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53、开窗日
    夜色笼罩,华灯初上。

    位于长安城东大街流芳巷的教坊司,迎来了一日之中最为热闹的时候,隐隐传出的歌舞曲乐之声,从巷子里流淌出来,宛如流芳巷东面巷尾那条胭脂河一样,日日夜夜都是如此,歌舞联翩,让无数男人为之向往。

    初哥李牧,在郑存剑这个‘带.路.党’的引领之下,进入了流芳巷。

    流芳巷可要比赶猪巷更深,更宽,足足数千米的街道,可以并排跑四辆八马的马车,地面清一色上好的大块青砖铺好,严丝合缝,极为平整,两侧都是土木结构的大小楼阁,无一不是做工精巧,挂满了各色红的或者是粉红的灯笼。

    大街上,行人极多,有骑马的甲士,驾车的文人,来来往往,多是穿着贵气之辈。

    两侧的楼阁,名字不尽相同,有【倚翠阁】、【软玉楼】、【观妙轩】等等,且牌匾题词,都是长安府一些有名有姓的名士,极为气派,亦有身穿器齐胸襦裙的妙龄女子,站在阁楼阳台上,向过往的行人招手,嬉笑。

    娇笑软语之声,在时不时从阁楼里飘出来的酒香味的衬托之下,的确是会让人荷尔蒙加剧分泌。

    教坊司只是笼统的称呼,是官方管理青楼之地,其下又分为不同的青楼,就如地球上,各大上市企业旗下可能分为不同的产业一样,之前李牧骑马一路走来,看到的【倚翠阁】、【软玉楼】等等,都隶属于教坊司,各有擅场,按照郑存剑的说法,其中都有当红的姑娘坐镇。

    李牧一边走,一边看,一边听郑存剑解说,颇有大开眼界之感。

    他也不得不承认,怪不得这样的地位,被无数男人向往,的确是太多美丽妙龄女子,一路走来,看到很多张惊艳的面孔。

    “整个流芳巷中,一共有三十七家青楼,都隶属于教坊司,还有一些与教坊司有合作关系的青楼,亦在这条巷子里,但若说起最为出名的,却还是要数巷尾的【妙玉楼】、【飞天阁】和【闻圣斋】这三家,不知道公子想要去哪一家?”郑存剑试着问道。

    李牧骑在马上,道:“你随便选吧。”

    作为初哥,他渐渐有点儿怯场。

    不过这是正常现象,任何一个处男,来到这种地方,只怕都免不了面红耳赤。

    “既然如此,那就去【闻圣斋】吧,依胭脂河而建,其中的数位姑娘,都曾是大贵族之家出身,歌舞曲艺无一不精,而且还都未出阁,是清倌人,公子若是有看上的,也不辱没您如今的文名。”郑存剑道。

    如今的李牧,一篇【陋室铭】可谓是传遍长安城,文名正盛。

    名士美女,自古以来都是天作之合,尤其是在青楼,文名甚至要比武名更受姑娘们欢迎,毕竟风流文士一首词曲传天下,哪位姑娘要是能够博得一首传天下的名词,立刻就能一夜成名,身价倍增。

    一炷香之后。

    李牧和郑存剑两个人,坐在了【闻圣斋】的大厅里。

    【黑心秀才】地位特殊,也算是长安城中的名人,而且对于教坊司极为熟悉,只靠刷脸,就能进来,闻圣斋的老鸨,一位看起来勉强才到三十岁的大美人,气质出尘,亲自笑着来迎接。

    两人本来是要送入上好雅间的,但却被李牧拒绝了。

    他是来走马观花感受气氛的,并不是真的想要做一些什么,所以坐在大厅里,感受更真切一些。

    “公子请随意,若是有什么吩咐,随时招呼妾身即可。”叫做白萱的老鸨微笑着道。

    实际上,白萱不过三十左右的年纪,身形丰满修长,肌肤白皙如玉,面容五官精致到了极点,气质也是如白雪一般,有一种出尘之感,真的很难将这样一位美丽的女子,将青楼老鸨联系在一起,就算是说她是一位大家族的贵妇,也一点儿都不为过。

    李牧笑着点头,没有回话。

    白萱又去招呼其他客人。

    当然,值得她亲自出迎的客人并不多。

    离开李牧郑存剑两人桌子的时候,白萱心中还在暗暗猜测,到底这个看起来面嫩的少年人,会是何方神圣,竟然让知府衙门的红人郑存剑作陪,而且看那样子,身份地位还在郑存剑之上,且这少年人竟然没有蓄长发,似僧非僧一般的短发,显得英气勃勃,眉宇之间自有一种飞扬的自信,单凭这份气质,只怕是来头绝对不小。

    白萱经营闻圣斋多年,察言观色识人的本事,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一眼就看出来了李牧的不凡。

    将负责一楼大厅秩序的几个心腹妈妈叫到一边,低声耳语了几句,让她们都留意着李牧,千万不要得罪了,一定要好生招待,然后,白萱这才放心了一点。

    她暗暗将李牧的容貌记了下来。

    因为她有一种预感,这个少年,会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日后,也许还会再来。

    李牧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么多的细节。

    他落座之后,故作镇定,东张西望地打量闻圣斋的建筑布局。

    闻圣斋真的如同郑存剑所说,是一个清馆,不见胭脂俗粉,装饰极为清雅,竟似是一处书馆一样,流露着一种清丽脱俗的书香之气,周围可见的小厮、侍女,也都是书生打扮,面带柔和的微笑,没有丝毫的媚俗,反而更容易让人怦然心动。

