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59、天眼
    不对。

    李牧下意识地扭头再看,发现那些鼓瑟吹笙的乐师们,也都是赤身裸体,浑身上下都是不着寸缕,胴.体优美,端坐于蒲团上,神情肃穆地在奏乐。

    怎么回事?

    一个人脱光了倒也勉强说得过去,但是全屋子人都脱光了……这也太诡异了吧。

    李牧意识到,有哪里可能不对。

    难道是幻觉?

    他眨了眨眼睛。

    “公子?公子……”丫鬟馨儿在一边小声地提醒:“公子,你流血了。”

    “哦,鼻血啊,很正常……啊?什么?鼻血……卧槽。”李牧连忙抬手一摸,果然是两绺鼻血,卧了个大槽啊,竟然被冲击的流下了鼻血,这特么的就尴尬了啊,好歹我也是搅动长安城风云的大宗师啊,打了那么多架,都没有流血,竟然在这样的场合下流出了鼻血。

    这可都是精血啊。

    一滴精十滴血,这么多血流出来,抵得上好几十滴精了吧。

    损失大了。

    “没事,最近有点儿上火,所以经常流鼻血……咦?你什么时候,又穿上……”李牧敷衍着说,突然又瞪大了眼睛,因为他发现,就在刚才这一瞬间,丫鬟馨儿的身上,又穿上了衣服。

    “穿什么?公子,你……”丫鬟馨儿狐疑地看着李牧。

    李牧连忙继续敷衍:“哦,没事,最近营养不良,可能需要几瓶营养快线补充一下……”他的心中,已经掀起了滔天巨浪。

    因为当他再看过去时,发现正在跳舞的花想容,还有奏乐的乐师,其实都穿着衣服,完全没有丝毫赤身裸体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

    小丫鬟馨儿气哼哼递上毛巾让李牧擦拭鼻血,同时娇俏的小脸蛋上,流露出一丝讥诮。

    这个公子,也太没有定力了,看一看我家小姐跳舞,竟然都流鼻血了。

    李牧却没有功夫注意到这么多。

    他一边擦鼻血,一边在脑海里飞快地在思考,这特么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眉心处,又有一丝丝淡淡的疼痛传来。

    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摸。

    哎?

    有一个包,硬硬的,好像是被蚊子咬了。

    但别开玩笑了,现在还哪里有有蚊子可以咬破我连刀都看不破的皮肤啊?

    李牧意识到,这可能和刚才精神力的变化有关。

    “有镜子吗?”他问。

    小丫鬟馨儿一脸纳闷地拿过来一个梳妆镜。

    李牧对着镜子一看,发现自己的眉心靠上地方,果然是有了一个凸起,不仔细看,很难察觉,但仔细看,这个凸起还有造型,像是一个竖起来的闭上的眼睛一样……等等,竖起来的眼睛?

    竖眼?

    李牧一个激灵。

    他突然想起了老神棍曾经说过的话。

    “嘿嘿,臭小子,不怕告诉你,我传授你的先天功,可是真正的仙人功法,可以令仙人都脱胎换骨,凡人修炼,可以一举成仙,每练成一层,都会开启仙人神通,哈哈哈……”老神棍当时的语气,很嘚瑟,因为他当时喝大了。

    难道刚才的变化,是因为我终于将【先天功】第一层修炼小成,所以开启了某种神通?

    一定是这样的。

    竖眼的话……

    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之中,二郎神杨戬是修炼有眉间竖眼的,睁开之后,可以勘破虚妄,窥破变化,洞察万物,当时孙悟空的七十二变,与二郎神杨戬斗法,但不管如何变化,都被杨戬克制,就是因为他的竖眼天眼,可以勘破孙大圣的变化。

    莫非【先天功】的第一层神通,就是这竖眼天眼?

    开天眼?

    李牧心中有所悟。

    他也不顾上一边的花美人还在又跳又唱,连忙默默运转精神力,尝试汇集在眉心【天眼】的位置,仔细揣摩这只天眼的威力,果然,他发现,当精神力运转集中在眉心【天眼】位置的时候,一抹剧痛产生,然后那竖眼,果然是微微开启了一条宛如发丝一般的缝隙。

    这种情况下,再去看周围,发现所有的一切,都特别清晰。

    关键的是,果然,花想容和一众女子们,又被李牧一下子遍揽无余。

    李牧张大了嘴巴。

    还真特么的是【天眼】啊。

    老神棍诚不欺我。

    不过,这【天眼】神通的效果,貌似是只有透视?

