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192、看来你懂了

第二卷 傲啸无敌 192、看来你懂了

 
    “什么?让我跪在这里,你……竟敢折辱我?”年轻参将怒吼,道:“我乃是大秦皇族,我的身体里,流淌着皇室的血液,你竟敢让我跪……”

    啪!

    李牧抬手就是一个巴掌。

    “欠抽是吧?还搞不清楚状况?这座纪念碑之下,埋葬的英烈,哪一个不是为了捍卫大秦帝国皇室,拱卫大秦帝国疆域而战死的英雄,你不过是一个承袭了前人余荫的蠢货疯子而已,让你跪,是赐予你的荣耀,就算是当今大秦帝国的皇帝,在这样一座纪念碑之前行礼,也是理所应当的。”

    李牧说到这里,低头俯瞰年轻参将秦林,道:“你,跪,还是不跪?”

    “你有种杀了我。”年轻参将秦林满嘴是血,冷笑道:“老子不是吓大的……”

    李牧摇摇头。

    咔嚓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

    李牧直接踢碎了年轻参将秦林的腿骨,将他丢到了英烈纪念碑面前。

    和这种人,没有什么好说的。

    “啊……啊啊啊……”年轻参将秦林疼的大吼,面色惨白,他从小到大,何曾收到过这种折磨,剧烈的疼痛,让他的面孔,开始扭曲,他用双手扶着地面,冷汗犹如水一样,混着鲜血,跌落地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惨笑,疯狂地惨笑,像是疯了一样,眼睛里射出仇恨的光芒,道:“小杂碎,你今天最好杀了老子,否则,我要你知道,什么事后悔。”

    周围众人,纷纷变色。

    这种怨毒的语气,显然是将李牧记恨到了极点。

    年轻参将秦林的疯狂、狠毒和硬气,让围观者都为之变色。

    被这样的人记恨,显然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即便是吴北辰等几个边军硬汉,一时之间,也不由得心中忐忑。

    然而李牧却是根本不吃这一套。

    “你再说一个字,我就捏断你一根骨头,要是不信的话,你试试。”李牧面无表情地站在英烈纪念碑跟前,看着年轻参将青林,一字一句地道:“骨头捏完了,你还不闭嘴,那就撕你的肉……我不喜欢暴力,但却也不介意使用暴力。”

    “你……”年轻参将秦林怒吼。

    咔嚓。

    又是一块骨头,断裂弯曲。

    李牧依旧是面无表情:“你最好选择相信。”

    秦林额头冷汗淋漓。

    看着李牧那不见丝毫阴晴的脸色,他的心中,逐渐滋生出一丝恐惧。

    如果此时的李牧是冷笑,是愤怒,是疯狂,也许他反而不怕,但是偏偏李牧的脸上,不见丝毫的情绪波动,仿佛这一切,对于他来说,真的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反而让秦林害怕。

    他冷哼着,低下了头,却在心里,他疯狂地发誓诅咒着。

    李牧冷笑一声,看向吴北辰等人,道:“你们带着蔡婆婆,进去祭拜吧。”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许会很疯狂,所以他其实还是不太想让这六个心有热血的年轻边军汉子牵扯太深,蔡婆婆和小菜菜,也是同理。

    吴北辰等人犹豫了一下,便带着蔡婆婆祖孙,进入了军墓大门。

    “大哥哥,你要小心啊。”菜菜回头,有点儿担忧地向李牧挥手,营养不良的小脸蛋上,布满了污垢,大眼珠子黑白分明,显得瘦弱而又善良。

    李牧笑了笑。

    这个世界,对于弱而善良者,是何其不公也。

    年轻参将秦林,低着头,咬着牙,在心里暗暗发着毒誓。

    今日解决了李牧,他要将那六个该死的边军,还有那对穷鬼祖孙,全部都一刀一刀剐死,才能发泄心中的愤怒。

    很快,一阵马蹄轰鸣之声传来。

    远处,一队军队,如黑色潮水,转瞬就到。

    最前面是二十多骑武士,当中的一个人,胯下乌骓兽,身披银甲,年龄四十岁左右,面色严峻,正是西城区分守衙门的守备蒋炳,身后跟着的都是他的心腹将领,在之后则是整整三百精锐骑兵。

    一股扑面而来的铁血煞气,犹如黑色洪流,席卷而来。

    守备衙门的精锐,要比护陵军强悍了太多。

    “止!”

    军令声之中,蒋炳等人,来到了近前。

    “是什么人,竟敢大闹军墓?”

