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56、证明?
    当李牧写出第一句的时候,整个大厅里的人,都在嘲笑他。

    然而,当他写完,所有人都鸦雀无声。

    因为根本都不用评,谁都看得出来,最后这一首佳人诗,不论是意境还是文字,都彻底碾压了其他九首诗,哪怕是狂士宋卿飞、寒山书院首席林秋水还是凤鸣书院的首席刘木杨,这三人的那三首诗句,在这一首佳人诗面前,也是天差地远。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简直是千古绝句。

    很多人心中默默地咂摸着这首诗,每多读一遍,心中就会产生出不同的体会心得,层层叠叠,仿佛是永远也读不腻,不由自主地就会沉浸到那种意境中去。

    就在所有人都因为震惊而沉默的时候,三楼下来一位容貌绝佳的小侍女,咯噔噔地跑下来,将女侍者誊抄好的文字,在墨迹还未干的情况下,就已经拿走了,临走,还好奇地看了一眼李牧。

    所有人都知道,花大家或许是动心了。

    没有一个女人,能够在这样一首诗面前还保持冷静。

    郑存剑坐在圆桌边,心中已经将这首诗咂摸了十几遍,每咂摸一遍,心中的震惊就平添几分,这就是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文进士的本事吗?尽管之前,对于李牧已经很有期待,但此时,他心中还是忍不住赞叹连连,自愧不如。

    要知道,郑存剑被称之为【黑心秀才】,说明他本身是有秀才功名在身的,秀才也是读书人中的有才之士了,所以,他当然懂得这首佳人词的意义和魅力。

    先是一首【陋室铭】,接着又是这一首【佳人诗】,不管是谁,都足以名扬西秦,就算李牧不是一位少年大宗师,都可以平步青云了。

    郑存剑可以想象,一旦这首佳人诗传扬出去,将会引起什么样的波澜,其轰动性效果,绝对不比之前的【陋室铭】逊色。

    三楼,花大家的评判,还未传下来。

    但今夜在闻圣斋中的许多人,都已经心知肚明,只怕是这一次,花大家真的要开窗了,不会像是之前几次一样,都只是走个过场了。

    “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诗?”狂士宋卿飞面色狰狞了起来,忍不住大吼道。

    寒山书院的首席林秋水,也死死地盯住李牧,咬牙切齿地道:“阁下何人?”

    另一位之前除了风头的刘木杨,也用看着仇人一样的目光,看着李牧,眯着眼睛,拱手:“还未请教阁下高姓大名?”

    大厅里,许多人的目光,也都落在李牧的身上,屏住呼吸,等待着回答。

    他们也想要知道,这样的诗词,到底是什么人所做。

    但李牧面色淡然,双手背在身后,道:“你们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这个逼,装的就很生硬了。

    但对于刘木杨三人来说,何尝不是一种赤裸裸地打脸。

    诗词比不过人家,就已经让他们快要恼羞成怒了,现在竟然还被如此狂妄地羞辱,这简直就和被人用鞋底板赤裸裸地对着他们的脸抽打了。

    “狂妄,简直是狂到了没边。”之前就曾开口嘲讽李牧的寒山书院的那个矮冬瓜书生,拍着桌子大吼道:“就算是作出了【陋室铭】的少年大宗师李牧,也不会如此羞辱我院首席,你不过是一个小穷酸,何德何能,竟敢如此骄横?”

    “不错,人品即诗品,如此目中无人的狂徒,如何做得出来这样的一首诗,莫不是从哪里抄袭得来?”另一位凤鸣书院的书生,也站起来大喊,这种技不如人泼脏水的手段,他们这些读书人,实在是最擅长不过了。

    其他一些书生们,也都鼓噪了起来。

    之前一直都彼此仇视的他们,此时倒是同仇敌忾了起来。

    那几个天剑武馆的弟子,彼此对视,最终目光都落在了郑存剑的身上,为首那个弟子,大刺刺地问道:“喂,你这个同伴,什么来历?”说实话,身为武人,他们其实是看不起这些所谓的书生,一个个自称是文武双全,但这些书生所谓的武,在他们的眼中,称之为舞还差不多。

    郑存剑没理他。

    那天剑武馆弟子脸上浮现出一丝怒意,啪地将腰间的长剑,拍在桌子上,道:“问你话呢,聋了啊。”

    郑存剑阴阴一笑:“不想死,就闭嘴。”

    “你他妈的找死。”天剑武馆的弟子们都怒了。

    郑存剑眼眸里闪过一丝寒光,道:“不知死活的东西,就算是张乘风在我面前,也不敢这么说话,你们想死,我随时可以成全你们。”