    他将镜子还给丫鬟馨儿,假装不经意地在房间里打量,果然,去看那些柜子之类的东西,只要精神力再集中一点,目光就可以穿过柜门,看到里面所陈列的东西。

    简单的试验之后,李牧发现,【天眼】的透视效果,与精神力的集中程度有关,也与所看的东西的密度、材质、厚度有关,比如花想容等人的衣服,一看就穿,但柜门、墙壁,需得刻意集中精力,凝聚【天眼】的力量,才能透视过去。

    “按照老神棍的说法,【先天功】第一层小成之后开启的神通,必定是【天眼】无疑,但问题是,所谓的仙人神通,不应该只有这么一点儿威力啊。”

    李牧在心中思忖。

    他隐约意识到,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精神力,还不够完全开启【天眼】,只是开了一道一根发丝一样的缝隙,所以才会只能透视,若是有足够的精神力,将【天眼】完全睁开,也许就可以有其他的威能?

    只是要做到这一步,估计必须得【先天功】第一层大成才可以。

    李牧心中有了大概的明悟,也就放心下来。

    唯一遗憾的是,体内依旧再也感受不到丝毫内气的存在,似乎是被消耗光了。

    这一次异变,让李牧意识到,内气的重要性。

    很显然,之前一直苦修【先天功】,并非是真的没有产生丝毫的内气,还是在体内积蓄了一些内气的,只是因为太少,无法感知和操控,犹如在海绵中蓄水一样,表面上是看不到的,但积蓄到了一定程度之后,终于产生了一些轻微的质变,开启了【天眼】。

    耳边的奏乐之音和歌唱之声渐渐停歇。

    李牧回过神来的时候,花想容已经唱完了,赤着雪足,来到了李牧跟前。

    “公子似乎是走神了。”花大美人娇嗔似怒。

    平日里,她舞一曲,不知道有多少达官贵人,争先恐后地只求一观,而现在,她为他独舞,可他竟然走神了,虽然说,花想容并没有真的想要委身于李牧,但毕竟惊艳于李牧的才华,心中也期盼着这位诗才惊人的少年,可以欣赏自己的舞姿。

    “姑娘舞姿翩如仙人,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一些久远的尘封往事。”李牧睁眼说瞎话地敷衍道。

    其实,这个时候,他的心中,产生了一些其他的猜测。

    为什么早不突破,晚不突破,却偏偏在看花想容载歌载舞的时候,体内产生了异变,内气激荡,【先天功】第一层终于小成了?

    李牧开始回想当时的情况。

    他清晰地记得,当时月光如白沙,照耀在花大美女的身上,舞姿优美犹如仙人,空灵而又出尘,似是仙境一般,以至于他当时的精神世界被触动,精神力激荡,体内潜藏的内气,就不受控制地开始激荡了起来……

    莫非说,之所以突破,是拜花想容的舞蹈所赐?

    “公子为何又陷入沉默?心不在焉,莫非是因为妾身舞姿,不堪入目?”花想容再次开口。

    女人的心思直觉,总是很敏锐,她能够感觉到,李牧的心思,并不在这里,这让她,有点儿挫败感。

    李牧再次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淡,道:“花大家误会了,我是因为被花大家的舞姿所打动,此舞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所以沉浸其中,久久不能自拔,不知道花大家可否再舞一曲,让我再震撼一次啊。”

    一旦涉及到武道,修炼,实力提升,李牧就会变得无比冷静,这是一种深藏在骨髓中的生命本能,与返回地球拯救地球相比,其他的一切,都是浮云。

    他想要再看一次花想容月下舞蹈,尝试一下,能不能再度使得他精神激荡,产生一些变化。

    因为,他的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你这个人,得寸进尺啊。”一边丫鬟馨儿就开始愤愤不平了,之前伪装的真好,还真的以为是坐怀不乱呢,刚才我家小姐跳舞的时候,你都走神了,现在竟然要再跳一曲,你以为我家小姐是随便跳舞的人吗?

    “馨儿,不得无礼。”花想容笑着斥责这个贴身小丫鬟,然后又看向李牧,道:“公子,妾身刚才跳了一曲,已经有点儿累了,何况,同样的舞曲,再跳一遍,味道也就不同了。”

    说这里,花魁的脸上,闪过一丝与其年龄相衬的狡黠,道:“当然了,若是公子能过再做一首像是【佳人诗】样的绝诗,给妾身灵感的话,那再跳一曲,也未尝不可。”

    李牧一怔,又笑了起来。

    这个女人……这是变向地在索取诗文啊。

    百年诗那里是那么容易做出来的,那是需要情境和心境的啊。

    不过,李牧虽然只是初中生水平,但是地球上,古代先贤们的诗文,却是学了不少,反正已经连续抄了好几首了,所以也不在乎再多抄几首。

    他点头,道:“好。”

    然后,略微沉吟,心中已经想起来了一首诗,开口道:“云想衣裳花想容,秋风拂槛月华浓。若非闻圣斋中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

    感谢雪墨凝羽、范铧荧、九式飞剪、过气懒人诸位大大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