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399、血海降临
    接下来的几日时间里,八贤王一直都想要找时间与李牧谈一谈,转达北宋人皇陛下的善意,然而李牧一直都处于闭关之中,不出密室半步,让他也只能是无可奈何,偶尔在王诗雨耳边提几句,对于小丫头明月、清风、袁吼更是竭尽所能地释放善意,先影响李牧身边的人吧。

    随着各种消息,不断地从全国传来,八贤王又忙碌了起来。

    局势对于北宋皇室来说,依然不乐观。

    因为晋王死后,其封地、疆域、军队和势力的确是随之瓦解,但占据着道义制高点的北宋皇室,非但没有能够如一开始所期待的那样,将晋王系的力量都收入囊中,反而是让其他一些反王趁机扩大了势力,尤其是翼王赵冲,得到了几乎整个耀威军,实力大涨,比以前的晋王更难对付。

    与此同时,北宋各地更是频频爆发出一些动乱。

    帝国的局势,非但没有因晋王之死而扭转,反而是沉珂难医的老人一样,一步一步地滑入深渊,千疮百孔,令北宋人皇和一干大臣们,天天如火烧眉毛一样,着急上火。

    八贤王频繁地往返皇宫与王府,忙的不可开交。

    千年帝国,阴云笼罩。

    而作为昔日的护国神宗,青城派的内讧逐渐平息,道灵真人掌握大权已经成为了定居,但,这位武道界的新贵,对于北宋皇室的态度,不冷不热,人皇数十次地派出使者,进行一些利益交换,希望得到神宗的支持,但一直都处于讨价还价的阶段,神宗开出的条件,也一次比一次更加苛刻,北宋人皇震怒,但是,却无可奈何。

    而与神宗之间的关系的不睦,则使得北宋皇室在面对反王的时候,就更加没有底气。

    风雨飘摇中的末代皇族,倍感凄凉。

    而越是如此,八贤王就越发地希望,可以将李牧留在北宋。

    毕竟,当初的晋王何其张狂,但是在李牧一刀之下,还不是烟消云散?

    眼前的这些反王也是如此,在李牧的面前,如土鸡瓦狗一样,只要李牧肯为北宋皇族效力,不,或者说是合作,那北宋皇族的地位,瞬间就会变得稳如泰山。

    ……

    重新加固了封印阵法的密室中,李牧在修习真武拳。

    先天功突破第三层,滋养肉身、恢复肉身的效果暴增,意味着,李牧可以尝试真武拳的第五式【千叠浪】了。

    之前,李牧尝试过修炼这一式。

    但,每次拳势才施展到一半,肉身就不堪负荷,只能停止,哪怕是之后,李牧将【揽雀尾】大成,亦是如此。

    此时,李牧依旧是有些勉强地施展这一招拳势。

    他以一个古怪的姿势站立,动作缓慢,宛如蜗牛移动一样,而他裸露在外的身躯,肌肉上一颗颗血珠沁出来,有些地方肌肉直接撕裂,肉中的骨骼,也是出现了骨裂。

    【真武拳】的修炼,对于肉身的要求,实在是变态到了极点,看似普通的招式,肉身负荷却令人难以置信。

    李牧以前在地球上时,十八式真武拳挥洒自如,简直和做广播体操一样,但是一旦真正入门,竟然是生出了这样的诡异变化,令李牧到现在一直都想不通。

    如今,先天功进入第三层,李牧强行推动这一招。

    因为老神棍曾经说过,真武拳前四式是基础,从第五式开始,才是真正的仙道拳法,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李牧这些日子,越发感觉到,这个世界天地之中,蕴含着越来越浓郁的杀机。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人发杀机,天地反复。

    如今的这个星球,早就是‘人发杀机’,圣者连续陨落,九极中人都陨落了数个,旧时代的武道秩序一去不复发,这种环境下,大圣也将逐渐变得不再是无敌和不死的象征。

    而下一个阶段,就是‘地发杀机’了。

    那个时候,将会更加恐怖。

    李牧有一种预感,如果不尽快提升实力,将会有大麻烦。

    所以,他希望将仙道之拳修炼成功。

    真武拳第五式【千浪叠】,是李牧心目之中的新底牌。

    终于,花费了整整一个时辰,李牧勉强完成了【千浪叠】的整个动作,强行修炼的结果,是李牧全身上下皮开肉绽,骨头不知道断裂了多少根,其中痛苦,简直难以形容。

    好在李牧已经习惯。

    他维持这站立姿势,运转先天功,修复伤势。

    一盏茶功夫,伤势尽复。

    然后,继续。

    身体不断地被撕裂,然后不断地愈合。

    这个过程,就像是炼钢打铁一样,不断地通过淬火、打锻、浸水、叠打,反反复复,才能真正打出上好的钢铁,人体修炼,亦如炼钢一样,反复淬炼,才能更进一步。

    本来李牧如今的肉体力量和强度,都已经是匪夷所思,一般兵器、功法和力量,都难伤其身躯,唯有像是与【帝刀】应山雪鹰这样的强者对战时,才会受伤,所以想要淬炼身体,已经变得很难,而真武拳则是正好弥补了这个缺陷,让李牧的肉身强度,有了进一步提升的可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时间,李牧渐渐地觉得,施展【千浪叠】越来越纯熟,那种生涩之感消失,疼痛撕裂亦是逐渐地退去。

    他知道,自己就快要练成这一式真正的仙道之拳了。

    ……

    ……

    “这就是你炼出来的东西?”

