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172、擂台战(2)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172、擂台战(2)

 
    花想容迫不及待地问道:“胜负如何?”

    “才开始,哪里分得出胜负啊……”馨儿道:“估计得打一两个时辰吧,毕竟都是大宗师呢。”其实,她不懂武道,完全是在瞎猜。

    “李公子他……应该能赢吧?”花想容似是在自言自语,又似是在等待着馨儿肯定的回答。

    馨儿无比坚决地点点头:“当然啦,那可是文武无双的少年大宗师嘞。”这也是瞎猜的,当然是为了安慰自己姑娘的心,这一两日,长城中关于两位大宗师决斗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关于各大赌坊的赔率,馨儿是知道一些的,都很不看好李牧公子,所以她都没有告诉花想容。

    “小姐,你不会真的是喜欢上李公子了吧?”馨儿笑嘻嘻地调侃,转移话题。

    花想容面色一红,道:“李公子他诗文武道皆无双,我就怕我……配不上他。”

    虽然是风光无限的青楼名妓,被无数人追捧,平日里清高又气傲,但有何尝不是一种自卑的表现,任何一个青楼名妓,不过是以颜色侍人而已,青春貌美的时候,可以光华万丈,但年老色未衰时,便已经是门可罗雀,名声好不了,终究是男人的玩物而已。

    许多名妓,清高而又骄傲,为了一些原则和底线,宁死不屈,但这种骄傲,又何尝不是为了掩饰保护内心的深深自卑呢。

    花想容就是其中典型。

    那日一别之后,她在闺房之中反思,越想,心中越是觉得惶恐。

    因为,她发现自己除了这一张脸蛋,以及歌舞,别无所长。

    这样的女人,一抓一大把,又如何配上的那样一位名动长安城的少年英豪?

    女儿心思,如诗如画,如梦如雾,最是多愁善感。

    馨儿气鼓鼓地道:“小姐你说什么呢,像是你这样多才多艺,又倾国倾城的女子,长安城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你何必妄自菲薄呢,我看啊,李公子是喜欢你的,他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呢。”

    说话间,白萱妈妈进来。

    却是来陪花想容的。

    “姑娘放心,我已经让人盯着天剑武馆中的情形了,一有消息,定会第一时间传来。”

    如今,白轩妈妈对于花想容,也非常上心。

    从闻圣斋的角度来讲,她当然是希望李牧赢的。

    ……

    ……

    “还不够啊,还太弱……”

    李牧身形如电,一拳轰在了四棱奇形长剑上。

    这一拳,蕴含层层叠叠的力量。

    李牧对于肉身之力的发力技巧,已经到了一个无比高明的境地,只是一拳触碰的瞬间,恐怖的力量,犹如大海狂涛一般,一冲一冲地轰击出去,连绵不绝。

    天剑上人面色一红,长剑差点儿脱手飞出。

    一惊之下,他浑身火焰内气呼啸,左手按住长剑的剑尖部位,双臂发力,但却无法抵御这样狂暴的力量,身形不断地后退出去,双脚在擂台地面上,梨开两道长长的痕迹,石屑纷飞,碎石乱溅。

    足足退出二十米,他才在止住了身形。

    然而,李牧如影随形,同一时间到了天剑上人的跟前,又是一拳轰出。

    天剑上人丧失了先机,避无可避,只能硬接。

    轰!

    恐怖的力量再度爆发。

    天剑上人像是沙包一样,直接被轰出了擂台。

    “什么?”

    “怎么可能?”

    “老牌强者,不堪一击?”

    “李牧还未动用内气,已经如此强悍……这,简直是他妈的怪物啊。”

    周围一片惊呼声。

    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了,各大赌坊赔率之中,原本应该是会占据上风的天剑上人,在年轻的后辈李牧面前,竟然完全被压住,犹如打沙包一样,被轰出了擂台?

    到底是天剑上人名不副实?

    还是少年大宗师深藏不露?

    广场之上,一片又一片的惊呼声此起彼伏,像是海浪潮起潮落一样。

    倒是观战台上,大部分大佬们的表情,依旧淡定。

    【开天神剑】张乘风甚至还面带微笑,丝毫没有担忧自家老祖宗的意思。

    知府李刚,宁如山等人,亦是面无表情。

    天剑上人号称天剑二字,一身本事,都在剑上,此时,天剑还未出手,名震长安城的御剑式还未施展,离分出胜负还早着呢。在他们的眼中,李牧表现出来的实力,固然比想象之中的强大一些,但这很正常,晋入大宗师之境,如果连这点儿实力都没有,算什么大宗师?

    只是,李牧能够维持这样的攻击多久?

    肉身力量的爆发,亦是极为消耗体力,便是大宗师,也不能长久吧?

