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182、血月总舵

第二卷 傲啸无敌 182、血月总舵

 
    “到底什么事情,还不快说?”

    钱护法怒道。

    “这……”那探子没想到,李牧竟然这么快就来到了闻圣斋,已经胆战心惊。

    他负责在天剑武馆收集信息,比武的最后时刻,李牧一拳秒杀天剑上人,他也被震撼,再三确认之后,才从拥挤的人潮中,挤出来,耽误了一点时间,一路赶回来传讯,却没有想到,李牧竟然提前他一步,出现在了这里。

    “说。”钱护法怒了。

    “是,回禀钱护法,天剑上人战死,擂台比武,是李牧大人赢了。”他低着头,根本不敢看钱护法的表情,犹犹豫豫地道。

    “什么?”钱护法闻言一怔,倒吸了一口凉气,道:“不是说,天剑上人进入先天,修炼出了一缕先天之气吗?怎么会战死……难道你之前传递的消息,都是假的不成?”

    探子连忙道:“不不不,天剑上人的确是晋入先天了,可……可还是不敌李牧大人,被当场一拳秒杀,我……”他说不下去了。

    然而钱护法一听,心脏就狂跳了起来。

    糟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李牧。

    天剑上人进入先天,但却还是战死,而且是被一拳秒杀,这岂不是意味着……李牧早就已经是先天境的战力?在此之前,他竟然都隐藏着自己的实力,装作只有大宗师境界,这特么的……真的是心机深沉啊。

    大宗师和先天,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钱护法一下子冷汗就下来了。

    “这……李公子……”他脸上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今日……是一个误会,我想……我们可以……”误会个屁啊,他自己也说不下去了,这下子,麻烦大了,他敢在一位大宗师面前嚣张,但若是面对一位先天,那根本就是自己找死啊。

    而一边的白萱妈妈,则被探子的话,给震的脑子里嗡嗡嗡想。

    李牧秒杀了先天?

    这……也就是说,李牧早就已经是先天了?

    天啊,先天啊,那可是震的……神话一样的存在啊。

    之前,她觉得花想容运气不错,竟然得到一位少年大宗师的垂青,但现在,连她都难以遏制自己心中的羡慕嫉妒了,原来花想容得到的,不是一位少年大宗师的垂青,而是一位先天啊,白萱行走于风花雪月之地,可以说是见惯了达官贵人,早就将心虚锤炼的极为坚韧,但是,此时,她相信,只要李牧勾一勾手指,她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予取予求。

    李牧轻轻地拍了拍花想容的香肩,安抚道:“没事了,放心,有我在。”

    他看向钱护法,道:“你是用哪只手,刚才对花大家出手的?”

    钱护法当然明白李牧是什么意思,刷地一下自,冷汗就冒了出来:“我……这……李大人,手下留情,我……”

    “既然不说,那就两只手,都留下来吧。”李牧面色冷酷。

    “不不不,是这只,是这只……”钱护法惊叫了起来。

    一还是二,这个选择题,太简单了。

    “好。”李牧招手,一名红色流光面具武士腰间的弯刀,自动出鞘,飞出来,落在了李牧的手掌之中。

    刷!

    刀光一闪。

    钱护法的右手掌,就瞬间齐肘子而断。

    刀速太快,断口被劲气压制,森白,无血。

    “拿好你的脏手,滚。”李牧随手一丢,弯刀重又回到了那武士的刀鞘中,道:“这里是花大家的茶室,我不想在这里杀人,也不想你们的脏血,破坏了这里的气氛,不过,要是敢留下一滴血,你们就都别想走了。”

    “遵命。”钱护法咬着牙,捡起断手,以内气压制伤口,当真是没有留下一滴血,转身就走。

    那两名护卫,还有探子,灰溜溜地跟在身后。

    茶室里,恢复了平静。

    “好了,现在能把我放开了吗?”李牧笑着看道。

    花想容啊地一声,立刻羞红了脸颊,美人羞涩的样子,简直如同圣女动情一样,美丽到了极点,我见犹怜,犹如羊脂白玉上,涂抹了一层朝霞的光辉一般,神圣而又动人,连忙放开了抱着李牧的手臂。

    “李公子,我……”她耳朵根子都红了,羞涩的简直快要无地自容了。

    李牧微笑道:“我几日大战完毕,第一时间,就是来找花大家,想要看花大家仙子之舞,以仙舞下茶,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不知道花大家能否成全啊。”

    “当然可以,公子请稍等。”花想容落荒而逃,去更衣了。

    馨儿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珠子,看着李牧,道:“公子,你莫非是天上走下来的神仙不成,我家姑娘遇到困难,你就来了,你不会是能掐会算吧?”

    这是在故意弥补上一次她下逐客令的事情了。

    小姑娘为自己家的小姐,真的是操碎了心。

    李牧哈哈大笑:“居然被你发现了我最大的秘密,啊,我真的是天上走下来的神仙,看来,我要杀你灭口了……”说着,做出张牙舞爪之状。

    馨儿故作夸张地大叫了起来。

    白萱妈妈看到这样的一幕,心中轻快了起来。

    这位李牧公子,性格当真是随和,别看他对血月帮护法钱多等人冷酷无情,但是对于朋友,真的是极好,没有什么先天境绝世强者的架子,和一个小丫鬟也能如此玩闹,可见心性是极好的,花想容遇到这样一个贵人,也不知道是几辈子修炼的福气。

    “公子稍等,我去备酒菜。”白萱妈妈很识趣地退出房间。

    李牧点头,道:“有劳白妈妈了。”

    这不过才第二次逛青楼而已,却觉得一切都轻车熟路是怎么回事啊?

