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21、花魁夺冠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21、花魁夺冠

 
    白萱回到贵宾席上,周围一片恭贺之声。

    她瞥了一眼陆雪,看到后者脸色灰败的表情,心中不由得越发畅快了起来。

    此时,她成为了众人的中心,能够培养出一位花魁,是每一个青楼妈妈桑孜孜追求的最高目标,而现在,她的目标实现了,梦想照进现实。

    这个时候,不会再有什么变故了。

    有一首千年诗加持的花想容,毫无争议地成为了这一次花魁大赛的花魁。

    教坊司主事刘成龙据说是有事,并未按照之前宣布的那样,亲自现身来公布结果。

    但这已经无关紧要,综合了三项评分之后,花想容最终的屏风,高居榜首,由几位贵宾席的名士,还有教坊司的三位老班主,一起宣布了这个结果。

    当一身素洁如雪的白色纱裙的花想容,再度从后台走上主舞台的时候,教坊司现场都轰动了。

    无数人在欢呼,希望花想容可以再表演一次,然而他们注定失望了,面对着流芳街的至高荣耀,面对着舞台之前成千上万的崇拜者的欢呼,她的表情,始终如一,恬静的微笑,行礼致谢。

    今夜一舞,只是为了回报白萱妈妈和闻圣斋。

    从此之后,她的舞,就只给他一个人看。

    然后,不知道是什么人带头,人群之中,又有人高喊起了另外一个名字——

    “李牧!”

    “李牧!李牧!李牧!”

    “诗武双绝,人中之仙,李牧!”

    无数人大声地喊着李牧的名字,希望这位在最后的时刻,用一手千年诗力挽狂澜,将这一次花魁大赛掀向高潮的诗武天才,能够现身,与花想容一起出现在主舞台上。

    而且,兴奋之中的人潮,不断地喊出了李牧的各种名号。

    “李诗仙。”

    “诗仙!”

    “太白县主!”

    “李太白,李太白!”

    到最后,所有的呼喊声,化作了【诗仙李太白】这五个字,铺天盖地,犹如山呼海啸一样,澎湃在整个教坊司流芳街上,这种场面,甚至要比之前欢呼花想容夺冠更加疯狂,更加炙热。

    然而,他们又失望了。

    因为李牧一直到花想容离开了舞台,李牧也都并没有现身。

    他并没有去迎合这些‘观众’的趣味。

    “哥走的是实力派路线,又不是偶像派。”

    李牧内心里很傲娇地对自己说。

    至此,花魁大赛落下了帷幕。

    花想容夺冠,陆红袖次之,薛蕊再次,司玉华第四,这就是最终的排名。

    然而,就像是地球上每一次高考人们记住都是状元一样,这一次的花魁大赛,人们记住的显然只有花想容,陆红袖这个第二名,注定只是一个配角而已,以后每一次提起陆红袖这个名字,人们随之就会想起花想容,响起那倾城一舞和千年诗。

    高潮环节之后的各种喧哗和议论之声,久久不曾平息。

    而教坊司流芳街上的人群,并未随着花魁大赛的结束而散去,反而是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因为,重头戏才刚刚开始。

    花魁大赛之后,便是今夜的另外一个吸引无数人目光的环节——    女奴拍卖。

    诸多经过了教坊司精心宣传和包装的女奴,都将接下来的环节中进行拍卖。

    而其中最为出名的,毫无意识振国将军唐崇的妻女,以及来自于大草原的狼神卫女奴,美丽的女人很多,但带有身份的美丽女人,无疑就像是致命的毒药一样,更容易吸引无数人位置疯狂,除此之外,还有教坊司从各地搜罗来的落难官宦之家的妙龄美女,都将在主舞台上进行拍卖。

    在很多人看来,就连这一次的花魁大赛,实际上也只是为了这一次拍卖做预热而已,毕竟花魁再美丽漂亮,都只是镜中花水中月而已,飘渺难进,只会属于少数权贵,而这些女奴,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还可以拍卖到一个。

    况且,如此大型的女奴拍卖仪式,每隔三五年才能有一次。

    这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于是,在并不算是繁琐、甚至有点儿潦草的花魁授礼仪式之后,主舞台上的布置,开始重新放置。

    各大青楼在后台的帐篷被裁撤,而新的帐篷,以及一辆辆铁笼花车,被从教坊司驻地中牵引而来,在主舞台的后面,按照事先设定好的排序摆放了起来。

    有教坊司的武士,配合着东城区分守衙门的军士,将整个主舞台,都守卫了起来,生人勿近。其中还有数十位实力强横的宗师级超一流高手坐镇,避免有人捣乱,或者是发生其他一些事情。

    而与此同时,教坊司的人,根据提前备案的名册,以及缴纳了参与竞拍的保证金的人数,开始有条不紊地发放参与竞拍的标牌,只有那些拿到了标牌的人,才能在拍卖会正式开始之后参与竞标,否则,要是在场这么多人都乱喊几嗓子,那整个拍卖会会变成一个笑话。