    如此消耗下去,天剑上人还未败,李牧就已经自己把自己拖垮了。

    半空中,天剑上人的身形,突然消失,化作一道剑光,一闪,便又重新回到了擂台上,与李牧拉开了距离。

    “天剑三十六式……”

    天剑上人浓眉耸动,动了真火,异形长剑在胸前一定,悬浮起来,他双手虚拢,掌心隔空对着剑柄,赤红色的内气爆发,似是双手中握着一轮红日一样,强大而又恐怖的气息,顿时爆发开来。

    瞬间,四棱异形长剑,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八分十六……

    瞬息时间,天剑上人的身前,密密麻麻无数道长剑,幻化出来。

    “爆剑式……杀!”

    天剑上人蓄势完成,双手往外虚推。

    漫天的赤炎长剑,犹如狂风暴雨一样,朝着李牧席卷绞杀。

    他面色狰狞而又凶狠。

    这,才是他真正的力量。

    天剑十六式,在他的手中,仿佛是有了生命和灵魂一样。

    观战台上,贵宾大佬们,纷纷露出震惊之色。

    “好一招爆剑式……天剑上人比之二十年之前,强的太多。”一位曾经和天剑上人交过手的大宗师目射.精芒,有所触动。

    然而,擂台上,李牧却是面色淡然。

    “风云六刀……拔刀斩。”李牧依旧维持着【真武拳】起式桩功的姿势,右手朝着左胯位置下探,手肘内弯,做手刀状,整个人的身形,微微一顿,似是长刀入鞘一样,然后猛然朝着右上方划起,则是拔刀姿态。

    瞬间,一刀斩出,整个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空气之中,刀鸣铮铮之音响起。

    随着李牧这一记手刀斩出,一柄长达三十多米的刀气幻影,切入到了爆剑式的剑光风暴之中。

    轰!

    气爆之声,震耳欲聋,连绵不绝。

    刀气幻影如热刀切牛油一般,将爆剑式的剑光风暴领域冲中间切开,无数剑刃破碎开来,仿佛是溅射的碎刃一样,朝着四面八方激射,唯有李牧面前,如一片真空,刀气铮铮而鸣,剑光难以侵入。

    这一剑,算是破了。

    “天剑十六式……刺剑式。”天剑上人面色不变,悬浮在身前的四棱奇形长剑,微微震动,他的掌心,猛地推在了剑柄之上,长剑化作一道流光,朝着李牧直刺过去。

    这一剑,却与爆剑式那种铺天盖地式的袭杀截然相反,集中最强的力量于一点,瞬间爆发,一剑刺过来,要以点破面。

    “哈哈哈,好。”

    李牧见猎心喜。

    他答应与天剑上人的约战,自然是为了磨砺己身,天剑上人表现的越强,他心中就越是兴奋,天剑十六式越是精妙,他就越是高兴,因为,可以通过窥探对手招式之中的奥妙,来提升自己。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想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提升自己的武道实力,就必须亲自体会那种招式的威力。

    “风云六刀……闪电斩。”

    李牧大笑,依旧是右手骈指如刀,姿势微微一顿,然后一刀斩出。

    刀气幻影再现。

    不过这一次,四棱异形长剑与刀气幻影撞击之后,余势不衰,欺如李牧身体一米之内,但李牧早有准备,闪电斩的肉掌,斩在了剑身之声,宛如金铁交鸣一般的声音传出,四棱异形长剑嗡嗡嗡震动着,旋转倒飞,朝着天剑上人砸去。

    天剑上人面色一变,身形一动,反手握住剑柄,瞬间剑身上巨大的反正之力,如山峦崩催一般压来,让他几乎握不住自己的兵器,身形倒退出去。

    而李牧也没有趁此反击。

    他的右手小指和食指,破开肉掌,一滴滴的鲜血,在掌缘流淌出来。

    “我这柄天剑,乃是天外陨铁炼制,无坚不摧,你竟然以区区肉掌对抗,真是不自量力,自己找死。”天剑上人看到李牧手掌出血,扬眉冷笑起来。

    李牧举起右手,对着手指破损处,轻轻一吹,流淌在掌缘的血迹,竟是被他重新吹回到了伤口处,然后肉眼可见的速度,伤口愈合了,连一层伤疤都没有。

    他咧嘴笑道:“老人家少见多怪,我这只手掌,当年摸过红领巾,扛过少先队旗,戴过三道杠……它,就是我最强的武器,打碎你那天外垃圾铁铸就在老年拐棍,是迟早的事情。”

    “死鸭子嘴硬,既然你坚持不用兵器,那休怪我无情。”天剑上人根本不知道李牧在说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要将李牧斩杀的决心,内气运转,天剑十六式再度爆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