    李牧心中汗颜。

    ……

    ……

    “钱护法,这可如何是好?”

    流芳街上,探子苦着脸道。

    钱多冷哼道:“哼,先天境又如何,我家帮主,得到了神宗之助,只怕也已经进入了先天境,还得到了神兵,到时候,一战斩杀李牧,也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且让这个小杂碎,嚣张一段时间,哼,早晚有他哭的时候。”

    “这就好了,不然,这个李牧,将会坏掉我血月帮的大事。”探子在血月帮中,也有一点儿地位,知道一些内情,又问道:“这一次,我们没有将花想容带回去,只怕帮主会责罚下来啊,到时候,还请钱护法为我美言几句。”

    “无妨,一个女人而已,这长安城中,又不是没有比花想容漂亮的女子,帮主雄才大略,不会因为这点儿事情,为难我们这些有功之臣的。”钱护法信心十足。

    一行人狼狈地回去。

    出了流芳街,七转八转,很小心地确认并没有跟踪之类的行迹之后,他们来到了城南区一个巍峨森严的府邸之前,以特殊的手法,敲门,从后门走了进去。

    这个庄园,占地极大,其内防备森严,皆是血月帮的高手,气息不俗,其中还有不少的宗师境超一流强者,甚至还隐隐有数道大宗师的气息,宛如狼烟精芒一样,引而不发,简直就是藏龙卧虎之地,比之知府衙门,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血月帮的总舵,竟然正在长安城之中。

    庄园中心的核心大殿之中。

    “什么,失手了?”

    高高坐于血月大椅上的身影,全身都笼罩在浓郁如血一般的氤氲之中,声音仿佛是金石摩擦,毫无人类感情。

    钱护法低着头,道:“帮主,那李牧原来一直都隐藏了实力,早就是先天境修为了,我们不是他的对手……”

    “废物。”无情的喝声中,一道血色氤氲,如闪电一般,轰击出来。

    钱护法直接轰飞出去十几米,口中大口大口地吐血,他这才有点儿慌了,道:“帮主饶命,帮助饶命啊,那花想容,也不算是教坊司最出色的女子,我可以去抓其他……”

    “闭嘴。”血色身影声音犹如魔神咆哮,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道:“你知道什么?花想容岂是一般女子……哼,正是因为今日李牧与天剑一战,无暇分身,所以我才让你去,你却在闻圣斋中,拖拖拉拉,一个多时辰,都不能将花想容擒来,简直是该死。”

    血色氤氲仿佛是血水波纹一样散开,桌椅瓜果酒杯等等,似是失去重力悬浮了起来,血月魔君的愤怒,简直要摧毁大殿之中的一切。

    钱护法这才反应过来。

    原来帮主要抓那花想容,并非是因为美色。

    坏了。

    他意识到,自己惹了大麻烦。

    “帮主饶命啊,我愿再去抓花想容,那李牧不可能日夜都在闻圣斋……”钱多心中惊恐万分,努力地辩解,还在为自己争取活命的机会。

    “哼,你没有机会了。”血月魔君冷酷的声音,直接宣判了这位护法的死刑。

    大殿之中,数十位血月帮的高层,此时都噤若寒蝉,不敢开口为钱护法求情。

    然而,还未等血月魔君出手,异变骤生。

    突然,一道紫色雷光,快如闪电,直接从钱护法的体内流射出来,朝着血月魔君激射而来。

    “哟吼,小老鼠们,找到你们喽。”

    一个大殿里所有人都极为陌生的声音响起。

    血月魔君周身的血水氤氲一震。

    他感受到那一抹紫色雷电的力量,不敢怠慢,运足功力,血水氤氲在身前幻化形成一个血色圆盾,将那一抹紫色电芒挡住,但身形却也被震的是晃了晃,惊怒交加地道:“什么人?”

    紫色电芒还未消散,凝聚在半空中。

    “鸡峰山上的约战之日,还有一月,你却偷偷摸摸动我的女人……呵呵,血月魔君,既然你这么相似,那不如我们之间的一战,提前如何?”

    “什么?”血月魔君的金石一般无感情的声音中,终于浮现出一丝震惊:“你是李牧?你竟然雷电法术……你……法武双修?”他这一惊可非同小可,这李牧,就算是在天才,都是精力有限,在十五岁的时候,将武道修为推进到先天战力,已经是惊世骇俗了,而他的法术修为,刚才的一触之间,亦是强横无匹,他怎么做到的?

    -------

    刀子再啰嗦一句啊,明日公众号上,中秋节发红包了,货真价实,一个红包就是100人民币,不打折扣,没有关注公众号的兄弟们,赶紧搜索乱世狂刀这四个字,关注一下,免得错过红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