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15、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15、不按套路出牌

 
    “是吗?可惜啊,赵婆婆有事已经提前离开了……人,我是交不出来的,我倒是要看看,花大家到底要如何一个不客气法。”陆雪是决定撕破脸皮了,反正,倚翠阁也不用怕闻圣斋。

    花想容眉毛微皱,掌心之中,一个捉人道术已经衍化生成。

    她正要将躲在暗中的那个打了馨儿的赵婆婆给揪出来。

    却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

    “都聚在这里干什么?”教坊司主事刘成龙,在几位班主的簇拥之下,走了过来。

    所有人都是面色一变,纷纷行礼问安。

    刘成龙在教坊司中可谓是皇帝一般的地位,决定着众多女子的生死命运,即便是如陆雪这样的一楼主事,在他的面前,也不过是个小人物而已。

    问清楚了事由,刘成龙淡淡地道:“花魁大赛上,竟然也敢打人闹事,莫不是故意坏本官大事不成?简直是狗胆包天,来人啊,将那打人的婆子,捉到胭脂河里沉了吧。”

    “不不不,我错了,打人,饶命,打人饶命啊……”赵婆婆原本藏在角落里冷笑着,但听到这样的话,顿时给吓瘫了,跪在地上,鬼哭狼嚎一样的求饶,哪里还有丝毫之前抽打馨儿时候的那种嚣张跋扈狠辣。

    然而,在刘成龙的眼里,杀一个婆子,和碾死一只蚂蚁没有什么区别。

    哪里会饶她?

    而且,也没有人为她求情。

    这个赵婆子,跟着陆雪的身边,平日里极为跋扈,性格刻薄,大骂刑罚身边的姑娘那是常有的事情,树敌极多,没有什么人缘。

    有教坊司的侍卫过来,将这婆子直接塞进麻袋里,转眼就拖走了。

    倚翠阁的陆雪妈妈桑,还有头牌陆红袖,顿时吓得一脸苍白。

    主事大人这摆明了是要维护花想容啊。

    今天晚上,风向不对,这是踢在了铁板上,要糟糕啊。

    “陆妈妈,你也是教坊司的老人了,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在这样关键的时候,纵容手下挑衅闹事?”刘成龙看过去。

    陆雪面色苍白地道:“大人,我……其实……我……”

    “好了,等到大会结束,你亲自去闻圣斋,给白妈妈赔礼的吧。”刘成龙淡淡地道。

    他何等眼光,发生了什么,一看就知道,又怎么会不知道,陆雪在心里想什么,岂会听她狡辩?

    不过,之前二皇子也给陆红袖打赏了十万,纵然当时的目的是为了打压花想容,但陆红袖毕竟是二皇子给了脸的人,不是他所能随便处置的,因此,对于挑起事端的陆雪,刘成龙也没有过分苛责。

    打杀一个婆子,算是当众给花想容一个交代了。

    “是。”陆雪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还好,没有其他更可怕的处罚。

    “都散了吧。”刘成龙摆摆手。

    围聚在一起的各大青楼的人,立刻都散了开去。

    谁都看得出来,主事大人已经在向花想容释放善意了。

    很多人看向花想容的目光,充满了羡慕嫉妒,这段时间,简直是什么好事情,都发生在了花想容的身上了,先是被李牧青睐,接着又在花魁大赛之上,一鸣惊人,得到了创记录的打赏,连刘掌事都对她高看一眼。

    真是命好啊。

    众人散去。

    刘成龙却没有离开。

    “大人。”花想容略略行礼。

    丫鬟馨儿和其他四个闻圣斋的清倌人,也不敢怠慢,第一时间都向这位主宰着教坊司千万女子命运的大人物恭敬地行礼。

    “恩,花大家一舞一曲,惊艳天下,本官以前倒是疏忽了,不想我长安城教坊司中,竟然有如此神仙人物存在。”刘成龙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大人谬赞了。”花想容面色恬静地道。

    如果是换在以前,见到了这位教坊司掌事大人,她心中还有颇为惴惴,但自从遇到了李牧,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此时她的心态,早就已经改变,再面对刘成龙时,亦平淡自如。

    “花大家才艺惊人啊。”刘成龙笑着道:“本官却不知道,花大家竟然也是一位修为精深的术士。”

    “只是一点儿微末之技而已,不足挂齿。大人,此次花魁大赛之后,小女子想要为自己和馨儿赎身脱籍,还请大人行个方便。”花想容道,本来她早就要离开教坊司了,只是为了报答白萱,所以才答应参加这一次的花魁大赛,拖到了现在。

