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386、道法自然
    李牧只觉得,整个人浑浑噩噩,精神力信马由缰地飞散出去,竟是来到了一片无边无垠的空间里,上下左右无边际,亦无时间之感,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思维难以集中。

    这种感觉,诡异到了极点,妙在心头,只觉得有一种难言的喜悦,就如西游记之中,孙大圣听菩提老祖讲课,听到了极致处,只觉得喜不自胜眉开眼笑一样,但要说具体喜在哪里,却又说不出来。

    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这就是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

    一瞬之后——

    “老同学,老同学……”

    耳边突然又传来遥远又非常熟悉的声音。

    李牧心中一惊,猛然回过神来。

    却是王诗雨在旁边关切地看着他。

    “汪,人宠,你魔怔了吗?”哈士奇将军一脸鄙夷地看着李牧,道:“对着一头石雕青牛,也能连续看一个小时,你是不是傻啊。”

    李牧讶然:“我看了一个小时?”

    王诗雨略带关切地道:“是啊,你刚才盯着这石碑,一副神游天外的样子,好似是丢了魂一样,一会儿眉开眼笑,一会儿愁眉苦脸,一会儿要哭出来,一会儿又怒意澎湃,整整一个小时啊,一开始我以为你是在悟道,没有敢打扰你,但是看你的表情,越来越不对劲,所以才……”

    说道这里,王诗雨一脸忐忑和歉意地道:“老同学,我不会是坏了你的机缘吧?”

    她也是看过武侠小说的,且,来到这个时候,听到王府的侍卫们,也都会说起武道上的事情,对于入定啊、顿悟的之类的,略有耳闻。

    李牧摇摇头,道:“没事,也是时间到了,所以我才能退出来。”否则,以王诗雨毫无武道力量的声音,又怎么可以把他从暗中玄之又玄的奇妙状态之中惊醒出来。

    只是,刚才自己的感官之中,分明只有一瞬时间而已,想不到外界竟然是过了一个小时。

    王诗雨闻言,松了一口气,笑道:“那就好……对了,那石碑上,到底有什么?”

    她很好奇,也很羡慕。

    同样的青牛负碑,上面的文字,她每一次随着义父来道隐寺烧香的时候,都看到过,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应,而李牧只是第一次来,一眼看到,就进入了一种顿悟状态……真是气人啊。

    李牧将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道:“这青牛石碑很古怪,尤其是这一行字,竟然可以引动我的心神。”他的精神力,浩瀚如海,以【先天功】修炼出来,更是远超一般的圣者,但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引入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之中,这青牛石碑简直是恐怖。

    不过,但他再去看那一行字的时候,却发现了怪事。

    石碑的背面,那道德经的第一章文字,竟然是已经消失不见了,碑面平平整整,石纹肌理俨然,充满了风吹雨打的痕迹,仿佛刚才那些字迹是幻觉一样。

    王诗雨也发现了不对劲:“咦?字没有了。”

    她跑过去,用手摸了摸石碑的背面,很是惊讶地道:“好像从来都没有那一行字一样,石面粗糙,这是怎么回事?老同学,你快感受一下,刚才入定,有没有收获?”

    “似乎是没有什么……”李牧下意识地说着,精神力内视,突然面色一怔,脸上浮现出古怪之之色。

    “怎么了?”王诗雨看向他。

    李牧没有说话,而是一抬手。

    十米之外,一颗五六人合抱的参天古树,无声无息地化作二三十断,切口光滑犹如镜面一般,然后被风一吹,呼啦化作团团火焰,微微一闪,就瞬间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汪?!”哈士奇将军跳了起来。

    “哇,这么厉害?”王诗雨也惊讶。

    两人一狗,来到了这可参天古树所在的位置。

    只见地面上一个大坑,低头一看,却是树根都已经被焚烧为灰烬飘散,而原先这些树根的位置,则是一道道大大小小的孔洞,似是巨型蚂蚁洞一样,弯弯曲曲,便是一些戏如发丝一样的根须孔洞,也清晰可见。

    一缕缕的热气,从这下孔洞中冒出来。

    王诗雨和哈士奇一人一狗,看向李牧。

    李牧也惊讶。

    这是他之前潜心推演的【先天无形破体刀意】第一层的杀伤力啊。

    刚才那抬手一刀,发出的刀意,已经基本上是无形无色的状态了。

    刀意初成!

