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54、作诗(1)
    他妈的!

    这尼玛都能吸收过来仇恨被开嘲讽?

    李牧简直有一种躺着也中枪的感觉,又不是我自己说我才华无上,是郑存剑这个马屁精……而且,就算是我自己说,妨碍你们这群货什么事儿了,犯得着直接嘲讽过来吗?

    那么一瞬间,李牧想要直接抽回去,但想了想,还是算了,今天是来嫖.妓……哦,不,是来看美女的,犯不着为这点儿小事情闹起来太扫兴。

    一边的郑存剑,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在长安城中,敢嘲讽他的人,不是没有,但绝对不包括邻桌的这几个人。

    不过,李牧没有发作反驳,他也不好越俎代庖,不过,郑存剑将这几个人的面目,都记在了心中,等到今日事了,他再慢慢找这几个不开眼的东西算账,害的他刚才一个马屁拍到了马蹄子上,绝对不能放过,【黑心秀才】的名号,也不是白叫的。

    而看到李牧和郑存剑都没有反驳,邻桌上的五六个年轻人,就越发地肆无忌惮了。

    “哈哈,算你识趣,没有反驳自取其辱,你们知道,坐在我身边的这位是谁吗?”一个身形矮胖,如一矮冬瓜一般的书生,冷笑着,道:“我身边这位,乃是长安城寒山书院的首席,这才是真正的才华无双,今年帝国开科,注定是要高中进士的,嘿嘿,这教坊司流芳街上,油水不知道林秋水师兄的文名?”

    最先说话的那位面容白净、锦衣佩玉的年轻人,闻言傲然地抬头,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就是寒山书院的首席一样。

    同桌的其他几个年轻人,穿着与那矮胖冬瓜一致,服饰相同,想来都是所谓的寒山书院的书生了。

    郑存剑闻言,面色微微一变,没有说什么。

    寒山书院,在长安府境内,还是颇有能量的,出过一些贵族官僚和地方诸侯,而且,这个世界的书院,可不仅仅是读书,君子六艺,书生也是学武的,寒山书院培养出来的优秀弟子,可以说是个个文武双全。

    不过,这些郑存剑并不特别放在心上。

    他要整一个人,有的是手段,到时候这几个书生死在臭阴沟里,也没有人知道是怎么死的。

    很快,旁边,另外一个方向,又传来一声嗤笑,有人阴阳怪气地道:“呵呵,寒山书院了不起吗?上次帝国开科,寒山书院中举几人啊?可有我凤鸣书院多?”

    李牧的左手边上,坐着的也是六七个年轻读书人,说话的是其中一个身形瘦高,面目黝黑的书生,鹰钩鼻,刀眉,习惯性地眯着眼睛,有一种阴鸷之气,看穿着,应该是来自于另外一个书院,自然就是他口中的凤鸣书院了。

    林秋水闻言,啪地一拍桌子,站起来,道:“凤鸣书院的中举排名,可敢与我寒山书院比?刘木杨,上次诗会,你乃是我手下败将,还敢出言不逊?”

    那面目黝黑的鹰钩鼻书生,也一拍手中折扇,站起来,冷声道:“上次是因为你事先知道诗题,早有准备,我一时不察失手,今晚花大家开窗诗会,我必定将你踩到脚底下。”

    “是吗?姓刘的,就怕你没有那个本事。”寒山书院矮冬瓜书生立刻帮腔。

    凤鸣书院这边的一伙人,也不干了,都站起来开启嘴炮形态。

    原本就热闹非凡的闻圣斋一楼大厅里,立刻就越发喧哗了起来。

    两群书生的嘴炮交战,引起了不少人的瞩目,两位负责秩序的妈妈桑,来忙过来安抚。

    李牧见状,不由得哑然失笑。

    这就是西秦帝国的书生们,在青楼中不惜羽毛地大骂出声,日后帝国还能指望着这样的人去做官,巡牧一方百姓子民?

    凤鸣书院的刘木杨看到了李牧的笑容,冷哼一声,道:“臭小子,你笑什么?刚才被人骂了,连一个屁都不敢放,还好意思在这里笑?真是无知愚昧,寡廉鲜耻。”

    “就是,以后做人,切不可如这个胆小鬼一样没出息,被人骂了,也不敢还口。”

    “让林秋水这种货色骂的不敢抬头,真是可怜呢。”

    “算了,别说他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而已,诸位,我们还是先凝神构思,该以什么样的作品,去博得花大家的青睐吧。”

    “正是正是。”

    一群书生在看着李牧的目光,都充满了鄙夷。

    啊嘞?

    李牧顿时就有点儿懵逼。

    妈的老子又躺着中箭啊。

    随便笑一笑,就能被人骂,老子今天出门的时候,究竟是没有算黄历还是没有洗脸啊,不知不觉竟然顶着一张嘲讽脸就出来了?

