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60、先天道体
    这是唐朝诗仙李白所做【清平调】三首中的一首,传闻乃是在唐玄宗与杨贵妃宴会之上,李白作诗,借着酒兴,让宦官头子高力士脱靴,让贵妃研墨,一气呵成的三首诗,流传千古,这首便是其中之一,尤其是首句‘云想衣裳花想容’,更是无比地契合今日此地,恰好与花大家的名字一模一样。

    这样的一首诗出来,花想容立刻就眼前一亮,再看李牧的时候,眼睛里就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丫鬟馨儿和其他几名女子乐师,也都是心中震撼到了极点。

    一双双妙目,看着李牧,仿佛是要将李牧前心后背都看个通透一样。

    这莫非就是真正的天纵诗才?

    就算是当代文宗斌公子,有着‘诗气纵横八万里,酒后开篇画江山’的文名,乃是公认的当今西秦帝国第一才华横溢之人,但,也就是如眼前这个少年一样吧?

    张口就来,且一来就是足以流传的百年诗。

    世界上,真的有这样才华横溢之人?

    哪怕是馨儿心中对于李牧已经略有不满,但此时,也不由得高看一眼。

    而身为当事人的花想容,则是一双如水妙目盯着李牧,眸子里仿佛是有光华溢出来,她还不掩饰自己被这一首诗击中心灵的那种表情,作为一个喜欢诗书的人,在听到李牧吟完这一首诗的时候,她发现,完了,自己好像是……已经……快要……忍不住……要沦陷了。

    诗词的杀伤力,就是有这么大。

    她刚才,其实也是随口开完一个玩笑,算是小小报复一下李牧在她歌舞时候走神的举动,没办法,女人的报复心,就是这么强。

    而实际上呢,她自己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因为读书越多,就越是知道百年诗的珍贵,很多读书人,一辈子能够创作出一首流传千古的百年诗,就已经足够骄傲了,所以即便是刚才李牧作不出来这第二首诗,她也会答应再舞一曲的。

    然而,李牧作出来了。

    云想衣裳花想容,秋风拂槛月华浓。若非闻圣斋中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合景,合时,合人!

    且更让人叫绝的是,还将她的名字,融入到了其中。

    这简直就是妙笔生花。

    融化权势不足贵,最是才情动人心。

    “公子稍等。”花想容面色微红,起身行礼离开,去换衣服了。

    一边的乐师,还在商议着,这首诗该如何配乐,如何演奏,能够亲自参与到这种百年诗的首唱首奏中来,对于她们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荣耀呢?这让她们兴奋激动。

    片刻之后,花想容换了一身玲珑宫装白纱衣。

    可以看得出来,这一次,她不像是之前那样素面朝天,而是特意化了妆,略施粉黛,容貌更加惊艳。

    女为悦己者容。

    丫鬟馨儿看到这一幕,则是一副震惊的样子。

    只有她才知道,这一身白纱衣裙,乃是当年上官家获罪査没之前的几天,老夫人亲手为小姐缝制的衣服,自从来到了教坊司这样的风尘之地,小姐一次都没有穿过。

    小姐的心思,她是知道的。

    这白纱衣裙,被小姐当成是唯一的念想,只要留着,如果运气好,有朝一日,找到一位如意郎君,出嫁的时候,入洞房的时候穿的,但是现在,小姐竟然穿了出来,该不会是……

    小姐啊小姐,你可千万不要糊涂啊。

    馨儿心中担忧着。

    而这时,花想容已经笑盈盈俏生生地站在窗前的月色下,背后有月光照射进来,整个人身形去曲线边缘,勾勒出一个光圈,宛如与皎洁月光融为一体了一样,美丽纯洁的有点儿过分,圣洁犹如从天宫中走下来的神女一样。

    李牧张了张嘴巴,没有说话。

    他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花想容与月光特别的契合,似是月色化身一样。

    这样美丽的女子,竟然沦落在青楼之中,难道真的是红颜薄命,命运多舛吗?

    在李牧感慨之时,奏乐响起,花想容再次翩翩起舞。

    舞姿优美,仿佛是月宫中的嫦娥仙子下到了凡尘一样。

    她红唇轻启,声音飘飘袅袅,唱到:“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自然是唱新诗了。

    李牧凝神观看。

    很快,事实证明,他之前的猜测没有错,当花想容在月下如精灵一般起舞的时候,那中空灵的画面,似是天然与道相合,会散发出一种语言难以形容的道韵。

    而之前,李牧的精神力之所以激荡,体内之所以产生异变,就是因为这种道韵,引发了他【先天功】的共鸣。

    “看来之前猜测的没有错,这个花想容,乃是老神棍曾经说过的极为珍罕的先天道体,至于到底是哪种道体,就无法确定了,应该是与月光有关。”