    李牧心中欢喜,没想到,这样误打误撞,就有了如此惊人的收获。

    定然与刚才青牛石碑上道德经第一篇文字有关。

    李牧静心体会。

    一道道先天无形破体刀意在他的操控之下,虚斩虚空,操控施展逐渐变得纯熟了起来,一念之间,便可分出六道先天无形破体刀意,与虚实之间转化,斩发惊人,亦可将李牧自己所创的【风云六刀】刀法,融入进去,以刀意施展刀法。

    “果然是厉害。”

    他的脸上,露出了惊喜之色。

    地球上先贤都已经承认【道德经】乃是万经之王,后世诸多的经文典籍,都是在【道德经】的基础上衍化出来,这仅仅是第一章的一段经文而已,一眼之下,竟然让着自己刀意初成。

    李牧突然就对这座【道德殿】之中其他的藏品,来了兴趣。

    王诗雨说过,昔日这里曾经储藏着诸多的贡品和纪元前的遗迹物品,如果李牧猜的不错,应该是当初先圣老子所留下来的一些东西,如果能够得到这些东西,说不定,自己就可以将【先天无形破体刀意】臻至圆满。

    虽然说,【先天无形破体刀意】乃是攻伐杀敌之术,与境界无关,但多一门保命的手段,也是一个底牌,李牧如今又【五帝长生经】在手,又有【先天功】,境界的提升并不难,难的正是找到属于自己的战技。

    况且,老子在这座青牛石碑上,留下了【道德经】第一章,那道德经的其他章,说不定就在那些纪元前的遗迹物品之中,那可是老子亲自留下的【道德经】啊,与后世地球上的普通誊抄经文必定是不同,说不定,对于李牧的修为,也有着大增益。

    这一瞬间,李牧下定了决心,要去宋都临安城中看看。

    因为按照王诗雨的说法,储藏着纪元前遗迹物品的太一宫,就在临安城之中。

    他又在整个道德殿的内外搜寻了一阵,甚至以天眼来观察,再无收获,看来这里的东西,应该是都被搬空了。

    李牧在大殿面前,鞠躬行礼,然后才离开。

    回到前面精舍的时候,八贤王已经休息完毕,正在与赵霁喝茶谈话。

    看到李牧两人回来,八贤王笑道:“回来了,哈哈,去道德殿了吧?以前,雨儿每一次来到道隐寺,都要去道德殿坐一坐看一看,说那里有她家乡的痕迹,但问起她家乡到底在哪里,却又不说,李圣与雨儿是同乡,老夫不用猜,都知道,您必定是会对道德殿感兴趣。”

    李牧笑道:“是啊,睹物思人,的确是有一些兴趣,对了,不知道王爷接下来有何打算?”

    八贤王道:“老夫要尽快返回临安城,晋王已死,局势必定是大乱,其他七路反王肯定会争夺晋王的势力,老夫希望可以帮助人皇出击,抢先收复晋王封地,在逐一击破其他七路反王,让我大宋结束纷乱局面,老百姓都重新过上安稳的日子。”

    说起晋王之死,八贤王也是感慨万千。

    让北宋皇室头疼无比的这个强势反王,在圣人的面前,却如一蝼蚁一样,被轻松杀死,这便是巅峰武道强者的威力啊,为何以前九极中人可以镇压一大帝国的气运,便是这个原因。

    如果李牧可以留在北宋,为皇室效力的话,那数日之间,就可以平定叛乱吧。

    八贤王的心中,是有这样的期待的。

    但同时他也很明白,圣人地位何其尊崇,哪里这么容易拉拢?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位义女,似乎与李牧情投意合,如果在这方面做点儿文章,是不是可以将李牧留在北宋呢?

    “既然如此,不如让我送王爷回去吧,正好,我亦有心前往临安城,一览宋都的繁华风采。”李牧道。

    八贤王大喜,道:“哈哈,太好了,有劳李圣了。”

    这可是正瞌睡有人送枕头,只要李牧愿意去临安城,就有拉拢的机会了。

    王诗雨在一边笑嘻嘻地看着李牧,她知道李牧心中大概的盘算,不过,没有点出来。

    李牧命袁吼去寻白鹤。

    很快,八贤王等人震撼的目光之中,巨型白鹤从天而降。

    一番安排之后,李牧带着八贤王、赵霁、王诗雨等十几人,一起离道隐寺,而其他一些八贤王的侍卫亲随等等,则是自行返回。

    道隐寺观主道勤真人,在大门口,目送众人离去。

    原本热闹的道隐寺,重新恢复了幽静。

    “观主,那青牛石碑上的天书文字消失了。”一位眉清目秀的小道长走来,看模样也不过是十岁左右,奶声奶气,低声地提醒道。

    道勤真人点点头,道:“是啊,终于消失了……这一天,总算是来了。”

