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435、李牧到来
    果园中。

    血海圣子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黄泥抹到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了。

    血月魔君也是一脸懵逼。

    这是什么个情况。

    “我家公子来的时候,五庄观大门已经开启了,可能是有人捷足先登。”血月魔君大声地辩解道。

    “你算是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浑身笼罩在天魔气之中的身影,直接大袖一挥,一股灭绝般的可怕力量,朝着血月魔君袭来。

    血月魔君只是觉得浑身肌体如瓷器一般几乎要被压裂,对方的实力,简直恐怖到了不可思议,根本不是他所能抵挡的。

    血海圣子掌心之中,飞出一团火焰,一扫,将这种压力直接扫灭,冷冷地道:“打狗也得看主人,天魔君,你未免太嚣张了。”

    天魔君冷笑:“朕当然有嚣张的资本,倒是你,降临下来才几日,恢复了几分功法,竟敢独吞仙果,我看你是人心不足蛇吞象,找死。”

    其他人看向血海圣子的目光,顿时也都不善。

    “仙果子,你一个,其他的,交出来。”黑衣负剑的少年开口。

    他说话的语气很怪,三个字一顿,仿佛多说一个字,都会吃亏一样,整个人冰冷的像是一块用九天玄冰雕琢而成的塑像,一股生人勿进的气息流转开来。

    “不错,看在你先到的份上,四颗仙果,你可以留一个,但是独吞却是不可能。”岳国香掌托【九龙神火罩】,说话无比的硬气,道:“你也是聪明人,不要惹众怒。”

    姐妹花也是盯着血海圣子。

    他们这些人,都是星海之中的‘老朋友’了。

    “嘿嘿,不要贪心不足啊。”巫族的小娃娃,已经骑在了那位娇艳少女的脖子里,像是普通孩子家骑大马一样,冷笑道:“四颗仙果,这是多大的机缘啊,你一个人想要独吞,先问问你身上的气运够不够,就算是你血海宗,也没有这个底气,不要自取灭亡。”

    血海圣子的内心深处,简直在骂娘。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诸位,我以血族之名发下道誓,若是我吞了仙果,别说是四颗,就算是一颗,也叫我血池干枯,万雷炼身而死,如何?”

    这下子,果园里的各方势力,也都脸色变化了。

    以宗祖的名义立下道誓,这可是星区仙宗种族最为恶毒的誓言,若是违背,下场会很惨,道誓是可以引起宇宙天地法则共鸣的,可以说是一种强有力的约束。

    难道血海圣子真的没有独吞圣果?

    “按理来说,算一算五庄观开启的时间,你的确是第一个进入果园的人,但是……”姐妹花中的姐姐步非言皱眉,旋即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道:“不好,大家快搜五庄观,如果真的不是血海圣子拿走仙果,那真正盗果的人,此时必定还走不远,也许还藏在这里不一定。”

    说完,她当机立断,第一时间退出了果园,朝着五庄观大门飞驰而去。

    众人面色都是一变。

    这是一个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千万不能在这里纠缠,被盗果的人逃了。

    “把他看住。”天魔君指着血海圣子,道:“既然不是你拿的仙果,问心无愧的话,那就不要动,在这里等着,在找到真正的盗果者之前,你不能离开我们所有人的视线。”

    十几尊黑甲天魔卫化作流影,闪烁之间,将血海圣子包围了起来。

    血海圣子心中愤怒,但却没有动弹。

    因为他也知道,在这个时候,不能惹众怒,也不是逞强耍脾气的时候,且,他也很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可以在自己之前,将仙果盗走,他也想得到仙果。

    仙果,比什么都重要。

    五庄观大门口,清风等人正在急速奔逃。

    在【太上镇魔大阵】的作用下,五庄观方圆数万里之内,已经没有人可以凌空飞行,只能在地面上奔走,他们的速度并不算是快。

    突然,一道剑光,从天而降,在明月几人的面前,斩开一道数十丈深、十米多宽的巨大裂缝,将他们的去路直接斩断了。

    “留下来。”