    蒋炳身形一闪,犹如一道银色闪电,从乌骓兽身上跃下来,大声地喝问道。

    年轻参将秦林,眼眸之中,迸发出一丝喜色,指着李牧,怒吼道:“给我把他抓起来……”

    蒋炳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跪在纪念碑前浑身是血的人,竟然是秦林,顿时心中一个激灵,俺叫不好,连忙三两步上去,道:“秦小王爷,我来迟了……快请起。”

    说着,他就要搀扶起秦林。

    “起?他今天,起不来了。”李牧开口,盯着蒋炳。

    “你是何人?”蒋炳那日并未去观看天剑武馆之战,所以,并不认识李牧,他眼光一扫,将李牧穿着普通,衣襟破碎,且浑身上下,并无内气波动,当下随意地道:“来人啊,给我抓起来。”

    李牧笑了:“你是何人?”

    “本官乃西城区守备衙门守备蒋炳。”蒋炳气势凌人:“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

    “你也不问问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牧又问。

    蒋炳冷笑,道:“当然不用问,既然小秦王爷说了要抓你,那你就是再有理,也要抓,得罪了小秦王爷,你就算是有一万个理由,也都罪该万死。”说着,极为不耐烦地挥手,对其他心腹将领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抓起来。”

    今日,正是他向秦林表现的机会,一定要把握好。

    五六个黑甲将领,抽出腰间报到,朝着李牧逼过来。

    李牧摇摇头:“看来,都是一路货色,我也不用多费口舌了。”

    他一拳轰出。

    轰!

    拳罡如潮。

    这几名黑甲将领,像是飓风中的稻皮一样,毫无反抗的余地,被直接一拳轰飞,瘫软委顿在地。

    “你……”蒋炳大惊。

    李牧道:“这纪念碑前,你也应该跪一跪。”说着,直接一掌拍下来。

    蒋炳激荡内气,浑身闪烁光华,内气域场激发,竟然也是宗师境巅峰的修为,殊为不弱,比之东城区守备衙门的守备将军蔡知节,在伯仲之间。

    但这种实力,在李牧的面前,却是根本不够看。

    李牧一掌拍下来,如泰山压顶,如山峦崩催,蒋炳只觉得巨力覆盖下来,根本不是他所能对抗,咔嚓一声,双臂尽断,双膝弯曲,不由自主地就跪倒在了纪念碑前,跪碎了地上的石板。

    “啊……”蒋炳惨叫,怒吼:“你竟敢对本官出手,你……”

    李牧不耐放地冷哼一声,脚尖发力。

    嗖!

    一块石块,直接激射起来,砸进了蒋炳的口中,砸碎了他一口牙,也直接砸烂了他的嘴,蒋炳还未说完的话,全部都被砸了回去。

    “死跑龙套的话,翻来覆去,都是这么几句,如果你没有什么更有营养的话,就不要在啰嗦,否则,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李牧弯下腰来,盯着惊骇莫名的蒋炳,一字一句地说完,又问道:“懂了吗?”

    蒋炳当然不懂死跑龙套是什么意思,但他懂李牧眼神中的意思。

    倒吸了一口冷气,仔细冷静下来的他,余光看到一边的秦林也死跪着不说话,突然也就明白过来了,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妈的自己表现错地方了,急匆匆来,没有搞清楚状况啊,连秦林都被打成猪头了,对方显然完全都不在乎秦林的小王爷身份,又岂会在乎自己一个小小的时分守衙门将军?

    但,这种恍然大悟,来的实在是太晚了。

    蒋炳跪在原地,强忍着手臂的疼痛,不敢再说一句话。

    李牧满意地点点头:“好了,看来你懂了。”

    然后,他扭头看向秦林,道:“你找来的第一张牌,似乎并不怎么样,让我很失望啊。”

    秦林低着头,一言不发。

    李牧就笑了:“给我把他抓起来……恩,一共是七个字,你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秦林的眼中,立刻漏出了恐惧的神色。

    李牧手掌往地面上一按,七个石子跳起来,弹射到秦林的身上。

    咔嚓咔嚓!

    七根骨头断裂。

    之前,李牧说过,要是秦林再敢多说一个字,就捏断他一根骨头。

    “啊……”秦林冷哼,咬着牙撑着,甚至连惨叫都不敢。

    现在,他是真的怕了。

    因为他觉得,自己可能是遇到了一个疯子,一个比他还狠的疯子,偏偏这个疯子,实力高的可怕,遇到这种人,真的是毫无办法,头都要被锤烂。

    很快,远处又传来一阵马蹄轰鸣之声。

    一队甲士,急匆匆而来。

    战马上跑在最前面的,是一个黑色巨塔一样的壮汉,身形魁梧的有些吓人,不是东城区分守衙门的守备蔡知节,又是谁?

    秦林今日抱了狠狠收拾李牧,也要展示自己能量的心思,所以,刚才命人传令,直接就把东南西北四大分守衙门的守备将军,都请了,这四个人,可以说是除了知府李刚之外,整个长安城中最为具有权势和兵力的人。

    李牧看到蔡知节出现,冷冷一笑。

    -------

    今晚心情不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