    “观主,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小道士眼睛黑亮,容貌俊秀,表情有着远超常人的冷静。

    道勤真人道:“让诚字辈以下的弟子们,都下山去吧,如今天下大乱,我辈道门弟子,正该谨遵祖师之训,下山救世救人了。”

    “弟子遵命。”小道士转身离去。

    道勤真人站在道隐寺的大门口,看着牛头山下一望无际的碧波如海,已经逐渐是深秋时分了,用不了多久,便会秋风萧瑟,这生机勃勃的碧绿之海就会成为一片枯黄落叶飘零之地。

    道门,盛世归隐深山,乱世下山救人。

    这是宗旨。

    很快,许多收拾好了行囊的道士们,从道观里走出来。

    有已经白发如雪的耄耋老人,也有面带稚色的少年,才不过十四五岁而已,其中就包括李牧之前看到在水塘边踩水车的少年倒是,当然,也有一百多名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身穿着浆洗的干干净净的补丁道袍。

    他们全身上下,所有的行李,也只有一个装着干粮、清水和衣被的小行囊,以及一根用来防身的铁木戒棍。

    道隐寺的道人,也都是武道高手。

    道士们走过来,眼眶微红,忍着泪,向道勤真人行礼,然后默默地转身,踏上了下山路,走向了不同的方向,在路上,他们彼此之间也行礼,然后分别在这深秋的青山绿水之中。

    道勤真人一一还礼。

    此一去,山高路远,尘世茫茫,乃是去乱世之中应劫。

    纵然身负降龙伏虎之力,然则这红尘杀劫可怕,今日下山的弟子们,最终,能有几人回?

    之前说话的那位俊秀年轻小道士,在人群的最后,背着行囊走出来,眼睛红红的,有着泪花儿闪烁,在道勤真人面前,也行了一礼,道:“观主,弟子去了,观主保重。”

    道勤真人叹了一口气,道:“玄机子,你就留在道隐寺吧。”

    “啊?师兄们都去了,我也是诚字辈以下,我……”小道士显然很意外。

    道勤真人笑着道:“你留在道隐寺,若是天下安定了,你的师兄弟们都回来,岂能没有一个开门迎接的人?”

    小道士一阵,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颤声道:“观主,您和师叔他们……也要离开?”

    道勤真人点点头:“我们亦有必须要去完成的使命啊,道门之劫,我们岂能偏安一隅。”

    “可是……”小道士玄机子的心中,惶恐悲痛到了极点,道:“可是这样一来,我们道隐寺,岂不是……空了?”

    道勤真人微笑道:“这不还有你吗?”

    玄机子顿时泪如雨下。

    观主突然改变了主意,将他留下来,又这样说,分明是预感到了即将去做的事情的大危险,所以并无把握活着回来,可是这天下,若是观主想要逃,还有什么人可以挡住他和师叔们?观主竟是抱着死志!

    “观主,我……”玄机子还想要说什么。

    道勤轻轻地抚了抚他的头顶,道:“痴儿,神州大陆道门一脉,说不定,就要靠你传下去了,记得封山之后,勤修道法,不要再贪玩,你天资聪慧,与道门有缘……”

    说完,他身形化作一道流光,直接消失。

    同时,道隐寺之中,亦有数十道流光升腾而起,冲向天穹,转眼就消失在了远处的天边。

    “观主,师叔……呜呜。”玄机子在大门前,泪如雨下。

    偌大的道隐寺,从此之后,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了啊。

    他孤零零地站在门口,呆了许久,最终,缓缓地转身,朝着道隐寺大门里走去。

    “我会好好地守住这一片山门的,师兄弟们,他们一定会回来,只要门口的钟声响起,我一定会第一时间来开门……还有观主,师叔们,他们也一定会回来的。”

    玄机子擦着眼泪,大声地对自己说。

    轰隆!

    道隐寺大门关闭。

    一层层的无形涟漪荡漾开来,千年阵法这一刻启动,青砖绿瓦,砖木建筑隐于虚空之中,逐渐消失,这座千年古刹就此彻底封闭,唯有一口锈迹斑斑的大铁钟,挂在一颗老松树下。

    钟身上,有四个字——

    道法自然。

    --------

    刀子对于道士,其实是有一种特别的喜爱的,觉得道教,才是我中华土生土长的宗教。当然,也并无对立其他宗教的意思。

    今天在公众微信号上,抽奖送出两个从南山寺求来的开光加持的金镶玉的转运珠,大家快去关注一波,碰碰运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