    闻圣斋共分三层。

    三楼穹顶宛如一只巨大的透明玻璃碗一样,竟然是透明的,这时月色已渐浓了起来,双月高悬,洁白的月光照耀下来,透过玻璃,洒落在一楼大厅中,如一层皎皎白霜,更增添了几分神圣素洁之感。

    一楼是大厅,宛如酒楼,分布五十六个大小相似的红木桌,此时已经基本客满,宛如酒楼一般,有美酒佳肴,还有正中间舞台上的歌舞曲艺表演。

    舞台上,清一色十六岁以下的妙龄美丽女子,犹如瑶池仙子一样,表演风格都是极为清雅,月光洒落下来,正好照耀在这舞台上,让这些美丽的女子仿佛是飘飘欲仙的月宫仙子一般,令人怦然心动。

    当然,这些都是常规表演。

    闻圣斋中的规矩,表演的清官儿,卖艺不卖身——实际上,闻圣斋中几乎所有的姑娘,都是如此,除非是自愿,否则,基本上没有强迫姑娘接客这样的事情发生,白萱的来历背景,也不小呢。

    时间流逝。

    大约在地球时间晚上八点左右的时候,整个大厅里,终于都坐满了人,可以说是爆满,有些来的晚了的寻欢客,没有位置,只好站在大厅里。

    “打听清楚了,原来今晚,竟然是闻圣斋头牌花大家的十日一次的开窗日,所以才吸引来了这么多的人。”郑存剑在大厅里溜达了一圈,回来告诉李牧。

    他口中的花大家,是闻圣斋的头牌姑娘,艺名叫做花想容,据说曾是一位皇商家中的千斤大小姐,本名上官云雨,生来容颜绝世,美丽到了极点,且身有异香,可以招来蝴蝶,是一位远近闻名的大美人,且天资聪颖,精通诗词歌赋,颇有文名,可惜红颜薄命,命运多舛,十四岁那年,上官家因为卷入一起政治风波中而被抄家,父母兄长流放的流放,杀头的杀头,而她则被充为官妓,不幸落入教坊司,好在被闻圣斋的白萱妈妈所收留,才没有被破身,这几年捧了起来,名头极大,是可以争夺长安城花魁的人物之一。

    “三个月之前,一向卖艺不卖身,每日只舞一曲的花大家,不知道为了什么,竟然毫无征兆地宣布开窗,每月三次,不索金银,不要珠宝,不恋皮相,只取诗词,对外放话,只要有才华出众者,做出诗词,可以大动她的心,便可为其入幕之宾,进入他的闺房之中,共度良宵。”郑存剑又补充了一些。

    所谓的开窗,和青楼大家出阁有些相似,但也不完全相同,出阁是指自出阁之日其,就开始接受恩客,结束卖艺不卖身的日子,需得在一定的条件范围之内,接受所在青楼的一些安排,而开窗,却是由姑娘自己做主,随自己的心意,选择入幕之宾,且也不一定是就会委身,大约喝茶聊天或者是跳舞赋诗之类的。

    简单的说就是大家先交个朋友,如果意气相投看上眼了,一起来一个友情炮也不是不可以,全凭姑娘自己的意愿,青楼不得强制。

    但不管怎么说,一位高高在上女神一般的大家,一旦开窗,被其他男人进入了闺房,总会让人产生一种女神也许已经被人睡了的感觉,不复如以前那般冰清玉洁,所以许多正当红的青楼头牌,在出阁之前,一般是不会选择开窗的,这样做,只会让自己掉价。

    “花大家开窗三月,尚未有人以诗词打动她,进入他的闺房。”郑存剑笑着道:“公子才华无双,今夜或许可以一试。”

    李牧摸着鼻子笑了笑。

    狗屁的才华无双,那一首【陋室铭】,是老子抄袭地球先贤的好吗?

    他只是来青楼看一看,对于这种场面,完全不行啊,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好吗,所以,李牧完全没有打算参与今夜所谓的争夺。

    不过,却是因为郑存剑这一句话,引起了邻桌一人的嘲讽。

    “呵呵,才华无双?这种大话,也敢说得出来,真是不自量力。”

    “这年头,真的是什么人都敢不分场合地说大话了。”

    邻桌有一位锦衣佩玉的年轻人,更是直接看向李牧,眼见他年级极轻,且穿着一般,身上并无什么名贵佩饰,以为是某个寄希望于这次盛会来博名声的穷书生,于是直接毫无顾忌地接冷嘲热讽,道:“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也敢在这样的场合,自夸才华无双,真是驴不知脸长啊。”

    ------

    关于出阁,开窗之类的说法,刀子完全是品控杜撰,刀子可以保证,对于青楼这种东西,一点儿研究都没有,请大家相信我。

    顺便,刀子的新公众微信号,势头喜人,每日预告更新时间,还没有关注的兄弟,请快快动用你发财的小手,搜索关注吧,内容极度欢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