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42、道术·招魂咒
    除了满地的尸体之外,地窖的深处,还有四个巨大的火炉,有身穿着特制防护铠甲的武士,正在这里的尸体,一个个都搬到火炉之中,直接焚烧炼化,成为灰烬。

    这是一个盛尸灭迹的场所。

    李牧心中咯噔一下。

    坏了,秋意只怕是凶多吉少。

    他催动【寻人咒】,发丝引路,最终来到了一对尸体跟前。

    发丝没入尸体之中,转瞬不见。

    一边的夏菊,也猜到了什么,顿时脸色苍白,无声的泪水滚滚而下。

    李牧咬着牙,将这一堆尸体翻开。

    尸堆的底下,一个身穿着浅绿色仆人裙的少女身躯,伏在血泊之中,没有了丝毫的气息,发丝就停留在这具身躯的上面,汩汩的血水,从身躯之中流淌出来,李牧将这一具尸体翻过来,是一个面容普通的少女,皮肤白皙,已经闭上了眼睛,沾满了血泥的发丝,在额前无力地垂下……

    是秋意。

    李牧一眼就认出来了。

    郑存剑给他的信息之中,有秋意的画像。

    秋意死的很惨。

    她的身上,布满了剑痕,都是被人以极快的剑术,宛如千刀万剐一样,在身上划出了无数道剑痕,都不是致命伤,这种情形,分明是有人用活人来练剑,只有最后一剑,剑分三路,刺中了眉心、咽喉、心脏要害位置,才夺走了她的性命。

    因为疼痛和恐惧,秋意的面孔,有些扭曲,已经僵硬。

    可以想象,在活着的时候,这个可怜的姑娘,受到了什么样的虐待。

    这根本就是虐杀。

    “不,秋意姐姐……”夏菊再也忍不住悲呼出声。

    李牧眼底开始飘红。

    他握住了拳头。

    “天剑武馆……”他有一种想要摧毁眼前一切的冲动。

    这个时候,几十米外焚烧尸体的武士,听到夏菊的呼喊,终于察觉到有人闯入,立刻警觉。

    “什么人?”

    “闯入者?”

    “该死,竟然有人闯入到了这里,外面的守卫是干什么的?”

    “抓住他,别让他跑了。”

    几十人个焚烧尸体的武士,挥舞着勾拽尸体的铁钩,朝着李牧两人冲了火来。

    李牧猛地回头,眼眸之中杀意迸发。

    “道术·风龙卷!”

    一道龙卷风从他的掌心中迸发出去,呼啸如龙,整个地窖之中,狂风大作,肉眼可见的青色风龙,呼啸而出,隐有龙吟,瞬间将这几十个焚烧尸体的侩子手,直接席卷了起来,送到了那燃烧着熊熊煤炭烈火的大焚尸炉子中。

    立刻一片鬼哭狼嚎的吼叫声响起。

    十几个火人,从大炉里嚎叫着冲出来。

    这惨叫声,惊动了外面迷宫中巡逻的守卫。

    脚步声响起,大量的武士朝着地窖方向涌来。

    “公子……”夏菊立刻惊觉,看向李牧,她心中虽然悲恸于秋意的惨死,但她更加担心李牧的安全,行迹暴露,在这地下迷宫之中,万一出现危险,那可如何是好。

    李牧道:“无妨,我说了,要带秋意姐姐回家,就一定要带回去。”

    他心中已经做出了决定。

    夏菊以为是李牧要将秋意的尸身带回去,但很快,她就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捂住了嘴巴。

    “地府死门开,天降生意来,三魂七魄如闻声,且到肉壳身前来,天道唯一,地道有情,我今执笔邀故人,黑白无常空手还……魂兮归来。”

    李牧咬破食指,以指为笔,在虚空之中,笔走龙蛇。

    奇怪的是,空气就好像是白纸一样,那血珠涂抹在其中,不坠不散,形成了鲜红的痕迹,转眼之间,一个复杂深奥的符箓图案,被描画了出来。

    符箓图案化成的瞬间,一种奇异到了极点的力量,仿佛是波纹一样,在虚空之中荡漾开来,隐隐有一个淡黑色的门,在尸体堆中间浮现,其内出现了各种虚影,仿佛是鬼魂现身一样。

    李牧的额头,浮现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招魂咒。

    这是老神棍当初传授过的一种咒法,极为消耗精神力,但可以将刚刚死去之人的魂魄,强行拘来,虽然不能让死去之人复生,但却是可以保留下三魂七魄,争得一线生机,日后若有机缘,或者有逆天大能为其改命,未尝没有复生的可能。

    当然,这样做,太过逆天,也要承担一些因果。

    所以老神棍曾言,施展招魂咒,需谨慎。

    这时,地窖的入口,已经涌进来了大量的赤炎甲士,冲杀而来。

    李牧看也不看,反手一拳轰出。

    拳罡化作巨大拳印,轰鸣而出,直接将冲击来的赤炎甲士瞬间轰杀成为碎渣,恐怖的拳劲,直接将地窖入口轰碎,余势不衰,直接轰出一个直径四五米,长达数百米长的孔洞通道,将大半个地下迷宫打穿,涌来的赤炎甲士,瞬间就有一大半消失,化作了血雾齑粉。

    如今的李牧,已经是道术、武道双修,肉体之力爆发,便如山洪潮水。

    地窖之外,安静了一些。

    眼前所化的【招魂符箓】血色逐渐散去,尸体堆里的那个黑色之门中,有无数道淡淡的鬼魂一般的虚影闪烁,但似是有一股力量将他们阻碍在其中,无法挣脱出来。

    还不够。

    李牧想起了老神棍说过的话,一狠心,直接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在了虚空中的【招魂符箓】上。

    “以我之血,为汝引路……秋意,还不归来?”

