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圣武星辰 > 0141、道术·寻人咒
    得罪一个宗师境的超一流高手,大丰商会并不怕。

    但是,得罪一个大宗师境界的超级高手,那大丰商会就得掂量一下了。

    天下商会在长安城的分舵票号,为什么可以长安府畅通无阻,有着卓尔不群的地位,就是因为有一位大宗师境的超级高手坐镇,就算是代表着帝国威严的知府衙门,都要给这位大宗师一个面子。

    而且,李牧还是如此年轻。

    一个如此年轻的大宗师,和一个如此年轻的宗师,那又是天差地别了。

    从宗师到大宗师,有些天赋极佳的天才,终其一生也不一定可以走完。

    并非是每一个宗师,都可以最终修炼成为大宗师,这其中,资源,机缘,天赋,努力……种种因素,缺一不可。

    武道之路,逆天而行,从天地之中汲取力量,改变上天注定的人类的体质和精神,这种以人力打破上天禁锢的行为,乃是与天争锋,如果说从普通人到合力境、合气境、合意境的过程,只是一个简单的量变的话,那从宗师到大宗师,等于是鱼跃龙门,可以说是一个质的提升和改变。

    一如大宗师,天下之地,皆可去得。

    大丰商会虽然在长安府的本地商会中,独占鳌头,但也只是在本地商会中而已,得罪一位大宗师,后果很可怕。

    “孽子,你到底招惹了什么人?”

    周得道面色惊惧地朝着周宇问道。

    “一个弃子而已,知府大人早晚都会收拾他,大宗师又怎么样?这世界上,又不是没有大宗师死过。”周宇丧失理智一般吼叫。

    ……

    ……

    “牧公子……真的是你,我……”夏菊感觉到体内暖暖的,所受的伤势,已经开始恢复,身上的伤疤,更是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在结痂,愈合,“昨夜周宇说少爷您回来了,我以为是在骗我,没想到……老夫人知道了吗?我……我可以下来自己走。”

    “娘已经知道了,对不起,我昨夜,应该早点来。”李牧面带歉意地道。

    他抱着夏菊,在长安城的楼宇之间跳跃飞驰,轻身术施展到了极致,宛如一缕青烟一般,朝着天剑武馆的方向风驰电掣而去。

    “我们去接秋意姐姐回家。”

    他道。

    路上,李牧在女装店买了一身衣服,让夏菊换上,然后带着夏菊,一起前往天剑武馆。

    本来,他还打算先将夏菊带回赶猪巷,再去救人,但一想到夏菊在周府受到的虐待,只怕是秋意在天剑武馆,也会有这样的遭遇,因此不能再耽误时间,直接带着夏菊,赶往李府。

    大约一炷香时间之后,李牧和夏菊两个人,来到了天剑武馆的门口。

    ……

    作为长安城中颇负盛名的武馆,【天剑武馆】修建的极为气派,五六米高的牌楼,接通一条宽阔的武馆街,直入武馆街百米,才到了天剑武馆的正门,门高十米,白色大理石整体雕铸,门口左右两侧,各自有八根蟠龙石柱,将大门撑起来,牌匾是当代天剑宗掌门人亲笔题词的‘天剑问道’四个大字,气势不凡,还有两尊高六米六的真龙坐雕,摆放在大门两侧。

    十六名合意境的魁梧大汉,身穿赤红色铠甲,背负精钢鬼头刀,各自手中牵着一头烈焰猛虎,站在门口两侧,目光如刀,警惕地扫视着过往的每一个人。

    和商会财团不同,武馆以教人习武为主业,因此门中弟子众多,高手无数,所以天剑武馆的实力,要比大丰商会强很多。

    李牧和夏菊两个人,出现在武馆的门口。

    到了。

    李牧带着夏菊,直接朝着大门中走去。

    “止步。”一位牵着烈焰猛虎的门卫,走上前,道:“阁下可是前来拜师学艺?”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他眼前一花,就不见了李牧和夏菊的踪影。

    怎么回事?

    “你们……看到了吗?”这位门卫大惊,看向其他同伴。

    其他人,也是惊疑不定。

    难道是眼花了?

    同一时间,李牧已经进入了天剑武馆大院里面。

    整整十块分别占地十亩的练武场,将整个前院衔接了起来,身穿着制式剑士服的年轻男女,分为不同的阵列,在不同的练武场上练剑,足足有千人所有,不过都是刚入门的武者,平均实力在合意境入门左右,不过每个练武场上,有合意境巅峰的高手指点指导。

    李牧两人入门之后,倒是在没有遭遇阻碍。

    一些年轻的弟子,还在好奇地打量着两人,却因为分神而被教习给呵斥。

    李牧揉了揉眉心。

    天剑武馆的占地面积,要比周府更大,且人员更多更杂,想要找到秋意,困难更大。

    看来,只好用其他的办法了。

    “夏菊姐,你手中有没有秋意姐姐贴身的东西?”李牧问道。

    夏菊不明白李牧为什么这么问,但还是仔细想了想,从颈间,取下一个绣工精致的荷包,眼眸里流露出一丝伤感之色,道:“这个荷包里,有我和秋意、冬雪还是春草的头发,是当初分别时,老夫人亲手做的荷包,留在我们的身上,当做是一个念想……这个可以吗?”