    背负长剑的黑衣冷峻少年,速度极快,超越了明月四人,释放出排山倒海的气息,将他们阻住。

    明月四人,身形一转,毫不犹豫地朝着另外一侧方向逃去。

    “此路不通。”一个巨大的白玉掌印落下来,直接将地面震出一个宛如大渊一样的掌印,断绝了这一侧的路线。

    姐妹花出现了。

    清风明月四人毫不迟疑,又向西北方狂奔。

    “留下来吧。”丝丝缕缕的天魔气流转,宛如一道黑色的墙,将去路阻住,可怕的腐蚀气息流转,隔绝了一切。

    清风明月又换方向,

    “呵呵,果然是有小贼,天一宫岳国香在此,滚回去。”一缕剑芒闪烁,漫天剑光流转,岳国香现身,又挡住了一个方向。

    最终,清风明月被围困在了最中间。

    逃不掉了。

    “咦?竟然是这个星球土著的气息,也不对,这只猴子不是土著,咦,还是不对,这个女娃娃……”巫族小娃娃骑在明艳少女的背上,眼睛里流转着奇异的光彩,神色有些惊讶。

    他以巫族神通之瞳,看得出来,袁吼的本相是猴子,不是这一方天地的生灵,有一缕仙气,而王诗雨则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至于清风明月,气息也很古怪,看似是这个星球的土著,但仔细一算,却又有其他因果。

    这让巫族小娃娃有点儿错乱。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天魔君浑身笼罩在黑色的天魔气中,一对眸光仿佛是烈焰一样射出来,落在了四人的身上,道:“为何能够提前进入五庄观?”

    这是他们想不通的问题。

    五庄观有圣力和魔力双重压制,圣魔此消彼长,相互牵制,千年之后,唯有特定的时间,大门才开启。

    他们刚才虽然有前有后,但都是在第一时间赶来,却被人抢先,这说明,在英仙星区的巨头们推算出来的这个特定时间之前,这四个土著已经进来了。

    不符合逻辑。

    清风明月四人没有说话。

    就算是呆萌迷糊小明月,也明白,现在情况麻烦了。

    “不管是来自于哪里,不管是谁,仙果必定是被这四个小贼盗走。不要再问那些没有意义的问题了。”岳国香神色阴狠,盯着四人,道:“仙果呢,交出来。”

    “不错,仙果拿出来。”黑杖姥姥阴测测地道。

    明月呸了一口:“好狗不挡道,让开。”

    远处,血海圣子和血月魔君走了出来。

    血月魔君看到明月、王诗雨,立刻就认了出来,当日他策划的丐帮之战,最终被李牧所破坏,他自己也被李牧惊走,不过,在离开之前,他隔着老远,看到了明月成为丐帮帮主。

    不过,他没有说话,假装谁都不认识一样。

    “直接拿下来拷问。”岳国香直接出手,数道剑光,朝着清风明月等人的四肢斩去,想要先削掉他们的腿脚,免得逃跑了。

    步非言一抬手,掌印拍散了剑光。

    “你……什么意思?”岳国香怒视过去。

    “呜呜呜……”被封住了嘴巴的妹妹,直接抽出比自己个头还高的长刀,对着岳国香比划,一副你说话客气一点不然小心老娘砍死你的架势,像是一只好斗的小母鸡。

    而步非言则没有说话,微笑着看向四人,目光最终落在明月的身上,微微一笑,很亲切地道:“小妹妹,告诉姐姐,是不是你们拿了仙果?”

    明月看着她:“给谁当姐姐呢?你配吗?”

    “呜呜呜……”妹妹直接挥舞着长刀就砍过来了。

    步非言反手一巴掌,直接将妹妹拍的趴在地上,然后回头,依旧和蔼地对明月道:“那四颗仙果呢,对我们这些人很重要,只要你把它们交出来,姐姐可以保证,不会为难你们,放你们离开。”

    明月眼睛一亮,道:“真的?”