    早在拍卖会之前,备案工作都已经为完成,此时只是标牌的发放。

    能够拿到标牌的人,非富即贵,因为一般人根本交不起十万金的保证金。

    原先坐在贵宾席上的名士文人,大部分都已经离席撤去,换了其他地方,因为此时的贵宾席,已经便成为了参与竞拍的豪客们的区域,那些拿到了标牌的富豪们,在年轻貌美的教坊司侍女的带领之下,做到了各自的座位上,兴致勃勃地高谈阔论,相互打招呼,彼此试探着将要竞拍的对象。

    这些人,无一不是长安府乃至于周围州府有名有姓的大人物,财势勃勃。

    当然,这些人,也并不是今晚这一次女奴竞拍的最顶级贵宾。

    真正有财势,且还有权力、地位和实力的顶级贵宾们,都被安排在了主舞台周围陆续搭建好的封闭性、隐私性极好的移动楼阁之中,这些楼阁距离主舞台,比贵宾席更近,位置也更高一些,观察角度清晰,可以在最佳角度观察到即将登台被拍卖的女奴的容貌气质。

    而外人也无法透过阁楼,知道里面的顶级贵客,到底是什么来头,方便一些身份尊贵但是不适合抛头露面的大人们,参与竞拍。

    从各个方面来看,教坊司对于细节的把握,显然精致到了极点。

    就算是李牧这个来自于地球的人来看,这一次商业策划活动,也可以打高分,教坊司主事刘成龙,在这方面,真的是一个人才。

    ……

    ……

    飞仙楼的包间里,李牧重新出现,和他一起出现的,还有花想容、馨儿和白萱,都一起出现在了包间里。

    楼外是一阵阵高呼‘李太白’的声音浪潮,兀自没有散去。

    丫鬟馨儿满心的欣喜和兴奋。    “公子真的是太厉害了,一首诗扭转乾坤。”她不如花想容、白萱等人,了解诗文,没有多少的文学素养,所以对于李牧依靠一首诗,就为自家小姐博得了花魁桂冠,感觉到非常的神器和不可思议。

    如她这样的丫鬟,在教坊司中,其实命运是很悲惨的。

    如果遇到好一点的主子,还可以轻松几年,等到主子赎身或者是嫁人了,能够跟着主子过去做一个通房丫鬟,还算是不错,如果主子际遇不好的话,那丫鬟最终的命运,就是沦为教坊司之中低等的娼妓,苟活而已。

    馨儿算是命运比较好的。

    之前花想容和李牧,都已经明确表示过,要为馨儿赎身,所以此时的馨儿,理所当然地将自己当成了通房大丫鬟,反正是要和小姐一起陪嫁过去的,小丫头满心的幻想。

    白萱也是如此,心中的震撼还未完全散去。

    她当时几乎完全绝望,因为名士评分的环节,体现了教坊司官方的意志,背后还有大人物在操控,从这个角度来说,花想容想要夺魁,已经没有可能,白萱已经不抱希望,然而,李牧的才华,实在是震古烁今,超出了一般范畴,一首千年诗张口就来,仿佛是喝水吃饭一样,简直就是妖孽。

    如此才华横溢的少年,到底是怎么样生成的?

    天底下,为何会有这种妖孽?

    莫非真的是仙人转世不成?

    白萱已经彻底被李牧的才华所震撼了,在她这一生中,不知道看过了多少的风光,见识了多少的风流人物,但,几乎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与李牧相比,哪怕是当今的西秦帝国文宗斌公子,似乎也有所不及?

    如果再年轻十几岁,白萱发誓,自己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地追随在李牧的身边,哪怕是作为一个小厮、一个侍女也好。

    可惜了。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如今,自己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

    桌上摆满了佳肴酒水,李牧坐下,道:“哈哈,不要拘束,大家都坐,我们就在这里,恭贺花儿一舞倾城,夺得了花魁桂冠,白妈妈也是如愿以偿,大家满饮此杯。”他举起酒杯。

    花想容满脸的感激和崇拜。

    她现在,真的有一种做梦一样不太真实的感觉。

    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自己夺得了花魁——实际上,花魁对于如今的她来说,根本无足轻重,只是为了报答白妈妈而已,这种感觉真正来处,是李牧的才华和能力,宛如天人一样,不似是人间之人。

    坐在李牧的身边,花想容的目光,一直都黏在李牧的身上。

    她有一种做梦一样的感觉。

    几个人举杯,气氛热烈。

    李牧道:“花儿,我听白妈妈说,你曾经在清风寺里许愿,有朝一日,脱离了教坊司,一定要恢复自己的真名,今夜,花魁摘桂,报答了白妈妈的维护之恩,也算是彻底斩断了教坊司中一切,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就恢复真名,从此之后,世间再无花想容,只有上官雨婷,你觉得如何?”

    “啊……一切都听公子的。”花想容一怔之后,喜极而泣。

    --------

    昨天在公众微信号上通知了更新时间和章数,可能一部分没有关注公众号的兄弟,没有看到,下午太忙了,无暇抽身,所以没办法在书里请假。

    今天2更,还有一更在晚上十一点左右。

    后天补上昨天的欠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