    “头发?”李牧眼中闪过一丝喜色:“太好了。”

    他接过荷包,取出里面的几根头发,右手拇指与中指衔接,掐出咒印,捻在指尖,口中念咒:“甲震乙离丙辛坤,丁乾戊坎己巽门,庚日失物兑上找,壬癸可在艮上寻……望天为灯,看地为引,星斗为标,云气为路,寻此发之主,为我开路……急急如律令,引!”

    咒出法成。

    一股奇妙的力量,自李牧指尖发丝中产生,其一飞射,朝着赶猪巷的方向,那是春草的发丝,其一飞射,冲着宁府的方向,那是冬雪的发丝,还有一根,落在了夏菊的身上,乃是夏菊自己的发丝,最后一根,却是朝着天剑武馆的深处射去,正是秋意的发丝。

    “走。”

    李牧挽着夏菊的手,跟着发丝前进。

    越过前院,发丝朝着后院方向游走飞射。

    李牧两人紧跟。

    路上,终于有人挡路,讯问两人的来历,但话刚问出口,就觉得眼前一花,失去了李牧两人的踪影。

    李牧不愿与这些小鬼纠缠,先找到秋意再说。

    他如今的实力,已经到了高绝之境,且有老神棍的道术辅助,想要瞒过一路上的天剑武馆弟子,完全就是信手拈来。

    一路上,遇到无数天剑武馆的高手,与李牧两人擦肩而过,都似是完全看不到这两人一样。

    最终,两个人一路畅行无阻,来到了天剑武馆后宅。

    后宅是馆主的私宅,一般弟子非请不得入内,当代馆主【开天神剑】张乘风家眷其奴仆,出入其中。

    秋意的发丝,来到了后院花园的一座假山前面,从假山缝隙之中,钻了进去。

    “嗯?看来是有密室。”李牧站在假山边敲敲打打,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秋意被强制而来,最多不过是一个侍妾或者是侍女而已,绝对不可能接触到天剑武馆的黑心机密,怎么会被放进密室之中。

    无法找到机关,打不开密室之门,李牧略微犹豫之后,手掌按在发丝消失的假山石块上,劲力微微一吐,整块假山岩石,化作了齑粉散落开来,其后一个朝下阶梯的甬道出现。

    李牧带着夏菊,迈步而入。

    他再次念动咒语,那发丝出现,引导着李牧,进入了天剑武馆地下室——不,准确的来说,是一个地下宫殿一样,曲曲折折,连同的不同的空间,要比当日在平安镇见到的泼皮马三等人的地下密室恢弘精美了太多,显然是建成日久,一路上,遇到了几波巡逻的武士,都带着赤红面甲,宛如行走在地下的幽灵一般。

    不过,在李牧施展的道术之下,两人并未暴露。

    一路上所见,这个地下迷宫中,有炼丹房,炼器坊,有兵器储藏室,有酒窖,还有武库秘籍室,还有禁闭室,其中囚禁着一些犯了错的弟子,基本上算是被判了死刑一样,更深处还有监牢,关押着一些身份不明的江湖中人,大多都被洞穿了琵琶骨,用厚重的特制镣铐锁住,动弹不得,李牧猜测,这些应该是与天剑武馆有仇而被抓进来的武道强者。

    当然,还有一些刑房,大大小小一共十多间,用来拷打犯人。

    刑房中,不断有惨叫声传出,也不知道是在拷打什么人。

    夏菊看到这一切,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惊恐之色。

    她一个小丫鬟而已,何曾见过这种黑暗的地方。

    李牧心中的不妙之感,越来越重。

    最终,在发丝的指引之下,两人来到了地下迷宫最深处的一个空阔地窖之中。

    推开地窖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道扑面而来。

    “这是……”李牧一眼扫过去,顿时被震惊了。

    偌大的地窖之中,竟然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尸体,有人类尸体,还有各种动物尸体,大多是一些烈性凶狠的野兽,像是一个屠宰场一样,这些尸体的表面,无一例外,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剑痕,其中一些动物,还未完全死去,发出哀嚎和挣扎,地面被血水浸透,宛如修罗地狱一样。

    ------

    第一更。