    “哦,这个啊……等到花魁大赛之后再说吧,不过,教坊司脱籍的事,一般都要比普通青楼更加麻烦一些,毕竟是需要朝庭行公文的。”刘成龙不置可否,略微拿捏了一下。

    花想容没有微微一皱,有一份冷月般的清寒在面容上一闪而逝。

    她修炼了先天功,直觉何其敏锐,已经感觉出来,这位教坊司主事,今次现身,只怕是来者不善。

    以前的花想容,是一朵柔弱盛开在风中的小花,美丽,温婉,娇弱,似乎永远都带着一种对于命运未知的惶恐,她的美丽从不带任何的攻击性,如一个逆来顺受、温婉贤淑的大家闺秀一样,但如今的花想容,已经彻底变化了。

    这种变化,不仅仅是气质变化,更是性格的改变,清冷而又遥远,让人仰望,仿佛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给人的感觉,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即便是刘成龙这等人物,面对花想容说话的时候,也不自觉地要斟酌几分,才说出来。

    “只要正常行走公文,程序上不难吧?教坊司历来都有名妓赎身的先例。”花想容皱眉看着刘成龙,道:“只要刘掌事点头,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刘成龙笑了笑,道:“一般来说,没有什么问题,但就怕是有一些大人物不愿意……本官也不能真的一言而决。”

    “大人物?”花想容道。

    “是啊……对了,花大家此时可否方便,抱月楼中,有一位贵人,想要见一见花大家,若是那位贵人发话,花大家想要脱籍,就容易多了。”刘成龙趁机道。

    花想容面色一肃,摇头,想也没有想,道:“大人见谅,小女子不想见外客。”

    让刘成龙都称之为贵人的人,肯定是了不得的的大人物,但,她依旧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拒绝。

    因为她的心中,有更重要的人。

    刘成龙一怔,没想到花想容就这么直接了当地拒绝了,一点儿面子都不给自己,心中微怒,但也不能发火,毕竟是二皇子看上的女人,以后到了二皇子身边,必定极受宠爱,万一吹一点儿枕边风,也不是他能承担得起的。

    “花大家还请再考虑一下,这位贵人,身份不同一般,西秦帝国之中,只怕是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贵人只是想要见一见花大家,对坐喝一杯而已,不会有其他事情发生。”刘成龙耐心地劝说着。

    然而,花想容只是摇头,态度坚决。

    刘成龙微微一笑,转化了思路,道:“据我所知,李公子最近也招惹了不少的麻烦,纵然他天才盖世,但毕竟是独木难支,若是有这位贵人出手帮助的话,必定可以安然无恙。”

    这算是利诱了。

    刘成龙这种老奸巨猾的人精,洞彻人心,知道如今的花想容,心中最在乎的是什么,对付一个涉世不深的青楼女子,太容易了,论心机和狡猾,两个人根本不是一个LEVEL线上的。

    花想容果然是有些心动。

    如果能够帮上牧哥哥,也许应该考虑一下?

    “那位贵人……为何要见我?”

    这是一句废话,还能为了什么?但问出来,暴露了她内心的动摇。

    刘成龙心中明亮,知道自己把握准了花想容的心理,微微一笑,道:“花大家无需担心,只是倾慕花大家的才学,喝一杯茶,当面一叙而已。”他尽量说的平淡,消除花想容的戒心。

    然而,事情完全没有按照他的想法继续下去。

    道花想容略微思考之后,却突然改变了心意,非常坚定地道:“抱歉,大人,我是不回去的。”

    因为她突然想起了牧哥哥说过的话。

    那日,她被监察司的袁武以丫鬟馨儿和闻圣斋中姐妹们的安危作为威胁,差点儿被算计之后,李牧后来提起这件事情,曾经很认真地叮嘱过她,不管遇到任何事情,她首先要做的是,就要相信他,不要怀疑他能不能应付的来,也不要自作主张抱着自我牺牲的精神去解决一些事情,不管是任何的麻烦,都要告诉他,然后两个人一起商量解决。

    这是一种尊重,也是一种信任。

    花想容在刚才意志动摇的瞬间,立刻就想起了这句话。

    是啊,她应该相信牧哥哥。

    两个人相处,最重要的是信任。

    牧哥哥不止一次地说过的。

    花想容说完,竟是不愿意再与刘成龙多说,直接转身进了帐篷。

    刘成龙呆住。

    这是怎么回事?

    不按套路出牌啊。

    身边的几个心腹班主,看到这一幕,都冷哼这要闯入帐篷中强行带人,但刘成龙摆摆手,阻止了他们。

    --------

    更新时间预告,一直都在微信公众号上,这几天的更新时间,都会有些变动,大家关注一下刀子的公众微信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