    步非言道:“一定。”

    明月道:“那好,你放他们三个走,我留下来,等他们走远安全了,我就告诉你果子去哪里了,怎么样?”

    步非言皱了皱眉。

    她选择向明月套话,是觉得这个丫头,和自己那个傻妹妹有点儿像,尤其是气质上,都是迷糊呆萌类型的,应该比较好哄,但是对方抛出来的这条件……

    “不用问了,仙果你们被吃掉了。”一直没有开口的血海圣子走过来,神色沉郁地道:“诸位可以仔细观察,这几人的身上,有仙果树的气息。”

    众人心中都一沉,仔细看时,果然都有了发现。

    这四个土著中,尤其是猴子和两个小娃娃,身上的仙力气息简直浓郁的令人发指,像是人形宝药一样,之前他们太过于急躁,全部心思都放在追查仙果上,没有往这方面想,但是现在一看……

    “该死啊。”

    “竟然被土著吃掉了。”

    “不……”

    各方人马,顿时暴怒而又绝望,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巫族娃娃突然嘿嘿一笑,道:“没有关系,他们肉体凡胎,消化不了仙果的药力,仙力全部都积聚在体内,现在他们的肉身,就像是仙果一样,只要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就等于是服下仙果一样。”

    他说话时,看向清风明月四人的眼神中,已经充满了炙热和贪婪,舔着嘴唇,像是看到了美味一样。

    这句话,一下子就提醒了众人。

    霎时间,大部分人看向明月四人的眼神,就已经不像是在看着大活人,而像是野兽在看着落入陷阱中的猎物一样。

    “这下也好,我们都不用争了。”岳国香阴阴一笑,道:“像是杀猪一样,每个人分几斤肉,很好分,嘿嘿。”

    他天性残忍。

    天魔君冷哼道:“我要一个完整的。”

    “吃人肉,不太好。”黑衣负剑冰冷少年皱眉:“我这边,要活的。”黑杖老妪不说话,以少年马首是瞻,显然是这黑衣负剑冰冷少年的下属。

    “那就只好打一场了。”血海圣子舔着嘴唇,道:“其实你们如果不介意,我只要他们的鲜血就可以了。”

    步非言皱皱眉。

    这不是她希望看到的场面,而妹妹此时晕晕乎乎地从地上爬起来,嘴里呜呜咽咽地说着什么,她随手就解了妹妹的【禁言咒】。

    “你们有没有人性,竟然要吃人?既然仙果被他们吃了,那就说明,机缘是他们的。”终于能说话的小大人妹妹,拄着长刀,无比严肃认真地说道。

    步非言笑了笑,没有说话。

    黑杖姥姥阴笑道:“你要是不想吃人,那就滚出五庄观,也没有人拦着你。”

    “老疯婆你这是找死,信不信我几刀砍死你。”妹妹暴跳如雷。

    这时,岳国香突然身形一动,直接就动手了,抬手一指,一道剑气破空而出,直接朝着明月刺去,就要杀人夺肉。

    “小心。”袁吼提醒,身形一动,挡在明月的前面。

    一根金色的棍子,出现在猴子的手中,全力劈出,轰在那一道剑气上,肉眼可见的气爆波动荡漾开来,猴子被震的倒飞出去,口吐鲜血。

    他虽然修炼【八九玄功】和道术,但毕竟时日尚浅,如何能够与已经恢复了实力的岳国香对抗?