    这一句出来,几个天剑武馆的弟子,就有点儿惊疑不定了。

    而也恰巧是在这个时候,三楼上,之前那个容貌秀丽的丫头,蹬蹬蹬蹬地跑下来,径直来到李牧面前,行礼,道:“这位先生,我家小姐,请您上楼一见。”然后又转身,对其他人道:“我家小姐,感谢诸位今夜前来捧场,各位请回吧。”

    顿时,场中又是一片嘈杂喧哗之声。

    果然,花大家终于开窗了。

    很多人愤愤不平。

    宋卿飞、刘木杨和林秋水三个人,可谓是最为失意之人。

    原本,他们觉得自己是很有机会成为花大家的入幕之宾的,但却被半路里杀出来的一个穷酸小子给抢了风头,这让他们如何受得了,简直就和杀妻夺子之仇一样啊。

    “小子,你敢不敢留下名字来。”

    “我不服,这其中,必定有诈。”

    “这小子,一定是抄袭别人的诗词……”

    三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大喊了起来。

    刘木杨眯着眼睛,像是一条毒蛇,盯着李牧,道:“小子,有本事,你再当场做出一首类似水准的诗句来,我便服了你,否则,你这抄袭的污名,怕是洗不掉了。”

    “不错,再作一首,才可证明。”林秋水也反应过来,冷笑道:“否则,我寒山书院定会追查到底,让整个长安城都知道,你只不过是一个抄袭了他人作品的窃贼小人而已。”

    那狂士宋卿飞,也目光阴狠地道:“不错,你这样的人,怎么可以作出那样这等诗句,嘿嘿,必定是抄袭无疑……”

    周围也有一些人起哄。

    倒是那个容貌出色的丫鬟,瞪着眼睛,道:“你们这三个人,好生无礼,自己写不出来佳句也就罢了,竟然污蔑别人?我家小姐都说来,写出这等诗句者,必定是天上之人……你们说这位公子是抄袭,可有什么证据?可能说出来,这诗是何人所写?”

    “这……”刘木杨一时语塞,道:“万一写出这首诗的人,还未发表呢。”

    林秋水道:“现在查不出来,不代表以后查不出来。”

    “你们……强词夺理。”小丫鬟气呼呼地道,她显然是已经站在李牧这边了。

    狂士宋卿飞也阴笑道:“不错,小姑娘,花大家只怕是被这个无耻之徒给骗了……我们只是要揭穿他的真面目而已。”

    周围两个书院的书生们,再度起哄了起来。

    “公子,这……”丫鬟看向李牧。

    李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道:“不必理会这些小人,我们走吧。”说着,就朝着楼梯走去,他心中,倒还是突然想要见一见这位花大家了,哪怕是他对于美人并不好奇——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为了气一气这些个品德低劣的书生们,也要去三楼看一看。

    “你……你怕了。”

    “心虚了吧。”

    “嘿嘿,走也可以,今夜,你不再作一首诗,不向我们证明,你就坐实了抄袭污名。”

    刘木杨三人,直接用话语挤兑李牧。

    李牧头也不回,一边走,一边冷笑道:“哈哈哈,证明?证明什么?尔曹剩身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你们三个,营营苟苟,算是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向你们证明什么?”

    说着,已经在那小丫鬟的带领之下,朝着二楼走去。

    一直等到李牧和小丫鬟消失在楼梯上,刘、林、宋三人,都没有敢再开口。

    他们的脸上,表情惊惧,且充满了愤怒。

    因为——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

    一句长,一句短,又是两句诗。

    两句足以流传开来的绝句。

    在场众人,很多都是对诗词有研究的,自然明白这两句一长一短的诗句的分量,精妙巧神到了极点,虽然并不完整,从完整性上,无法和【佳人诗】相比,但在其他方面,却绝对可以媲美,几乎不用猜,这两句诗,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疯狂地传播开去。

    这如何让宋卿飞、林秋水和刘木杨三人不怕?

    因为,这两句诗,是骂他们的,随着这两句诗传出去,他们的名气也就随之臭了,句中的‘尔曹’、‘蚍蜉】,可是用来形容他们的啊。

    文人,最怕什么?

    当然是怕名声臭了。

    这也是他们之前威胁李牧的底气所在,毕竟两大书院,是长安城文坛中的大势力,他们眼中,李牧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又怎么能够和两大书院斗?舆论大潮,是掌握在他们的手中的。

    但是现在,随着这两句诗出现,一切可就不好说了。

    绝句、佳句的传播力量,是很可怕的。

    因为它们不但可以在当时当世当地传播,亦可在他时后世外地传播。

    尤其是流芳百世的诗词,更是具有这样的力量。

    一时间,大厅里一些人,看向这三人的目光,就有些同情和怜悯了。

    -------------

    感谢蓝猫流星拳大大再次出手打赏。今日,小刀妞好像是在公众微信号上说了什么,看起来大家都很不服气的样子啊……请关注刀子的公众微信号,搜索【乱世狂刀】这个四个字即可,其他都是假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