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164、何方神圣

第二卷 傲啸无敌 0164、何方神圣

 
    之前开口嘲讽李牧的人,可是不少。

    尤其是两大书院其他的书生们,简直是各种难听的话,都说出来了,现在被李牧的目光这么一扫,顿时一个个仿佛是被利刃抵住了心脏一样,吓得心脏狂跳,大气都不敢喘。

    “寒山书院,凤鸣书院,号称是古都长安城中的圣贤书香之地,培养出来的学生,却都是如此颠倒黑白之辈,真是可怜可笑,今日,我不杀你们,回去告诉你们的院长,十日之后,我会去两大书院拜访,借阅寒山书舍和凤鸣经库的藏书,让他们十日之内,把这两大书库,都打扫整理干净了等我。”

    李牧目光扫过这些如丧考妣的书生,不容置疑地道。

    旁人听到他这话,心中啧啧吃惊。

    十日之后,这是要已一己之力,挑翻两大书院?

    要知道,不管是寒山书院的寒山书舍,还是凤鸣书院的凤鸣经库,那都是两大书院的禁地,其中藏有诸多股本图册书籍,既有文坛诗集经义典藏,也有武道理论阐述秘策,可以说是两大书院立足于帝国文坛的根基。

    这样的重地,若非是书院的高层及传承弟子,旁人根本不可能被放进去,这个少年,要借阅两大书库,等于是要与单挑两大学院了。

    好大的气魄。

    好狂的口气。

    在场两大书院的书生们,也都再度震惊了。

    一个人,怎么可以狂妄到这种程度?

    一边的白萱妈妈桑,震惊地张了张嘴巴。

    这个要求,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就算是【黑心秀才】郑存剑自己,也不敢说这样的话吧?

    花想容对于两大书院,也有了解,闻言之下,美目中奇光流转。

    她现在,真的是看不懂李牧了。

    这个少年,真的是如她所想的那样,只是一个诗才纵横但却无权无势的普通书生吗?

    绝对不可能的。

    一个普通书生,怎么可能有如此强横的修为,有如此凌厉的气势?

    他并不是在和两大书院商量,而是在通知,在命令,在陈述……那是一种居高临下的俯视,犹如高高在上的王者,在俯瞰一群愚蠢而又卑劣的虫子。

    他不是普通人。

    但,他会是谁?

    花想容的心,砰砰砰地狂跳了起来。

    “好,阁下的话,我们会一字不漏地转告院长的。”一位寒山书院的弟子,勉强鼓起勇气,咬牙问道:“可是,阁下总应该告诉我们,你是谁吧?我们好知道,要借阅我院书舍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这句话,算是问到了所有人的心里。

    李牧微微一笑,也没有什么隐瞒的,他正要说……

    这时,意外的变化出现。

    外面一阵奔雷般的马蹄声,接着脚步声和铁甲摩擦声,速度极快,来到了大厅之外。

    “让开,东城分守衙门办案,闲杂人等,速速让开。”

    一声大喝传来。

    “蔡知节蔡大人到了。”有人大声地说道。

    蔡知节,长安城东城区分手衙门守备,长安府官场的几大巨头之一,风格强势,手段残酷,积威极重,属于在东城区可以止小儿夜啼的角色,其职位,相当于地球上的分区公安局长一样。

    众人一听这位大人物到了,立刻就知道,今晚这出戏,要到最高潮部分了。

    官方的人马,终于到了。

    这可是代表着帝国官方的威严啊。

    两大书院的教习,被人当众斩杀,这绝对已经触犯了帝国律法,官方不可能不管。

    就看一队铠甲森寒,刀枪锋锐的黑甲武士,分开人群,走了进来。

    为首一人,身高两米,胖,比正常人宽一倍,特制的黑色铠甲,穿在他身上,如同一座铁塔一样,体型魁梧的过分,络腮胡如钢针一样,豹目圆睁,腰间悬着一柄鬼头刀,气势骇人,走起路来的时候,给人一种错觉,整个闻圣斋都在他的脚下晃动一样。

    这个黑胖巨人,不是蔡知节蔡守备,又是何人?

    这位猛人一出现,顿时整个大厅里,气温都降低了许多,宛如一股寒风肆虐吹了进来一样。

    两大书院的书生们,心中顿时都兴奋了起来,犹如看到了救星一样。

    官府衙门的人来了,这下子好了,终于有人可以制裁一下这个杀人狂魔了。

    白萱略微惊讶。

    因为官府的人,来的比她预算的要快一点,正常的话,此时她派出去报官的人,应该是才刚刚到了东城区分守衙门,等到衙门做出反应,至少要小半个时辰,怎么来了这么快?

