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166、各方反应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166、各方反应

 
    说话的人,是之前那几位天剑武馆的弟子。

    刚才他们也被吓得够呛,一个个低着头,生怕是被李牧发现,现在看李牧走远了,才敢出来耀武扬威。

    这话一出,就像是给大厅里炙热的气氛,就像是炙热的炭盆里,给人泼了一盆冷水一样。

    很多人才猛然记起这一茬。

    是啊,还有两大宗师约战这回事呢。

    三日约战之期,算上今日,已经过了两日,后天,就是这两位大宗师生死一战的日期了。

    这两日时间以来,长安城中,关于这一战的预测,各种说法都有,但总的来说,还是更看好天剑上人一些,毕竟天剑上人师出名门,而且已经成名多年,这些年更是诈死隐居,修炼功法,如今实力到了什么境界,已经很难说了,就算是突破了大宗师境界,进入先天之境,也是有可能的。

    这位天剑武馆的弟子,很满意这一句话形成的效果。

    “不怕告诉你们,李牧死定了……后日,日升之时,就是李牧人头落地的时候,一个刚刚进入大宗师之境的后辈小子而已,天剑上仙杀他,如杀鸡屠狗尔。”

    他一脸的得意,信誓旦旦地放话。

    然而,这一次,他的话,并没有再度引起大厅里众人的惊叹喧哗。

    周围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其他几名刚才还在趾高气昂地喝彩的天剑武馆的弟子,也是面色大变,带着惊恐,身躯颤抖着,看向了大厅门的方向,仿佛是看到了什么无比可怕的事情。

    这名天剑弟子狐疑:“你们……”他猛然明白了什么,下意识地回身,朝着大厅门口看去。

    却见不知道什么时候,李牧去而复返。

    他将青鬃马拴在门口的拴马桩上,缓缓地走进来,道:“刚才走得急,好像是忘记结账了……”一张金票,从他的手里飞起来,不疾不徐地朝着白萱飘去,之前他与郑存剑坐下之后,是点了菜的。

    “郑先生离开之前,已经结过了。”白萱连忙道。

    李牧一呆,点头道:“哦。”一招手,那缓缓地飞了一半的金票,瞬间如闪电一般飞回来,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

    对花想容笑着点点头,李牧再度转身离开。

    天剑武馆的弟子们,终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看起来,李牧似乎并无找他们算账的打算。

    就看李牧从拴马桩上,解下马缰绳,牵着马,走了两步,突然转身,一抬手,六道紫色雷电光,从他的手中爆射出来,电光火蛇一般,射入到了那六个惊骇莫名的天剑武馆弟子体内。

    “真以为我没听到啊。”

    李牧面无表情地道。

    其实,他根本就不是来结账的,而是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大厅里的那几个天剑武馆的弟子,还没有收拾呢,于是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匆匆返回来收拾这几个人的。

    砰砰砰!

    六名天剑武馆的弟子,浑身冒着黑烟,如被雷劈了一样,栽倒在了原地,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着,像是被烧焦了的木头一样。

    他们都被废掉了内气修为,算是废人了。

    大厅里的人,一个个都倒吸冷气。

    李牧的演技很浮夸,他们也都隐隐看出来,少年大宗师李牧那里是什么忘记结账,分明是找了个借口来收拾这几个天剑武馆的弟子的,毕竟,一些记性好的人,还记得,之前这几个天剑武馆的弟子,与李牧曾同坐一桌,还曾开口嘲讽来着。

    少年大宗师,记仇啊。

    ……

    ……

    “大人,即便他是大宗师,大人您也不用专门跑一趟,还在那么众人面前,那么给他脸啊。”

    黑衣甲士大队返回的路上,一位心腹武将,狐疑地道。

    蔡知节骑在马上,身形摇晃着,简直要将胯下的烈马压垮一样,道:“是知府衙门的郑存剑先生,来找我的,自然要给他一个面子,这个文士,心黑手很着呢,没有必要得罪他,而且,再往深了想,他的背后,未必没有知府大人的影子。”

    “可是听闻,这个李牧,乃是知府大人的弃子啊,当年……”

    “嘘,慎言。”蔡知节直接打断了心腹的话。

    他瞪了一眼这个心腹,道:“知府大人的家事,不是你我可以妄测的,小心祸从口出。”世人都道他蔡知节是一个脾气暴躁手段刚烈的莽夫,但实际上,能够就十年如一日地坐稳东城贵族富人区的分守衙门的守备,又岂是一个莽夫能够做到的。

    “记住,以后绝对不要招惹李牧。”蔡知节神色严肃地道:“吩咐下去,我们东城区分守衙门的人,见到这位少年大宗师,一定要客气一点,不管是谁找你们,但凡要对付李牧,都给我推了,谁要是敢擅自做主,给我惹事,我就扒了他的皮。”

