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18、花魁大赛(2)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18、花魁大赛(2)

 
    一边的白萱,却是也大约反应了过来,面色难堪,道:“这可如何是好?有人要故意为难花儿?怪不得,之前的名士评分环节,会有那样的结果……这……唉,都怪我,花儿,都怪我,如果不是我之前让你来参加花魁大赛,就没有这么多的波折,说不定此时,你已经顺利脱籍,和李公子双宿双飞了,现在……唉。”

    她很自责。

    李牧对于这个妈妈桑,不由得高看了一眼。

    还算是有点儿人情味,第一时间想不到的,不是说花想容多不了花魁让闻圣斋的利益受损,而是在为花想容的安危着想……可见,她还是真的将花想容当成是自己的姐妹的。

    郑存剑一时之间,也有些无力之感。

    “要不,我回去请知府大人出面……”他其实心中,也没有把握。

    丫鬟馨儿这个时候,也焦急了起来。

    花想容没有说话,她不想给李牧太大的压力,更不想李牧为难,只是双手轻轻地挽住李牧的胳膊,哪怕是去死,她也绝对不会再向其他男人低头。

    李牧却笑了起来,道:“一个个都这样的表情干什么?又不是天塌下来了,再说,就算是天真的塌下来,我也要让它长回去。”

    说实话,对于地球人李牧来说,所谓的脱籍,根本就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他要带花想容走,谁敢阻拦?

    白萱想了想,道:“李公子,不如这样,你现在就带花儿走,趁着花魁大赛还未结束,那些人肯定反应不过来,等到你们出了城,天高地阔,江湖路远,就算是帝国皇子,想要找你们,也如大海捞针一样。”

    丫鬟馨儿眼睛一亮,道:“是啊是啊,现在是个机会,李公子,你带着小姐走,我留下来,配合白妈妈迷惑他们,教坊司的人看到我在,绝对不会想到,小姐已经走了。”以李牧的实力,神不知鬼不觉地带着一个人离开长安城,易如反掌。

    “不行,我怎么能够丢下你……”花想容急道,在她的心目中,馨儿名义上是丫鬟,但实际上,就如亲姐妹一样,如何舍得将馨儿丢在这里,而且,可以想象,一旦教坊司发现真相,馨儿的下场,只怕比死还要凄惨。

    李牧又好气又好笑地道:“别瞎出主意,走什么走,要走,也得拿了花魁,打了坏蛋,然后再走。”

    “可是……”白萱底气不足。

    “没有什么可是的。”李牧自信十足:“这个花魁,花儿当定了,这个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掌握在所谓的那些上层权贵的手中,伟大领袖毛..主..席教育过我们,人民群众才是历史车轮的推动者。”

    花想容:“?”

    白萱:“?”

    郑存剑:“?”

    馨儿:“?”

    毛。主。席是谁?

    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但,李牧的自信,还是真的感染到了他们。

    “都回去吧,该干什么该什么。”李牧摆摆手,将郑存剑和白萱都支走了。

    帐篷里,就剩下了李牧、花想容和馨儿三人。

    “今夜要是打起来,花儿你保护好馨儿就好,其他的,都交给我。”李牧未雨绸缪,先安排了一番,他有一种直觉,今夜会有大事发生。

    花想容点头答应。

    “公子,会很危险吗?”馨儿眨着眼问道,她还是担心花想容。

    李牧道:“会,非常危险……对于敌人来说,未尝危险。”

    馨儿于是苦着脸。

    这都到什么时候了,李公子怎么还是这么大意啊。

    李牧也不逗她了,转身交代花想容一些事情,指点她遇到高手的时候,该如何防御,反击,最重要的当然是首先要立于不败之地,盾法的应用尤其重要,然后,又将这几日祭炼的一些一次性消耗类道器,都交给了花想容,并告诉了她使用的方法。

    “你专修道术,真正的战力,绝对超乎你自己的想象,今夜,对于你来说,也许是一次机会,验证你的所学。”李牧对于花想容,充满了自信,道:“到时候,你就会发现,那些所谓的成名高手,强者,在你的面前,是如何的不堪一击。”

    花想容乖巧地点头,听得很认真。

    实际上,她对打打杀杀的,并没有什么兴趣。

    然而,她能够察觉的出来,牧哥哥其实在有意地培养自己这方面的能力,只要是牧哥哥的意愿,她都愿意去实现,不管自己喜欢不喜欢。

    李牧将一切都叮嘱之后,看到花想容单纯信任的眼神,心里叹了一声,也不知道自己将这样一个纯净如水一般的女孩子,朝着一尊呼风唤雨的法神方向培养,到底是在帮她还是在害她,修炼之路,一旦踏上,哪里会有什么和风细雨,从来都是腥风血雨。