    花想容面色大变。

    她心中焦急,第一时间担心的李牧的安危,拉了拉李牧的肩膀,低声道:“公子,快走……”一旦涉及到官府,问题就麻烦了。实力再强,难道还能与帝国官方对抗不成?

    然而李牧却丝毫不为所动。

    他给花想容一个放心的微笑眼神,站在原地,气定神闲。

    大厅中的气氛,骤然变得诡异起来。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威震一方的蔡知节,进来之后,并未下令抓捕杀人者李牧,而是目光一扫,看到了地上甄远道和贾作仁的尸体,并没有任何的表示,甚至问都没有问什么,面无表情,一挥手,道:“抬走。”

    就有士兵过来,直接将这两位教习的尸体,直接抬走了。

    “蔡大人,你可得为我们做主啊……”一名寒山书院的学生,自以为迎来了救星,哭丧着脸迎上去。

    “拖出去。”蔡知节面色冷峻地道。

    旁边立刻就有两名如狼似虎的偏将,出来将这名书生,直接扣着手臂拖了出去。

    “大人,这是何意?大人……我并非是凶手……”那书生大急,挣扎,质问。

    黑甲武士出手,不由分说,直接几个耳光,将这名书生打的口鼻流血,昏死过去,然后戴上镣铐,塞住了嘴,径直拖下去。

    两大书院的其他书生,看到这一幕,顿时心惊,生出一种不妙之感。

    气氛,好像是不太对啊。

    其他人也都体会出来了一点什么。

    看起来,这位守备大人,好像并非是来缉凶的?

    大厅里数百道目光的注视之下,这位权重一方、凶名赫赫的长安府巨头,目光落在李牧的身上,略微一扫,往前几步,在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震惊眼神中,微微一拱手,道:“见过大宗师。”    他当然是知道李牧的身份的。

    因为,是郑存剑去请他来的。

    武道大宗师,在帝国之中,是有特殊地位的。

    这个世界,本就是武道昌盛,神州大陆,由九大神宗、三大帝国和一些异族政教合一的政权共同主宰,不管是在西秦、还是北宋、南楚,达到了一定修为的境界的武道高手犯事,都是由监察司来管制调查,而一旦修为到了大宗师境界,几乎可以说是跳出正常法律制度了,是与帝国的重要人才储备,一般不会轻易加罪,除非是犯下了什么滔天大案。

    那么问题来了,杀了两个书院的教习,算是滔天大罪吗?

    当然不是。

    这种事情,即便是监察司涉入,最后也不过是以调解、略施小惩为主,捉拿下狱,一名偿一命这种,是绝对不可能的。

    所以,蔡知节就算是权柄再高,位置再重,也不会傻到拿一位武道大宗师去立威。

    何况,这位武道大宗师的身份,还有点儿特殊。

    蔡知节心中想起了之前【黑心秀才】郑存剑对他说过的话,就更不敢怠慢,旁人只道李牧乃是被知府大人舍弃的弃子,但真正大佬家的私事,谁又能说得准,赶猪巷中的那位,处境凄惨,没有什么劳动能力,但这半年来,却还活生生的,这背后的信息,可就多了。

    所以,他表现的很客气。

    这样的一幕,落在了大厅里众人的眼中,差点儿将他们的眼珠子惊掉在地上。

    怎么回事?

    蔡大人……竟然向这少年低头?

    大宗师?

    什么意思?

    原本还等着看李牧笑话的人,这时,宛如石化。

    逆转。

    又一次逆转。

    妈呀,这少年,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原先还曾挑衅过李牧和郑存剑两个人的那几个天剑武馆弟子,被吓得浑身冷汗,恨不得立刻像是鸵鸟一样,将脑袋插到地缝里去,免得被李牧发现算账。

    好在这个时候,李牧还没有注意到他们。

    “你认识我?”李牧微微一怔,看着这位长安城官场的大佬,然后又明白过来了什么,道:“是郑先生让你来的?”

    “正是。”蔡知节道。

    李牧点点头。

    怪不得一出来,郑存剑就不见了。

    原来是去请人了。

    想来在大厅的时候,郑存剑见到甄远道等人到来,知道会有事情发生,所以才去东城区分守衙门知会了一声——当然不是让衙门的人来为自己解围,而是来擦屁股的。

    “那我可以走了吗?”李牧问道。

    “当然,先生随意。”蔡知节很客气地道。

    李牧看得出来,这个黑铁塔,是一个高手,比当日的周一凌要强许多,与天剑武馆的馆主【开天神剑】张乘风在伯仲之间。

    对方这么客气,李牧也当然不会伸手打笑脸人。

    也是时候离开了。

    -------------

    感谢W1339252618、Ing丶林拓、盟新战歌三位大大的捧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