    李牧已然确定。

    他在这样的环境下,运转【先天功】,果然有了新的体会。

    在花想容身上流溢出来的道韵激荡之下,修炼先天功的效果更佳,其他人肉眼看不到的月华,星星点点地化作灵韵,汇入到了李牧的身体之中,甚至要比布置了【天罡地煞阵】的太白县衙的修炼效果更好。

    “根据老神棍的说法,如果能够与先天道体双修的话,修为增长更快,可以更快地领悟天地大道。”

    李牧心里,就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但是,未免太大胆了一点。

    他还在权衡。

    一会儿之后,花想容一曲跳完。

    李牧收功,觉得神清气爽,前所未有地舒畅。

    就这么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先天功】的修炼效果,比得上平时修炼数十日,简直是一个奇迹。

    “公子,奴家唱完了,也跳完了,可还入得公子法眼?”花想容略有娇.喘。

    连续跳两曲舞,对她的体力来说,是一个考验,以前很少有这样的情况,光洁白皙的额头和鬓角,更是微微出汗,青丝略有散乱,平添了几分魅动人心的气息。

    李牧甚至可以感觉到花大美女说话时吐出来的甜美气息。

    吐气如兰。

    “花大家歌舞双绝,令我沉醉,如流连仙境一般。”李牧由衷地感慨。

    花想容脸上展露出笑容,似是天光处开,明媚照人。

    一边的馨儿看到气氛似乎朝着某个并不太好的方向发展,连忙轻咳了一声,道:“小姐,今日会客时间到了。”

    李牧一怔,旋即明白了过来。

    这是在下逐客令了啊。

    这个小丫头,之前在大厅里的时候,还曾帮自己说话,怎么现在,突然变得好像是有点儿不待见自己了啊。

    花想容的脸上,也浮现出一丝异色。

    她这里,并么有什么会客时间之类的。

    李牧长身而起,心中还在思忖着如何开口,犹豫了一下,试探着问道:“不知花大家可想过,有朝一日,离开翁圣斋,离开教坊司?”

    这话一出,房间里的所有人女子,立刻就都误会了。

    她们以为,李牧这是钦慕花想容,要为她赎身。

    花想容美丽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喜色,少年郎终于还是在乎自己的吗?但很快又想到了什么,神色微微一黯,喜色消失不见,低着头,半晌无语,最后轻声地道:“公子好意,奴家心领了,只是……奴家现在却不能离开翁圣斋。”

    哦,这算是拒绝了吗?

    李牧毕竟是个小处男啊,该有的虚荣心早就有了,尤其是在这样美丽的女孩子面前,闻言,心中当然有些失望,连诗仙李白的诗都剽窃了过来,竟然都不能打动这位女子的心吗?

    还是说,因为自己长的太丑了?

    他心中,患得患失。

    但转念又一想,这也不过是两个人才第一次见面,想要直接带人走,的确是有点儿着急了,何况,花想容说,她现在不能走,嗯,大约以后或许会有变化?

    李牧的脑海里,一瞬闪过许多念头,脸上勉强一笑,道:“既如此,那我就告辞了。”先天道体虽然奇妙无穷,但李牧也不能强迫人家啊,若是对方心中产生了厌恶,那后果反而糟糕,会导致道韵排斥他,反而导致事倍功半。

    说完,李牧转身朝着房间外走去。

    花想容觉得,心中好像是什么东西,随着李牧的转身,一下子被抽走了一样,突然很难受。

    她忍不住往前走了几步,伸手想要去拉,丫鬟馨儿连忙在一边,拉住了她。

    她的心里,突然清楚了一些,咬着牙,问道:“公子,你……还会再来吗?”

    李牧愕然转身,看着花想容,虽然他是个未经过情事的处男,但这个时候,就算是个傻子,也明白,这样的问话,就是一种变向的邀请了。

    有戏。

    李牧微笑了笑,道:“当然,如果姑娘不反对的话。”

    花想容心中,立刻泛起一阵喜悦,低着头,声音犹如蚊呐,道:“奴家随时静候公子……”说道最后,却是脸红了,这就等于,是变向地剖开心迹了。

    一边的丫鬟馨儿,看的是连连摇头。

    自己家这个傻小姐哦,竟然这么快,就真的动情了。

    李牧笑了笑,转身离去。

    听着李牧的脚步声,逐渐远去,下了楼梯,花想容脸上的红晕,逐渐散去,眼里还有一丝甜蜜之色,她也没有想到,有的时候,倾心于一个人,竟然是这么单间,只是见了一面而已。

    -------

    感谢小豆豆Sayen、书友50889126两位大大的捧场,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