    明月看着眼前一双精致的白色小靴子,看不出来什么材料,但却颇为好看,亦有一丝丝的阵纹流转,那是李牧传授的道术的威能。

    “恩,星辰矿石打造,以后不要赤脚了。”清风点点头。

    明月笑嘻嘻地将白色靴子穿上,试了试,很合脚,而且非常舒适,宛如布帛一样,轻如无物,丝毫看不出来是金属矿打造。

    “还有外衣……”清风取出一件白色绣青纹的长裙,道:“其内有阵法,精神力祭炼之后,可大可小,是初成品,

    “挺好的,嘻嘻,不过,别人钻研炼金术,打造的都是刀剑铠甲,为何你竟然打造衣服鞋子?”明月笑嘻嘻地取笑道。

    “打打杀杀,不是生活。”清风微笑道:“我只想要身边的人,都活的好好的,而不是打打杀杀。”

    明月又将裙子以就精神力祭炼了,心念一动,就出现在了身上,感觉很不错,亦可增加防御,虽然说以她如今的力量,这点儿防御不算是什么,但这可是清风花费了这么长时间祭炼的呢。

    “不打打杀杀,就活不好。”明月道:“公子说过,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而已。”

    清风点头道:“负重前行的就是公子,我所能做的,就是在静好的岁月中,为公子分担一些生活上的小麻烦。”

    明月托着下巴想了想,黑水晶一样的大眼睛里,溢出了笑意,道:“反正清风哥你这么聪明,说什么都是对的。”

    “你叫我清风哥?”清风瞪大了眼睛,很是意外。

    明月点头,眼睛眯成了两个弯月亮:“是呀。”

    清风本想问一句,以前你不都是叫我‘臭小子’,自称是姐吗,怎么现在突然叫哥了,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不过,他忍住了。

    “挺好的。”清风嘴角翘起了一丝好看的弧度。

    他本来就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郎。

    分离一年多时间再相聚,他隐约感觉到,明月变了,虽然依然是迷糊天然呆,但终归一些东西在她心中的位置,提升了,或者说,她知道珍惜了。

    “还有一些东西没有弄完,我继续了。”清风回到了他的实验室中。

    明月本想跟进去,但一想自己真的进去了,只怕是忍不住要问这问那,动这动那,打扰了清风的炼金过程,倒是其次,最怕的是不小心鼓捣出来爆炸……想起几天之前自己已经炸过两个清风的实验室,虽然清风从来不抱怨一句,但还是算了吧。

    她坐在实验室门口,无聊地数蚂蚁,这时,王诗雨跑来,道:“小明月,看到将军了吗?”

    明月抬着头,噘着嘴,道:“叫我帮主。”

    她对这个郡主,没有恶感,但也没有好感。

    王诗雨一愣,道:“嘻嘻,明月帮主,看到哈士奇了吗?”

    “没有。”明月道。

    王诗雨:“……”

    这可就奇怪了啊。

    自从两天之前,将梁智弹飞之后,哈士奇窜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她派人在各处都找了,竟然是找不到,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她有点儿担忧。

    ……

    ……

    “参见圣子。”

    北宋,帝都临安城之中,一处水域之下的地底宫殿里,血色弥漫,一众血月帮的弟子,跪倒在一片血池之前,【血月魔君】距离血池最近,脸上带着迫切的表情。

    咕噜咕噜。

    血池翻滚,像是一池开水一样,沸腾着。

    一根根白骨、头颅,在血水之中翻滚。

    最终,一种神秘的力量降临,白骨自动组合成为一具骷髅,然后凝聚血水,再然后,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从血池里,一步一步地走了出来。

    之间池中的血水朝着他汇集而来,汇入到了他的身躯之中,血色氤氲散去,一个鲜红色长发,赤红色皮肤的魁梧男子,缓缓现出身形。

    他伸出毒蛇一样的分叉信子,眼睛里流淌着冰冷残忍的光芒:“削掉了三分之一的元神,损坏了肉身,我终于降临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个人留下来的秘宝,归我了,哈哈哈哈……”

    男子看向跪了一地的血月帮弟子,目光落在了血月魔君的身上,道:“你就是那个祭献的奴仆吧,黑炎和血眼两个人呢?让他们来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