经来不及,公子请赎罪……”

    李牧摆摆手,道:“无妨。”

    都是一些小渣滓而已,不影响大局。

    他将牌子收起来,起身,对上官雨婷主仆道:“走吧,我们去看戏,说不定到时候,我们也要入场呢。”

    外面有郑存剑安排好的人,送进来早就准备好的面具和斗篷罩衫,李牧三人,加上郑存剑,戴上面具,穿上罩衫,隐去了身份面目。

    李牧戴上了一个白银鬼脸面具,看起来颇为诡异,面具的造型,看似滑稽的鬼脸笑容中带着一丝冰冷嘲讽,给人一种难言的视觉冲击力,做工精巧精妙到了极点。

    上官雨婷戴上的是半片凰翼镂空面具,遮住了嘴唇以上的面部,露出眼睛,贴合面部线条,有鼻翼气孔,戴上之后,有一种神秘气息,越发衬托的上官雨婷气质如玉,肌肤白皙。

    丫鬟馨儿戴上的则是一个大脸花猫造型的面具,颇为可爱。

    郑存剑则是黑色的怒目鬼面面具。

    四个人打扮的很有特色,离开了飞仙楼,分开人群,前往主舞台周围已经搭建好的临时贵宾楼阁。

    相对于街道上喧嚣拥挤的气氛,顶级贵宾楼阁区域显得相对安静,井然有序。

    区域周围,披坚执锐的武者甲士,组成了人墙,将整个贵宾区域与街道上的人群隔离,并空出了空白地带。

    怒目鬼面面具的郑存剑,上前报出了顶级贵宾号牌序号。

    整个过程,都是只认标牌不认人,仔细的检查了标牌,确认无误之后,李牧等人虽然打扮诡异,但依旧被放行,有专人引领进去。

    李牧四下打量。

    以他如今的实力修为和眼界,这等在其他人眼中高大上的阁楼建筑,在他眼中已经无法引起什么波澜了。

    一路走来,都有侍卫和侍女引领。

    顶级贵宾的待遇,无处不显奢华舒适贴心。

    进入顶级贵宾阁楼的人,基本上都是遮隐真面目,所以李牧几人虽然面具帽衫,但旁人投过来的目光,看起来,也并不会特别奇怪。

    从侍女的口中得知,标牌的序号,与标牌的号码对称。

    所以李牧在路过的时候,李牧将1号、7号、10号和15号这四个楼阁的位置,都注意了一遍,同时,他的手,在宽大的袍袖中悄无声息地捏出几个手印,将预先准备好的数个宛如玉指一样的监控道器,打入到了这几个楼阁隐蔽处。

    片刻之后。

    李牧等人,来到了属于他们的18号楼阁中。

    阁楼的序号先后,也是有尊贵之分的,李牧等人的18号,是整个阁楼顶级贵宾区最后一个,也多亏了郑存剑的能量,才在最后时刻得到,所以位置也是相对略微偏了一点——当然,相比街道和前面贵宾席上的位置,依旧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贵客请。”

    侍女送到门口之后,站在门外候着,并不会进去,随时听从召唤。

    阁楼里面,西面有一扇琉璃窗户,属于术士炼金产品,从外面看来五光十色并不透明,从里面朝外看,则如玻璃一样,清晰无比,可以居高临下完完整整地看到整个拍卖舞台,而阁楼里还有各种饮品美食,舒适的座椅,甚至还有床铺,以李牧的眼光来看,都可以说是逼格非常之高。

    除此之外,最为引人注目的,则是阁楼中间一个白玉石的小法器,如一个小插座一样,正好可以将竞拍标牌插入其中,算是组合成为了一个整体,可以通过这个小法器,来参与竞标和出价。

    小丫鬟馨儿戴着花猫面具,在房间里跳来跳去一脸的好奇。

    李牧与上官雨婷在窗户前坐定。

    郑存剑站立一旁。

    很快,竞拍开始。

    主舞台上,一位老资格的教坊司班主,是今夜的拍卖师,看起来六七十岁,红光满面,声音洪亮,身边站着两位住手,一番简单的开场白之后,很迅速地进入到了正是的拍卖环节。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身穿薄纱,胴.体若隐若现,蒙着面巾,双手用银色手铐固定在一起,被两个女侍如牵牛一样,牵了上来。

    第一件拍品,被送了上来。

    ----

    大家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