    “遵命。”心腹将军连忙道。

    他少见自己大人如此郑重其事地叮嘱一件事情。

    蔡知节骑在马上,闭口不言。

    他的心里,想着心事。

    少年大宗师啊。

    嘿,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种天纵奇才了啊。

    传说之中,如今的帝国护国神宗关山牧场的场主大人,成就大宗师境界的时候,是多少岁来着?好像是已经过了十六岁吧,而李牧,只有十五岁啊。

    一日之后,天剑武馆之战,他是会去观战的。

    这一战,李牧如果真的胜了,哪怕是一场惨胜,也都将破茧成蝶,轰动整个帝国。

    到时候,这区区的长安府,只怕是都已经不够这位少年大宗师施展拳脚了。

    当然,前提是,他能赢。

    ……

    ……

    在郑存剑的陪同之下,李牧回到了赶猪巷中。

    公子果然是记仇的啊。

    郑存剑再一次体会到了李牧的恶趣味。

    所有人之中,他是最清楚不过,李牧为什么会折回去,当然不是为了结账什么的,因为在李牧第一次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说了,账已经结了。

    “你帮我留意一下,那位花想容姑娘,我看她,好像是有什么心事。”

    在进入【陋室】院落之前,李牧回身,叮嘱了一句。

    郑存剑道:“公子放心。”

    李牧转身进入了院落。

    郑存剑骑着马,离开了赶猪巷,第一时间,返回到了李府。

    ……

    ……

    半个时辰之后。

    书房中。

    知府李刚手捧一本历史书卷,听郑存剑说完了今夜的事情,微微一笑。

    “英雄难过美人关啊……还是少年人心性。”

    他的嘴角,笑容展开。

    “大人,公子似乎对于那位花想容,特别在意。”郑存剑看到知府大人的反应很平静,于是尝试着问道:“属下是不是要派人,暗中盯着翁圣斋一点。”

    李刚不置可否,道:“这些事情,你自己去做就好了,不用通过本官。”

    郑存剑点头遵命,行礼,离开了书房。

    书房中,变得无比安静。

    李刚放下手中的历史书卷,陷入了沉思之中。

    五十岁左右的美男子,正处于人生之中最为巅峰的岁月里,温文尔雅,有一种君子如玉的气质,昏黄的灯光之下,神色变化,阴晴不定,脸上颇有一些倦意,和平日里在属下面前精力十足胜券在握的那位知府大人形象,颇有不同。

    突然,烛火灯光一闪。

    一道黑色氤氲,在空气里一闪,来到了李刚跟前。

    他一招手,黑色氤氲落在他的掌心,顺着手腕缠绕了起来,化作一条黑蛇,吞吐着信子,发出嘶嘶嘶的声音,似乎是在说着什么。

    李刚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

    “哦,竟然连院落里都进不去吗?竟然是阵法……这个孽子,手段还真不少。”

    李刚颇为意外。

    竟然在【陋室】院落周围,布置下了阵法?

    这孽子还懂得阵法?

    ……

    ……

    第二日。

    天还没有完全亮,一夜过后,长安城大部分街道上,都下了一层厚厚的白霜。

    秋分已过。

    天气是一日凉似一日。

    女扮男装的秦臻,返回到了临时住所。

    有侍卫,立刻将昨夜城中发生的一些事情,都大概汇报了一遍,其中着重提到了少年大宗师李牧大闹翁圣斋的事情。

    “去了教坊司?还为了争抢一个青楼妓.女,杀了两个书院的教习?”

    同样从教坊司回来的公主秦臻,听到这个消息,眼中闪过一丝讥诮之色。

    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花天酒地,沉迷美色……也不知道从哪抄袭来的一篇【陋室铭】,还差点儿以为误会了他,看来,这才是他真正的面目,才来到长安城几天,就又闹出这种事情来,在青楼打架的男人,能有几个是人品端正的?

    秦臻摇摇头,不想再关注这个人。

    “他今晚还做了两首诗……”汇报此时的一名侍卫开口道,要将这两首抄录下来递过去。

    然而,秦臻有些疲倦地摆摆手,道:“不用看了,直接烧掉,以后,此人的事情,不要向我提起。”她出身于皇室,从小接受的都是严格的宫廷礼仪和荣辱观念,严于律己,也严于律人,尤其是她身为女性,对于这种事情,更是深恶痛绝。

    侍卫不敢多说,躬身退下。

    秦臻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困顿疲倦之色。

    昨夜,她暗中观察了关押唐将军遗孀和子女的地方,不惜冒险一探,结果被守卫发现,看押人员中,竟然有一位大宗师境界的强者,她行踪被发现,一场苦战,损失了两名埋在了教坊司的暗桩,才得以脱身,好在真实身份,没有暴露,但对方的防备力量之强,令她震惊。

    “必须要重新计划了。”

    秦臻凝神苦思。

    她有一种殚精竭虑难以为继的感觉。

    生活,为何这么艰难。

    她身为皇亲贵胄,地位尊崇,但却还不如普通女子那般自由,沉重的压力,快要将她压垮,背负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

    感谢盟新战歌、西海娘娘799两位大大的捧场。

    关于圣武星辰武道境界的详细划分,刀子在公众微信号上,会具体细分做出来的,大家快去搜索关注一波,公众微信号搜索【乱世狂刀】四个字即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