    但如果要让花想容成长为日后自己身边的助力,现在的这些经历,却又是不可避免的。

    李牧的内心里,还是有一点点自私的吧。

    做完这一切,李牧在敞篷里闭目修炼,运转先天功,调整自己的状态。

    一炷香时间之后,白萱又进来,道:“到了最后一关评诗环节了,不知道李公子,是否为花儿准备好了诗篇?”如果说今夜花想容还有翻盘成为花魁的机会的话,那就是这最后一关了,如果李牧能够写出来一首千年诗词,引起现场所有的共鸣的话,是可以改变第二轮名士评分环节的结果,逆袭夺冠的。

    毕竟,在一首足以撼动人心的真正的千年诗的面前,那些名士也得考量一下自己的名气,不敢再屈从权贵,否则,他们的脸面和荣耀,也将随着这首千年诗而永远地钉在耻辱柱上。

    但,一首千年诗,又岂是那么容易写出来的?

    就那李牧之前的三首诗来说,【陋室铭】、【美人诗】和【云想衣裳花想容】,都堪称是惊艳,但也只能算是百年诗,其中【美人诗】或许要比一般的百年诗更高一个层次,但却还没有达到千年诗的标准。

    所以白萱进来问的时候,带着希望,却又不报太大的希望。

    “哦?忘记这事儿。”李牧一拍脑门,之前想着其他事情,还真的把抄诗,呃,不,是写诗这回事给忘掉了。

    白萱心中顿时就又一阵绝望。

    “我现在就写吧。”李牧笑嘻嘻地站起来,丫鬟馨儿布置好了桌案,李牧提笔桌前,自言自语地道:“嗯,写什么呢?”

    他一抬头,看到了帐篷顶头天井照射进来的皎洁月光,突然想起了之前,花想容在主舞台上,倾城一舞的时候,漫天月华照射在她的身上,那一瞬间,这个白女仙女仿佛是要御风而去,羽化登仙一样,月亮的光华,独照她一人。

    有了。

    李牧眼睛一亮,提笔在纸上写起来。

    白萱心中已经不保太大的希望,但死马当做活马医,也就等在一边,静观李牧写诗,然而,看着看着,她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然后因为激动,整个人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

    ……

    主舞台上,已经悬挂了十几首诗文。

    都是各路才子文士,为他们支持的名妓所写,或者是一些名妓挖空了心思费尽心机为自己求来的诗文,算是最后一搏,诗增美人辉,美人借诗扬名,这是向来的传统,在之前的一届花魁大赛上,曾有一位名妓,因为紧张,献艺的时候发挥不好,排名倒数,却运气极佳地得到了一首当代文宗斌公子为她写的诗,绝地逆袭,最终一举夺魁。

    可见诗文,在花魁评选大赛之中的作用。

    每悬挂出来一首诗,都会有专人大声地朗读,通过一些扬声术士阵法,传到了整个流芳街上,供所有人都品评,欣赏。

    对于许多文人才士来说,花魁大赛也是一个扬名的机会,也许一首诗做出来,一举成名天下知。

    主舞台前面的贵宾席上,数十位所谓的‘专业人士’,正在点评已经悬挂出来的诗篇。

    “司玉华大家的这首诗,当做首推……繁弦奏烟水,长袖转回鸾.一双俱应节,还似镜中看……简直将司大家袖舞之美,给写活了。”一位中年文士,摇头晃脑地称赞道。

    这句话,得到了很多人的赞同。

    因为这首诗,的确是写得好,在之前张贴出来的几首诗中,堪称是佳作。

    “那倒也未必,这首描写扶风薛蕊薛大家的诗,也是令人眼前一亮……呵呵,远山眉黛长,细柳腰肢袅。妆罢立春风,一笑千金少,归去风城时,说与青楼道。遍看颍川花,不似薛蕊好……尤其是这一句,一笑千金少,堪称是绝句。”寒山书院的院长铁战,也是评家之一,极为赞赏地道。

    名妓薛蕊,来到了长安城之后,引起过一阵轰动,而她的暂居之地,就在寒山书院,所以铁战支持薛蕊,在很多人的意料之中。

    不过,也不得不承认,这首为薛蕊所写的诗,的确是极为出彩,仔细品摸的话,还在司玉华的那首诗之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