    他正要发作,突然嘭地一声,有人重重地拍了一下李牧两人的桌子,道:“小子,这里没有人坐吗?”说着,不等李牧两人回复,直接坐了下来,还招呼同伴道:“这里没有人坐,都过来坐这儿吧。”

    哗啦啦。

    李牧和郑存剑的身边,立刻就挤了五六个身影。

    闻圣斋大厅的桌椅,一桌一般可以坐八人左右,李牧两人这个桌子,面积略小,乃是位置极好的桌案之一,被这六个人一坐,顿时显得拥挤,让人兴致全无。

    李牧原本大怒,暴脾气快要压不住了,但一看这些汉子的穿着,分明就是天剑武馆的弟子,而且看样子还是菁英中的菁英弟子,身上赤炎软甲,材质珍罕,且六个人,每一个实力都不低,只是看他们的样子,并不认识李牧,显然当日李牧挑翻了天剑武馆的时候,这些人都不在现场。

    知晓了对方的身份,李牧恶趣味上来,心中开始憋坏,没有发作,而是继续面无表情地坐着。

    郑存剑弄不清楚李牧这是什么意思,在他的印象中,这位爷可从来都不是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脾气,肯定是有所图谋,他也就按下脾气,在一边坐着。

    一边,凤鸣书院和寒山书院的两桌书生,看到这样一幕,也都哈哈大笑了起来,对于李牧和郑存剑两个人,又是议论的冷嘲热讽。

    而大厅里其他一些客人,看向李牧二人的眼神中,也都带着怜悯、同情、不屑和鄙夷,大抵也是认为,这二人是从哪里来的穷书生或者是没权没势的普通人,想要趁着花大家开窗之日,前来博取名声。

    这种事情,之前就发生过,一些穷酸,冥思苦想准备了诗文,想要博得花大家的青睐,好一朝成名,要不怎么说文人和花魁,天生就是纠缠在一起的呢,当今西秦帝国的文宗斌公子,传闻当年就是被秦城花魁公孙大娘所看重,才从一个穷书生开始了他的传奇逆袭之路。而这种成名方式,也被许多后背文人所效仿,结果各不相同。

    而今日,大厅里,就站着不少穿着普通的文士,在翘首以待开窗时辰的到来。

    其中有一位仁兄,穿着破烂不说,还有点儿蓬头垢面,眼睛里放光,盯着阁楼三楼的一个方位,犹如盯着猎物的豺狗一样,迫不及待的样子。

    终于,一曲歌舞演完,到了今晚万众期待的时刻——

    花想容花大家的开窗时辰,到了。

    整个大厅,乃至于二楼的包间中,各方人士都有点儿按耐不住了。

    闻圣斋的主事者白萱妈妈出来说了几句,然后直接宣布了开窗开启,从三楼走下来十位身穿着浅绿色书生服、女扮男装样子的侍女,来到一楼大厅中,一字排开,每个侍女的面前,都摆上一张桌子,其上摆着文房四宝笔墨纸砚。

    “今日花大家的诗题,是两个字——女子,诸位以此为题,一展胸中笔墨吧。”

    一位容貌美丽的妈妈桑站在二楼楼梯口,笑盈盈地道。

    大厅里立刻是一片惊呼声。

    有些人面露苦恼失望之色,因为他们苦苦准备、从各处求来的成品诗作,与今晚花大家宣布的诗题完全不同,看起来是没戏了,抓耳挠腮弄出一些打油诗,但上不得台面,拿出来反而被嘲笑,也就罢了。

    “该死的,内线不是说,今晚的诗题,是咏月吗?”

    “我还听说是赞梅呢……”

    “该死的张龟公,骗我十两银子,可恨啊,这次没戏了。”

    有人愤怒地咒骂着。

    李牧看到听到这样一幕幕,心中也不由得对这位闻圣斋的花想容产生了一些好奇。

    这个女子的影响力很大啊,简直就像是地球上那些超级女明星一样,不,那些女明星,也没有这么大的魅力,每月三次开窗,一到开窗日,就能引起长安城办个名士、贵族圈骚动,大厅里这些人,还是能看到的,二楼包间里那些身份尊贵没露面的人,只怕是准备更多,一掷千金也丝毫不为过。

    很快,就有人走上去,写下了一首诗——

    “南国有佳人,容华若桃李。朝起对明镜,夕倚胭脂窗。时俗重朱颜,谁剖真心言?俯仰岁将暮,荣耀难久恃。”

    写诗的人,正是之前李牧看到的那个穿着破烂、不修边幅的仁兄,写完,哈哈大笑,将笔投掷于地,一副功名于我如浮云的洒脱之态。

    “好诗。”人群中,有人赞叹。

    “的确是好诗啊,地名,人名契合,立意独特。”

    “哼,诗虽好,但未免太狂妄,暗讽花大家容颜难长久,怎能入选?”

    “狂生,想要以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引起花大家的注意吗?”

    周围各种议论纷纷。

    一些花想容的‘迷弟’们,对于这个狂生暗讽花想容大家以美色侍人的狂生,极为愤慨,一些冲动着直接想要饱以老拳了,唯有这狂生,哈哈大笑,一脸不屑和讥诮,站在桌案后面。

    李牧摇摇头。

    诗的好坏,暂且不论,但这位仁兄,真特么的作。

    仔细看,这位仁兄的腿,其实是在宽大的袍子下面抖着,很显然,他在演,虽然演技不错,但胆子可就小了许多。

    片刻,有了结论,三楼传下来消息,这首【佳人诗】,竟然是入选了,入了花想容花大家的青眼,被侍女吹干了其上的墨迹,然后高高地挂在了二楼。

    这是今夜入选的第一首诗。

    那不修边幅的仁兄,笑的更加张狂,被引导了旁边一个早就准备好的圆桌上,暂时坐下,好酒好菜伺候着。

    其他人一看,立刻都眼红了。

    --------

    哇,紧赶慢赶,从小黑屋里出来了,这么样,今天在公众微信号上预告的两更,是不是时间很准确?

    欢迎大家关注我的公众微信号,乱世狂刀。

    感谢蓝猫流星拳、32505557两位大大的捧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