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11、三请李牧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11、三请李牧

 
    郑存剑调查的这么清楚,当然也是做了一些准备的。

    不能让李牧支持的人,在大赛中落选,否则,这就是落李牧的面子了。

    李牧点点头。

    写诗嘛,当然不成问题。

    地球上那些古代诗仙诗圣们的诗句,传唱千古,不知道有多少首,一首一首来抄袭,也足够抄个十几年了,反正他没有什么心理负担,这玩意又不是什么杀人放火作奸犯科。

    “哥们这是将地球上华夏文明的火种,播撒到这颗蛮荒的异星球,简直是文明的使者啊。”

    某人很不要脸地在心里自我安慰。

    时间流逝。

    很快,花魁大赛终于开始。

    抽签顺序已定。

    包间外面,传来敲门声,郑存剑转身出去,一会儿有进来,道:“花大家抽签,抽到了第十位。”

    李牧点点头。

    身边跟着几个狗腿子的感觉,还真的是爽。

    一切都不用自己出手,一边喝酒一边看美人,各种事情都有人办好。

    一阵悦耳的丝竹曲乐之声,从下面舞台方向传来。

    第一位登台的名妓,身穿青黄色长裙,款款登台。

    “奴家【软玉楼】司玉华。”

    在扩音术法阵的增幅之下,这位名妓的声音,软糯甜蜜,传遍了整个流芳街。

    这一次,教坊司也是废了心思,请了术士在舞台的周围,布置了一些小阵法,务必让名妓们的歌喉之声,可以传遍整个流芳街。

    司玉华一登台,流芳街上就响起了一片欢呼声。

    软玉楼在流芳街上,也算是名楼之一,名气不在闻圣斋之下,这位司玉华乃是软玉楼的头牌,号称是【仙乐仙子】,最是擅长唱曲儿,曾有一曲唱罢,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之美誉,也算是长安城中颇负盛名的名妓之一。

    作为第一个登台的名妓,司玉华一下子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包括李牧。

    虽然隔着二十多米,但以李牧如今的目力,就和当面看着一样,这位【仙乐仙子】身形高挑,凹凸有致,肌肤雪白,眉目如画,的确是一等一的美人儿,与还未修炼【先天功】时候的花想容,可以说是不分轩轾。

    毕竟,她曾经也是与花想容齐名的名妓。

    一等一的美人儿啊,若是放在地球,必定会被星探挖掘,成为万千宠爱的大明星,可惜在这个世界,名妓的地位,并不怎么高,身不由己,看起来也只是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日后的命运,又有谁可以度侧?

    月色之下,司玉华倾情而舞,长袖飘飘,身姿妖娆,身躯似是柔弱无骨,舞姿也是优美到了极点,引得下面围观人群中,响起一片片欢呼喝彩之声。

    “舞低杨柳楼心月,歌尽桃花扇底风……”

    司玉华开唱,声音宛如天籁,在皎皎月色之中,给人一种空旷悲怆之感,仿佛是一叶身不由己随波逐流的浮萍,在无声的河面上逐渐远去,孤寂仓远。

    她唱的那首诗,是曾经一位诗坛名士,为她所创作,曾经,这首诗也在长安城中,引领一时的风骚。

    李牧叹了一口气。

    这样的歌喉和武道,简直是秒杀地球上诸多所谓的美女明星几条街啊。

    这个世界的名妓,说是色艺双绝,那就是真正的色艺双绝,是非常具有才华的,但凡能够被称之为名妓的女子,不说是饱读诗书,但也绝对算得上是诗风雅韵,肚子里是有墨水的。

    一曲歌舞罢,满街尽喝彩。

    欢呼声如浪潮。

    对于很多普通人来说,能够看到这等顶层名妓的表演,绝对是梦幻般的享受。

    在主舞台的正前方,有贵宾席,可以容纳三百多人,‘专家团队’的人,以及诸多长安城中的名流,都坐在这里,一白银一个的花篮,普通人基本上送不起,也只有坐在这里的名流大人物们,才是真正烧钱的主力军。

    司玉华表演完毕,俏生生地站在舞台中央谢幕,旁边,有教坊司的数位班主,在大声地报花篮,这位【软玉楼】的头牌,一直到表演结束,总共收到了三万一千一百个花篮,数量惊人。

    然后,第二位花魁登台表演。

    时间流逝。

    流芳街上,各种欢呼。

    周围街道上,树上,墙壁上,房顶,到处都有人。

    长安城的宵禁,今夜也特别开放。

    转眼之间,已经有五六位花魁表演完毕,效果各不相同,但是在李牧看来,还是以一开始【软玉楼】的头牌司玉华的歌舞最佳。

    “软玉楼的司大家,也是有人支持的,听闻镇西王府的四大供奉之一的【云中剑】刘无锋,这些日子,就在软玉楼,他也曾放话,支持司大家。”郑存剑在一边,突然开口道。

    李牧点点头,继续观舞。

    郑存剑的意思,他明白,不是在说司玉华,而是在提醒,镇西王府的力量,已经到了长安城,且很早之前就已经到了,只怕是在暗中准备着什么。

    然而,对于李牧来说,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如今他武道小成,将这些人,根本不放在眼里。