    “你找死。”明月暴怒,催动【青天种白莲】异象图,大道气机流转,白莲哗啦啦地摆动莲叶,气机宛如大道磨盘一样,朝着岳国香碾压过去。

    “嗯?大道星图?”天魔君惊讶,旋即冷笑:“可惜修为境界太低……天魔手,给我破。”他出手,一掌拍出,天魔气震荡,化作一只大手,直接拍在【青天种白莲】异象图上,将异象图拍碎了。

    明月身形一晃,面色苍白,嘴角溢出血迹。

    境界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与此同时,血海圣子,还有巫族的小娃娃,也都出手了,分别朝着清风、袁吼等出手,像是在争夺猎物一样。

    “到我身边来。”清风一把拉过王诗雨,轮椅上一个机括一按,瞬间无数道玉色光点,就飞了出去,轰轰轰,直接在空中爆开,恐怖的力量席卷。

    是李牧研究出来的玉诀紫金轰天雷加强版。

    但这种东西,对于圣者,或许有一点威胁,对于眼前这些星河修者们来说,却只起到了相当于烟.雾.弹的作用,天魔君一挥手,一阵劲气澎湃,就将所有的雷暴全部都吹散。

    他大手一伸,朝着清风抓去。

    清风面色苍白,但手掌在轮椅机括上又一按,一道亮光,宛如沧月,骤然从轮椅扶手上抱出去,直刺天魔君的眉心。

    天魔君冷哼一声,收手,一拍,亮光被他抓在手中,却是一枚道器级别的刺刀,被他随手捏碎了。

    清风拉着王诗雨,催动轮椅,急速地后退。

    “噗……”袁吼张口喷出一道鲜血,他的背后被黑杖姥姥偷袭,一杖打断了不知道多少根骨头,若非是【八九玄功】厉害,只怕已经是粉身碎骨了。

    明月也惨呼一声,被岳国香一剑几乎斩下了左肩,【青天种白莲】异象图也被一剑劈开,双方的境界,差距死在是太大了。

    “不要管我,你们快走。”王诗雨大呼。

    她此时已经完全搞不清楚状况,平常人的视觉神经和反应速度,已经跟不上周围人的速度,无法捕捉到人影,一种成为了累赘的心理悠然而生,只是本能地大呼。

    “谁都走不了。”血海圣子冷笑。

    “过来吧。”天魔君大手一伸,再次施展天魔手,符文法则流转,禁锢周围的空间,直接朝着王诗雨抓去,想要将她和清风都撅过来。

    清风施展精神力秘术,一层无形的空气壁障,横档在两人的身前,似是沼泽,陷住了天魔君的手。

    但也只是稍微阻碍。

    “这种小伎俩也想要挡住我?”天魔君猛然发力,这一层精神力空气壁障瞬间破碎。

    清风张口喷出一道血箭,面色瞬间蜡黄犹如薄金一般。

    天魔手几乎是在一瞬间,就要拧住王诗雨的脖子。

    “死。”

    天魔君不介意杀人,他只需要夺取鲜血和尸体而已。

    但却在这一瞬间,突然之间,意外的变化出现了。

    一个身影,快如闪电,如鬼魅一般插入到了战场之中,一拳就印在了天魔君的天魔手上。

    轰地一声。

    “是谁?”天魔君大骇。

    他只觉得难以形容的恐怖力量排山倒海而来,出拳的右臂咔嚓一声,骨头不知道断裂成为了多少根,他喉头一甜,张口喷出一道魔血,飞跌了出去。

    而那身影,却是潇洒至极,接着反震之力后退,手中骤然出现一柄长刀,反手一斩,将天一宫岳国香的剑芒格挡,人影交错之间,刀势再变,血光迸现,岳国香惨呼声中,握剑的手臂直接被斩断,坠落地面……

    “什么人?”岳国香都没有反应过来。

    而那身影却是不停,宛如闪电一般,反手又是一刀,刀光如匹练一般劈开虚空,斩向黑杖姥姥。

    黑杖姥姥挥杖格挡,但却见那一道刀光,竟是瞬间一化为二,二化为四,四分为八,八分为十六,次第分裂,等到降临在她身上的时候,已经是漫天滚滚刀光,似是鹅毛大雪一样……

    “啊……”她惨呼,瞬间两条手臂一条腿就被斩落。

    这时,一道黑色剑光骤然炸起,格挡刀。

    叮叮叮叮!

