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09、你还不够资格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209、你还不够资格

 
    花想容的精致无双的白玉鹅蛋脸上,骤然浮现出一丝狂喜之色。

    丫鬟馨儿和白萱,也都瞬间面露喜色。

    飞鱼服年轻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身影,极为诡异地出现在了房间里。

    少年俊才,英气勃勃,黑色短发,白色外衫,不是诗武双绝的李牧,又是谁?

    “牧哥哥。”花想容如心中移开了万斤巨石一样,整个人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她直接冲到了那李牧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了心上人。

    李牧轻轻地拍拍她的后背,道:“放心,我回来了,一切有我。”

    飞鱼服年轻人反应过来,冷笑,道:“李牧?哈哈,这可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官正在找你,你就送上门来,太好了,本官帝都监察司鹿巡检麾下监察长袁武,奉命前来拿你,怀疑你与长安城徐监察,以及镇西王世子秦林之死有关,我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抵抗,随本官走一趟吧。”

    李牧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怀疑?不用怀疑,那个什么狗屁徐监察,是我杀的,镇西王世子,也是我杀的,两个垃圾,杀了他们是为民除害。”

    “你……狂妄。”袁武大怒,被李牧这种嚣张的态度给激怒了。

    “好,既然你都承认了,那就乖乖跟本官走吧,不要让我监察司祭出手段,嘿嘿,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他强忍着怒,阴冷地笑着,亮出了镣铐。

    “监察司的手段,我想会会,但你?还不够资格。”李牧也懒得多说,随手一挥,一股劲力涌出。

    袁武只觉得一股沛然莫御之力涌出,整个人无法抵抗地朝着门外飞去,咔嚓一声,直接撞碎了门板,一直飞出了闻圣斋,摔在了大门口等待着的二十位飞鱼服监察司高手跟前,爬都爬不起来。

    “带他回去,告诉鹿巡检,我最近有点儿忙,没空理会他,不要来烦我。”

    李牧的声音,响彻整个闻圣斋,也清晰地传到了二十位飞鱼服监察司高手的耳中。

    这声音之中,蕴含着一股奇异的震荡之力,震的他们双耳剧痛,眼冒金星,内气溃散,竟是站都站不稳,吓得他们面色巨变,知道今日之事,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又惊又怒,但却一句话都不敢说,连忙扶起袁武,转身离开。

    “我要弄死他,我要弄死他,等着,给我等着……啊啊啊……”袁武浑身瘫软,被下属扶着离开,愤怒地叫嚣。

    他自打进入监察司以来,何曾受过如此侮辱?

    一炷香时间之后,他们返回了长安城监察司。

    “什么?李牧竟敢如此狂妄?”听完了汇报,大殿中的巡检鹿梨子暴怒,拍着桌子:“简直是反了天了,这是对监察司的叫嚣。”他也被李牧的姿态给震怒了。

    “大人,此獠简直是作死,只能是大人您亲自出手了,他的实力,很强。”袁武在属下的搀扶下,在一边煽风点火,恨不得立刻就将李牧千刀万剐,又补充道:“还有那个花想容,必定是李牧的同党,竟然是超六星的术士,可以瞬发防御法术,也不可放过。”

    他的心中,还惦记着花想容的美色。

    到时候,将李牧抓来,当着他的面,羞辱凌辱花想容,让李牧悔恨终生。

    袁武的心里,阴狠地算计着。

    但鹿梨子脸上的表情,突然变了,他盯着袁武,惊疑不定地道:“你……你体内被种了异种真气?”

    “什么?”袁武茫然地道:“没有啊,我这不是很好吗?我……”

    话音未落。

    嘭嘭嘭!

    一阵闷响声,从袁武的体内传出。

    他震惊而又绝望地低头,看到一道道血箭,从体内迸出,丹田炸裂,经脉逆乱,内气溃散……袁武感受到了自己生机的消散。

    “快运功调息……”鹿梨子大惊,身形一闪,一只手搭在了袁武的后心,想要输入先天真气,治疗他天内的伤势。

    轰!

    一股强横之力,又在袁武的体内骤然爆发。

    “呃……噗!”鹿梨子整个人被弹飞,如遭电嗜,撞在了监察司大殿一根蟠龙石柱上,张口喷出一道血箭,然后无力地滑落下来。

    “大人!”

    “保护大人。”

    “来人……”

    大殿里,一阵惊乱。

    “退下。”鹿梨子大喝,同时身形也是急退。

    轰!