    ……

    飞仙楼的斜对面,有一座抱月楼。

    在流芳街上,有四大楼乃是久负盛名的一等一酒楼,有着两百年的底蕴,楼中没有名妓,只有酒菜,不考美色靠美食,就扬名整个长安府,可谓是独树一帜。

    飞仙楼是其一。

    抱月楼也是其一。

    抱月楼二层,正西向的天字一号包间,也是面向主舞台效果极佳的观看之地,此时,包间里灯火通明,英俊如妖的二皇子,一个人坐在窗前。

    他的身后,站着十几位幕僚心腹。

    其中一个人,身形瘦长,五官清秀,面色苍白,身上有一股脂粉气,白面无须,一袭暗色长袍,气息很是诡异,正是长安城教坊司的实际掌控者刘成龙。

    刘成龙的身边,站着的正是去给李牧送拜帖的那个中年武者。

    “这么说,李牧又拒绝了?”二皇子双手撑着下巴,坐在窗前,丝毫没有皇子的模样,眼睛盯着外面主舞台,似是沉醉于舞台上第九位名妓的表演,又似是在思考其他事情,总之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是,属下无能,不能说服李牧,这一次去,属下已经非常客气了。”中年人低头,心中惶恐,道:“请殿下责罚。”他今日上午的时候,又去请了一次李牧,姿态摆的很低,口吻也非常的客气。

    但没有用。

    李牧依旧毫不犹豫地将他从闻圣斋中扔了出来。

    “这件事情,不在你。“二皇子摆摆手,神色温和,并不见丝毫的恼怒,道:”按照你的描述,李牧的反应,可以看出来,就算是本殿下亲自去,连请三次,他也不会为我所用。“

    中年高手不知道该说什么。

    其他幕僚食客们,都没有说话,但心中却是暗暗高兴,李牧不来,他们的地位,就不会受到威胁。

    刘成龙将这些幕僚食客们的表情,都看在眼里,心中鄙夷。

    一群鼠目寸光的短视之辈,没有容人之量,这样的人,跟在殿下的身边,反而是祸患和阻碍,殿下本是英明的人,却不知道为何要一直养着这样一群无能之辈。

    “如今长安城中,只怕都知道了,本殿下三请李牧却被三次拒绝的事情,呵呵,你们说说,人们会如何看待这件事情?”二皇子语气平静中带着丝丝自嘲一般的笑意,问道。

    “李牧不识抬举,折辱殿下威严。”

    “殿下的面子,都被李牧给羞辱了,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李牧。”

    “李牧狂妄,羞辱殿下,若是殿下再纵容此人,只怕是会让众人耻笑。”

    “殿下的面子,实在是被李牧羞辱到了极致,不可善罢甘休啊。”

    一群幕僚逮住了机会,纷纷谏言,一副苦口婆心义愤填膺的样子。

    二皇子微微点头,不置可否,回头,目光落在了教坊司主事刘成龙的身上,问道:”成龙,你是六年之前,因事被贬到长安城教坊司的吧。“

    刘成龙一脸感激之色,道:“当年,成龙本是死罪,多亏殿下之恩,才能活下来,还得到了长安城教坊司主事的位置,衣食无忧,殿下的恩德,成龙没齿难忘,纵然是粉身碎骨,也难报万一。“

    “过去的事情,不用提了,你来说说看,李牧之事,你有何看法?”二皇子微笑道。

    刘成龙道:“殿下三请李牧,已经是足够礼贤下士,此时传开,天下人必然是赞赏殿下的胸襟和气魄,表面上看来似乎是折辱了面子,但实际上,却收获了人心,那些有才之士,必然愿赴殿下麾下效力,而李牧看似是踩着殿下扬名,实际上,却只得到了桀骜狂名,就算是其他一些有心想用他的人,必然也会望而却步,毕竟,再优秀的天才,若是骄傲不逊难以约束,就如一匹不服管输的烈马一样,也无法上战场杀敌,反而会成为祸患。”

    二皇子的眼睛一亮。

    他摆摆手,道:“成龙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吧。”

    那些心腹幕僚食客们,心中暗自凛然,知道说错了话,略有不甘,但却也不能再说什么,只好都走出了包间,去到旁边另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包间里喝酒。

    -------

    感谢狂刀盟潜龙、dasani、刀盟二师兄翩跹舞、miet08诸位大大的捧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