    密密麻麻火星溅射之中,黑衣负剑冰冷少年的眼神璀璨明亮宛如暗夜星辰一般,这是一种遇到了对手的欣喜。

    然而刀光又是一闪,那身影并不想要纠缠,急退,漫天刀光斩向了血海圣子。

    血海圣子惊怒的面色被刀光照映的明亮,他原本已经快要抓住明月,但此时,不敢正面缨其锋芒,却被逼的退,再退,再退,一直退……

    数大高手,瞬息之间,尽数都被逼退。

    什么人?

    实力如此可怕?

    众人稳住身形,定睛看去。

    “一群辣鸡,欺负小孩子小动物和不会武功的女人,算是什么英雄?”中圈里,横刀而立的白衣短发少年冷笑。

    他宛如天神降临一样,几招之间,就化解了所有的危局,将清风明月袁吼还有王诗雨四人,从危机之中救出来,将他们保护在了身后。

    “公子爷。”

    “主人!”

    “牧哥!”

    清风明月、袁吼和王诗雨,几乎是在同时惊喜地欢呼出声。

    李牧向他们丢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

    “李牧!”岳国香拾起断臂,安装在自己的肩上,面色阴冷而又怨毒。

    他认出来,突然出现的人,正是他恨毒到了极点的仇人李牧。

    “李牧,今日群雄毕至,你还想要逞凶吗?”血海圣子大呼,同时悄悄后退,拉开安全距离,很警惕。

    天魔君浑身黑色魔气缭绕,看不清楚面目,但声音却也是无比阴毒,杀气腾腾地冷哼道:“原来你就是李牧,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黑杖姥姥宛如杀猪一般惨叫,四肢被削掉了三个,黑衣负剑冰冷少年丢给她嘴边一颗丹药,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李牧,一副见猎心喜跃跃欲试的姿态。

    “你很强。”黑衣负剑少年道。

    “是你这个强盗流氓?”姐妹花中的小大人妹妹眼睛放光,道:“没想到你还是个侠士?英雄救美?这算是什么意思?你难道这么快就喜欢上了别的女人,那我姐姐怎么办?你从我姐姐身上摸走了那么多的宝贝,难道不打算负责吗?”

    步非言立刻就施展了一个【禁言咒】。

    “呜呜,呜呜呜呜……”妹妹大呼,用鼻子发音,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李牧直接无语。

    不过,这一对姐妹,刚才没有参加围攻清风明月四人,倒也算是有点儿人性。

    “嘿嘿,这一回,你是自投罗网了。”巫族娃娃冷笑,骑在明艳少女的脖子里,姿势显得非常的诡异。

    李牧手握着轮回刀,横在胸前,不屑地道:“就凭你们这些土鸡瓦狗的战五渣?一起上吧,老子赶时间。”

    “狂妄。”岳国香接上了断臂,掌心之中,直接托起【九龙神火罩】,道:“今日,就让你死在我的法宝……”

    话音未落。

    嗖!

    一道闪电,毫无征兆地从空中掠过,直接刺穿了岳国香的手臂,惨叫声中,【九龙神火罩】直接被闪电中的人影夺走,同时,就看那人影交错而过的时候,反手用一面扇子一扇。

    哗啦!

    一团五色火焰一卷,将岳国香直接卷住,还未等他发出惨叫,就像是被烈焰舔舐的薄纸一样,一尊恢复了实力的生死桥境界修者,就化作了一蓬飞灰!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实在是太快,加之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李牧的身上,竟是一直等到岳国香死了,其他修者才反应过来。

    ----------

    二合一了,因为明天要开车回老家,所以都在路上,熬夜把这两章都写出来,大家明天起床就可以看到了。

    明天看情况,如果路上顺利,回去的早,就可以再写点,如果时间来不及,就只有这两章了。

    感谢书友20784090、书友55065359、狂刀盟二师兄三位大大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