    最后一声爆裂声响起,然后袁武的身躯,炸成了血雾,彻彻底底地消散在了原地,连一块血肉和碎骨,都没有留下,成为了齑粉,消散在了空气中,仿佛这个人,一瞬间消失了一样。

    恐怖的气氛,在大殿里蔓延。

    所有监察司高手的脸上,都带着恐惧。

    鹿梨子嘴角溢血,心中已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又惊又怒,又怒又惧。

    他明白,袁武之死,是一次警告。

    来自于李牧的警告。

    李牧的实力之强,令鹿梨子大感意外,不,应该是让他感觉到恐惧,借助袁武的身体来传导力量,李牧的目的,显然不仅仅是杀死袁武,更是冲着他这位巡检使来的,而且,还重伤到了他。

    “李牧有没有说什么?”鹿梨子看向了随袁武回来的一位监察司高手。

    那高手满脸的惊骇,还未回过神来,闻言一个激灵,道:“他说……他说他最近很忙,让大人您……让您别去烦他。”

    鹿梨子的面色更加难堪了。

    的确是警告。

    怪不得这么狂,他的确是有狂的资本,这样的实力,太可怕了,只怕已经不仅仅是先天这么简单了。

    十五岁的少年人,就算是从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这么厉害啊。

    鹿梨子挥挥手,道:“都退下,袁监察长之死,秘而不发,令各部密切监察李牧的动向,不得擅自出手,等我命令。”

    “遵命。”

    大殿里的监察司高手,都退了出去。

    鹿梨子的面色,又是猛然一白,张口忍不住又吐出一口鲜血。

    他的伤势,要比表面上更重,刚才急切之间,为了救袁武,他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震伤了心脉——虽然这算是偷袭,但隔着时间和空间,借助别人的身体,能将他伤的这么重,有一点是完全可以确定的,李牧的实力,比他更高。

    这就很麻烦了。

    非常麻烦。

    至少在现在看来,眼前这段时间里,他拿李牧没有办法。

    且从李牧一言不合就直接杀了一位监察长来看,这个人,完全是个百无禁忌的疯子。鹿梨子毫不怀疑,若是自己强行杀上门去,李牧连自己也敢杀。

    如果上报总监察部,请求援兵的话,那就意味着,自己办事不利,会受到监察部同僚们的耻笑和排挤,这对于热衷权势,一心想要再进一步的鹿梨子来说,是不可忍受的。

    “只好用一些其他的手段,找一些其他人帮忙了。”

    鹿梨子运气疗伤。

    找人,需要时间。

    看来李牧是能够小妖一段日子了。

    ……

    ……

    闻圣斋三楼,房间里。

    “白妈妈若是觉得有风险,我也可以带花儿离开,不会连累到闻圣斋。”李牧坐下来,微笑着道。

    刚才,那飞鱼服监察司官员,居心叵测,心怀歹意,对花想容动手,李牧是断然不会留他性命,不过,他也不想在闻圣斋杀人,所以留了后劲,也借机震慑那个什么鹿巡检使,等到袁武回到监察司,就是丧命之时。

    如今,李牧进入先天,修来出了先天真气,解决了长久以来困扰己身的最大难题,可以算是武道小成,至少在这长安城中,已经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所以做事,更无须顾忌太多。

    想他刚来这个武道世界的时候,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不得不认怂装孙子,小心地谋划,就是因为实力不够,一不小心,就会有杀身之祸,而如今,实力暴涨,内修先天真气,外修仙人之躯,内外兼备,已经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来行事了。

    白萱脸上露出了微笑,道:“李公子言重了,说什么连累,只管在这里住着就好。”

    后天就是花魁大赛的总决赛,以花想容如今的声势和容貌气质,夺取花魁有很大的概率,她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再坚持一两日,应该是没有太大的被连坐的风险,毕竟闻圣斋乃是青楼,敞开门做生意,难道上门的客人有罪,青楼就要被连坐,这是哪门子道理?

    白萱也算是豁出去了。

    且,她在城中,也算是有一点点的能量,到时候,勉强可以运作一下。

    之前说好了,花魁大赛之后,花想容就要随李牧而去,离开闻圣斋,所以这也是白萱争取名声地位的最后机会了,她已经暗中物色好了几个色艺双绝的清倌人,接替花想容的位置,到时候,只要名声打出去,闻圣斋的这块牌子,又算是彻底立住了,独领教坊司青楼风骚三四年最有,绝对不成问题。

    李牧如何看不出这个女人的心思。

    说实话,白萱这种人,放在地球上,绝对是一个人才,一个具有投资冒险精神的大公司CEO,李牧对于这种人,并没有什么恶感,何况她还是花想容的恩人。

    “好,那就劳烦白妈妈了。”李牧笑道。

    白萱忙道不必客气。

    李牧又想起一事,道:“对了,我之前,请求长安城各方人物,为我寻找那个被拐女书童的事情,可有眉目了?”这些日子,李牧忙的连轴转,所以摆脱白萱盯着这件事情。

    -------

    感谢盟新战歌、孙建0324、原创月无钩诸位大大的捧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