    李牧断喝。

    【招魂符箓】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射入黑色之门中。

    瞬间,门框之内荡漾起涟漪,一团虚影,从其中挣脱出来,缓缓地飘到了李牧和夏菊两个人的身前,虚影荡漾,缓缓幻化成为一个人形,身段面目隐隐可见,与秋意的相貌,一模一样。

    “秋意姐姐?”夏菊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

    这是……秋意姐姐的魂魄吗?

    她无法想象,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鬼魂?

    秋意的魂魄,只是看着两人,口.唇开合,但却没有声音传出。

    “公子,秋意姐姐她……”夏菊看向李牧。

    “魂魄无法和生人交流,她已经死去,只是一团微弱的光影能量而已,保存了一些生命原种,虽然能够听到你所说,但是却不能开口形成声波,所以你无法听到她的话。”李牧道。

    说着,他精神力释出,以道术与魂魄交流,问出了杀害秋意的凶手。

    果然是张吹雪。

    “我会为你报仇。”李牧捏出一个印法,直接将秋意的三魂七魄,打入到了其尸身之中,然后道:“只能先将秋意姐姐的魂魄,存储在尸身之中,等到回去,我会打造一件道器,容纳蕴养。”

    夏菊连连点头。

    今日的所见所闻,简直是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离家出走八年的牧公子回归,仿佛是换了一个人一样,不仅实力强的可怕,又会一身神奇不可思议的法术……到底在这八年时间里,牧公子经历了什么?

    李牧为秋意的尸身,裹上衣服,抱在怀中,与夏菊一起,朝外走去。

    却在这时,一个低沉的吼叫声,从地窖旁侧一堆尸体后面传来。

    “嗯?”李牧心中一动。

    这吼叫声,有点儿熟悉啊。

    他来到这一对尸体后面,一看,果然发现了一个‘熟人’。

    是武彪的那头黑色菊花豹。

    当日李牧截杀清风寨主武彪,菊花豹为了护主,受了重伤,李牧为其疗伤,本相将它养在身边,但菊花豹很‘讲义气’,因为武彪之死,所以并没有追随李牧,而是进入了山岭离去,消失了踪影。

    李牧没想到,在这里,它竟然出现在了这里。

    它显然也是被天剑武馆的高手,捕捉拿来练剑,浑身充满了剑伤,一条后腿几乎被斩断,一只眼睛也被刺瞎,腹部有一道一米长的伤口,肠肚都快要露出来,鲜血在身底下汇集成血泊,伤势极重,趴在原地,几乎无法动弹,几乎快要支撑不下去。

    这只倒霉的豹子。

    李牧摇头。

    菊花豹也认出了李牧,抬头,犹如巨大黑宝石一样的眼睛,看向李牧,流露出对于生命的渴望。

    “算了,再救你一次,这可真的是你弃我千百遍,我待你如初恋啊。”李牧摇头失笑,最终凝聚出一枚【生机印法】,打入到了菊花豹的头颅中。

    菊花豹的伤势暂时被止住,同时体内有了力量。

    老神棍道术的力量,真的是神奇到了极点。

    “吼!”

    它站起来,恢复了精神,腹部的剑痕伤口不在流血,好转了很多。

    这头黑色菊花豹,乃是山林中的异种,被天剑武馆的强者,无意中抓来,原本是想要驯服为坐骑,可惜野性难寻,根本无法驯养,最终成为了练剑的对象,它足有一米多高,身形巨大,用头蹭了蹭李牧的胳膊,然后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李牧的手掌,然后前肢双膝跪地,一副臣服的模样。

    李牧心中大喜。

    这个大猫,终于是开窍了啊。

    “算你小子识相……你伤势怎么样?可以驼人?”李牧摸了摸它的头颅,一种毛茸茸的感觉,哈哈,那些愚蠢的地球铲屎官,天天一个劲儿地叫嚣吸猫,他们可曾吸过这种超级异种大猫?完全可以秒杀那些铲屎官啊。

    “吼!”菊花豹低吼,表示自己可以。

    李牧将秋意的尸体,放在它背上,然后又让夏菊也骑在背上。

    这时,地窖之外破损的迷宫中,传来了大量的脚步声,听声音至少有四五百人,脚步轻盈,都是开启了内气的武道高手,其中还有三四道内气喜气,极为强势雄浑,隔着老远,就让人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快速地逼近。

    宗师境的强者。

    同时出现了四尊宗师境的强者。

    天剑武馆的实力,绝对是在大丰商会周府之上,毕竟,一个是武道势力,而一个只是商会财团,发展方向从一开始就不一样。

    李牧眼中,杀机炙热。

    “走,我们杀出去。”

    他揉了揉菊花豹的头颅,当先朝着地窖外大踏步地走去。

    菊花豹发出愤怒的低吼声,也紧跟其后。

    它被抓到这里残酷折磨,也要复仇。

    ------

    第二更,大家晚安。

    大家关于情节的质疑,在刀子的公众微信号中,都已经解释了,也展望了圣武星辰后续故事的发展脉络,大家请移步刀子的新公众微信号,一看便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